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屠岸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0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屠岸简介

(阅读:372 次)

屠岸(1923年11月23日-2017年12月16日),本名蒋壁厚,笔名叔牟,江苏省常州市人。1946年肄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中国著名诗人、翻译家、出版家。 历任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文艺处干部,华东地区文化部副科长,《戏剧报》编辑、编辑部主任,中国戏剧家协会研究室副主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现代文学编辑室副主任、主任及副总编、总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1941年开始发表作品。2011年11月,获得“2011年中国版权产业风云人物”奖。

屠岸的诗

(18 首)

梦幻曲

夏晚的绯光没有抚慰
你发巾下如眠的黄金波浪;
秋天,灰红的雾火里,
银杏的落叶也只是无效地渴望着,
在变成泥土馥郁的叹息前,再一次
仰吻你宛步的翩跹:
而且,白衣的你也并不颀长,
即使映在清溪泠泠的欢歌中,
芦荻丛底,衬以碧柔的水衣,
你也没有百灵鸟的眼睛;
在春深时候,对着荼蘼繁茂的悲哀,
也并无一朵微笑,怯怯地,
在你挂着泪的腮上敛开。

但是,不中用的土牢呵,
圈住了我,可也得圈住我的灵魂呀!
它只要伸一下腰,就会展开洁白的巨翼,
开始,翩翩地,飞往自由的土疆:
呵!彼方,一片朝雾熹微,
在嘶叫马群的杂沓奔驰中,
猛然,跃起你矫壮的戎姿,
疾掠过平野千里……

于是,唉,我只得再问:
(看呀,我简直是伤透了心!)
你究竟用了那一种温柔的钥匙
轻启了我深禁的心扉,并且
待我灵魂归来,一个清冽的寒夜,
茫然惊觉,土牢里,月影迷离,
慢慢睁开我清醒的眼睛,
你旱已从我心中窃去了,永远窃去了
我的缄默——可怜的尊严!


夜雪

一片,一片
飘入我大衣的黑呢

雪花儿粘上
吊在指梢的围灯的罩
便进去了

五六寸的深
走一步,足一提

挨过田边隐没的小路
移进竹篱间的狭弄

远处偷越过来
三两声犬吠的回音

“那是甚?”
“猫头鹰的招呼……”

模糊的街灯
在黑色的弄口窥视

她安慰我焦急的心
“桥头的家快到了”


运河苑舞姿

一举手,一投足,
转身,弯腰;
山巅飞过白鹭,
轻风吹过林梢……

进一步,退一步,
牵手,放手,
胸前溢出音符。
脚下踩出节奏……

旋律在眼睛肤眨中,
变奏在鬈发甩动里——
黄莺鸣啭绿丛,
亮波推动清溪……

管弦乐徐徐休止,
太阳穴绽出新诗。


缝唇小兔儿

小兔儿乖乖
你真可爱
可惜是个豁嘴娃
让我给你补起来

用糨糊粘上
几分钟又成两块
用胶条贴上
一小时后分开

小兔儿乖乖
你要忍耐
我用针给你缝上
你咬牙挨一挨
几天过去了
你的唇不再裂开
乖乖小兔儿呀
多漂亮的毛腮!


人类移民

人类发痴不自爱,
唯一家园遭破坏:
北极圈里有火灾。
赤道周围冰冻害,
地球要被洪水埋!

宇宙飞船是方舟,
人类移民外星球。
人人拥呀个个挤。
却想登舟得拯救。

啊哟不行已超载。
方舟不能飞起来!
含泪抛下洋娃娃。
减轻半斤也好乖!

睁眼醒来心还跳,
听听地球还叫不叫?


老寿星凯特

英国一座城市里有只猫
叫凯特,已经三十八岁。
三十八岁有啥稀奇?哎,
猫的平均寿命是十五耶!

跟人比,凯特已经是一位
一百七十几岁的老爷爷!

怎么看上去像只小猫呀?
猫面全是毛,哪见皱纹歙!

主人比它小一百几十岁?
六岁小约翰抱着老凯特,
像个小孙孙抱着老爷爷,
老爷爷给小孙孙念佛哩!


爷爷躺在花丛里

爷爷躺在花丛里,
身上盖着大红旗。
吊孝人鱼 贯而入。
大厅里一 片饮泣,
一阵阵哀乐升起。

妈妈问儿子:阿囝,
你怎么没一声哭泣?
孩子仰头,一脸稚气:
我一哭,妈妈不喜欢,
说我爱哭没出息⋯⋯ 

也许在孩子的心里。
爷爷正在睡觉哩。
明儿跟着太阳升
会从床上起身哩!


