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苦海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19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苦海简介

(阅读:478 次)

苦海,原名周平,1965年生,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歌散见于《中国诗歌》《诗歌周刊》《诗林》《诗潮》《奔流》《湛江文学》《中国校园文学》《诗选刊》《五台山》《时代文学》《海中洲》《北方文学》《草原》《大观•诗歌》《诗参考》《零度》《金银滩》《乌鞘岭》《东渡》等100余种期刊。作品入选《大风•十年诗选》《2016鄱阳湖诗歌年选》《当代诗词三百首赏析》《中国当代乡愁诗精选》《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新时代,我们与你在一起》《中国新诗•歌谣卷》等选本。

苦海的诗

(16 首)

去见我美丽的冬妮亚

期待一生远去的骄傲时刻回来
这不像春天夏天回来那么容易。

我也期待着我能回去
昔日的润泽幸福日子中
这不像我回到故乡那么容易。

如果你向我走回来,我向你走去。
我俩在哪个地方相遇
时间,是我们共同刷新的路。

在从前我输了多少村庄和稻浪
我还可以重新降服
可是我爱的人再也不会让我去爱。

走过的小桥可以再去过一遍。
我采过的野花可以明年再去老地方采一次。
可是爱过我的人永远不再与我欢爱。

太阳看我是一个热爱、勤于写诗的孩子
每天给我一张金色的书桌。

阳光看我不忘旧日挚爱,细心怀念
赐我灵感书写不朽诗篇。

亲爱的,我知道今生,我们永不再相见
我知道一年四季桃李争妍
就是你一生送给我的礼物。

我们的相思永远花开花落
白如鸭梨,红似苹果。

又一次回到走过家乡的小镇僻静的一条小街。
仰望天空时,正是黄昏。
天空上几乎满满的都是金粉搅拌在木栅栏上。

觉得,我是走在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那本书里的一条小街上
去见我美丽的冬妮亚。


白桦

一棵白桦等在那里 
发现它的位置时 
已近黄昏 
白桦,春天了,在绿色还未到来的大地 
像我的感情,孤独地伫立 
像爱过的一个女子远离了我 
当我在山上对着几棵柞树拳打脚踢 
或者拥抱 
白桦树,就一棵,在山下 
沐浴着夕光 
我把正在写的一部小说 
留给回忆 
夕阳是个园丁 
在它的身边播种光的影子 
一个老人瘸着腿在公园里走 
另一个白发的看着别人在垂钓 
还有一个就是我了 
四十多岁的一个老人 
每天靠着撞树锻练身体 
感觉像在按摩 
每天都要爬到山上 
气喘嘘嘘的


我站在山巅准备飞

我站在山巅伸开双臂准备飞
在一个晴朗的冬日
蓝天飘着几朵白云
而一些比我年轻的
少年正在爬山

我站在山巅伸展双臂准备飞
谁还能和我一起
去寒冷的空域种菜采花
今天我的眼睛过生日
天空是一个蓝色的蛋糕

我站在山巅张开双臂准备飞
今天我与山上的小路幽会
但一群孩子扰乱我的心神
曾经我也在他们中
打架骂人虚度光阴

我站在山巅准备振翅高飞
一抹夕阳斜照在我翅膀上
一轮明月照家乡,照我心
别烦我说,云锦铺床在前,我做爱在后
我要飞了,嫦娥漂亮,我去和嫦娥结婚。


诗人和蝴蝶

亭子里的一个诗人
亭子外的一只蝴蝶
决定互换一下角色。

于是,我变成植物界的一只蝴蝶
摇摇摆摆盘桓在公园的亭子里
那一群摆弄裙子的
嬉笑的美女们的秀发上。
就像我的目光
此刻正投向那群喧闹的美女们身上。

但亭子外那只真正的蝴蝶
掠过了那群美女们的秀发
却并没有理睬她们的快乐
而是径直飞落在她们身旁
那一片万紫千红的花坛上。

假蝴蝶一定会留恋着人间的美女。
真蝴蝶一定会痴爱着自然的花卉。
假如,我和蝴蝶互换一个角色
一定都会更爱彼此所爱的对象。
我真得要做一只蝴蝶吗?
花枝招展,到处招摇。
都说花蝴蝶,花蝴蝶。
蝴蝶真得要做一个诗人吗?
文质彬彬,托物寓兴。
它没黑斑病,才会变成我。


