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金汝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0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金汝平简介

(阅读:1412 次)

金汝平,60后,1984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现为山西财经大学文化传播学院副教授。太原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山西省签约作家,出版有诗集《乌鸦们宣称》《独角兽》《小夜曲》《骚动的黑》;另有散文诗集《歌声唱给白骨精》,散文集《静夜思》,评论集《关于诗及诗人的随想》等。

金汝平的诗

(16 首)

星期天的宁静

苍白的宁静
僵硬的宁静
烟灰盖满水晶烟灰缸的宁静
骨灰飞出骨灰盒的宁静

大海上飘来一条纸船的宁静
把野狗扶上墙再摔下来的宁静
一个男人刚刚被阉割过的宁静
他的灵魂 是不是比一缕花香还要轻

制造纵火案然后离开的宁静
吹着口哨走过独木桥又返回的的宁静
把一粒石子投进金色小池塘的宁静
但美妇人 纤纤素手捂不住脸上纵横的甲骨文

甲骨文里爬出成堆反革命的蟑螂
蟑螂通过特权 窜到父亲们的脖子上
红苹果落下来砸伤了绿苹果
指甲 被剪刀剪去轻轻洗手的宁静

一个星期天 必须拔出电话线的宁静
归来的炮兵瘫软在床上的宁静
想着少年时的梦想 他歪着嘴苦笑
喝一口茶再吃一串葡萄的宁静

无孔不入的宁静
牢不可破的宁静
十三点的阳光照在青石板上懒洋洋
思想的纵火犯再一次放火 放火 

啊 宁静里有人播下了
永不发芽的种子
宁静里 有人磨亮了
生绣多年的刀子

污浊的河水静静地从城市中心流过
不要坐在岸上更不能泡在河中
宁静 宁静 宁静里突然响起了歌声
唱歌的是一个刚刚还在等死的男人


小巷尽头

这条小巷的尽头:你看见我我看见你
你害怕我吗?
害怕我们擦肩而过
我用刀子捅你用冲锋枪射你用地雷炸你
用铁丝网绑你用敌敌畏喂你
你害怕我把昨夜彗星的尾巴
缠绕在你脖子熊熊起火
你肯定害怕
才站在小巷尽头
东张西望搓手 
我也害怕你用敌敌畏喂我
用哭丧棒打我用推土机压我用穿鳄鱼牌
皮鞋的蹄子踹我把钉子钉进我的眼睛
再拔出来
静静吐血 吐绿色的水泡
因此夹紧尾巴
从小巷的另一头 逃之夭夭

