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玄武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8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玄武简介

(阅读:766 次)

玄武,又名迦楼达、击壤,晋人。著述17种,含诗集《更多事物沉默》《夜行》《404诗章》,古体诗集《断铁》,即将出版的《己亥诗篇》。从未获过诗歌奖并以为荣。不参与任何体裁的鲁奖,不参与任何需要申报的奖项。为文学公号小众创办人。

玄武的诗

(25 首)

河水倒退

我出生与死亡之地
都当有一条千年的河水,
每一刻都在流走的干净水滴
像我曾经以为无限的时间。

我看不清它,竭力想推开河流。
我推不动,大踏步从河边倒退。
冬天的枯树像但丁自杀者的丛林
我找到一棵,是久前死去的自己。

有人在坚定而冷酷地倒退
为了欲望,和试图逃避的烈火
我抛掉马匹,抱紧称我之名的树
在倒退中得到原初的安宁

流动千年的河水已经干了。
出生时坐于其上的河水已经干了。
我仍将埋于河畔,芦苇汹涌
槐花盛开的时候河水将复活。


我们都是404

铁栅梦见
返回了岩石

办公椅梦见
丛林的潮湿

城市梦见
驱走了恶政

树根发怒拓进  决定
某枝爆出花朵并结满樱桃

劣迹斑斑的人
梦见从前的无辜

群山梦见
尚未崩裂

善良的人群
梦见不再愚蠢

扑击的华北豹
梦见母腹的温暖

我梦见你的身体
我又梦见你的身体

仿佛得到汉语的神性
为历代星辰眷顾


火种

那时候的时间荒芜空洞,
就像我一生最悲伤的时刻。
我的祖先,是一个看守火种的人
当黑暗低垂在海面,
他与高山,森林,广阔的风声
以及湍急的河流为伍,守护着
灭绝的巨虎眼睛一样闪烁的火苗。
那么多的黑暗紧紧围困而来,
连同自己背部的孤独。
他火光映着的阴沉的额头
有点像我祖父,也像我的女儿。
劈啪跳动的柴木之中
他的声音回响,
像是火舌发出的话语:
“遵循星辰的排列,
跟随你良心的跳动,
火焰就不会熄灭。”
我在梦中记下这些句子,
并不知它们有何意义。


打雷的夜晚蜷在窗下

春天升腾的草木气息
苦涩,忧伤,像我和姐姐
相似却擦肩而过的青春。
我偷穿过你的花裙子,
嫉恨你有发卡,
我穿过你替下来的红毛衣
每天几次把领口塞进去,
再扣紧外衣最上面的扣子。
五岁起睡一个小屋子
我不知外间母亲炕上
你正做着的梦,
你不知打雷的夜晚我蜷在窗下,
害怕闪电照见我。奶奶说
做了坏事,打雷时龙就来抓。
爱生气,好撅嘴的姐姐,家中长女,
小气的姐姐,好吃的攒起来不舍得吃
我总是找出来偷走,然后死不认账。
总抢新本子的姐姐,你不知你睡下时
我总翻你书包,偷读你高我三年级的课本
那一度是我唯一的课外书。
开心的时候想,哎呀,我有姐姐
生气时想为什么不是哥哥
打架时能帮我,或者妹妹
我可以背着到处跑,摘果子喂她吃。
你可能羡慕别人家的姐妹,
后来生了两个女儿。她们好美
大女儿正值你我当年的青春,
我觉得世间,没有男子可以配她。
爱生气的姐姐,这一世我只有一个
现在也好撅嘴,
然后不理我。我也不理你。


盛世的风吹动

尽荠麦青青!盛世的风吹动
为何我总起黍离之悲
纸幡下的新坟里
发小不满四十六
他的病不知因何起
他的坟不知何时没

他的家也不知何时没
村子空洞而茫然
像一个八十岁老头
拴在院里。他老年痴呆乱跑
母亲说,老汉以前学问做得好


发光的,柔软的灯笼!

