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西棣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51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西棣的诗

(28 首)

为什么

为什么死的路上
没有我
只有鞭痕
还留在我大理石的背上

为什么抖落沙子的坑里
只有我
站起来
到地平线以外更大坑里去吹风

为什么只有人
从人中退出
我才能看到
大踏步前行的诗行

为什么只有入夜的人
才能喝天上的酒
没有人能让我们在地图上
寻找大地

为什么要等我
等我,去麦地里
收割词
——这空旷的田野


黄昏已垂下他美德的繸子

那里  矗立着我们曾经的骄傲
缠满绷带的太阳
已被时日
射入大海

黄昏  已垂下他美德的繸子

今夜  我在这里
求你,为这宁静
带着你的杯子
盛满花儿的痛

黄昏  已垂下他美德的繸子

词中  已无光线
星星说不出自己的痛
词外  只有月亮
描绘群山的孤独


先知

药片悬浮在这杯中
从未崩解
犹如先知在你我中间
为治愈布道

沙子只有在集体中广阔
词才会在流动中荒凉
犹如你在合唱中呜咽
而我听不到我的哭声

是严酷 残酷 冷酷
让我们直通真理的秘密


立秋

是早晨了
我们把森林铺在地上
让流水带走鞋

然后邀请你
邀请桌上的李子核
重新回到树上

接着是太阳盛大的舞蹈
在词语组成的毯子上
摇响万树的铜铃

秋日的列兵
踏平山峦
风吹凉养蜂人的翅膀

是时候了
我们将赠予的再次收回
让珍藏变得不可原谅

太阳从这里开始
并同时在这里结束
水将动身流向它的棺材

犹如在碗中控制自己
在零下100°C的杯中
重新认识你的到来


是的,在这样的夜晚我变成了黑夜

是的,在这样的夜晚
我在复原
一首被马蹄声惊破的诗
夜里的流水
也在复原
被风反复扒梳得稀烂的我

是的,在这样的夜晚
我有多高
埋我的沙子就有多高
我饮过的水
也饮下了我
没有什么可以宽恕的

是的,在这样夜晚
我在等你上帝
上帝也在等我
幸运错过我时
不幸也错过我
因为我什么都配不上

是的,在这样的夜晚
在绝望和希望之间
两个阶级的流氓
相互祝贺
它们娶过各自的女儿
把已翻页的黑暗重新翻回来

是的,在这样的夜晚
世界就是河流
酒就在窗外
令枚永不过期
你想起的一切都已酩酊大醉
海洋汹涌的脾气,已把你制服

是的,在这样的夜晚
我们停在那里
但是我们
无从知晓
那里
究竟停在哪里

是的,依然是在这样的夜晚
深陷的是光明
而隆起的一定是黑暗
街道必须是曾经的履带
而冒烟的只能是肉铺
在那里,义人还能认出曾经铁钩

一些人消失了
一些人
刚刚到来
还有一些人
横在你的眼眶里
是永不消失的雪山


没有人迎接这纸

风,一望到那停尸房的帷幕
那春日天上的裙裾
就禁不住颤抖
颤抖,不可避免地
嚎啕大哭

没有人迎接这纸
只有这死亡的书写
还在借着你的墓碑
在荒草中搜索
一直到这世界最后的墙

哭已不在那里
只有你还在
泪水把你流到哪里
悲伤就在哪里
因为尽头已被拆除

什么手也都无法造出那双手了
纵然新天、新地、新人
而依旧是
旧笼、旧窝、旧绳
挥挥衣袖,让命运骗你上路


忏悔

1

疾病,是体内的发条
钢灰建设我们的肺

我们,已飞出了人类
在俄摩拉,像蚁后

生产,绝育
留下盐柱

2

除了海水
除了再次沸腾

没有人知道你的降临
地上已满是刀剑

是啊,烈火,烈士
爱人,爱神

3

是的,在那个午夜
在你的杯中,我们甜蜜地饮你的血

餐毕,从祷告的词群中起身
我们用鸽子的羽毛擦了擦嘴

披着你的义
我们仿佛麦子般地又涌起麦浪


末日

哦,亲爱的,让我们
再多吻一次吧
再为你梳一次头
起风了
秋日荒凉的旷野上,只剩下我俩

亲爱的,你知道吗
班车载着梨花和斑鸠的孩子走了
在遥远的餐桌上
是他们染红了黎明的台布
你害怕吗

亲爱的,让我们
睡着就好了
在梦里,神微凉的手
撒下薄薄的秋霜
如此,死毫不迟疑地爱上我们


其实,这不是情书

其实,午夜寂静的大水里
我留不住你
谁又能留住 一朵花
开过的时间呢

海上,一滴水诞下另一滴水,路上
一个人埋掉所有的人
然后,一个人走进大雪
走进埋在大雪里的酒馆

其实,我不觉得孤单和害怕
我相信,我闻到了
火苗中你梨花的香气
我相信你听到酒杯中春日的哭泣

除非那是别人
那是另一朵花痉挛的肝脏
那是割断脖子的风
还活在人间

现在,请你从我的双眼中望出去
望到我焦枯的模样
那是花朵的情书
锁在大地的蜂箱中


掘墓人

除了时间
你没有更大的棺材

除了风
你没有更快的脚迈向更深的死亡

只有挖开
整个夜晚,才能听到死人的心跳

挖,一直挖
挖到天亮

挖,已被挖穿
而你的死,却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坑

你要到黑暗地层的词中
听取命运的回声:

