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刘文青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41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刘文青简介

(阅读:3005 次)

刘文青,1959年秋末出生,山西榆社人。原为农民,继而厨师,1980年开始文学创作,有诗歌、小说及报告文学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中国作家》等刊物,曾供职于山西青少年报刊社。

刘文青的诗

(20 首)

春眠

长堤上没有你
野花独自绽放,牛羊
被迫吃草,牧童划地为牢
他所固守的童话城堡里
你的气息隐隐约约

请允许向日葵在月夜弯腰
允许它把泪水从前世挪来
湿润我干涸的眺望

你在哪里?
约你今日午夜
点灯守候,我将以
马蹄声叩门


三月

用雷霆爱你,用荷叶上
永不干涸的泪光爱你
用高蹈的海浪爱你
用火种,用蝴蝶之心
用农具的记忆,用缀满
山坡的羊群和桃杏花爱你

作为回应
你要赠我众鸟轰鸣的山谷,赠我
竹影疏朗的诗笺
赠我良田半顷长河一截白云几朵
赠我
你无人问津的乳名


无题

从誓言中抽走高亢的部分
那么我世俗的苦难里
就只剩下
凌乱的张望,呼救和缓流的
河水了

我遗失了楚楚动人的炊烟
三月哀伤,四月也哀伤
蝴蝶飞离
蛙声缠绕耕种的父兄
也缠绵桃杏花不堪一击的妖娆


羞涩的春雨
是我冗长表白中的抽泣
它代表泉水、向日葵和病中的苍鹰
告诉牧羊人
哪一面山坡已经开满鲜花
告诉你
怎样才可以治愈我眸子里的旧伤

乡下的孩子
模仿青葱的植物在春天相爱
身披委婉的星月之光
相拥而眠
去田间擦拭鸟鸣
去河边汲水
去谷场
晾晒嫁衣
去放风筝的地埋葬自己的姓氏
去夜晚
煮酒,写信,抚慰卸妆的剧中人


写信

想给你写封信了,告诉你
我截留了春天的部分流水
和沉默的粮食,而且
我准备在树稍筑巢
等你捎回自己的影子
让我端详 
想给你写封信了,告诉你
孩子们关于羊群的记忆有些失真
他们把苹果和青草都关在了窗外
只身去童话里流浪
目前,尚未找到可以信赖的村庄
想给你写封信了,告诉你
我们曾经寄居的山坡
已经被鲜花攻陷
岩石的刀伤又一次被掩饰
想给你写信了,告诉你
我的疼痛正一点一点地移出日志
留下洁白的时间让我画画
我想画一只鸟
可以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的
那种


如果云知道

如果云知道
天空会哭泣

寓言把黄昏放进自己的括号里
让往年的蓓蕾次第展开
允许农夫蹲在夜的甬道
蝴蝶在左边翻飞

天色微醺,三五枝星光晃动
午门外
宫女与剑客在袖口完成交易
将一匹老马卖给沙漠
然后
在冬天拷问桃杏
在春天冻结溪水

如果云知道
天空会哭泣


城池无边



我迈着严谨的步子
逸然走来
一定是为了什么
也许
寻一只梦过的鸽子
访一种新奇的面孔
……已是早晨
丛林般密集的矮房子
一律朝向东方
高亢的鼾声断断续续
涌出来
如坚涩的音乐
笨拙地复述一个悲壮的场面
你来自深山圈定的世界
越过了唯的一墙垛
行柳和琼楼下
你无限不安地踱步
墙壁与怀抱
是如此惊人的类似
你被重新雕刻
你接近伟大



儿时抚过长鬃的烈马
情人般地奔来
你遍吻她金黄色的长躯
那目光的缰绳嵌进你松软的胸肌
原野上再也拾不起疲倦
只有火焰般的山丹丹
照耀弯曲的长街
秋雨停了
你在积水的地方徘徊
准备着
打捞春天的故事