唯有猫一样的眼睛,辨得出
茫茫秋天,茫茫夜里
漫山遍野,一树树小灯笼
唰的一下亮了!

柿子轻微地摇摆
在空中下坠
一生的梦,总被它跌落时
汁液溅开的微响惊醒

第一次抚摸少女的乳房
又望见了它。
发光的,柔软的灯笼!
美得世界晕眩,开始旋转

被无穷尽的落叶驱赶
奔跑,到了中年
树的鳞片在眼前振动
大根如鳄游出土中,四面逼近


唯一的神迹

耶稣,真主,佛陀
所有救世主均未光临
吃旱井水,远古时代的
旱魃,统治崖上小村

书记是另一个统治者
他和老婆,偷大队所有东西
麦子,棉花,地里大葱
倒卖马厩里骡子

我记得村人很多次
在黄昏汹涌起来的愤怒
天亮又没事了
街上的书记,昂首像院里公鸡

快半个世纪了,没变的
是已老迈的书记,现在是村主任
还有家家的领袖像
这是村子里唯一的神迹


万物均在发呆

阴天的黄昏,万物均在发呆,
我心温柔,如一块沼泽地,
我安静如站立的马匹,如马蹄上的铁。
而我其实羞怯,像一只兔子
它被自己吃草的声音吓了一跳。
我固执如牛,如弯曲的牛角。
我是我自己的动物园,也是我自己的花园,
每一朵花都充满了渴望,
每一朵花都喜欢你。

我的狗也会爱上你,
它耷拉着长舌头,
把你的裙子弄得湿漉漉。
那是什么样的裙子呢,又是什么颜色?
我羡慕那些布,它们缭绕你的身体,
每天都能抱着你。

一种思念,可以使狂风陡然中止
风中浮尘伫留,在原位不动,
可以使海水劈开,有九颗水珠溅在我脸上,
可以使胸中大火熄灭,
有一根小柴禾悄悄地燃。
而其实我有恐惧,像夜一样黑,
我患得患失,不敢靠得太近,
如不知该往哪个方向逃跑的小猪崽。

其实是我心中潜伏的童贞少年,
是他跑出来,命令我写下这首诗。
知道你喜欢这些句子,
知道你在乎我,也知道你好,
我轻轻放走一只蝴蝶,看它飞舞,
拆掉蛛网,它挡路,我有点内疚。
那些恶的人和事我也不发怒,不计较。

黄昏微风涌动,如你的裙裾,
天光温柔地白,如你的肌肤。
诗意涌动,诗句噼里啪啦从房顶滚下来,
它们砸中我的光头,有点点小疼。
我要你抚摸我的头,要你亲吻,
头发茬扎着你的嘴唇,又痛又痒。


有一日我会永返故乡

天慢慢黑下来我总有绝望,
有什么东西,渐渐看不到了。
我想留住什么,而整个夏天远去,
我想说出什么,天继续黑下去。
我不可能打马狂奔,天黑前将你掳走,
马的力量,严格恪守着缰绳和蹄铁。

我不过是个呆子,不屑以书生面世,
多少年来,我以赤诚待万物,
而渐以赤诚御万物。
不屑一场艳遇,皮囊渐毁坏,
我热爱一颗不俗的心。

而我渴望融入荒野,
在其中孤独如神,如精灵,或者妖怪。
月亮升起,仿佛有悲哀的烟霭,
我明白自己已离不开土,
像树根拔出来便会干枯。

城市的浮艳,我渐渐厌弃,
那些争斗,薄名浮利,夜风一吹便散。
它们远不如一首诗真实,
不及我的思念强大。
我也越来越接近
一个古人的心,
素朴,直接,缄默,自然,
内心充盈,目光轻易带动整个世界。

有一日我会永返故乡,做一个二十亩地的院子,
有果园,花园,一条流水,
有几条不爱叫的狗,
偶或制作花酒,去山间露宿,
夜半赤身而起,望着明月啸叫,
我读书,写作,研究植物,
在思念中慢慢老去。这一天不会远。


