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薛振海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0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薛振海简介

(阅读:801 次)

薛振海,现居太原,出版诗集《黄昏的练习曲》《爬行者》《巨鱼报告》。著有散文诗及诗集《恶时辰之歌》《狂》。

薛振海的诗

(18 首)

未来

他们说
我们没有未来
说得对极了

美的瞳孔
只能看到未来的
倒影 以及它
依然饥饿的样子

这显然不够
瞧瞧脚下的碎玻璃
早已冰凉的躯体
还有被
出卖的心

他们说得对
恶兽蹲在冻僵的欲望里
没日没夜地叫


星星需要时间

星星需要时间
把大海抱得更紧

大海需要时间
把大地抱得更紧

大地需要时间
把面目模糊的人抱得更紧

人需要时间
把阵阵狂风抱得更紧

什么也没有剩下
星星的眼睛
大海的遗嘱
大地上的塔
只有人——
一堆花花绿绿的破衣裳
被狂风拖着 疾走


降临

谢谢你的降临
带来一千千克的硫磺
一万吨的铁
布谷鸟的血嗓子

星光 摘下
越烧越大
青春的洞
谢谢汾河长成平原
石头还有
饥饿的嘴

停下来吧
看看春天
看看一月怎样变成破铜烂铁
青春期的血
怎样被反对派喝光

没有布谷鸟的春天
谁能测出
大海到星光的距离


收割

燕子收割完云朵
就去睡觉
孤零零的鸣叫
此刻 大地多么寂寞

大地等不来收割的人群
人们把死亡抛给她
让她活着
好好活着

我是一个迟到者
与燕子有个比赛
从不睡觉

我要和暴风雨
一起收割沉默的山峦
咆哮的河流
滴着油的肉体
还有城市 正在发出
锈蚀巨响的钢铁
因为死亡   一刻也
未曾停歇
给空气加热


完美生活

大马桶
咚咚响
我在其中上课
研究力学
爬坡的力学

鹦鹉教授说
欲望是终身的学问
可以做导弹
可以做可乐
可以兑美元
而我的肉体有个洞
怎么也填不满
无事可做

马桶妈妈呀
告诫我
你是一滴水
漏掉的一滴水
休想逃出去 

大马桶
咚咚响
我在其中上课
研究鹦鹉
研究它发炎的嗓子
为什么这样铿锵有力


请允许我赤裸裸地离开

请允许我摘下帽子
请允许我褪下衣衫
请允许我脱掉
靴子

一件
一件
交给你
赤裸裸地离开

当你擦拭枪口时想我
更温柔地想我时
我也不会
回来

像蓬头垢面的石块
被更猛烈地踩
交换
人影朣朣的空气

请允许
它们留下活
请允许我离开一会儿
(转眼即一生)
请允许我更热烈地想
想想赤裸裸的婴儿
怎样长成一个更加赤裸的大人


烂泥

你不是纸
是喜新厌旧的肉
你不是肉
是春风十里的云
一团一团 霾里冲澡
怎么也洗不净
轻轻摸摸你的腰肢
你就笑了
笑得掉光了牙齿
露出狰狞的空喉咙
那里曾经住着星辰 住着喜鹊
住着炊烟袅袅的害人精
人间啊
一副铁喉咙
开 关 闭  张
熙熙攘攘
你不是纸 也不是肉
只是一团洗来洗去的泥


安定片叔叔

安定片叔叔
隐匿在 空气中

看不见的腭
守护 二十四个时辰

出生 还是死去
需要他亲自登记

一片细菌统治的大陆多么安宁
一个个苍蝇医生多么热情

安定片叔叔隐匿在骨髓里
强迫你背诵生命的真理

“如果你是一滴水
那么他一定是拖着巨腭饥渴的君王”


饥饿女神

饥饿女神来敲门
携带
一条绳索

拴着市长
警察
城管
小贩
还有我们尊敬的师长
已逝的父母

“跟我走吧
一个美丽的地方
那里只出售欲望”

在怒气冲冲的绳索尽头
我看见疲倦的自己
正和他们
猜拳 酗酒

“带我走吧
把我变成绳索
放开那个
一模一样的人”

