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荣润生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8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荣润生简介

(阅读:595 次)

荣润生,笔名,雨生。太原人,居昆山。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曾获首届(1986-1988)铁流文学奖(三等奖)著有诗集《我的心烫着了黑夜》(长江文艺2017年出版)。

荣润生的诗

(21 首)

家装工具(组诗)

1、冲击钻

在它压倒一切的气势下
我们一遍又一遍用嘴巴贴着耳朵发声
啊?——
是每次得到的回应
这是我们的家园我们无法逃离
后来我们相互张了张嘴巴
不得不将一再举起的手势放下
至此学会做一个死心塌地的哑巴
一任冲击之声撕心裂肺地扎入内心

2、大锤

它从来不会感叹
惊叹是抓手赋予它惟一的使命
它从不容人把话说完
就迫不及待地把句子砸断
它根本就不想讲什么语法结构
一句话还未开头
起句就砸下三个惊叹号
在它的强势面前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一任它在呆板的白纸上砸满
东倒西歪的惊叹号

3、射钉枪

听上去很有节奏
哒哒哒的射击之声模拟哒哒哒的马蹄响
一味着敲打新铺的石板路
就是不肯渐渐消失
让一首企图小隐的诗不仅漏洞百出
干脆被它打成筛子
该有些时辰了
那些断了根的树
即将用创面换副新面孔


这些年

这些年我依然一事无成
依然像从前一样努力
去过许多地方
换过多种方式
坚持做一件自以为有意义的事情

这些年发生过许多事情
我终于不再惊恐
学会隐忍
一次又一次
在冥想蓝天白云中
切除掉生命中损毁的部分
努力醒来
用力微笑
发自肺腑
说出每一句感恩的话

这些年我才真正明白
生活生存生命
像个没事人一样
努力活着
热爱这残缺不全的人间


旧站牌

时光像一个废弃的站牌,停在原地
站牌下,只有我们俩,似乎在候车
你看一眼转弯处,再侧身瞭望道路尽头
我举头揉着双眼,仿佛在努力辨认站牌上的字迹
车是不会来了,我们只是寻找从前候车的感觉


活页纸

它的意思是书本杂志里的纸都死了
被页码编排过的东西都是死板教条的
作业本里的纸虽没有页眉页脚
它们的头也被挟持在一起
便笺脱离了单位便再也回不去了
只有它可上可下出入自由
是被裁剪印刷过后纸张里唯一的活物


晾在绳上的衣裳

那几件衣裳,脱下我后
并没有空闲下来
又在水里,脱下往日的尘嚣
然后穿上赤身裸体的衣架
把自己高高悬挂在一根晾衣绳上
佯装兜风
看上去个个都有超凡脱俗的舞姿
其实是为一个又一个问号
悬而未决
我从未想过这些衣架
竟然是我的临时替身
衣裳只用一个下午,在风中
表达了我一生,欲放荡不羁
而又不能的囧


铁锈了

铁在一滴水中,照见自己的前世是一朵鲜花。
一想到轮回,它的心就滴血了,像花瓣纷纷凋零。
油漆的天蓝色,已经无法,完全隐瞒住天机。
水面上残留的泪痕,流淌着,点点滴滴之冬日映像。


角色

一个人走在马路上
走在前一盏路灯与后一盏路灯之间
走在十字路口
一下子拥有那么多身影
高大的渺小的清晰的模糊的
朝往不同的方向
加快脚步穿过斑马线
回归人行道
走到暗无灯光的背阴处
环顾左右
除了自身
再无他影


留胡子的山羊

至今我还在只只数着当年我放牧过的那群绵羊
我已经数过一打一千零一夜
把自己数成一只留胡子的山羊
记忆里的村庄与落雪的河滩
依然无眠

我曾举着羊肉串穿过经年的闹市
不曾回想故乡的那条羊肠小道上拥挤成队的羊群
和被孤狼擒拿叼上远山的黄昏
我曾在回首的瞬间看到那家烧烤店前狼烟四起
疑是童年的袅袅炊烟

我曾剪过羊毛玩过羊拐也喝过朝霞般的羊血
曾将食指和中指并拢弯曲让第二指节在一条土路上
轻轻扣压出羊群走在人世间的印迹
我曾披着羊皮大衣亲手从母羊身上划割羊皮条
向着它们的羊羔高举着牧羊鞭