最伟大的音乐喧响着
在层楼之顶
你看够了行人的匆忙
千万只深沉的眸子
半掩或者张开
不是陷阱
不是桥梁
是你陌生的客房
贝多芬的语言
风尘仆仆地爬来
你独坐一条温润的长椅
怀念乡下某个女孩
那红红的脸蛋
那粗粗的手腕
在天亮之前
曾是任你搓摸的呀
……落雪的日子
你苍老了
你老泪纵横的时候
一只布谷鸟
飞临你富有坡度的肩头


醒来的歌者

第一声啼哭便显示了你的善良
母体的痛痒
虽然与你无关
堆满绿苹果的积木房子
在你七岁那年突然坍塌
你只顾恸哭
忘记了太阳伸手可触
忘记了月亮在隔壁忧伤
你的固执
使妈妈无法做一个善意的手脚
使夏天为这个冰凉的趣事一再流泪
使飞翔的紫燕收拢湿淋淋的翅膀
你的心重新接受孵化和哺育
之后的某日你吐一串致谢的细语
竟歌一般地唱新季节
你的旧风衣常常被四个汉子软硬兼施地脱下
你常常感到妈妈与太阳合伙烤你的脊背
你常常怀想那来自半坡村来自黄河的驼背老头
于是你高声自语起来


当彩虹坍塌的时候
你是唯一可以信赖的高度

当骏马含泪诀别草原
当剑兰开出爱情的模样
天已经黑了
武源河已经反复彩排过解冻时的疯狂
鱼病了你不管
我哭了你不管

我让熟识的布谷捎过口讯
请你把掌心里的春风放飞
请你鸟瞰我蜷曲的生活
准许我返回故乡
推开虚掩的柴门

我愿意终老其中
在月夜耕读,于风舒雨缓的白昼
拜访穴居的父母
然后
把灵魂放进寂寥的炉膛
让自己变蓝


我们

此日之前  我年少
如轻狂之瀑流淌
流经繁花竞语的高岗 流经
宗教明灭的黄昏
我于荒芜之处临渊  歇马
在一首诗的斜坡上
筑草屋
掌青灯

此日之后  你以晚花的姿态
绽放  允许我在逆风中采摘  允许我
陈兵帷幔之内
袭击  占领  一次次的投降

我们是
是一棵树和另一棵树宿命里
错落有致的枯荣
和相守


秋香

与禅意中的锈色类似  与
朝露类似  多么迷离
这不可叙述的香
是我藏在秋风里的隐情

它弥漫在粮食的上空
它阻止着粮食所养育的死亡

这不可逆转的秋天
伊人坐在旧马车上看到的金黄
和衰败
恰好是我逼近火焰的暮年



无标题变奏曲

我的马一样狂热
牛一样坚毅
羊一样柔弱的祖宗啊
我的马一般蓬勃
牛一般强壮
羊一般善良的民族啊

在我叫不来父母名字的时候
就已知道何为马何为牛何为羊
在我没听过陕北信天游的肖邦钢琴曲的时候
就已听惯了马的长啸牛的低喘羊的呻吟
在我不会写诗甚至不晓得惠特曼何许人的时候
就已在故乡的山坡上放马放牛放羊
我象熟悉人一样熟悉它们啊
——马
——牛
——羊

(一)

然而为了抢食一堆腐肉
人类的祖先开始了一场凶残的
追逐和厮杀
……于是你们
一群血红的雪白的金黄的野生马
潇潇洒洒地走进战乱
充当了坐骑
在血流成河的疆场
在人与人之间
盲日扬蹄
于踏开一座座城廓的同时
犁开不毛的荒田

人类统率着海潮般的一代代的你们
任何一个贱民都是你们至高无上的君王
你们使人类提前结束战争又提前开始厮杀
提前到达文明的驿站又提前进入沼泽地
你们在不断变化的版图上奔跑
你们在人类的身旁姐妹般温日和兄弟般强悍
在无穷的主人里
你们挑选着崇拜者和拥戴者
徐悲鸿因你们飞奔的姿势而成为徐悲鸿
那姿势曾被人类一度效法
你们在呼伦贝尔草原上挣脱的套马索
曾被人类拾去沿用至今

