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宋颖豪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5 位诗人, 11563 首诗歌,总阅读 689453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宋颖豪简介

(阅读:511 次)

宋颖豪(1930- ),本名宋广仁,出生于河南襄城。文学硕士。台湾著名诗人、学者、翻译家。早于四十年代后期即以念汝、白圭、襄人、殷嗣等笔名发表诗作。于五十年代中期转注于英美诗的译介,卓有优绩。著有《麦帅传》、海明威研究及中国现代史论文多篇。译有《诗经验谈》、《美国诗选》、《水晶诗选》、艾略特的《诗选》及《荒原》等。现任《诗象》诗社社长及中国文协翻译委员会主任委员。

宋颖豪的诗

(8 首)

小白球传奇

砰然一击
嗖—小白球腾空
飞上天
呼啸过处所向披靡
狂飙烧起夷为平地
所谓原始所谓原野
所谓野生尽成废墟
所谓环保所谓教育
所谓务实悉予平整
草色无垠一望无际
可以养眼可以精神
所谓一桩大工程于焉完成

恰是一个天朗气清
车似流水马如龙
商旅啸聚冠盖翔集
攀肩搭背交头接耳
临风把酒上下其手
觥筹交错杯盘狼藉
轻轻的风淡淡的云
便便的腹浪浪的笑
震铄每一个家庭的晚七点

萤光亮处
那人奋力击出前倾的趋势
遂以金属的杆子撑住
游目骋怀放眼傲视
一颗一白球
飞扬
于是他翘起长长的下巴
笑了!


我是夜熟知的人

我是夜熟知的人。
我曾投身雨中,归自雨中。
我曾走出灯火煌的市镇。

我曾俯视过最凄清的街衢。
我曾越过巡行的知更人。
我低抑眼神,不愿吭声。
我伫立,戛止跫音
当远处断续的呼唤
传自另一道街的家门,

不是唤我回,或道声再见;
而于此无边静谧的超尘,
只有发光的时钟在夜空明闪

宣告时间并无是非之分。
我是夜熟知的人。


下午之歌

坐在宁静之中
握拥一杯清淡
任喧嚣自四面八方围来
汹涌澎湃
车辚辚、马萧萧
呼啸而过
仿佛往昔的岁月
有风、有雨
风雨中,依然故我

把整个下午斟得满满的
一口一口的品尝
饮尽苦涩之后
正是霞光
清风和明月

来,下一盘棋
楚汉河界分明
只是一个过河的卒子
依旧踏着方步,一路喊着
'将军!'


窗前树

窗前有一株树,窗前树,
夜来时,我拉下窗帘;
且莫在你我之间
拉下帏幕。

梦首自地面漫升迷雾
飘忽几如天上的白云,
而轻妙的巧舌低吟
渺深依然不足。

树啊,我看见你被摧打摇曳,
如果你看见我沉睡在梦中,
你也会看见我被袭击晃动
全然消逸。

当初,命运将我俩的头
并列,但有她的幻想,
你的头悬念窗外的天象,
而我却关怀室内的气候。


神木

千手佛抖开曙曦
为我披一袭金光袈裟
晨雾涌至,滚滚然
见证群峦乃远古的岛屿
而我了知云是升华的海洋
怡然
或濯缨,或洗耳

招徕二三童子
看日出听松涛
且风且舞
我非智者
虽然历史如年轮
我非逸者
只是乐山而已


我是拜月的人

久久深埋在心灵的底层
遂而染上嗜苦的好癖一杯一杯
总爱独饮在月下
在咖啡的醇香之中

我是拜月的人

咖啡的芳芬袅袅漫升
我用小匙轻轻搅动
氲氤中总是会想起
那门儿是怎样开启
门口怎样绽开一朵玫瑰
蓦的艳红的花瓣点燃了
春青的彩灯
焕然是夜的绚烂缤纷似锦
已是暮春
温馨的花径嫣红翠绿

又是枫叶沥血的季节
月亮圆得格外出色
那铃声回响着风的消息
风行吟在我的慕盼里
只是月亮莞尔不语
我知道你将伴月起舞
凌水波之涟漪
而在零乱的婆娑影中
翩然来迟还是那般诗趣

月亮嫣然笑了∶
'这就好了圆满如是。'

对月举杯
仰首吞下冷冷的黑咖啡


五行诗五首

一、

曙光挞窗而入
扈从的小岛连番嚷嚷
一睁眼,赫见
东山俨然肃立在窗前
幡然醒来振衣而起

二、

窗户率性而爽朗
不怕黑暗,喜见光明
瞧见什么总是说个明白痛快
却有人执拗忌疑
拉下帷幕蒙上眼睛图个清静

三、

提起人生方向真教人茫茫然
昨天的昨天是前天
明天的明天是后天
有人惶惶于身后,有人忮忮于生前
你说该在乎事前?或留芳或遗臭?

四、

说什么也无法堵住
悠悠之口,或风或雨
时晴时雾,团团的疑云依旧
君不见衮衮的涎沫肆意飞溅
频频浸泡着望晴的期盼

五、

不是这样说定了的吗
狐疑却发酵在杜撰的前夕
花非花雾非雾本来有此一说
雪山上聚落有云的逍遥
每每中意的竟然是劫后的庆幸


未走过的路

两条路分叉在黄树林,
恨不得同时走两条;
我是旅行,良久立临,
顺着其中一条,极目凝神
直看到它在林丛中折没了。
 
也许是我作了较好的选择,
我走上一条,美好一样,
因为路上青草绵绵,未被践踹,
一旦经人践踹
路的状况必然是一样。
 
那天早上,两条路都埋在
枯叶下,尚未被踏黑;
对罗,我改日再走另一条,
我知道是路都会引人入胜,
独自迟疑我是否该走回。
 
在若干年以后
我将喟叹地说∶
两条路分叉在黄树林,而我
走了人迹稀少的一条,
于是便有了不同的结果。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