那是无数的奴隶
将头托付给向着太阳敞开活着的大坑


致劳动者

在黑夜里,你蒙着眼
向着更黑的地方
反刍

倒悬的饥饿
的确找不到胃
唯有黑夜在傍晚准时归来

其实,手指先于
钥匙。而答案
却不在锁孔中

此时,风在原野上横切
大雨中的花颈
而你的肩头

流着它们改写的血
和重新排列的雨滴


给女儿Doy

在冬夜的街头,雪地里
埋着死人

你看,我指给你看
满街都是发光的青年

而更强烈的风
在路灯下披露人的暴行

月亮已经回家
在这黑暗的悬崖边,唯有你

你是更加微弱的星星
像我曾经女儿一样

在寻找父亲的路上
认识了太阳


这是,这不是

这是末日,我的棺木修葺一新
这是尖利的钉子
忍受着,来自人类不懈的打击

这是秩序,这不是钢筋
田野上矗立的水泥
持续渗出人血

这是医院,这不是我曾经鲜活的身体
来,委身于它
听玻璃在体内撞碎的声音

这是寒冷,这不是理性
这是冬日的太平洋
是鲜红肉体的压力,更是精子巨大的建筑

这是钱币,这不是解放
谁的肺叶还能在他自己的血中
尽情地搅拌

这是铁,这不是自由的星星
这些带着尖角的父亲
向你敞开,国家灰色的内脏

这是医院,但不治病
这是病,但没有医生
这些果核一样小的脑袋里,生长着结石

这是鲜红的监狱,这不是肉色的铜壁
它渴望摸,但没有手
欲望的子弹已经上膛,而枪早已烂在水里

这是黄色的皮肤,这不是故乡
这些热爱犁的田野
却从未被人犁过

这是白色的恋人,这不是雪
当她从巨大造雪机上飘下时
她不再是她


惊蛰

那是大雪埋下野牛的日子
倚着犄角
重又把号角吹响

十万只野牛在海上喘息
在他们的呼吸中
有一枚你的肺

永恒的雪停止了
而我,向往你
体内奔腾不息的斧子

这就是河流,河流,再一次
回到历史的源头
我看到大地重又犁开的颤栗


亲爱的文森特,请赐我一双新眼吧

来吧,亲爱的文森特
一起吹灭,这天上的灯盏
让更黑的 照亮我身上的黑
噢,你一定是平原上的熊熊大火

在春天里,只要你高兴
你就随时活着
如果你想死,我随时为你预备着
一大块墓地和一大群乌鸦的叫声

在秋天里,如果你还愿意继续活着
我就会抬着你的死,在你的梦中游行
并用死人的眼睛 瞪你
以你昔日的全部 屈死你

如果你要恨
我就让女人用铁钩与你在肉中相爱
如果你想爱
我就让人类永远相互投毒

亲爱的文森特
每一日都是灰烬
阿尔的太阳啊
每一日都是告别

亲爱的文森特
请你赐我一双新眼睛
在我没学会辨认太阳前
生活早已结束了


我不能解释我身后生锈的大地

