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康文静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41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康文静简介

(阅读:646 次)

康文静,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人。已在《中国诗人》《诗选刊》、《北京诗人》《泰山诗人》《中国诗选刊》《大别山诗刊》、《几江诗刊》《水仙花诗刊》、《雪韵》、《山风》、《大平原诗刊》《诗歌周刊》等刊物发表几百篇诗作。有诗作收入阿琪阿玉主编的《我是有脸面的人》、《中国2018诗人实力诗选》等选集。

康文静的诗

(18 首)

一片树叶

一片树叶,摇摇晃晃仍不肯脱离树枝
深秋了
它已没有力气再坚持
这时候不需要风在助它一臂之力
它也会心甘情愿的落下
埋进深深的泥土是它最大的心愿。

一片树叶,面对一片树叶
你还能想起这什么?聪明的人类
只是一片树叶吗?还是像我们一样
历经沧桑苦难终结自己的一生。
黄了,黄了——
它在风中唱着自己晚年的歌。

它在风中鼓掌,为自己曾经的郁郁葱葱而鼓掌
深秋了
临近晚年,它已没有什么再留恋的时光
唯有一头扎进深深的泥土
是它一生最大的心愿。

然而,秋风扫落叶。
命运有时候,由不得他们自主的选择
黄了,黄了——
在风中响起沙沙的声音,像是遗言
也像是一首哭泣的赞歌。


打磨

我把诗写成一颗杂乱的树
怎么看都觉得像一个流浪汉
树上无半点新奇,哪怕是一只鸟
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病秧子

为此我得学会一门技术
关于嫁接与修剪
树站成一排煞是一道风景
而我只是孤零零的一颗
我必须让自己看起来不同
哪怕我瘦成一条杆子
站立在风中,远望着周围的人们

我把诗写成了一颗树
它也应该随着时间沉淀下来
是啊!它比我长得快
但它也渴望远方,谁愿意站在原地
我是不是也应该学习一下,移花接木的本领
除了修枝剪叶,我也把你带到远方
寻找你的理想

终于,我把一棵树打磨成一首诗
我把你的枝叶
收藏起来枕在我的世界里
不久,又会长出一颗树


过程

我同情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
就像我同情以一根火柴
一开始兴奋的燃烧自己
以至于最后化为灰烬,归于一片死寂

重复的过程,是一个燃烧的过程
是一种死亡,也是一种重生
唯有经历过生与死的过程
才能更好的理解其中的辛酸

一个人的一生
像极了一根燃烧着的火柴——
剩下的灰烬是最美好的回忆。


在苦难中摸索前进的人

在苦难中摸索前进的人
在生活中必定会连滚带爬
我们眼中所认识的苦难,不是高山
且请放心。真正的苦难
从不会展现在你的眼前
能看得见摸得着的苦难,不过是一种
虚幻,怎会被现实所打败
在苦难中——摸索——发烫的内心
混乱的时代中,更需要你的心吊起来
不断的抽打,不断的提醒
时刻保持着清醒
 
苦难,是我们背负着的绳鞭
把自己狠狠地捆绑,狠狠的抽打
先让自己把苦难记住
然后,学会饶恕自己,原谅苦难
学会微笑,宽容自己
在苦难的面前,我们需要微笑的自己
把最沉重的苦难种在心底
等我们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决心
我们会把它连根拔起


区别

兄弟们跟我上
兄弟们给我上
妻子让我帮她分析这两句
我说
把他们
一个交给共产党
一个交给国民党
区别就在两者之间


一条小狗

朋友送给老丈人一条狗
远远地看,更像一条小狼
就连本性都如此的相近,关在笼子里
转圈,用稚嫩的牙齿撕咬着铁笼
已经三天三夜,未进食
像是以死来挣脱命运
每天夜里,都会听到它的哀叫
听得久了,越发像是一个孩子的
哭声
流浪的孩子
笼中的小狗
听起来似乎是一对
苦难的孪生兄弟


一支烟

从生下来就把你点燃
一点点地燃烧
直到燃烧的只剩下烟蒂
就会像垃圾一样
随手扔向大地


时光里

暗合涌动的记忆
带动一大片光阴
太阳,祖国,大地
已然成为时光中的王位

胸膛之中,藏有一个大海
在时光流动的身体里翻滚
在一个诗人的身体里沉潜
隐约有暴风降临,幻想大海深处
那种静
在一首诗中缓缓出现

走过的路,有时来不及整理
大山藏有跟海不一样的深
一场旅行
有时来不及透析你的身影
时光早已把词语定格

随波而动,随山起伏
徒留一片惨淡的花香,蜂蝶稀少
我靠近你
看见时光在你身上留下的伤疤
早已超过你的命年

暗合时光的情感
在大海深处波涛汹涌
在大山深处肆意穿越
那个瘦弱的男人
立在一块石碑前
呆呆地望着天空

似乎,在寻找什么
除了太阳,天空,大地
另一个王位慢慢出现——


抵达

一些意念常常被另一种事物所代替
沉浸在那朵盛开的莲花之中
黑暗中生长出来的东西
被梦替代

抵达。到我们去不了的地方
那是一种虚幻的美
纵然在心上刻下一道伤疤
无情的岁月,依然为你安抚疗伤
内心深处,定有别人看不见的疼
它从不流血,只流泪

生活,被无数的脚印分割
又被无数的事物填满
你所要抵达的某一个地方
或许,正被别人悄悄抵达……


烈火!燃烧吧!