沧海

天色青白,五短身材的男人
惊懼地望见海底青色的龙,
湛蓝天空中隐着的龙。
海远远大于他的野心,大于梦想。

这里有春天升腾的气息,
有晨曦最初的碎片飞溅,
有波浪一般延展开来的森森大木。
他却在秋天来临,在黄昏来临,望见
白色的老虎无声息地向西方飞驰,
他按住腰间的刀,那刀柄冰凉。

这里是北方的大水,延展向南
大于赤壁江水上的恐惧。
这里北方的大木也延展到南方,
成为舟船,成为水上大火。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他高唱,想到星空俯压下的妇人之美
比北方更北,有妇人在穹庐和膻腥气息之中,
十万绢帛不能够赎回。
有姣好的颜色
被儿子面容叠加其上,
他不能够思念和抚摸。
有妇人为南方大火隔开,
只能够透过火焰
望见其轻捷、明亮的身影,
有如传说中的火鸟永远青春。

妇人悉知他威名,后世妇人悉知他威名,
悉知他的野心与自信,多疑和诡诈,
也猜度他的冷酷。畏惧着他,
在噩梦中不可抗拒地委身于他。

秋风萧瑟,他写下苍凉的诗篇
掩饰着心中温和的欲望,欲望中的怅惘。
纸上字迹未干,他在军帐中朦胧睡去
他抓紧刀,决定在今夜
杀死那名前来为他覆被的侍从。

“魏武挥鞭。”有人赞叹着,
写下蛇一般诡异的汉字,
一边挥动巨鞭击打山河
血溅开来。十年在历史中一闪而过。


五行之木篇

柄与斧,已俱朽
一代代弈者都相似。
床与通红的棺材,
都是死去的物具。
黑暗里嘀嗒作响的时钟
铮铮敲入棺木的长钉!

我们从树巢爬下,
从洞穴走出,
钻取木头,
来到今天。
但红花会寂灭,
我们仍然
被嵌入根或年轮。

大地之魄
草木萧萧,
人的灵魂悸动。

伐木建起宫殿
和祭祀祖先的庙宇。
神灵被杀死,
村庄正被灭除
而宫殿依然巍峨。
蛇与巨鼠盘旋其间。

那些消失的草木种类,
不能够重现。
永远死去的,
闪现于密林中的兽,
不能够再被眼睛望到。

但杂草终将长入
我们头颅,开出花朵。
草木不可战胜
它多像帝国黄昏的人心!

这一世我爱它们,
汗与血渗入树的斑鳞
我的梦是巨大的树根,
安坐于此时,此地,此世,
它缠绕我,
现实是另一场梦。

云朵之下,
我的幻影高过群山。
俯下身去
轻抚每棵树颤抖的尖梢。
我听见鸟鸣掠过,
和在母腹中听到的一样。
河水在旁边妩媚流动。


春蛮:古勇士之歌

玄铁在山,世谓不存。
阿香偶拭,月娥留痕。
鸡鸣桑颠,野老荒耕。
名王夜猎,悚然心惊。

——旧诗《刀铭》


忍受过炮烙,踢飞大鼎,
深渊阴沉而巨釜沸腾
水汽如蛟盘旋其上,
它们不能使我畏惧。
汝来!与我尽倾大爵,
共享一百位美人的柔舌,
让她们也得到该有的快乐。
把这一片原野倒入天空,
把这山推倒,让河水流走它。
我们去狩猎,追逐敌人,
他们和群兽在丛林里逃窜。
捕捉他,射杀他,
切断野兽喉咙
但留下最尊贵的敌人,
我要亲手拧断他颈骨,
煮熟头颅,占有他灵魂,
并取头骨饮酒。
或者我幸运地死于他手,
以腿骨击响血面大鼓。
我将领有他的人民,
享用他美丽的妻子和女儿,
这也是尊贵敌人的愿望。
来吧,我们开始,
妇人们早已等待,在等待中安然。
如此狂躁,腰间利器雄壮
远处果实饱满,汁液飞溅开来。


