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于赓虞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74 位诗人, 13944 首诗歌,总阅读 129781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于赓虞简介

(阅读:1150 次)

于赓虞(1902—1963),新月派诗人之一,著名诗人、翻译家。名舜卿,字赓虞,以字行世。河南西平人。1923年6月,与焦菊隐等人成立新文学社团,即北京文坛风云一时的“绿波社”。1924年4月,创办《绿波周报》,8月底又创办《绿波季刊》。《绿波周报》《绿波季刊》、北京的《晨报副刊》、天津的《新民意报》是他发表诗作的主要园地。1935年月4月赴英国伦敦大学研究欧洲文学史。在英期间,著《诗论》《雪莱的婚姻》《雪莱的罗曼史》。1937年任河南大学文史系副教授。1963年8月14日病逝于开封家中。著有诗集《骷髅上的蔷薇》《孤岛》等。

于赓虞的诗

(计 10 首 | 时间:2022-08-21)

风雨之夜

风雨,雷鸣,惊觉我于深夜之梦中,
呵呵,你在袭击一切,毁灭一切的精灵,
四野里淹没了平日所见的积垢污景,
我心跳,我血腾,激动了我的心事重重!

风雨,雷鸣,惊觉我于深夜之梦中,
毁灭了我的怆心及一切虚饰荒冢的墓文,
你豪放,你永生,真乃千古未有的英雄,
我心快,我歌咏,大宇宙正孕育着无限新生!

我的爱者,你不羁的震撼万物的风雨雷鸣,
险峭的深谷,漫然的草原,白骨为之心惊,
深牢里驯囚的群羊亦忘记了服从,
请,请惊觉了苍生恢复起宇宙之光明!

我的爱者,你不羁的震撼万物的风雨雷鸣,
经过万千危难才能与你相会于此地之夜中,
久已沦落海穴的宏愿如今跃跃欲动,
请,请伴我在此险峭之夜永永向前孤征!


若有

我若有一把想像的巨扇,
虽赤着身,
负着病,要将
宇宙间的恶魔病鬼,
扇入汪洋之底。

我若有一把想像的宝刀,
虽冒犯人间的成见,
责我以残酷,要将
宇宙间的野心横暴家,
杀个血肉不分!


夜幕

窗外梧桐树叶飃飃作响,
远近犬儿汪汪狂吠,
忆起那夜灯前别语,
那人儿便沉于于我晶莹的泪珠了。
我们同睡于广漠的夜幕里,
月儿一样,
星儿一样,
但梦会时总是含泪无语呵!


不知名

不知名的荒山无人烟,无灯火,
周郊里寒风凄凄,落叶飘飘:
无声息,无眼泪,孤零的立此山巅荒道,
看呀,流水寂寂,殒星的残照尽消……

立此战栗的足根上悄悄的凝望,回想,
从寒颤的心音中嚼味着飘泊的昨朝;
这口唇不曾饮过生之美酒——万情死渺,
终不过跌落于时之苍海——泯沦,腐消……


人间之春

阳光在树枝与平沙伸足,
并点染你弯娟的眉峰,
忧郁突然地飞逝云中,
春来了,在心中荡来荡去。
鸟儿叫着问花开的消息,
流水奏着悠婉的歌曲,
叫你一声难得的笑语,
天国已投落在我的手里。

——选自诗集《世纪的脸》
(1934年6月上海北新书局初版)


流浪之岁暮

无翼的悲哀又已被我深葬于此流浪之岁暮
吁,去罢,山头徘徊之残阳,去安眠于幽谷
从夜之幻翼下,发现了我残死的愿望之白骨
我仅有之残笑里傲慢之苦冬正如天使歌舞

天,我因上帝之忌妒毁灭了自己安乐的家园
腊梅消残了,美丽、芬芳逝于岁月徘徊的深渊
在人们欢乐的歌声中我远去了,拿了一具弓弦
纵然射不死未来之岁月,我亦当去人世之遥远

你说罢,足下的蔷薇,何时与我作最后之永诀
无歌语、无微笑,狼藉之悲哀像是路隅之残雪
我无力破灭生命之地狱亦无力与白云隔绝
那一度征服墓头的小草是唯一可思的优越

夜深了,无味的时间之界限将与老年之俱来
看我痛饮任此无人收理之残骸露于苍苔
何须有明春的花开那正是愿望残落的悲哀
噫,已往无声地去了,只余着仓惶空虚之情怀


祭诗

诗骸,诗骸,如今我将为你备具薄薄的棺材,
在荒荒山麓的枫林边深殡于霜叶纷披的墓下,
永永的睡去罢,那里有溪流低吟,寂寂漫散之落花。

诗骸,诗骸,静静的睡去罢,不要在此渺冥的夜晚追悔,
那一去不返的时辰正流着怯弱,罪恶与创伤之苦泪。
诗骸,诗骸,静静的睡去罢,不要在此霜雪的夜深思归,
如今我正摇舟于险恶深谷之毒水,从无人安渡其内。

