新诗馆:晋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9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晋柳简介

(阅读:645 次)

晋柳,本名袁振华。山西潞城人,现就职于潞城区广播电视台。长治市作家协会理事、潞城区作家协会秘书长,2006年开始创作诗歌。作品散见于《中国诗影响》、《山西文学》、《黄河》、《延河文学》、《九州诗文》《五台山》、《漳河文学》《当代诗人》、《惊蛰》、《潞水》、《角落》、《长治日报》、《上党晚报》等报刊杂志。作品先后入选《卡求主义诗歌选本》、《山西诗歌年选》、《超超现实诗歌选集》等。

晋柳的诗

(21 首)

黑夜带来的猜测

空旷的四周每一个边都不平展
大地上的树木杂乱生长
房屋单调,尤其是它们可怜的外形
每一个屋顶喷薄着犀利的长矛
黑夜里金黄淋满了血腥的冲锋
黑沉沉的夜在每一个肌肉发达的手臂上刺青
呐喊和撕扯收刮着夜幕下的余晖
他们把牛奶,把能吃到的食物压缩掩埋
攀爬在屋脊的魔兽吞噬着权利、肌肤、还有美好的记忆
他们看着河流幻想河流也能固定
他们肆无忌惮抓住一只飞舞的蝴蝶
悄无声息的掐死了飞舞得灵魂
一块岩石,一块岩石,或者一块块的岩石
和我的根须还有河床里众多的水滴开始融化
开始矮小,和这空旷的四周寂静
耀眼的塔尖密密麻麻的狭小
每一面都很光滑
一只只虫子翻越岩石,穿越河流,撕扯着根须
瞻仰那黑夜中遥远的泛着金色的高处
如果你们成功
我一定把黑夜天空下的四周用力铲平


傍晚,河对岸

如果不是重生的悬念
对岸羸弱的草丛还有草丛中的秘境
早已拒绝我凝视它的存在
天空丢失了白色的云朵
空荡荡没有边框,映衬的河面也没有
树叶摊开了心怀让对岸的风拂过
用尽体力晃动炫耀的肢体
傍晚的余晖还是无动于衷
我唯一的目的就是略微的清楚
岩石上昆虫攀爬的速度
浑浊的河底复制着陌生的皮肤
像河床上密集的鹅卵石
一个一个都很冰冷
那光滑的外表吹捧着波光
对岸呀!你那么高昂
可否看到我在眺望
渡口边没有第二个影子
你可以孤单的告诉我
傍晚是还没有月光陪伴的孤寂吗
对岸并不高明
你看,打湿的蒿草已经睡着


六条鱼

很久的夜晚没有悲鸣,只是低沉着
靠近我的一切的事物,我都不能离它而去
尤其是对岸几棵没有标志的树木
以及它们脚下向远的河流
城市里有雾霾、有荷尔蒙、有罂粟的汁液
还有一串匿名的火焰
许多年没有看到它们熄灭
为了这些,总是莫名的筛选时间
把够不到的水域都抛弃了
包括一些天空,一些难以启齿的确定
而广场后面的那间水族馆还是有些纯洁的
气泡、石子、水草、六条鱼
欢愉着
看到水缸里的水和植物
呆滞的呼吸
似乎忘记呼吸的我
还有附着于它们身上的食物
一点一点的消逝
或者死亡


夏天

时间飞快,空气里突然多了一只蝴蝶
黑色防晒网、吉他、视唱
耷拉在一条不宽不窄的青石板便道旁
满满的网格中,束缚着成群的翅膀
还有毛毛虫
这帮追逐利益的地产白领
冲着孩子们灿烂
用一张超越笑的表情捕捉期待
如果不是微信
如果不是夏天
如果不是心愿
故事几乎没有情节
这旧旧的味道里还有粉色的印痕
和公园惺忪的影子
洒的到处都是
只是白露来了
从秋日的私语中穿插而梦
一翻身
夏天的阴谋拍拍灰尘
散了


起舞吧,黑天鹅

人群在朝一个方向伸缩
声音轰鸣,所有手掌里都握着金属的色彩
车轮里我的孩子走在前面
马夫的马鞭打的乱响
面包店里能销售的食物越来越无所适时
而时间长满了羽毛、长满了不在移动的姿态
那些漂浮
那些悬挂
那些游离
在寻找什么
树林里幽暗的湖泊身后是一条相近的小路
挨着高处,可也在低处窥望
泛滥的虚弱落在湖底,是湖底的淤泥中
黄昏是今天第二次光临这片土地
我的孩子没有迷路
只不过低着头
黑夜就要铺满泛着白色余晖的教堂
为了眼睛燃烧,坚定注视着一只一只的飞蛾
让眼睛燃烧吧
照的水井里满满的
这是多好的消息
月亮还升起来了
可我的孩子居然蹲下,蹲在寒冷里和我不屑
幽暗的树林中宁静的湖面上
他说猜想
一只起舞的黑天鹅吧!