最是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嘶鸣
永远不失为一种绝唱
更可能就是音乐的精子
——烈酒般地令男人倾倒
男人般地让女人昏迷
曾经撼醒过严冬
曾经震开过花蕾
也曾经使诗和冲锋号黯然失色

(二)

人类象热爱母亲一样崇尚公牛
象对严峻的父亲一样
人类曾一度冷淡了乳牛
从而把乳牛的功德强加于公牛
就如把父亲的恩养看作是母爱的完善

其实……反正……然而
你们被人类喻为父亲

然而
你们的儿子偏又是你们的主人
主人时时刻刻对你们举着鞭子
主人常常因举鞭子的手臂酸痛难忍
而怒不可遏
而拼命挥动越来越短的鞭子
于是在你们的背上
一道道无力的阳光
一道道致命的鞭伤
和诣地交错着

孤独
诚实
而且一味地宽容
骑在背上调情的男女
以及跟在身后扬起鞭子的不屑子
可悲的是
你们的父亲的性格永远不能改掉
可喜的是
你们的父亲的性格永远不肯扬弃

(三)

羊是最软弱的动物
又是最无穷的财富

白天
在山顶上为鹰导航
在绝壁上创造道路
机警而匆匆忙忙
穿过洪河、雨季枯树林
穿过墓地 秋风 落叶层
沿着季节的走向
艰难地生存
只有在严冬才可能到达没有般线的彼岸
最碧绿的草甸在遥远的梦乡
以彼劳的奔走
交付无尽的奉献

沙漠在羊的脚下也是沥青路
蹄印微乎其微 轻乎其轻
细小的犄角
撼不动一切外来的威胁和挑衅

每一个夜晚都在颤栗中熬过
随时都可能降临的灾难
使一个个庞杂的集体紧紧相抱
经常有狼的目光围成绿幽幽的栅栏
时刻有同胞的栅栏下
来不及呼救便猝然亡命
近而变为一架湿淋淋的骨头——生命与血
给狼填满百分之一的贪婪
没有程序的追悼会在田坝上举行
软弱从这时起赢得广泛怜悯
敬奉人类的最后一道贡品是皮毛
女人用来纺织幻想
男人用来抗御寒流
生命之血最终在山崖上
在林子里 在荒野
凝成一条腥红的道路


选择

我选择
从璀璨的十二月返回岚峪
避开积水的往事
登上山坡
问候陈旧的青草,亲吻
羊群中的弱者
以繁体的落寞等待彩虹缠绕的夜归人

我选择以凋零的目光热爱岚峪
先饮井水,后筑粮仓
用方言与美人搭讪
转身,向小溪追讨楚辞里的粽香

我选择从断断续续的蛙声中眺望岚峪
与亡者饮酒,用果浆喂马
驱散扮成鹦鹉的仕女和兵俑
腾出村庄,让相爱的人们
住进来


追逐

如果你想知道真相,就去
找那个假释的水手
等他烘干衣服之后去找他
但要预支足够的烟花和夜晚
让他在闪烁之间支走姘居的表姐

他住在
堆放过旧雪的丝竹声里
梦里桃花红  墙外杏花白
白如旧雪

踏雪而去就能找到他
如果他正在饮酒
就替他召回午门外看戏的表姐
任其婀娜左右
他饮桃花酒  香惹临水之人
表姐唱风尘之歌  声动天上宫阙
你自己,下河戏水或者上树抚琴
反正你要尽量佯装成一个
失忆的剑客
偶尔舞剑  只为自己剃度

然后你就挟持他
就方向问题刑讯逼供
在他影子深处反复搜查
至少要搜出一个病句或者半方素绢
再设法重树他对算术的信心
尔后在那素绢的污渍处
立式
把个位和十位合理错开
猛烈地加减
直到算出人生几何  几时该
对酒当歌