小巷的深处连个鬼也没有
空空荡荡 


老牛湾

老呆在太原太沉闷
骑一头老牛去老牛湾

老呆在老牛湾也太沉闷啊
宰掉这头老牛再回太原

火车隆隆嚎叫着翻山越岭
多少伸出窗户的脑袋缩回来

那一颗缩进了妈妈的肚子里
妈妈的肚子也太黑暗太沉闷啊

我和你生出来之前就在那里
挥着拳头蹬着腿哇哇哇哇地哭泣


内心的狼群

像黄莲:到处制造悲痛的假象
也像铁匠手中的铁锤 砸毁 砸伤
为人民的黑夜制造微弱的光

顺着墙根 才逃进灰蒙蒙的
今天:又碰着浑圆的苹果
散发幽香但你捂住鼻孔

当一个男人通过手术刀而变性
请问 还有多少精神大厦
被垃圾支撑 没有坍塌

涌来了杀伐 涌来了瘟疫 从东到西
我内心的狼群同时狂奔
谁还隐藏在骨灰中高举火把

也像一些木偶 盲目睁大
眼睛但从不流泪 也像更年迈的
圣贤教导我们不要刀枪相见

平静下来吧 静静地吃酒 喝茶
另一个她 怀抱着蠢蠢欲动的新一代
蜗居里 挤满了更暗淡的未来


天地之间

低头或仰望 沉思或歌唱
歌唱垂死又垂死的黄昏 一片金光
天地之间还伫立着你

病残的肉体 只配受到信念的
疗养 自然母亲的怀抱啊
因为甜蜜的毒 更加广袤 更加凄凉

先是骚动 不安 然后是倦怠
你伸出了手 你吹灭了灯
通过一滴呐喊的血和精液证明了生存

假象或谎言或挖不尽的根
在你的头颅之上 定有星光
成群的金色死魂灵 翩翩飞翔

另一群孩子骑着木马
来得太快 太快!但午夜听到的风
也穿过沉沦的陆地 越吹越猛

那些圣物 那些证据 那些迟来的
爱 是不是该在你青春的尸体上
再度收割 再度播种 痛饮一场


怪诞的联想

看见鸟 想起飞机 看见飞机 想起飞机中呼啸而过兽性大发的轰炸机
海枯石烂 地覆天翻 看见小姐想起高高的燕子窝 鸡窝以及鸡蛋
怀抱革命血腥的婴儿滚过万水千山 看见暴风雨和闪电想起雨伞
看见祖国著名的知识分子点头哈腰想起了太监
春雨绵绵关帝庙里的丁香树越长越粗请把它紧紧抱住
巍峨高耸的皇宫夜夜磨刀 司马迁的《史记》被满腔热血
倾泻到汉代的夜里 石狮子也被染红
苍茫大地上死去的英雄和恶棍 堆成小小的坟
掘墓人挖空坟又啃着青青墓草 一柄绿雨伞从天外缓缓飘来
诱惑我这手无寸铁的白面书生 歪着脖子沉思抒情


蛋的忧伤

我们不热爱人民
我们热爱人民币
我们这些穷光蛋
捧着空碗 口袋里
装满丁当作响的未来
黄昏的田野上
荒草疯长
这就是蛋的疼痛
蛋的愤怒
蛋的忧伤


盲者

一个盲者 置身于黑暗中
黑暗构成现实 构成了
他对光明 和和远方的想象
我们把硬币递给他
他的手 微微颤抖
他 日夜离不开环绕他的黑暗
就在这黑暗中慢慢摸索
有时候 把桌上的杯子
碰落在地 他比我们更尖锐地
听到那碎裂的声音
时代 在交叉小径向我们招手
盲者 会在疾驰而来的火车前
避开  他有三条腿在大地上行走
并不需要我们扶持
其实 他和黑暗之间有一扇门
当他走近 那门就金光四射地打开


低声念经

阴谋的破产 暴力的横行
每天用羊头牛角上高悬的
专政之剑刮胡子刮脸
术语的歧义 修辞的滥用
纸人骑纸马 绕着
抱砖头的不倒翁游行
一句口号越吼越高 埋在
交叉桥下的地雷引来
亡命之徒的脚 两条标语
贴在罐头里小金鱼张嘴吸气
低声念经才是人间正道
不要像疯子挺起阳具哀号
革命者 挖掉老祖宗的坟
吸血鬼 把自己奶水吸尽
矛与盾 达成和解
大盗和小偷 握手言欢
把有形与无形的自我
一脚踢进马蜂窝 脱胎换骨
要求带毒的春药带刺的爱
民主的一盘散沙夹杂着水泥
新婚的床单被精液弄脏
再冲洗 一个灭绝的乌托邦
只为甲骨文长存歌声嘹亮
接着电闪雷鸣
老板的美元化为冥钱扔进太平洋
官僚的导弹按动开关
从一条道德阴沟里 爬出
英雄与罪人请为他们翻案
轻轻推门 重重撞钟
病理学 研究一扇卡死喉咙的
磨盘也卡死鬼蜮伎俩
为前生与后世奉献供品的
才是不肖子孙
大酋长 虎背熊腰
小喽罗 鼠目寸光
驱逐炮兵到炮灰的行列里
才会有战争的胜利
低声念经 才是人间正道
恶性肿瘤为什么 四处滋生
火红的时代证明今日的黑暗
金黄的葵花阐释灰色磨盘
窥探   倾听
逃之夭夭的流言
姗姗来迟的丑闻
大汗淋漓的肉博
奄奄一息的抗争
太监裤裆里 晃荡着
射不出子弹的枪
低声念经 才是人间正道
一直念到七窍流血
一直念到东方破晓