诗骸,诗骸,静静的睡去罢,勿怪我未备华丽的葬衣,
掩不住你深毒的伤痕,你当知如今我还在颠簸之命运。
诗骸,诗骸,静静之睡去罢,勿怪我将你寂寂的殡去,
未设下荣伟之祭宴,你当知现在我还无知心的人。

诗骸,诗骸,静静的睡去罢,可怜我这在人群战栗之心,
未使你留下光耀的遗痕即已长殡于此荒夜寂寂。
诗骸,诗骸,静静的睡去罢,以后这孤冷寂落之光阴,
要痛痛的饮,高高的吟,在朝曦时分,在日落平西。

诗骸,诗骸,静静的睡去罢,我手扶尸身在此最后的时辰,
泪不成流,声不成韵,我的往日呀,已消失于惨寂之苦运!
诗骸,诗骸,静静的睡去罢,酸泪滴落于无踪的青春,
更无希冀的日后在此惨战之人群不知将如何容忍。

诗骸,诗骸,深夜里我为你备具薄薄的棺材,
在荒荒山麓的枫林边深殡于霜叶纷披的墓下,
永永的睡去罢,那里有溪流低吟,寂寂漫散之落花。

一九二六年七月编完《晨曦之前》时于北京旅寓


骷髅上的蔷薇

来,来,来,惨败的英雄,来水湄,山泷,
歌着,饮着,呵,装饰此惨变之幻境。

似病女未醒,苍苔上残残的落英,
寂寞的海滨歌声逝了,只余夜风。

星冷明,颤栗之幽光冥照着孤影,
一切去了,从黑狱中萎灭了怆情,

从时之翼下又毁灭了心之歌声,
嗟呼,愚夫,忽想惨病天使的运命!

往日沉于苍色情爱的苦杯之中,
似落日沦于幽谷,彩云消于夜风。

往日复追求荣冠于寒灰之残冬,
似荒场上恐怖之迷羊,霜雾蒙蒙。

今,孤自徘徊于残败春风的花冢,
向长天惨笑,悔种此万世之怆痛!

今,辗转于终为悲剧的希冀之梦,
似骷髅上的蔷薇在装饰着死情,

将桂冠投于荒冢,听暮钟之凄鸣,
渺渺悲韵远了,残留下记忆之影。

将宝剑投于荒海,双手痛击苍空,
无限的惨黑的空虚划落了幻梦!

从绝望之悬崖跌死残丑之神灵,
愿愁愿恨随骷髅沉睡万载不醒。

去矣,在黑纱的天宇下踽踽独行,
万生正睡于像死城般古黑之井。

把哀泪洒于草茵上飘零的孤影,
寂寞的海滨歌声逝了,只余夜风。

来,来,来,惨败的英雄,来水湄,山泷,
歌着,饮着,呵,装饰此惨变之幻境。

——选自诗集《骷髅上的蔷薇》


看,那秋叶在明媚的星月下正飘零,
与你邂逅相逢于此残秋荒岸之夜中,
星月分外明,忽聚忽散的云影百媚生。

看,那秋叶在明媚的星月下正飘零,
我沦落海底之苦心在此寂寂的夜茔,
将随你久别的微笑从此欢快而光明。

苍空孤雁的生命深葬于孤泣之荒冢,
美丽的蔷薇开而后谢,残凋而复生,
告诉我,好人,什么才像是人的生命?

这依恋的故地将从荒冬回复青春,
海水与云影自原始以来即依依伴从,
告诉我,好人,什么才像是人的生命?

夜已深,霜雾透湿了我的外衣,你的青裙,
紧紧的相依,紧紧的相握,沉默,宁静,
仰首看孤月寂明,低头看苍波互拥。

夜已深,霜雾透湿了我的外衣,你的青裙,
寂迷中古寺的晚钟惊醒了不灭的爱情,
山海寂寂,你的影,我的影模糊不分明……

一九二五年十月
——选自诗集《晨曦之前》


秋晨

别了,星霜漫天的黑夜,
我受了圣水难洗的苦孽,
你方从我的背上踏过,
欢迎啊,东曙,你又已复活!

在这最后的瞬间,我睁眼
双手抱住太阳的脚,看
叶颤,花舞,听市声沉醉,
直到落下欢欣的眼泪!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晨作
——选自诗集《世纪的脸》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里展现作家诗人们的人生历程,这里记录作家诗人们的悲欢离合,让我们一起,跟着地图去看看作家诗人们的诗和远方,看看他们的灵魂之作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