烈火,燃烧吧!
用力的燃烧吧。
最好能灼痛一个全身麻木的身体,
燃烧吧!多么妖娆的身姿,你有神的气质
你可以尝试着点燃激情(一个追求梦想的信念)
带着十二分的神秘,像神一样存在着
人间之烈火,燃烧吧!
烧掉一切的麻木,在死去中活过来的人
在你的燃烧中,充当着燃之不尽的燃料
那些在现实中活着却死去的人
等待着你去烘烤他们冰冷的身体
让他们感觉到热,那种被烈火灼热的感觉
激情被点燃,思想的烈火如一辆战车
在前进中高歌

烈火!燃烧吧!
在思想中碰撞出来的火花
点燃我们所有的恐惧(只有战胜自我,方能挑战成功)
在沉默中爆发出来的激情
在死亡以后带着十二分的色彩
燃烧吧——
心中的烈火。


生活

生活其实很小
像一根针眼
当你用心经营的时候
它自会在你的缝补处
走的游刃有余

有时候生活的舞台很大
心很小
小到像一根针尖
扎进你的肉身
若不是感觉疼痛
你不会发觉它的存在


不动声色

我们原谅
原谅一些错的人和事
不动声色

我们曾原谅那些被遗忘的事
就像我们哭的时候
眼泪并非都是因为悲伤

一些事物正在消亡——
像梦一样。
一些事物正在成长——
也像一场梦。
梦里有梦中的现实和路,
只是有时候我们不动声色的
选择保留,或者遗忘。


窗外

窗外。是另外一个世界
小小的房间,也是一个世界
我喜欢窗,就像你内心深处的秘密
打开一扇窗
让更多的秘密飞进。又飞出
风成了无私的的传递者
我成了你透明的使者


流浪

黑夜,经历过嘈杂的白天
开始流浪,去找星星。
我置身于黑夜中,寻找孤独和流浪的星月
它们暗合着夜色的朦胧。
从一朵云层间,漏出月亮的半块脸
我却用整张脸来贴合着黑夜的孤单。

夜晚,是一根导火索
终究会炸开黑暗的夜色
光明——
是孤独者流浪的尽头。


隐遁术

这分明的黑,和透明的白
各自有着不同的隐身术
他们需要在温情中酝酿和热情中沉默
当夕阳沉落时,群山点燃最后的激情
当黎明到来时,依然被沉默的大山迎接
一群鱼游在水面,除了呼吸
更多的人,像日升夜落的太阳
更多的鱼,依然喜欢在更深的海底

他们各自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
一些鱼无辜的死去
一些人无辜的冤枉
他们不得不为了安静的生活
把自己隐遁起来

一些事物,常常被隐藏起来
当黑白分明的时候
他们都在努力装饰着内心的颜色。


秘密

春分。隐藏了许多秘密
一些零散的词语
在空旷的田野上孤独的站立
大山保持沉默

春分,这一天同样把秘密透露了出来
零散的词语,进行着紧密的排练
转换成秘密之中的进行曲
山高水长,都已不再保持沉默
风把这空旷的田野吹响
我就站立在中间
诉说一场秘密的词语

所有能说出来的秘密
都已不再是秘密
那些被尘世遗忘的词语
在这一刻有了春的气息


黑夜随想

(一)黑白颠倒

这苦难的岁月,
挣扎着度过无数的煎熬,
把苦日子熬成了一锅粥,
省得别人挑三拣四的,
分得那么清,黑是黑白是白。
至于那黑白颠倒的事情,
自己的心里,明白的真真儿的,
因为他愿意把自己的黑
用白来填充
而他自己的黑,常常是越描越黑。

(二)眼睛

黑白分明
为什么有的人看问题
总会那么偏执
常常把眼睛翻得老高
隐藏起自己见不得光的黑
临了  临了
竟被人说成了白眼狼。

(三) 黑洞

这无情的黑洞
有多少利益都无法填满你冷漠的心
“黄,赌,毒”是你无形的化生
有多少人披上了你迷幻的袈裟
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真正的修佛人
你这专吃人心的害虫
往往咬上一口,便会毒便全身
让一些乐在其中的人
生不如死

(四) 黑名单

你已经被我判了死刑

唯一能拯救你自己的,往往是你自己
在我这里,你得不到幸福的通行证
因为爱,从来都不是一种交易

(五)  黑色玫瑰

你代表一种人生,是爱的化生
你看,你鲜红的外表迷人的香气
有人只看到了你美丽的外表
却忽略了你满身的“毒刺”
你看,多少求爱的人把你捧在怀里
双手高高捧起,献给心爱的人

其实,你被别人忽略了更多的爱
忽略了更多的脆弱
你总以为满身的刺可以保护好自己
其实,你的心更容易流泪。


在同一片星空下

在同一片星空下
映照出我们各自不同的脸孔
我们呼吸着相同的空气
我们来自不同的地域
在同一片星空下,我们看见同样的一颗星

历史的车轮辗过岁月的眉梢
几千年后转清芬
我们崇拜那些被历史选中的英雄
在历史的漩涡中,大浪淘沙
那些被我们遗忘的,或者我们根本不曾发觉的
情愿相信,他们已变成一颗明星
就是我们常常在星空下凝望的
那颗星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