那只黑眼羊曾勇敢地与我对视
我在它的目光里看到过我的猥琐
一向忠实于我的四眼狗也暗暗地看我一眼
又很快低下它的狗头不停地摇着尾巴
那时我就觉得那尾巴像一只来回摇动的手或头

我曾在羊群咩叫的停顿中听到青草被牙齿撕裂的声音
我知道溅落的都是露水奶汁般涌出的才是野草的血液
我在狼嚎狗吠与惊雷阵阵中率领羊群龟缩崖底
它们用啃食黄土的方法治疗恐惧
我用歌声安抚此时此刻天地万物的灵魂

在黄土高原
我赶着羊群穿梭在到处都是突兀的丘林之间
我钟情于一个人的歌唱
钟情于前前后后崖头引起的反响
天地之间与生俱来我就是我的知音

现在我消瘦的模样越来越像—只留着山羊胡的干羊头
像—位表情—贯严肅的哲学家时时都在思考生命走向
同时我不得不以羊粪蛋做丸药医治当年留下的老毛病
靠—碗羊汤面抵御体内严寒喝半斤羊奶补充不良的营养
后来我又汲取羊骨髓让身体回到羊水之中


纸张的第一印象

橡皮把铅笔留下的笔迹擦掉后
铅笔在原先的位置重新留下文字
这张纸被复印后才发现
新的文字背后残留着旧文字的背景


裂缝是一根穿入光明的线

一条裂缝,就是一根入木三分的线
就是一块门板,自己在自己身上画出的渴望
我在一张纸上,任意画出一条线
背景过于黑暗,没想过力透纸背
换个角度,才发现有了一线光明
原本想就地取材,用这根线缝合裂缝
这的确是个怪想法,我自己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可我明明看到,有个木圪节已经为这根线,挽好疙瘩
穿针引线也是个问题,若不是一条小白虫
刚好爬到线头上,然后穿门而出


拾粪

我恨不得替你屙出几颗驴粪蛋蛋 
我实在是拉不出你那外面光的形状 
我的粪便真的连一堆狗屎都不如 
这是我跟在一辆叫驴车后 
走了五里地后的心里话 
  
那头不通人性的驴终于肯撅屁股了 
它一撅屁股我就知道它拉几颗驴粪蛋 
我甚至把粪叉抛在脑后直接扑上去 
像从外祖母刚揭锅的蒸屉里捧出烫手的糠面窝头那样 
用手捧起热气腾腾的驴粪蛋蛋 
  
我在城里时曾经用火柴盒装过一百个苍蝇 
也曾经被老师罚抄一百遍生字 
至现在我都把这个生字写得非常潦草 
我一想起我用一只苍蝇沾着墨水 
在生字格里光大印刷术的传统我就偷笑 
  
我哭的时候是圪蹴在炉屁股后面 
等着炉火阿出几块撂碳 
炉渣的死灰复燃烫伤我的童年 
这时我又想还不如在乡下跟着一头犟牛 
从牛蹄坑里往外扒一滩牛粪嘻嘻哈哈 


玻璃窗上的世界

穿堂风穿过客厅
推开虚掩的玻璃窗扇
有海市蜃楼从玻璃窗上经过
无根之树
贴在窗外的一座玻璃幕墙上
树叶招摇着天空
像穿着齐腿网眼袜的女人经过大街
影子们深深浅浅,虚虚实实
混淆了前后两条街道的风景
像折叠起两个半透明的世界
有两个人并排走在一起
一个人走进另一个人的身体里
他们彼此都不曾觉察
惟有我,无意中发现
双层玻璃里面的这些秘密
一股风及时刮过来
很警惕地把玻璃窗扇闭上
像闭上另一个世界的门那样



一条小鱼伏在弯月里入睡
微风轻轻推动它的摇篮
今晚的夜色真美
你为什么还要默默落泪
我捧接一串你面颊上淌落的星光
可惜指缝太宽
它把你珍珠般的馈赠漏掉了
惟余湿湿的泪水 沿着斗型的指纹
一圈圈向外扩散
我舐读染着你心绪的指尖
原来这就是道别的滋味


被风叫醒的一只袖子

睡在钢蓝棚顶上,谁
丢弃的那件上衣,
被一股大风叫醒一只袖子。
像视频里的那只貂,欠起半个身子,
回头,看自身,被脱去一多半的皮。
它残喘着,在最底层的一角抓着风
像等待高层建筑上某个窗口,
突然又推下一只鞋。即便没有裤子,
那只鼓满风的袖管,也想穿上它,
逃走。


