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谭越森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69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谭越森的诗

(21 首)

邻村

今晚我得放下些东西
那压在我双肩倾圮之庙宇
抑或缠绕在歧路上的词语?
头上的星辰寒冷似铁条,
我的肋骨也仿佛生生发疼
总不能伫立着把前后都隔断吧
需要多久的忍耐?我穿过一条林中路
看到了一个村庄。
它与我看到过的村落别无二致
像一个个钟摆:
有着雪落般窘迫和有序的美
当你触犯到它,它就消失
但都像死去的人
你无法进入它的腹地。它只凝结


病酒后记

时之门敞开
又一次两头兽从躯壳中
挣扎,奔跑
堕入窗外落晖,不安的虚空
我的掌纹渐而暗合继之盛开
像获得收割的独立生命:
那飞潜在沉默的群山之上
生存的暗影,和艰涩的言说
幻灭或再次归向应有的位置
我闭上眼睛,感受着清晰的力量
像深海的鱼被关进鱼缸
而它仍然活在深海中

它们能不能指向某种道路?
我从我布置的语词处起身
一面大海或一处荒芜交错的路径
我或经历两种明月,两种宇宙
我经历着像所有活着人
像到达某地的旅人
回望着故园
还有风雪或是暖雨?
侵入了自我的历史


撒旦,或另一个兄弟

而今,只剩有一人
来自被逐的落魄酒鬼
上帝的另一个兄弟。
他可以割舍自己无数的假体
在明月虚浮的实境中。触摸在
潜伏的怪兽,使之安静。
四处飘然流照死者一双双昨日行刑的眼睛
仰望于被杂草侵蚀的土地。歌声弥漫
时间像绸缎柔软地披在田野。

本该忘却的,但他一直没有
像当初一般——他饲以自己的鲜血喂他自己的胃
他没有父母的确与上帝相似。
多年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试图与他交谈
就像他自己缄默,像从我们中间走过的隐姓埋名者
我们看见他的炯炯如火的眼睛。却很快就忘掉了。
他从我们中间走过。带着死神的表情
黯然穿梭过横亘在他面前的坚硬的肉体
现如今,他从地狱重返寻仇。


重量

把什么抽走
面目不清的人
纷纷显现
洪流在早晨来到
草木如人流拥挤在屋顶
嚣闹不休。
空气中的微尘
每一粒都暗藏一只豹子
街道行走的双眼
映出甲骨文和星辰
而落日在,
神与兽的搏击
拖延
不朽之名字
另一方在倾斜
有着衰微之物在蓄积
成为万物守灵者。


手稿碎片

风暴自
手中酝酿,
时间折叠成空间
点开一个镜上的轮回
或许重演
一朵枯萎的花,
便似雷霆觉醒
清晰可认,
一个天使的容颜


他的名气很大
你关注了
就等于
携带了一笼
包子?
不是,是一座
森林?
不是,是一根
电线?
都不对!
是鸟鸣
叽叽歪歪的
喋喋不休的
鸟鸣
正是如此
我暗暗
替他捏了
一把汗
都捏死了
一只鸟


我的决裂

你没有坐下,
那张椅子还空着
以后也不会有人
坐在那儿,
没有人配坐

就让那把椅子空着吧
人们或有希翼,你的亡魂
还会归来的

你说,你没有敌人
你却死了,在最酷热之天
我活着,在最寒冷的人道,

我有敌人。


失踪

我尾随一个人身后
从一个街道到下一个街道
暮色像节肢动物
我走过一节就暗一节
幸好许多的灯出现
于是就有太多的眼睛
不动声色地盯着看
我从那个人的身子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
窜出一只兽来
它低吼两下
它挣扎两下
就融进无边的黑暗了。


一生能遇上多少个1984

我的身体分裂成无数个1984
碎片拼映出一个帝国图景 

这一生的幻影重重,
在地球上我是被诅咒的外星人
在外星球我是被唾弃的地球人

如今囚禁在动物农庄,
那辽阔的疆域,
从1984到美丽新世界
有人在登峰造极,
有人在节节败退


蔷薇

如此。
尚未启用它繁密的自身,
避离一场匿名的盛宴。
我触到它的利齿,
不安的魂魄;
跃入无穷之换喻链条:
它是美人,也是枯骨,
幻戏每一次命名的变装。
可它分明
盘踞心灯明灭之处,
何良人走向梦的背后,
路旁黯闇无明,
风掠书页,
卡在一个狭窄的颈口。


我们不了解真相

我们不了解真相
因为你们监控没电了
我们不了解真相
因为当地你们只手遮天
我们不了解真相
因为你们视上访为敌人
我们不了解真相
因为你们殴打母亲蒙住孩子的眼
我们不了解真相
因为你们在乎仕途从没有把人当人看
我们不了解真相
因为你们矢口否定你们撒下的谎
我们不了解真相
因为你们的眼泪像死人般腐臭!