回归

黑漆漆的乌鸦落下来
落在地上成为草
落在水里成为鱼
落在我手上
成为多余的一截指头
天空电闪雷鸣
我结束了流浪的生活
赤脚回到山里
那儿一柄生锈的斧等着我
还有白发苍苍的未婚妻


我是一个熟悉黑夜的人

我是一个熟悉黑夜的人
我走遍了所有通往黑夜的途径
我把黑夜披在身上
我把黑夜当成一滴血
也当成万顷汪洋
我看到万物在黑夜是那么平静
我听见老鼠在黑夜悄悄磨牙
我被黑夜燃烧着  彻夜难眠
我怀疑黑夜  睁着无数只眼睛
我在黑夜用针尖刺破气球
我在黑夜私通
我在黑夜找到了肉体也找到灵魂
黑夜是白色的  黑夜是红色的
黑夜的子宫将孕育多少怪胎
而我是一个熟悉黑夜的人
必须在光明中消失


春天

1

不要说了
既然一切都已经发生

在薄暮的峡谷
我们怎能不迷失道路
在冻结的戈壁滩
又从哪里佩戴玫瑰花

2

白昼
被鹰的利爪撕成碎片
那个少女走了
晚霞这飘逝的红头巾

而我们为什么
要吮吸石头的乳液来哺育自己
虽然已经成熟
我们就应该承受一切

3

我们是为了什么凌乱地涂抹
我们是为了什么不安地骚动
是想驱逐荒原的猎狗吗
还是想倾听烈马激越的长鸣

我们是为谁在天空下低着头
我们是为谁而虔诚地祝福
是想为破碎的偶像点燃香火吗
还是想把消逝的影子徒劳地捕捉

4

在这个世界上
雄鹰并没有真正地绝迹
可我们看到的为什么总是麻雀

在这个季节里
所有的母亲都不是残废
可每一次诞生为什么这样难产

5

穿过晚霞血红的瀑布
夕阳,被马车载到遥远的山后
黄昏呵
你已经被剥夺得赤身裸体
还拿什么去喂养
喂养那一片羸弱的天空

6

早晨
漩涡平息了
对海洋跪下,喃喃忏悔
山的乞丐
饥饿地仰望
太阳戴上皇冠

然而,我们却不倦地奔跑
不倦地探索
摇撼大森林,倾听强劲的喧嚣
活着
仅仅活着是容易的
可我们要强者一样真正地活着

7

这是雨季
黑土地,像空荡荡的祭坛
盲目的鲜花
在暴雨中熬煎

风伸展扭曲的爪子
撕碎脆弱的云彩
撕碎了
就让它一片一片地陨落吧

8

彩虹却没有出现
仿佛在嘲弄我们的期待
那期待是在暴雨中诞生的
曾被闪电之火无情灼伤

只有雨水
以温柔的感情哺育瓦砾
哺育我们沉重的脚,一步步
通往远方

9

承认夜色
当黄昏的陶罐被击碎

承认它,并且正视
正视暗礁和网
老人们纷纷离去
却没有留下更多的遗产

正视这一切
虽然这是艰难的历程

10

四月,是缀满银铃和燕子的季节
此刻却这样寂静
像幽谷里的宫殿
路,迷茫地穿越森林
又默默陷进沼泽
四月是这样寂静
难道这一刻,除了我们
就再没有人
祈求雪霆和风暴

