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非马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4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非马简介

(阅读:765 次)

非马,本名马为义,英文名 William Marr,生在台湾,在广东乡下度过童年。在美国获得核能工程博士,从事能源开发研究。出版有23本中英文诗集, 3本散文集及多种翻译诗文集。主编《朦胧诗选》丶《顾城诗集》丶《台湾现代诗四十家》及《台湾现代诗选》等。他的诗被收入上百种选集及台湾丶大陆丶英国及德国等地的教科书并被翻译成十多种语言。曾任美国伊利诺州诗人协会会长。近年并从事绘画及雕塑等艺术创作,在美国及中国举办过多次艺术个展与合展。现居美国芝加哥。

非马的诗

(20 首)

流动的花朵

这群小蝴蝶
在阳光亮丽的草地上
彩排风景

却有两只
最潇洒的淡黄色
在半空中追逐嬉戏
久久
不肯就位


彩色玻璃制成的宇宙滑梯
光洁完美的弧度
一定比坐凌霄飞车
更快更惊险刺激

你只消张开双臂
闭起眼睛(如果怕高的话)
然后发出一声尖叫
在声音还没完全离口之前
便已从天的这一边
抵达地那头 


时装表演

蓝色的天空上
一场精彩的表演
正在进行

琳琅满目的时装
在云的模特身上
魔术般变换着—
老的,少的,男的,女的,胖的,瘦的
高贵正式的晚礼服,但更多的是
宽松舒适的便装
风雪的日子
连小狗阿毛都有小小的套装可穿

这精彩绝伦的展出
就在明亮的阳光下进行
没有闪闪烁烁晕头转向的灯光
更没有见不得人的阴暗後台

它是专门演给
那些不成天看电视
又大又亮的眼睛们看的


城市之窗

用铁栏割切天空
还以为占有了风景

日日夜夜
受禁锢的眼睛
看到的只是
自己那张
龟裂的脸


良药

良药苦口
是中医的说法

做为诗人
我却发现

一阵清风
一声鸟鸣
一朵花
一片叶
一个微笑
一段好曲
特别是

一天一首好诗
会让医生无所事事


元宵

用力揉捏推擀
注满泪水的绵绵乡愁
然后把岁月积累的一大堆芝麻
小事与烦琐
一股脑儿倾入
包成了
圆满亮丽诱人的 天上人间


战争的数字

双方都宣称
歼敌无数
双方都声明
我方无损失

谁也搞不清
这战争的数字
只有那些不再开口的
心里有数


有一句话

有一句话
想对花说
却迟迟没有出口

在我窗前
她用盛开的生命
为我带来春天

今天早晨
感激温润的我
终于鼓足勇气
对含露脉脉的她说
你真......

斜侧里却闪出一把利剪
把她同我的话
一齐拦腰剪断


温室效应

自从在温室里
培养出不朽的塑胶花
使春天过敏的鼻腔不再发痒
自命为上帝的人类
便处心积虑
要用不锈钢
打造一个
空前绝后的崭新世界

你看呼呼作响的火炉
正越烧越旺 


入秋以后

入秋以后
虫咬鸟啄的
小小病害
在所难免

但他不可能呻吟
每个裂开的伤口
都顷刻间溢满了
蜜汁


今年的头一朵蒲公英

我知道你不喜欢冰雪
喜欢流浪
想必刚从原始的遨游梦中归来
选这阳光灿烂春风轻拂的一刻
突然现身
好让一个抖索了整整一个冬天的诗人
惊喜地
又发现了诗


耳环

1

左右
拱护的
一对卫星
丁当摇响
你灿烂的笑声

而在阴云遮住你的脸
我随时会迷路的夜晚
是它们准确地标示
曾经温柔亮丽过的
你月亮般的
存在

2

看那对风铃般的耳环
前后左右乱颤的样子
你会以为
是她敏锐的耳朵
听到了远处飘来的
一阵美妙的音乐
或她火山般热情的心房
有一股压抑不住的狂喜
正要喷涌而出

只有我知道
是童心未泯的她
在挑逗引诱我
伸出双手
紧紧握住她的肩膀
猛烈摆动

让当年拨浪鼓兴奋的雨滴
再度打在
天真烂漫的心田上


隔着岸
紧密相握

我们根本不知道
也不在乎
是谁
先伸出了


树与诗人的对话

树说
我们比人类幸运
不必花一生的时间
去等待轮回

在冬天里死去
在春天里活来

诗人说
冬天与春天
黑夜与白昼
每个心跳
每回呼吸
每次眨眼
都是我的轮回

在一首陈腐的诗中死去
在一首崭新的诗中活来


秋叶

叶落
乃为了增加
地毯的
厚度









不致
跌得太重


共伞

共用一把伞
才发觉彼此的差距

但这样我俯身吻你
因你努力踮起脚尖
而倍感欣喜


晨起

拉开窗帘
惊喜发现
阳光漫天灿烂
后院手植的那棵枫树
仍一身青绿

世界
仍好好地
站在那里


昙花

小时候
半夜里被母亲叫醒
微弱的灯光下
惺忪的眼皮
在花瓣闭拢之前
便已沉沉低垂
但他知道
这昙花将在他的生命中
一现再现

果然
在繁花盛开的旷野
在光影交映的水边
在树梢飘过的白云间
一节美妙的乐曲
一句诗
一个眼神
一掬微笑
都有她婀娜的身影
隐约闪过

今夜
她终于香气袭人再度盛装出现
在明亮的灯光下
久久伫候
等他
去把沉睡多年的母亲唤醒
用惺忪的睡眼
一起观看
这永不凋谢的
记忆


同影子辩论

同影子辩论是徒然的
首先位置就不对劲
你直直站立
他却舒舒服服躺着
而且他不是背对着你
就是对着你的背
你根本无法看进他的眼
不知道他是在讲真话
或是在那里瞎扯
消磨时间

等你不耐烦了挥挥手要他走开
他却笃定地摇摇手
知道光天化日之下
你摆脱不了他


来自故乡的气味

一瓶
封藏多年的
青花郎

据说
越陈越
价值连城

只不知
旋开瓶塞后
首先逸出的
是哪一缕
乡愁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