为什么太阳里开满郁金香

为什么太阳里开满郁金香
谁在草木之气中吊古伤今
情节开诚布公引人入胜
我爱天堂里的千里莼羹

为什么冬天的太阳里光彩夺目
朝着白云苍狗歇斯底里发飙
天空只是一个农民扣的玻璃
是培育瓜果蔬菜的塑料大棚

我试着向太阳里伸出一只手去
悄悄折下了一枝郁金香
我的手被强烈的阳光灼伤
肿胀难忍,但我笑声朗朗

冬天的太阳里粲然可观
手风琴声演奏着郁金香
我偶影独游穿过花海
郁金香在我身后合拢

地球是冬天,太阳是夏天
我侍弄郁金香,施肥灭虫
为什么太阳里盛开着黄金一样的郁金香
而大地上的牧人驱赶着饥寒交迫的牛羊


绝俗离世

最感寂寞的时候
再次掰开这夏末田野上
农家红透的一个西红柿

最感狎亵的时候
品尝你当年果园里
送给我的那颗红草莓

最感猥琐的时候
怀念曾经有过雄鹰的使命和翱翔
回忆一度有过鲜花的愤慨与芬芳

最感失落的时候
担心白云被夕阳那瓶黄硫酸毁容
忧郁天鹅之死输给命丧洞穴的田鼠


雪花替我祭奠大地的鲜花

多么美丽呵,多么漂亮呵
雪花替我祭奠大地的鲜花
澄碧的湖水赤裸着那么多雪
妩媚的稻田芳菲着那么多雪
高速公路上封闭着黑色的雪
连绵的山脉上记载着苍茫的雪。

多么雄壮呵,多么蔚蓝呵
雪花替我祭奠大地的鲜花
雪花驾着银鹰把翱翔的机翼来雀跃
鲁迅在《雪》一文中点赞你像精灵
我去死吧,我没有洁白,没有无瑕
但我知道:雪花对鲜花的感情特别深。


在山上,我是一棵钉子

在山上,我是一棵钉子。
把天空与大地钉在一起
把白云与稻浪钉在一起
把故乡与异乡钉在一起
把思念的人与我钉在一起。

我感觉自己像一个细长的钉子。
从天空上钉下来
把大地钉紧钉住。
天空与大地之所以不分离
是因为我把它们紧紧钉住。
我是一颗钉住大地和天空的钉子。

我愿意是给大地和天空
安全感的一个钉子。
只要我是一颗钉子
天与地就不会分崩离析。

每天,让太阳都在我头上狠狠砸几下
让我这枚钉子。
把天空和大地一定牢牢钉紧。
因为我是一枚钢钉。
砸得太阳它自己也火花四溅。


无名墓碑

我幻想着我在那个
无名者的墓碑前
为你献上了一束花
如果我的花是最蓝色的
你的墓碑就是最有营养的
你生前的美无可匹配
会不会轻视一束鲜花
我把这无名墓碑当成
你的墓碑献花
再想一想你还活在
世上真好
悲伤想:
你不知道我来看你了……
对别人起了喝阻的墓碑
使我独有无限生机
和足足的仇恨能力
一个无名者的墓碑前
这里落叶最厚
游人不敢闯入
蛇不敢来晒太阳
蜗牛也不敢来晒太阳
啄木鸟不敢来这里啄树
对别人起了喝阻的墓碑
使我有了更自由的漫步
更新鲜的不合群的薄情
昨天,或者前一天
我路过林中一个无名墓碑
忽然想起人世间
一个倩影苍茫的好朋友……


最初的红颜知己一定是绿色的

最初的红颜知己
一定是绿色的
夏天才是青春的
就像人死以后
从此,一生是寂寞的
树木的姿容和风情
真是好看
金褡裢般的阳光下
像一个红颜知己
走进我的生活中来
轻风是她的一个眼神
鸟鸣是她的一句话
细细体味
也替她偷笑
甚至替她害羞
她还年轻
她发展大地上满地的青草
她是给我用野花儿逗笑的
夏天的山坡上
亭亭玉立的桦树
你积累成我年轻的红颜知己
可我怎么会把这形而上的绿色称为红颜?
那么什么又是形而上学?
就是老邢家的儿子背着书包上学去了。