11

梦消失了
从那片广阔的荆棘里清醒
只要睁大眼睛
就会有无数发现
发现缓缓漂泊的并不是帆
流血的也不仅仅是伤口

12

春天,我们愿意跑得很远很远
跑到牛皮筏漂浮的河畔
听古代祭典的故事
从笛孔流进
群山的裂缝
跑到山那边,热带
跑到不能再跑的地方

也许,等待我们的
将是折断的箭镞
是牛蒡花上野兽的血
但我们愿意跑得很远很远
春天的十字架
你不能把我们钉在这里

13

不再考证
恐龙绝迹的具体时间
也不再苦苦挖掘带花纹的陶器
春天里
我们有太多的冲动
太多的疯狂太多的爱
同时,我们也真挚地祝福
每个春天里的女孩
都渴望美丽地怀孕

14

刺目的光芒
又把我们
陷进黑色的昏眩

只能找到一条道路
只能再次诅咒褴褛的圣经
沙漠在狂热的欲望中扩张
想吞噬海洋

也许是因为我们爱得太多太多
也许到哪儿我们都同样焦渴
也许就该永远地闭住眼睛

15

风无边无际地漂泊
让向日葵惶惑地转向夜晚
男人们
男人们哪里去了
留下成群的雌鹿泛滥着

每夜
我们都在梦与沉思中辗转
当太阳陨落
一次次葬礼后
我们,便拥有了黑色的思想

16

你是常春藤可我不是你攀援的石臂
你是羚羊可我不是追逐你的猎手
你是吻可我不是渴望吻的柔软的嘴唇

你的钥匙
打不开我的迷宫
你在湖泊里裸游
却不会吮吸我浓烈的血液
你是晨曦是激流是写在白桦树上的情诗
而我
却是黑夜是冰山是献给荒原的最后一首挽歌

17

我呼唤你了,沙漠
你听得到吗
呼唤你,把我沉浸在美丽的蜃楼里
呼唤你,用野马群的红鬃
席卷起我疯狂的爱

我们太荒凉了
我们是一对情人
可为什么,你不回答我
难道我唯一的爱人竟是个聋子

18

把头埋进深深的臂弯
我们已经知道
没有一张叶子,铭记穿越废墟的足音
月亮,为纪念融化的雪
悬挂起红色的花圈

已经知道
风会带来什么
沼泽地后的钟声,到黎明
再嘹亮地鸣响吧
那时,一切都不会被掩埋
而我们也把头颅默默昂起


19

夜,你会看到的
看到我们为那个爱情的王子而悲伤
慢慢闭上眼睛
想到大森林重重叠叠的松涛
野兽,滴在苍藤上
大颗钻石般亮晶晶的泪

没有掠夺,也没有逃避
我们只是渴望着
让喷泉滋润干涸的嘴唇
闪电
不能使天空破碎

你会看到的,夜
看到我们并没有吸毒
我们,仍然为春天而活着

20

是多么奇特的情感呵
竟渴望着温柔与羞怯
渴望二十岁迷乱的血
能为一个人而流
静静地流

我们将不再恶毒地诅咒生活
也不再把葡萄酒一饮而尽
在远方林中覆满落雪的时侯
我们承认
愿意看到一些歪斜的脚印
通往猎户小屋

心,我们鲜红的心呵
在春天的面前
你纯洁了

21

即使路
像漫长的绳索
也会把我们拉向辽阔苍穹
腐烂的落叶
只会使土地更加肥沃
而游掠的晚霞
将蛊惑我们不懈地追赶

只有我们知道
它是沸腾的熔炉,是被放逐的马群
是对明天肃穆的预言
是我们殷红殷红的鲜血在喷射
为我们艰辛的追求而奉献

22

没有圣人
没有来自荒野深沉的启示
春天,你就在静谧里
把我们的一切
无情裁判

如果倒下了
就让雷霆再次震撼我们
如果因为荆棘而退缩了
就让风把我们狂暴地掀动
我们决不会诅咒

如果垮掉了
为惧怕浪涛而永远沉沦