我是一匹叫马的人
被人的技术
预订

在我的脑海中,有
一艘4岁的沉船
无法打捞

我的腿经常被搁置在肉案上,等待
意义的恩典
或疾驰的指令

我的头,作为欲望
和女人的大腿一起被陈列
在城市橱窗里

我的睫毛被卷发器
整理
并涂上人油

我曾经栗色的眼睛
不再动人
此刻只能放映塑料田野的幻灯

作为一匹病马
我不能解释
铁,为何是我身后生锈的大地


我已把死用光

我知道,这一刻
就是那一刻

乌鸦飞过去
我不在乎它飞到哪里

其实,它无处可去
唯有坐以待毙

我知道,这里不是这里
那里也不是那里

天地重合
百合不再是百合

因为我已把死用光
不会再有新生活了

我知道,太阳越来越抽象
难以理解它的温度

直到最后,从一团草纸的血污中
领悟,东方的大河


豹子

怀着悲伤,藏在黑暗的褶皱里
像夜行的人
带着饥饿的心慌,带着丧子的寂静
向雾的深处进发

噢!你开了,你卖花了
但是,你依然不肯
对着太阳的眼睛
跟我说:请立刻像只蜜蜂一样
赶早晨甜蜜的市集吧!

披着光,站在削去果实的肩头
你的嚎叫
对着更遥远的哭泣布道
没有人能从他们的嘴里吐出真理的舌头

噢!请俯身在这荒凉的高原上
听!在每一块铁中
都是铁 秘密的合唱
忠于冷酷
而又被无限的死亡追击

顶着雷,在累积的巨响中
推动时日
在暴雨中,驱赶贫困的云
胸中填满落日,也填满美人的气息

猎鹿人,蹑手蹑脚
埋伏在历史的草丛中
箭,仅仅理解射
而你像砍倒的现实之树
只知道流血


预言家

此时,乌鸦代替鸽子
的咕咕声

让流水在紧张中
挖错河道

血还没有流干
早已惊动人间

允许人耗尽,更多的
能养活的不多了

我站在预言中
渴望事实

朝着旷野
赠予尖锐

在人间的陡坡上
雪再也造不出它的粉末

朝着海洋
人生还需要重新涌起?


少年

少年啊!爱这浓烈的黄昏
爱我们的父亲

少年啊!就睡在父亲身上
死亡像洪流一样

涌进来
又涌出去

在晚霞中
少年赢得父亲的血脉

渐渐地
森林垂首而立

少年啊!爱这浓烈的黄昏
爱我们父亲散入海洋的血

父亲啊!少年!
万民啊!万邦!
是这万瓦覆盖的屋顶吗?

谁这样问?
就罚谁铸造
雪和太阳的合金


我爱我睡去时,我的血也睡去了

我爱我睡去时,我的血也睡去了
醒来时,她们像马一样奔涌
她们的头像山脊一样
偏爱属于她自己的波浪

为了得到自由,必须醒来
此刻,我的周围
全是森林
置身其中,望不到火焰

唯有在毁灭中
我找到了我
找到了快乐
快乐吗?在快乐中我还能还原人吗?