河面大冰拱起

猫在树杈上,爪子一按
在空中落下的弧线。

叶片边缘的露珠
被拉长滚落。

河面大冰拱起,
在深处爆裂。

月突然跃上夜空,又亮又大
像发出一声轻叫。

一个人被忽如其来的快乐击中,
但还未跳起来。

有更多瞬间,
像是闪烁的禅机。

像宇宙的律动,像想念时
心尖的微微一颤。


更多事物缄默

明月孤迥,
风吹拂它的边缘。

一只核桃虫在地板上爬行,
突然亮起的灯光使它加速。

我听到纸团里它身体的碎裂声,
像一个人大声叹气。

月亮无意义地照着。
更多事物缄默。

一把椅子裂开,月光和风
进入它崭新的缝隙。


第四十五个春天

诗人开始赞美春天
花朵却沉默不语
如一颗坚硬的心
月亮一样冰冷
春水边的大石
在正午暖和起来

这个春天,流传被毒死的胖子
我等待雷声,惊醒深土中虫豸
蝗群和疫鬼自史籍中飞出
脚下的大地
春天再度沐浴毒液
死亡却悄声无息

人间第四十五个春天
我一边潦草书写
句子一边蒙上尘霾
邻人在深夜剧烈地咳嗽
他的腰身,不是被春风吹弯
他体内的刺,不知因那一粒粮食


伸手于光中

抬头便望见月亮,
犹得美人垂青。
九点半的晨光,
清澈,温和,直见天底。
我伸手于光中,
像触摸到了万物之神。


我在黄昏俯身捧起细沙

黄昏总让人记起
所有与死亡有关的恐惧。

你伸手想抓什么,但空空如也。
某物冷酷而坚定不移。

情人们急切地盼望进入夜深处,
那里黑暗的快感强烈如死亡。

有人在黄昏走向寺庙,
一转身抛弃自己一生。

有人在高楼一跃而下。有人渴望
落日未被牢狱的铁栅捆绑。

我在黄昏俯身捧起细沙,
努力使日常的卑琐高贵。


城市上空奏响鼓与号角

我一生有三次疾病:
出生,把病留给故乡
爱情,它留给往昔
死亡,它就在今日,
在此刻对它的畏惧中。
我为妇人所生,
也记取生育之病。
我们不能抗拒睡眠和饥饿
以及从泥土上升的欲望。
北方的秋天
城市上空奏响鼓与号角,
荒败的大野里没有歌者。
我去采撷这可怕的风,
它吹动文字中一万种
大多不存在的颜色,
一些描述的字也已死去。
我畏惧着,树叶们颤栗着翻飞
想念之丰盈如昨夜月光,
每一刻变为往昔。