饥饿女神的绳索
有多长
谁能算得清


给空气加热

给空气加热
把里边的鸟掏出来
把里边的人请出来
留下黑
化成脓水的黑

脓水打扮得妖里妖气
拒绝加热
继续大吃大喝:
阿姑阿姐呢
阿爹阿娘呢
一副黑心肠
不吃就冷

但我也是一团
脓水
不加热
就会结晶
就会蒸发

继续加热吧
里边的鸟鸦雀无声
里边的人头脑肿胀
欢迎来到
脓水世界

给空气加热
直到里边的人逃出来
直到一只鸟生下一千只鸟
一千只鸟一齐在新空气里
欢鸣


情人

我是我自己的情人
我们一起啜饮:
苦魂
一个教它写字
一个教它走路

只有你笑弯了腰
一杯酒喝了又喝
一个词被反复捣
难以站立

我替你梳理
灰色的发辫
天空 越绞越紧
你手里攥紧——


我的情人不会笑
大多数时候拒绝写字
不走也不动
她说
伤口
越长越深


乞求大雨滂沱

乞求大雨
不要将我丢失

不要蔑视
疾行的脚踵后生锈的钥匙
不要嘲笑
阴雨天穿戴整齐的
彩虹项链

昨天
你丢弃掉一块死亡
今天你将丢弃更多
沿着一个世纪越拼越乱的
音调

愿大雨阻止
提前步入死亡的人群
剥掉他们衣衫
清洗他们喉咙——
活 把死一块块
擦亮

乞求
大雨滂沱
冲刷一批批
迟来者


玛丽莲·梦露

电影中搔首弄姿的梦露
画册里沉思默想的梦露
糖果盒里开怀大笑的梦露
肯尼迪怀里夜夜失眠的梦露
对乔伊斯念念不忘的梦露
令全世界好色的男人望而却步的梦露
美是毒药啊
一些人从此无药可救
一些人从此浪子回头
夜夜把梦里的街道扫了又扫
还有一个男人高喊
觉醒吧 失明的鸟儿
他扛着万吨棉花 跃入
波涛汹涌的大海


最亮的星

天堂能打破吗
用一把闪亮的勺子
起码 头顶还有
最亮的星
超然冷漠地燃烧
那是我们渴望的

一个幻象吗
夹杂着含混矛盾的痛苦
靠近又想逃离
那穿越胸腔
一阵白一阵黑的愤怒
把一个人带至
无名的沼泽地

你说 你是没有源头的河流
你说 你是无孔的笛
但天堂只是一种设想的秩序
依靠头顶的星
我们才能
在不完美的尘世醒来
并起身


死亡,请穿好你的衣裳

给你最后一刻钟
或一支烟的功夫
死亡 请穿好你的衣裳
画上妆
赤身裸体多么寒冷

是否面对面 握紧拳头
也是你的替身
四十多年
你一直高过我的前额
留下你的咳嗽 你的狂热
你一刻不停地喘息
始终你 一丝不挂

请穿好衣裳
死亡
我要用钉子封死
你的喉咙
至少说出一千条抗议
四十多年全是错误
我们手挽手一起行进

我会再给你画上浓妆
告诉世人
赤身裸体的你
多么可笑


虚无,被剥夺的

我在被剥夺了水汽的云朵之上说
我在已经风干的眼睑之外哭
我在没有脚踝的躯干之上跑
虚无呀     移开你的杯子
让我畅饮

我在词语已经失明的地方写
我在牙齿已经脱落的舌尖喊
我在时间已经结冰的发梢攀登
虚无呀    修葺你的屋顶
我愿做立柱一根

我在城市冒烟的臂弯生长
我在已经冷冻的灰烬之上扎根
我在没有水的河流奋力划呀划
虚无呀    清点你的财产
让我也算一份

我在北中国皲裂的天空下呼吸
我在无声的陌生国度安眠
我在已经爆出新芽的小麦之后苏醒
虚无呀    邀请你的客人
我绝不出席


吞进

吞进带血的记忆
吞进愤怒的拳头
吞进屈辱的生者
吞进继续遭盘诘的死者
吞进一丝不挂的云朵
吞进又闷又腥的空气
吞进羞羞答答的书
吞进含混曲折的词
吞进尖锐生硬的铁
吞进不再生长的躯干
吞进不能出售的呼吸
吞进廉价、难以下咽的一生


三条道路

苹果花开了
反对树下一无所有的人
钟声响了
反对钟里冥思苦想的人
绿灯亮了
反对灯前犹疑不定的人
小麦发芽了
反对麦田里大汗淋漓的人
太阳升起来了
反对泥土下苦苦相恋的人
在徘徊复徘徊的路口 你梦见了
河流 向日葵和三条道路
一条是你的前世
一条是你的今天
还有一条  向日葵抱着滚烫的河流
狂奔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