兔儿爷传奇

兔儿爷醒了
抹抹胡子说
下次跟龟赛跑
不再打盹了

兔儿爷笑了
抹抹胡子说
三窟我都捐
出来给人做防空洞

兔儿爷哭了
抹抹胡子说
以后我不再鲁莽
撞死在树下

上帝一挥手
让兔的眼睛变成
两泓清澈的湖水
永不再眼红


窗里窗外

玻璃窗上万花筒,
方圆六角变无穷。
向这画图哈口气,
中间化开成虚空。

透过虚空看户外。
鹅毛大雪满天空。
屋里炉火烧得旺,
有火才好过严冬。

万花筒中一个洞 ,
洞里洞外大不同。
开窗迎进小鸟来。
别让冻僵在雪中。


安徒生爷爷

我见到了安徒生爷爷。
真的真的,谁骗你?
我见到了安徒生爷爷,
他坐在金色大厅里。

大师们坐在金椅上,
安徒生爷爷在其中。
他的左边是莎士比亚,
他的右边是曹雪芹。

卖火柴的小女孩呀,
唐吉诃德搀着她的左手。
阿Q搀着她的右手,
正攀登天梯往上走。

天使在云端里轻声说:
撒旦才讲“小儿科 ”!


林巧稚

她的大名
由上帝确定
天下最巧的手
永远童稚的心

她的腹腔
始终空灵
放弃做母亲
为更高的母性

她从子宫里
巧迎千万生灵
到太阳光下
睁看新鲜晨星

上帝创造人
万苦千辛
只为了惜力
派她来效命

呼喊:妈妈!
无数稚嫩的嗓音
她让世界
由哭声震醒


一小时

拿出一个小时
( An hour)
掰成八瓣
一瓣一摇身
从1/8变成了1

用一瓣进餐
一瓣散步
一瓣吟诗
一瓣写书

再用两瓣幻想
两瓣穿时空隧道
前得见古人
后得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怡然而涕下

一小时过去
年龄增长了
1/8760岁
我  成了自由人!


蜗牛看我

出门去忘了年龄
凭习惯加快脚步
半分钟没走多远
已累得气喘吁吁

始终拒绝拿拐杖
拐杖只助长摔跤
蹒跚似风筝升空
自由如水中船摇

不要怪步子太慢
一步跨二十公分
蜗牛看我像飞机
阿Q正驾机腾云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龟和兔都在赶路忙


长巷行

带镣长巷行
步态何沉浊
恍如县衙役
以镣困我脚

带镣长巷行
彳亍以踯躅
双颊岁月痕
似有镣在足

忆昔少年行
快步奔如鹿
年轮岁岁增
日月穿梭速

旦暮独蹒跚
思虑飞如鹤
带镣长巷行
壮志谁能缚


指甲刀

金属寒光
闪闪两爿翼
一支杠杆
在翼上平贴

且摁住力点
有支点可为轴
凭重点
紧咬角质物
叫上下铁弧开合
半圆细片纷纷截

反转杠杆
挺钢锉
指甲新边来去抹
毛刺平
十指光洁

一日间思绪腾跃
铁钳张口
速夹硕鼠颚
二日间情愫倒伏
钢刀露喙
猛将狐狸啄

十指摩挲
迅疾间
将三皇五帝
逮个正着
全不问
子男公侯伯
太阳光下
倩谁人活捉


狭弄

我常常梦见我走向一条路径——
那样狭窄,那样细长的小巷,
地上铺着尖尖的碎石,一棱棱,
在一线斜阳下泛起惨白的鳞光。

小路的一边是监狱,高墙陡立;
另一边是教堂,看得见钟楼和墓园。
我在狭弄中行走着,孤独而凄迷,
长长的甬道好象永远走不完。

猛地,囚徒的嚎叫搅拌着钟声
撞击着黄昏给心灵带来的落寞,
我惊异,疑惧而止步,仔细倾听:
天使和撒旦翻了个,在半空拚搏。

呵,童年时常去游荡的狭弄,
也是我永远挣脱不掉的噩梦!


城楼图铭

欲圮的敌楼,风雨剥蚀的城墙,
破败的岗亭,土山之间的泥路,
被画笔揉成一团。混茫的中央:
载双人的独轮车伸向迢遥的远处……

冬日的风,凄厉而肃杀,吹去
每一段回忆,以至每一片凄清,
这小城呈现出一个伟大的裸体——
在令人颤栗的洁净中向天横陈。

一切都已是昨日的汪洋中的点滴,
但我将面对这幅画,以我的心祭:
没眼泪,连心的跳动也几乎要止息,
因为岩石的悲悼是如死的静寂。

耳语如彗星,划破了阴冷的画面:
亡友的哀容如峻峰在星云里突现。


纸船

那一年我和你曾到废园的池塘,
把蚂蚁放进一群纸褶的小船,
让它们漂过绿荫下广阔的海洋,
被阵阵西风从此岸猛吹到彼岸。

你还说组成了小人国无敌舰队,
在港口举行隆重的出征典礼。
我们为胜利的战士唱凯歌助威,
我们为牺牲的水手洒哀悼的泪滴。

把这些美丽的话语留在我心上,
你凭着孩子的好奇亲自去航海了。
当纸船在我的心浪上颠簸的时光,
作为失败者你从海上归来了。

世界上常有失败和胜利的交替,
幻象却永远保持着不败的魅力!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