双面

每个人都被附着
一个古老的幽灵
一个有待命名的活物
在十二因缘你生死流浪中
它有时是光有时则是暗
它是你的另一个镜像
重叠的面孔
充当一个牺牲者
在一个人的时候
它像腹语者
你能听到它说话的腔调
“人,并非生来孤独”
你终有一天会用尽它
把它甩在身后
甩在你希望有多远就有多远的朝代
甩在丛草不生水火不入的无人区
然后你达至无蔽的状态
你终于看清了你
你的眼睛映入了一片透明


暗随一个少女的身影

在一个春日的下午
暗随一个少女的身影……
就像小心地双手捧着
一泓清澈之水
缘自我失忆过久的
绕指柔,
那夕照下独自挺立的山草
是思考删除功能未及到的
语言——
恰有一只野雀啄破
沉默的面具
入侵更深处的寂静


隔离区

纸上任何一个字,
都有可能引起丰富的联想
审查员们会认为来路不明
并且一个个具备腹诽的嫌疑;
如果让白纸不落一字呢
可能更加敏感:
一张白纸,就是横陈街头的
一具赤裸的尸体


罗马尼亚韭菜的悲伤往事

罗马尼亚太阳齐奥塞斯库的教导:
如何让韭菜正确快速生长,
首先,废除个人自由流产的法律,
宣称胎儿是社会的财富,
不生育孩子的人就是背叛国家的人。
再规定禁止离婚
每对夫妻至少要生两个孩子,
不能受孕的女性要交纳税金,
打胎者将受到判刑和囚禁,
社会应该鼓励少女们未婚先育;
严禁非法流产,坚决生下来
满40岁仍无两个孩子,判终生监禁;
全面销毁国内一切避孕药;
非法使用避孕套,一律按私藏枪支罪论处;
贩卖避孕药品,一律按叛国罪论处。
阳萎者,一律按煽颠罪论处,
划分新五类——
单身男女、不孕不育者、丁克男女、同性恋、大龄女青年
长期监控,定期游街示众!

妇女月经要受到严格地检查与盘问
全国各省市县设“月经警察”局
让执法者纷纷进驻,
机关、工厂、农村、学校、以及各个单位,
对妇女进行严格的监控,
督促她们每月必须做妇科检查,
以确保没有使用避孕工具;
对那些避孕的妇女和默许堕胎的医生一经查出,
严厉打击、处罚监禁。
无孩者,驱逐户籍所在地,
一孩者,允许购买一套住房
二孩者,允许购买两套住房
……
对那些试图偷渡多瑙河的绝望妇女,
一律用机关枪“哒哒”地扫射!
实施1年之后,罗马尼亚韭菜生长率翻了一番
实施22年后,罗马尼亚的韭菜
“突突”了齐奥塞斯库和他的老婆


酒鬼

我辩识自己
在易逝的人群
一个推着一个走;
我扔掉了一只鞋子又一只
镣铐变成了无尽的道路;
我从一个地洞钻出
又到一个更大的地洞;
我躲开一个陌生对手
我撞到自己生疼;
我在长昼中丢掉了影子
揉碎良夜里自己的脸;
我对一个恶逼的世界
开轻率的玩笑


麦田里沉睡的人

在夜晚你行走于麦田
一株株的麦子中间
在你的视域里
那一株又一株站立的麦子
欲与你对话
当你察觉,它们又低头

在空阔的原野之上
我去觅求麦田中传来的声息
每当我试图踏进它的深处
就发现它在缓缓关闭
如同一场宴会不宣而止

我无法放下自己的执念
未能放弃找寻的努力
我渴望唤醒那位沉睡的人
好让它收割我这样的收割者


告密者

谁在说话
喋喋不休
在我的房间周围
布满阴森雪利的剑
我知道那东西不是虚设
我一觉醒来
在镜子里
窥视到在另一扇门的缝隙
我从外面归来
而此刻
我的身体着了一团火
我大声呐喊
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外面的说话
密集、迅猛,淌着血
像天空


寻人不遇

走过两条街道,
我拐进一条小巷子里,
与城市的高楼构隙的腹地,
藏有一大块低矮而谦卑的平房院落,
在人道寒冷间倦缩着像只温顺的生物
而在这个生物体内寄生着许多,
更多的生物,无名无姓,来历不明,
琐小而又存在的生物,
这些生物看似杂乱然而自成秩序;
拥挤但又生疏,陌异却如孪生。
它们的脸生长着,我是否就在其中?
寻人的兴趣顿时萎缩,开始了新试探:
我耽美于一片随处听得见的
它们慌乱中散发着均匀的呼吸中
像个完美的球体帝国。


关于杜甫兄的荒怪注解

一个经常梦见李白的诗人,
一个在大唐赊酒喝的瘦子
一把没有女人滋润的老骨头
杜甫兄,一个徘徊在一座宫殿废墟上
吟唱挽歌的抒情诗人。
他的脚下,一堆茅屋散开了的茅草
他用温柔的诗句输送到贫寒人的手中
他的头颅上浮出一个儒教仪式
他身外是一片兵乱。
穿过时空的限度:
皇宫里坐着一只无形之物。


我觉察出它的踌躇它的矜持
一只鹤,它的不同:
有着别样的幽深和温暖

微微偏昂着头颅,放射出迥乎人间的光明,
在没有香炉和富贵的今夜
使我离它极近,我不得不屏住呼吸
遗落在遮拦住千村万邻的萋萋迷草中

湖风也止于一刻
水上泛着青光
它似乎有另一种犹豫
在止与不止的身影晃荡之间
仿佛要长唳一声直飞冲天
但又低头悲吟

在对它无端的猜测中
我隐约来到了另一端:
我与它同时享有着
我与它被放弃了的世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