那么,春天
恳求你
以犀利的闪电把我们击碎
这是我们的耻辱
因为我们已无法赢得自己的生命


一墙之隔

需要光芒减少黑暗里呼啸的子弹
不需要雨水 把地窖中的尸体泡开
需要玉米 以绝对的黄金烧死饥饿
不需要花生米 再靠着武器做庄严的梦

需要罗盘 指引警犬们迷失在小巷
不需要鞭炮 把仅有的大拇指小拇指炸掉
需要革命 战胜不正义和解放压迫下的草民
不需要权力滥用:任意地审判 逮捕 毒害空气

需要母亲们的奶 喂养坚强的一代长大成人
不需要毒木耳在奢侈的宴席上盛开
需要朴素的书 远离教诲格言和独断论
不需要老师昂首挺胸 教我们零的平方还是零

还需要一夜狂欢 迫使美妇人的良知到达高潮
不需要手淫:把一颗巨大的胃扔入虚空
还需要时代列车朝后退 朝后退再轰鸣着前进
不需要坍塌的煤矿压坏最后的故乡

啊 你活在这里 才无限悲哀无限伤痛
吹不灭的灯证明着黑手党亘古的存在
但黑三角和金三角不过一墙之隔
还需要众声喧哗中允许一个诗人尖锐的歌唱


无限

画了第一颗
又画第二颗
当我画完第三颗
我就哭了
这么多鸡蛋
我怎么能画完


撞墙者

左手写下的。右手来清除。
被迫遗忘的。必定被铭记。
秋风挥刀四处斩杀鬼花与枯草。
你把秃头伸进鸟笼。你把双脚夹进门缝。
但不会把手机扔进哗哗作响的洗衣机里。
如果有才华。把它废弃。
如果有智慧。请让它逃离。
在俄罗斯谁能过好日子?
秋日。阳光从黄昏卧室的玻璃上一闪而过。
或许正为了捕捉这光。你才迷乱狂奔。撞到墙上。
一个污点。一个黑斑。钉子钉在墙里。
右手清除的。左手再度写下。
必须铭记的。用血与火来铭记。
偶尔迷途的。是无家的鸟。
每天撞墙的。除了苦笑就是狂笑。
但不必追寻他笑的是什么。一只钉子。
会被烧红的铁锤重重砸进大地上巨石的心脏。
但你,敢把它砸进你日日夜夜
昏沉的晕眩的大脑深处,并连根拔起吗?
天朝里。到处阳光灿烂。
俄罗斯。七个被绞死的人。
终于过上红花一样的好日子!


献诗

星星落下的时候我在写一首诗
我把它献给黑暗的尘世黑暗的天空
我把它献给白色的冰山绿色的牧场
我还要把它给一朵花一粒沙子
献给绝迹的恐龙
在这个地球上它们盛大地存在过

我在写一首诗 远处火车轰隆隆地开过了
它来自远方又去向远方
我把这首诗献给坐在火车上的人们
那些疲惫的脸疲惫的身体
在玻璃上映出淡淡的黑影

星星落下的时候更亮了
照着静静的产院照着矿山和工厂
照不到我的父亲我的患乳腺癌的母亲
诗对于他们是多余的轻轻地打鼾
他们熟睡在北方温暖的炕上

什么样的语言才迸射更美的光
我在写一首诗抽着烟写一首诗
我把它献给所有的圣徒所有的天才
献给所有时代所有的叛逆之子
毛泽东 他带领被侮辱被损害的人们斗争
尼采他搂抱着被鞭打的马放声痛哭
他心中有太疯狂的爱

万物多么平静星星落下的时候
孔子凝视过的大河还在大地上奔流
李白赞颂过的月亮还在天空闪光
我把这首诗最后献给你——金陶然
我的小姑娘 好好地睡吧,睡吧
一切噩梦 还不会干扰你幼小的心灵一切乐园
还在等待你的来临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