我还没有找到一滴干净的水

在这个秋天,我还没有
找到一滴干净的水
未跨上一匹宿命的马儿
它不知自己因何为马

未遇到一个干净的人
远方没有风等待
我只是越来越多地
念及家乡盛满晨光的院子

即将来临的一日令人厌倦
和逝去的一日多么相似
凌晨还有着黑夜的性质
我完成一部无人读过之书


像夏夜屋顶的男孩

七月已半,月光甚美。
它是旧年月里
明暗浮动你面庞的月光。
你是我可以
捧在手中的明月,
温柔,冷漠,肌肤微凉。

云朵迅疾地漂移,
如一生倒退。
月忽然明亮起来
像你轻声的喊叫。

我甚念你。
像夏夜屋顶的男孩。
像世间再无他人。
像从来不曾爱过。


妇人

带着与生俱来的伤口
用一世寻找抚慰,
这一世不能愈合。
被月亮和生育之痛折磨
我们爱你,以爱的名义折磨你
摧毁你。
欢娱短暂而寂寞久长
微小,坚硬,繁多,
像黑夜满地滚的豆子。
我们赞美你,
用赞美满足你,折磨和摧毁你。
你是西施,是生下西施的女人,
是袌娰的笑容。
是圣人之母,也产下后来
嵌入水晶的魔鬼。
你是梦想和梦魇之源。
你是杀四子而去的母亲,
是圣母和圣母之母。
你也为从泥土上升的欲望驱逐
在许多个夜晚被泪水淹没。
我承认自己的困惑,和无知
多么古怪的生物!
迷人,多变,虚荣,无体发的泪水兽
榨干我们的腰,
那些长满老年斑的脸
仍贪婪而渴望。
你茫然地笑着。
我们用善意的谎言
来填充你周围的虚空,
在白昼,它像夜晚的泪水一样使你安然。
我们不能懂你神秘的伤口
和不知何时何地莫名而起的痛。
你不需要懂我们。


它就是绝望,
它让我们一次次眼睁睁看到:
绝望。
绝望之色,绝望之味,
绝望之沉重,绝望之无边
绝望之无声。
胖子仍然在霾中微笑。
他听不到我们咳嗽,
我们也听不到他的。
从没有哪一种绝望如此深沉地
压榨每一人的心,肺,鼻,眼睛和大脑。
白茫茫大霾中没有刺客,
没有济天下的圣人。
这是盛世但传说中
贤明的帝王也没有。
快递小哥穿梭于霾中
他顾不得咳嗽
悲伤得到三次差评
他正要吃下老鼠药。

医院在霾中。
医生在霾中。
老人的床在霾中散发死亡气息
死了也在霾中。
操场和红旗在霾中。
监狱在霾中。
广场在霾中。
诗行在霾中。

海岸线漫长,阻断海上来风。
我们缄默而茫然
偶尔听遥远国度的嚣闹。
悲哀地扩散着,
霾最可怕的是没有声音
和所有朽烂一样没有声音。
我需要记录霾的形态,
用长长短短的句子
掷向它,或他们。
我知无用,
但乐意倾听虚空中
向前刺出的轻微啸叫。


感恩节诗篇

无缘无故来到世上,
像童年玩的一块尿泥
愚笨,沉默,渐渐干硬。
四十岁以后,
心才像果肉中安坐的核,
它微小到盛不下太多事物,
也不用太多。
月光下灰白的路
蜿蜒荒僻又清晰。
感恩所有母性的力量
它们同样无缘无故,
细雨缠绵,
淋湿每一个春日薄暮。
那个悲伤的妖怪
眼神里起了温柔,
所有过往
生动如逆流水波。
无缘无故地坐在世上,
一手攥住他人舍弃的
寒凉的生铁,
一手抓紧了你
你多么瘦弱,
像一根稻草。


祖国与此生

我出生的村落像世界边缘
山间的高草,
无人见过枯荣。

穿梭于城乡,我目睹过死神
他穿着死鸡荡动的羽毛
在泥塘中小伴的头顶。

在边疆我见到年轻士兵,
五年了,他目光呆滞
像村里的牧羊鳏夫。

何为生命,此生?何为祖国
在中年,祖国依然遥远
而且渺小。我怀疑对她的追寻

我爱洁净的河流,
和明月漂浮其上的山川。
但一条条河水,和生命无辜消失。

我仍然摄取泥土
使树木上升的力量,
和使所有面容美丽的月光。

哦越来越远的祖国,
故乡消失于其上
家随时被拆除的祖国,
你总能轻易地,挫败我一生。

我依然感激你,无辜者的灵魂
呆望着我活在世上。
因卑微的感激
我心中时常充满羞耻。


风吹向蒿草

同样的路途
同样的光影
我之所见
与你不同

在此刻爱的
听见了呼喊
你的思念
与他不同

光进入树干
风吹向蒿草
一天一天
一世一世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