熄灭的下弦月

我的枝头已经盛开着花朵
溪流沿着欢乐的峡谷曲折的流过
山崖上
下弦月,亮晶晶的靠在屋顶
她翠绿的外套
缀着一颗诗歌的纽扣
树荫里春天把怀抱塞的满满
直到忘记下一行

窗外的雨声至今寻觅不见
哭泣砸断了手环
黑夜在我的手指上攀岩
站台边、对面花草那扇深绿色的铁门
能嗅到孤单
我望着枝头
绽放是吹拂的风
丁字路口,四月的风
落在米黄色的蝴蝶结上
和玄色的日光
和未消融的雪,面面相觑

又是一年没有影踪
合欢树也没有爬上山坡
我的枝头落英缤纷
再要望见下弦月
只有爬上山崖
孤单的张望


寻找

我的诗缺乏美
因为那些植物,
都长在野外。


失散

红灯,绿灯。好锋利
把行走的人群切得
一段,一段。


第一个冬日

空气凝聚的卧室黑暗肆意横行
目光卷在帘幕间
无法游弋
冬天的风没有了法力
他们似乎要冲刷,似乎咆哮一曲

我听到了第一场没有病菌的冬雨
乌云厚厚的置放在脑洞
浇灌、点缀、装饰每一个步骤都是一场仪式
干燥像墙头的草摆来摆去
夜色开始湿漉漉了

暗沉的刀具在夏季早早摆好了姿态
跑到秋天的树林里占卜着一株刺槐稀疏的表情
这外面刮得还是北风吗
站在梦中也许会分辨的更加清晰
我知道我的回忆还是能触摸那片失忆

许多年了,我的微笑不还是如此伫立
和那夜里稀碎的雨声截然相反
看吧,月亮驮着歌声唱遍了窗棂和她温暖的肌肤
在枕上目光披散着甜言蜜语
饥渴轻轻的摔了一跤
如玉的青草裹在泥土里蔓延
她打开的回音依稀寒冷


其实,我在叫你

我是在叫你吗
前方稀薄的空气,余地模糊
我是在叫你吗
稀拉的阔叶林,一片湖泊泛着余晖
我想在光线里看到你
看着手心里余温不烫的你
但是我不能告诉你缝隙会散去
荒野里继续走
抱着死亡走
望着绝望,你有听到余音
是的
一只飞鸟的翅膀划过
哦!那是我在叫你


立冬

冷风拂过能穿行的空旷
所有的街道都在限号
天空似乎灰灰的
却又透着一点若隐若现的蓝色
穿梭的人群弥漫着言语
明亮的柏油路
湿淋淋的柏油路
比起早餐和混浊的被窝
更有主题
瑟瑟的风变慢了甚至没有脚步匆忙
等候像一件新衣披在站台上
那个穿着蟹黄色羽绒服的小姑娘
躬身捡起一片刚刚飘落的树叶
这画面我似曾相识
却好久未见


冬天的壁画

这面墙壁平平的
两只蝴蝶不在右边的画框中
硕大的菊花下没有一片叶子
我说的是画框里的
它倾斜着
疏远着隔壁
花梗也弯曲着
无需施肥浇水松土
她清淡的颜色
经常靠在另一面墙壁
余光里盛放着渴望
窗外冬天的雪花
一瓣也没有靠近靠左的壁画上
她冷冷的悬挂
只有一片叶柄指向远方


失信

双人床长满了未开的花朵
你的肉体,我的欲望
一直写一首情诗
那天窗外炙热
窗台芦荟还有清香
我忘记了浇水
只在临走前弄乱了床单


梦中被桎梏的梦

冬天呆的不短了
每晚都把窗户挤得满满的
如果不是北风一刀一刀
把往事切的像雪片一样
我估计都无法想象窗棂被破碎的声响
春天来了
陌生的面孔站在野外
她拿出锋利的记忆勾勒
那背后的欢愉
悲伤被一只秃鹫撕扯
高空还盘旋着很多它们随时俯冲下
再次撕扯
多年来我享受着拯救的快感
狭窄的旧日绽放着玉兰
我承认些许的味道就滋养了一世的倾诉
废弃的北风又出动了
梦中没有光明
湖面降落
舞台上的灯光也关闭了
切断电源
切断绳索
最后切断呼吸
死去,死去,干脆时间也死去
让视线消逝
让清晨不再蒙蒙亮


反复

天空,此时灰蒙蒙
灰蒙蒙却叠着泛白的云朵
云朵飘来也飘去
蚂蚁呢,拖着清香的种子向温暖出发
每一对触角不停的反复扭动
似乎这只和那只一样
尤其它们开始翻越前面或者后面的土坡
迎着四面的风儿
山谷中灌木草丛间一条小溪忽上忽下
也忽左,也忽右
它们在流淌的时间里翻滚
岩石的每一个棱角都刺进欢畅
深深的把每一个角度抛起
它们静静的抬起触角
望着灰蒙蒙的天空