鹅卵石

一万年晨钟暮鼓的撞击
漫山而下的鹅卵
发出环环荡漾的钟声 
万马奔腾的拍岸大河
瞬间一泻而空
哪位仙佛的珠线断了
大大小小的鹅卵铺满河床
刚刚睡醒的千尊佛爷
齐刷刷起身打坐
历经千年的风雨洗涤
终成笑看天下的弥勒


茬子

在镰刀的砍伐下诞辰
像一群被圈在集中营的难民
仍旧保持着被驯服的阵形
这是一支被遗弃的送葬队
集体在秋风中吹奏哀怨的箫笛

秸秆在扎草刀下剁为圪节
据说就是扎下刘胡兰头颅的那把
穗子已被磨盘和碾子粉碎
是一头被罩住眼的睁眼瞎驴干的
为此它还被犒赏了一把草料

未来得及做一个年轮的梦想
也不敢奢望把毛根扎成根调
犁铧早开始掀翻
捂了一冬的被褥
无数根手指
把一团泥土紧抱在怀中
仿佛被叫醒但不肯睁眼的老人
还在做种子生根的梦

坷拉耙当头楔来
如一个鬼子用枪托
戳一位乡亲的头颅

怀中的泥土是失散的孩子
躺倒在旷野的茬子
空张着一只召唤的手

一只布满裂口的手伸来
把茬子塞满箩筐
一茬又一茬
手挽着手的茬子
站成一座山头

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
那只茬子样的手再次伸来
掰开茬子们紧紧勾连的手指
把茬子投入炕道
茬子在炕窑中举起火把
茬口发出一声尖叫
算是道别刚获重逢的穗杆

部队在老乡家中过夜
一个士兵睡不惯北方的火炕
摸着屁股说好烫好烫


一张纸的端面

一张纸的端面
微不足道
小得连个点都落不住
一张纸又一张纸摞起来
成为一本书
一个端面又一个端面摞起来
还不足一张纸面积的十分之一
但它却成了书的脊梁
足以写下一本书的名称
和那位著书立说的人
一张纸的端面微不足道
那就和所有的端面联合起来
每一张纸都获得立脚点


战争

泥胎战败人以后
修了一座庙
人为泥胎下跪
钟声一响
庙里传出念经声
后来人打碎了泥胎
攻占了庙
钟声一响
村子里传出念书声
再后来大人们抬着泥胎
像汉奸簇拥着皇军
从庙里赶出孩子们
钟声一响
庙里又传出念经声
现在一部分孩子撤进希望工程
一部分孩子长大成人
余下一个小小的伤员
一下又一下
撞响那口古老的钟


舅舅

一夜的风
只刮了半夜
你就被吹灭
舅舅
余下的我
还亮着
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在你下葬的时候
我想写一首诗
掘墓人的铁锹
吃土很深
却挖不出我的一滴眼泪
我的心
破碎成一些词
割条、卖草、刨小块的土地
和童年的磨窑

舅舅
你的日子皮包骨头
我却远离了你
你的肝
贫穷得越来越坚硬
我却不能与你肝胆相照

舅舅
在你最饥渴生命的时候
我竟未灌你一勺水
从你那双瞪大的眼睛中
我看到我渺小地消失
现在
我知道你对生命的渴望
正照亮那个世界
而我亮着的灯
却从此暗淡无光


野鬼

独步在北方雪野
被人挤到时间背后
又被鬼驱出地狱
在身与影之间徘徊
人在餐桌上争食一枚硬币
鬼纷抢一片纸灰
我在骨子里寻找我的灵魂
远离
总是回首
清明这一天
被所有亲人的眼泪淹黑
我是被夜色浮起的一叶孤舟
远眺纸火如灯
照亮另一世界
我手笼一颗高照孤星  取暖
我焚烧我的影子  自吊
远远跟在一支送葬队伍之后
偷听唱给死者的挽曲
一如平日
听旷野的一只夜狼嚎啕
在人与鬼俱静之夜
有败叶在碎跑
我反复吟唱一首野鬼之歌
歌声在天地之间回荡


致孩子

我擀面的时候
你的小手总上来
在面板上乱抹
将我好的面条拉走

我扫地的时候
你总是将笤帚接过去
在地下乱划
然后丢在一边

我看书的时候
也给你一本
你偏要我手中的书本
然后掀来掀去

每当我看到你
在地下跑来跑去的时候
特别是看着你背着我走开
我就有种说不出的心情

现在你远在塞北
我每做一件事情
都不由得想起你捣乱的情态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