你其实就是一个失忆的剑客
卖剑问路
只为  回到剃度之前


下午记事

在最苍白的日子里
下午是一个低洼处  所有的
尘埃  污水和债务都堆积于此
但对于我  是制高点
是不可复制的家乡

这个下午  在镜子里
我被我凝视  灵魂是木质的
纤维化的哀怨  成为我表情的主板
面对迷离的山河
我的鼻息
呈现古体诗的空濛和唯美

可能  我在哺乳期滞留得太久
当白发人鱼贯隐入阴影  当旱情如战事
不可逆转
作为驻守河水的骑马者
我被乡间的美人诱降
我说  我需要牛奶和玩具枪
我用后者
袭击旧主
占领他的麦田和马厩  我要
把他的粮食藏在幼隼的梦里
把他的书籍读出血泪来
把他雅致的女儿
娶进我的童年

我注定会顺着下午的阳光沉沦
中途会遇到自己  自己已分崩离析
一部分去往明媚的春天
另一部分留在昙花明灭的枯夜里
我怀抱残月  鸟瞰子女
给未亡人读史、梳头
用下肢修改生活
在废弃的子宫旁植树  建庙  招兵买马
黄昏之前  单腿下跪
试着  向宗教求婚


退守

我是一个被蝴蝶赶出故居的人
流浪的路上
星月作伴 偶有艳遇
如今 在狭隘的异乡
我临水而居 且耕且读
沙尘蔽日时 我
持弓戏鱼 或在蝉翼上吟哦
我因此追逐流水 也追逐羽毛
夜晚 我与采莲归来的人饮浊酒
吐豌豆花一样或明或暗的文字
怀抱明月 抚摸旧时代的天空
以马灯为号 抑扬蛙声
然后
从汉简上返回西楼
于清风中
召见被月光灼伤的女子 


舞者

你在马的嘶鸣中伫立
看雁阵远去
看炊烟的尖叫幻成火焰
看一只只苹果绯红的内心

一池秋水被号角吹皱
现出亡者的面容
在皇帝废弃的花园里
遗言被译成诗歌
流浪的蝴蝶,衔着它
低飞

你是最初的舞者
从琴声的两端出发
消失在梦和山谷的深处
重新等待哺乳
等待炉火照耀灰暗的房间

风再次吹动腐朽的谣言
故事在最后一级台阶上跌碎
文字像珠宝一样
落满斜坡


鱼的传说

早年洞穴里墙壁上的那些图纹
是鱼的故乡
鱼穿过思想和水
在舞蹈中生殖、预言

那是鱼离真理最近的时刻
圣者尚未出生
如今已成化石的那些图腾
那时侯悬挂在城楼之上
它照耀河流和市井
而鱼游走其间

那时候猫是鱼的侍卫
猫温顺而擅于吟诗
像今天的虎狼

在一次雪后的游戏中
猫发动了暴动
鱼的残部遭溺水之刑

鱼复归于水
记忆在水中长成一朵朵
血色莲花


八月纪事

风渐起
我们从鹰的高度出发,并且
徐徐降落
在雨后的河堤上,我们
看见含泪的花朵张开嘴唇
吐出彩虹般的蝴蝶

蝴蝶来自被颠覆的宫殿
就像瘦马来自战争
玫瑰来自爱情

河畔宁静而阴森
鱼在水草的根部默默祈祷
邮差从四周涌来
送达一个早已褪了色的愿望
然后在陌生的村庄一个个死去

看吧!树正越过房顶追逐太阳
浅黄色的语言
诱使一只只飞鸟陷落火焰的中央
哀号或欢叫  都将
成就那荒谬的寓言


牧羊人的背影

水边  是隆起的虹和旧梦
而市井  被缩写在一枚枯叶上
蝉鸣随之落地  飘零
他梦见
那些滞留在童年的笑靥
正在沉沦

这个秋天
他故乡的河水渐又丰腴
翠鸟逐素云
他被圈养的村庄之外
残阳如血  归人如泣


把羊群赶回自己荒芜的内心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