秋天的虫儿

那时还寒冷,一条铺着阳光的黑色的路
蝴蝶从矮矮茂密的灌木草丛中升起
疾驰的风,戴着湿润斑斓的帽子
把一对羽翅嫁接在时钟里
愉悦或者悲哀,便滴答滴答朝着一个方向驶入
手指和手指
琴键与琴键
每到夜幕降临我就轻咬手指奏响琴键
草垛上两只猫儿便不知踪影

那时忧伤凑巧被镂空
金属和暧昧还有一节诵读还有肌肤
仿佛在深邃的空洞中无懈可击
我记得松树的叶子
似乎穿透前面宽阔的叶子
正好有半勺月光那么多
经文、防晒服、乡间的路沉沉欲睡
偶尔春天,偶尔夏天
那只秋天的虫儿还趴在她的肩头


倒行

春天来了
和一万支箭穿向一缕阳光
弦上杀声裸露与苏醒
柔和的像山中
虚掩的寺门
浅草幽邃
切勿广袤
切勿琴声悠扬
切勿大功德天
土壤欲动,蠢蠢的
比清磐  比回眸  比摆渡
比一场人间繁华
也悲催
倒行的春天往回飞
春风呼啸掩藏最后的黎明
就像双翅掠过过去
掠过毛毛虫
掠过如丝细雨

在睡一会吧!欢喜
忧伤的笑靥不也裹挟在
春寒里……


斑马

我不在远方,我从血色里翻爬
四肢柔弱,和青草前进
湖泊、星座、富饶的预测飞奔
那油亮的鬃毛
围着一棵最高的树
望着果实

我在迁徙,我绝不是逃亡
身躯健壮,和稍远的狮子对视
沙漠、灌木、烧灼的夕阳迷惑着呼吸
那白色、黑褐色的积蓄
埋伏在宽阔和狭窄里储蓄锋利
耳朵每一次竖立
都和一只弦上的箭相似

此时继续和身边的斑马同行
而尾巴和一顿早餐
不幸遗忘在恐惧的沼泽中
还有更不幸的畏惧
被黑暗吞噬在脖颈上
穿越稀薄的迷雾
那棵光线下闪烁的波巴布树
却还在悠闲的望着
似乎没有见过觅食的嗅觉
更未捕捉过狂野的嘶鸣

我垂下头,我咀嚼着树皮草根
一群和一群和我不是一群
黯淡的夜空,热带季风蹒跚
闪电肆意欺凌
摇撼我不可复制的斑纹
不在辨别方向
因为没有方向的领域才没有驯化
我不去远方
不要荣光
沐浴晨昏,困倦中舔舐
另一匹忧伤的斑马


树梢疏影中
看到白色、灰色、黑色
的云朵柔软
高贵

燥热以及一切土壤
吐泡泡,翻滚
蓄势待发
未知像七彩祥云

点点荧光
闪耀在巨幕中
震动和鸣叫锋利
划过恐惧
抵向死亡

碧绿成群枝条结伴
还有风
满地稀碎的影子
甚至勾结一池塘清水
缠绵

混元、金黄的外套
干瘪
裂缝是我决裂的誓言
长长的枪管
瞄向野蛮的躯干

我饿
我没有爱
太阳高璇
喉结肿胀,不顾一切
向远处撒野

那一刻
云朵飞出我的视线
树枝轻柔了
还有暴风雨
化作河流

看着虫儿走
看着彩虹
化作一面镜子
我这湿淋淋的羽翼
哑巴了


孤独

夜幕哀伤,白色的云朵好幽暗
看着半个月亮凝固
看着半个月亮痛苦的融化
湖光中虚幻变成勇士
他抄起倒影
独自收割着从前的锋利
就像在私人的宅邸
和你幽会
那时森林里深处有鸟叫
一趟空荡荡的列车会呼啸而来
双腿也飞奔着
只有阳光照进草丛
孤独才筋疲力竭
晚夜才收起羽毛
雨季才结束生长
孤独才流淌的越来越远
如果没有远方
他都无法躲藏


深夜看见深的死亡

当光线琐碎,甚至被猜测被嫉妒
光芒不在
梦境几乎就是我船舶的港口
狭小的山谷中,云朵一丝西风以及
即将坠落的岩石
那道凝固的闪电那些在创造中失眠的无奈
纷纷涌现出来
崖壁上一只一只乌鸦摧残着指甲
抛弃遗弃丢弃
玉米的盔甲已经顺流而下
手中能叫喊能虚张声势的只剩下种子
今夜好深,深得没有水声
村庄和城市都在孤独
孤独中生,孤独中死
连接喧嚣和沉寂的标识荡然无存
我手中的旗帜没有图案,没有眼睛,没有颜色啊
崖顶的顽石与生俱来就和天空一样冰凉
天空黑了,一切没有抗拒
碎的稀里哗啦光线看着死亡
看着消失的自由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