一个男人,最可耻的
莫过于谈论幸福
他应该趁还未磨光的天性
飞过海洋

我说我一定要在创造中
认出自己
我说的时候
雪迅速领回我的泥泞

现在,我越来越老
而死永远年轻
这是一个比世界还大
的问题

我不再愿意理睬人间
辞别了门
不幸的是
却从未得到自由


清明发生学

黑布白布,一直都在做花
整日剪你,将一生剪进棉田
随风而走,如浪涌过头顶
白日红日,照着不可追问的雪

黑纸黑字,流出生者的血
白纸白字,绘出你永夜永黑的路
当起点就是终点时
词总是望着它织不出的布

命运,无法合拢
它已坏掉的青铜巨眼
站在越来越黑的夜里挥手
别说再见

让无言修复这世界的边界
在人的痕迹消失的地方
让我重新认识我的绝境
允许闪电再次插满大地


我活着,还会遇到秋天

我活着
还会遇到秋天
好比幸福的羔羊
还能在你面前
再次献祭

我活着
还能再次走上地平线
好比漂亮的你
还能在历史的沸水中
再次翻身

我活着
还能遇到你,上帝啊
我一直以为你在人间
其实,铁从未炼成钢
这是我唯一从你那里学到的知识

我活着
还能悲伤,还能挡住你
射来的子弹
那时,我与世界等深
我必吹向敞开之地


妈妈

站在秋天的雨里
越来越冷

走在越来越黑的夜里
望不到灯

但总有一道长坡
越来越陡

沿着它,沿着
马的脊背,天越来越高

妈妈,你总是在原处
在无人处

在生下我的地方
放弃我

妈妈,是你令我拥有辽阔的身世
是寂静逼我成为空地

这强烈的无声的
铜,已冲出命运

而一大群人,在斗内
在歌声内,喝酒,吃人。

唯独我,在那歌声停止前
不得不先把自己吃掉


我在深秋写信

从墓地醒来的人
用一生
重新在墓地睡去

我知道,你不会
太阳也不会
跟我一起被死亡的光照亮

你看见但你不会记住
你记住
但你永远无法说出

九月入秋的心里
只有千万条太阳的胫骨
在人世上走断了

秋风过后
我为你写一封崩溃在路上的信
它有着豹子雪白的爪子和牙齿


失败者

马在肉体的黑夜里
等待更多的马

它们是一群望不到三月的
人,迎着风持续地夹紧它们悲观的屁股

那是疲倦,那一定是
在每一块马肉中,你流着血

你困极了,你
终于倒在国家的肉里

一个失败者,在马厩里打你的脸
谁让你从人类的骨头里挑出国家的刺

那是阴影的中心,暗夜的洼地
将信仰的光束骗过

你看,那是谁的一根中指
朝着教堂,也朝着坟墓


遗嘱

1

买下全世界的报纸
在太阳出生之前

登一则我的讣告
或者寻死启事

2

为我订做一只鸟
养一群铁笼

我走到哪里
监狱就建在哪里

3

人类,你们这些善于使坏的家伙
要仔细查询我的死讯

我走后,你们不要乱吃药
不要将我的血——用来拖地


厄运

1

黄昏。铁屑从天上飘下
刮骨的人,像一朵花
抽搐

我想起秋日
想起,哑巴
人民痛苦的滚动

2

世界。已被割喉
意义跪着
涌向黑夜的舌头

亡命徒,站起来
立在刀尖上
死红着脸,无比兴奋

3

风越来越大
而世界更加干净
悬崖,开始思念

巨石从它的内部滚向荒野
此时,神走上大海的薄冰
裂痕,手挽着手

抱在一起
它们在你的心里
颤抖

4

用你的聋耳倾听
盘子里鱼的故事
用你油煎过的手指

指认天堂
神啊,你一脸倦容
蛰伏在一簇短路的神经上

5

神呐,在林中诵读人的悼词
幸存者骑着白鹳
从大雾中归来

那些雪披着丧服
比厄运来得还要早
它们就是我的主人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