谷雨

谷雨,我终于可以使用这个词汇了。
迎春花开得越来越像精品。
阳光越来越燃烧得旺盛。
云朵越来越商榷得洁白无邪。

谷雨,我终于可以在诗中使用你了。
我忘记了,我的孤独,没有爱。
我忘记了,我的翅膀,没有梦。

经冬的迎春花,手中托举着芬芳。
那一条山脉,葱茏,是绿色的花。
那一条挽着我手臂的是江河的浪花。

我终于可以使用谷雨这个词汇了。
可以使用这个词汇在我的诗中了。
谷雨后,青山更绿,绿水更蓝。
白桦树越来越长得像人体艺术。
一只只燃烧的蜂蝶给野花授粉。

谷雨,我可以在我的诗中写到你了。
谷雨,我使用这个词,就满怀信心。
雨丝飘飖,我想迅疾彪悍地使用它。
在树荫的茂密和喜鹊的歌声中使用它。
在料峭和寒潮之后置身于明媚的初夏。


同谋

黄昏
天要黢黑了。

树干黑
社会黑
烈火黑
燕尾黑
猪心黑。

蓝色、透明的江水干涸了。
河床下深藏的淤泥,黑呀。

弱不禁风的白鹳试探着
降落在了黑色的河床上。

落日呵,在你缩成黑洞之前
让我们再互相亲吻一会儿吧。
我的菱形嘴唇
爱你圆形的唇。

我喜欢站在小山上观望夕阳。
烘托着西边更远更高的山岗。
感觉我是在慢慢久久地
亲吻我爱的女人的红唇。
红唇,逐渐在我的亲吻中泛黑。


我经常心疼花开花落

我经常心疼花开花落
心疼世上没有一种花
能为爱情而做到永不凋谢
不知道何时就结束花的旅程。

如果花儿都凋谢
如果花儿都背叛
我做一棵再高大挺拔的树
还有什么意思。

轰轰烈烈爱一场后。
野花开得特别旺盛。
用野花修筑的城堡
等待我爱的人回来。

野花永远开在原地
譬如,在山坡某棵树下。
野花永远开在原地
年年一样的土壤里。

我敬佩那些野花
只开在一棵树下。
不像人间的女人
爱到邻居家串门。


缠绵

微风,缠绵着山上的如丝绿草。
煦照,缠绵着朵朵白云的漂浮。
早莺新燕,缠绵着潭水千尺。
我的眼睛,缠绵着我的眼睑。

异乡,缠绵着我的故乡。
我的故乡,缠绵着故人。
松荫清池中的雌鸟,缠绵着什么。
缠绵着啁啾——它自己的歌声。

缠绵床褥者,羡慕着——缠绵床第者。
牵牛花,爬山虎,见东西,就缠绵。
我凭借大地上的一条江河代替你缠绵我。
可是大地上的江河也快被我折腾至死了。

我从不后悔风吹过。
我的听觉是麻木的。
但我的眼睛是明媚的。
我也终于让自己喋喋不休的舌头沉默下来了。


清晨乘客车离别故乡

长途客车驶出故乡小镇
一弯黄金般的太阳正露出地平线
把镇外原野上几棵无名树木
照亮,指引,给我看。

从此,我的世界上。远方!
再也没有原野
再也没有树
再也没有太阳。


家乡小镇公园里的白桦

走进家乡小镇的公园
观赏栽种不久的白桦
她的白雪胴体
让我想起自己粗糙的身体。
我是柞树或者松树
风干的皱纹是松树皮
我像是离白桦树
不远的一棵粗粝的松树。

公园里白桦的皮肤真白
内衣透视装薄如蝉翼
车模般撩起一条裸腿挑逗我赎她回家
我要花钱花银子花费春天的光阴。

于是眺望城之南,山岗之上尚有雪。
还是让我带你回到雪岭和峡谷吧。
我最想做的人是英雄,侠客,勇士。
不知你可否愿意做我的烈女,淑女,美人。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