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金格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43 首诗歌,总阅读 48990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金格简介

(阅读:481 次)

金格,90后,湖北人。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在《中国诗歌》、《长江丛刊》、《诗歌地理》等刊物上发表过诗歌。出版有诗集《落花人独立》。

金格的诗

(16 首)

雨鸽

“气球也是软的,猫也是软的,为什么要去摸月亮?”
“年龄倒错。春城云趣有人知。”

她喜欢抱着毛毯就好像抱着代表幸福的狸花猫
肉体软小,它呼呼,她也轻呼呼
她喜欢蜻蜓振衣,甜汁入口,心情盘旋自如又葱茏
她喜欢他的好,憎恨他的坏,可惜前者是伪装

水漫过草,感情严重不对等
他的皮是老鼠皮,喉咙处永远堆积着癞蛤蟆
蛇发晃动,蝎子手预谋诡辩术
一切都是伏笔,如果足够理性,就不会被伤害

翼手还在,嬉游尚可,空净的人会有好运
身上的月亮果子都还在,心竹已成钢
既然去不了远方,就让远方的人来看她
解散蜜蜂的小分队,走回现实之门


集言

每个人的痛苦不一样。有的是缠枝纹,有的是卷草纹
每个人路过一面又一面镜子,不一样

很多的什么都从生命里消失了
比如冰糖,比如穿堂风,比如大象那样的移动城堡
比如全被打掉的青春果,比如最重要的那个人

一些什么从生命里出现了。无中生有
比如夏伊的小造型,比如坐在枝上的大黑熊
比如对于距离、高度、人性和自我的新认知

一些没变的,如散客。还会有落石,不执一


非虚构男女

曾经看不懂的现在看懂了
曾经听不懂的现在听懂了
她乘花草的梯子去寻找黑眼睛的云
他背着长枪一路奔赴追名逐利的战场
肉身如玉,不可触碰
肉体如欲,烧成晚霞
水与草平,银龙空中语
他的笑带有寒针一闪,无人发现
日子一课一课,炼珍珠
他操控新的悲喜剧
银壶里煮出热烈袭人的青春
所有人跟他一起说假话
她被投进黑如现实的监狱
他继续斗智斗狠,一切已定未定
青春的亮从眼里消失,甜从笑里消失
神镜高悬,风都不动,湖塘丰美,无人顾


页钓

人都有着相反的自己,青果不再有情执
在他控制的范围内叫可爱,以外的叫灾难
夜晚是沉浸或快活的时间
他是一把椅子,坐有孩子或具象的爱

杯子相碰如相拥,内心异常晃动
美与天真共生了女人,内心的香气因爱而盛
笑面背后不过是冰冷的机器,计算着权力与其它
最好冻结良心,以免步步升级的震惊与伤害
有情勿动,有色勿用
爱的线条从明至暗
一页页钓出他的丑恶与混沌
结局也许是丧失,也许是另一颗星球的获得


不婚族的季节

云里有鱼,水里有鸟,我有甜果
原来我的身体寸土寸金
跨不过性恐惧就像跨不过地狱之门
人在花夏,冰凉在耳边饶舌
好想有个家,好想有个你,孤独弥深

有智出智,有情不要出情
不婚族的季节,乱码持续
理性才是最好的药果,如同星球的永恒

孤独如咬,把内心满月的充实咬缺咬残
正好给一个值得的人腾出位置

树木有感而发芽,披孤独之衣且行
不让情感作牌,镇压她在心底
人性千百种,硬化心灵方可存活


叼花

我的小鸟青春一样飞走了
我的小鱼消逝在湖纸上了
千倾琉璃是假像,爱幻化一切

有蒲公英飞过的路叫蒲公英路
有心走过的路叫心路
天牛在栏杆上散步,青萍在水面上微步
野水野路,在夏在我
地灯温和,感情触火

她躲进了生命三角
蛇叼住了花,迦楼罗叼住了黑曼巴


青春断——致艾米莉

所有的痛苦都和人有关
语言的微波下,内心风暴十级

所有的人见到她都会喜欢她
她有青草的宁静,却无往昔斑斓的热情
十二年兽,爱情间里一具冰凉的梦

繁花之夜仿佛一件清新的波点裙
求生的执着抵不过死神的阴狠


十世善

水上岛屿如坟,我的雪山也如坟
水面之下,我是孤独已久的汉白玉树枝
天也浅蓝,水也浅蓝,有痛苦就要快乐地表达

你说的每一句话晶亮亮,我听的每一句话红扑扑
你喜欢我眼里的你,我喜欢你眼里的我
野花约好一起开,野鱼约好一起游
地上的骨头开出了花,地上的泥土闪亮亮

迎向你如此快乐,却不知你正面天使,反面魔鬼
大地剧烈震动,我在深夜抽搐
我有十世善,迎来一个你,却从此痛不欲生


麒麟路桃花岛

鲜美的肉体在宇宙深处,肉林如桃林
雨生百谷,分流而去
柔子草一人在沙漠

鸟儿有了天空,白云也有了天空
我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想做
无人可抱,无话可说,无处藏身

凡美皆丑,荒谬是真,颠倒乾坤
薄薄的衣服里,一对月亮,叫声长鸣

“啊,面包长在屁股上,白云长在蓝天上
鸟儿每天从中飞过。”

好想把眼睛安在珊瑚上,看千米以下,彩鱼游过

亿年前,智慧如水,小小的细胞如神
我多么想幻化成冰,覆盖苍穹


(1)

她像溪水待在森林,身披一件孤单织就的凉衣
她说,风轻草软,最适合不思不想
镜子反复提醒她的美。她说,美有万千的形态
秋姬李、冰块里的花、婚纱。孤星洁月、花冥月谢
她总是待在内心的森林。堤上草色青青,又是一年

(2)

微风丝雨,一夜秋凉
“有一个词叫荒野,有一颗心叫空心。”
诗句如此的对偶一如少数人的爱情
“人生非路,不过是波形远山。等你去爬,起起伏伏。”
道理易懂,自由的风,在现实的层峦叠嶂里
艰难地使用着飞行术。彩云追月,季节的接力赛
“最美的年华就要逝去,你在哪里?”
我在——我在谷底——深深的谷底


有时,生命的折而西行令我恐慌

墙上并没有斑点,我的思绪却也随意地流着
不分四季与昼夜

梦说:“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有时想到了梦想 ,就如同还拥有光线一丝
明明自己迷失在暗无天日的雨林
就不要怪光线太少

佛前跪拜我也不虔诚,许愿池我也只投最少的一块钱
于我自己,又信几何

年轻时,皮肤是饱含水分的
现在,灯光的照射都让它十分饥渴

年轻时,梦想也是饱含水分的
现在,生活的小刺以及我的不负责任
正让我听见清晰的滴答声……

你听,梦还是老旧的唱词: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我从梦的森林走出,我又再次看到光
这一天会是哪一天


宇宙也不过是一个人的记忆

现在,我只是躺着,闭着。思绪如海底的珊瑚丛生
科学研究未知,我也是。若干年后,我的骨灰长埋地下
无论哪棵树,哪朵小花,哪只小虫,吸收了我
就都是我了。物质不灭,我即长存
现在,我要重新看待一切的花草了
细细的茎是谁的骨骼在支撑,软软的风是谁的思绪在流动
你看,所有沉重的往事都轻了。蒲公英一样,缓缓飞着
所有巨大的往事都远了,如同星辰
宇宙也不过是一个人的记忆


神想曲

窗外,雾气在树林里缥缈轻移。突然觉得,是在等待神的降临
树林旁边是楼房,楼房里的人使心计。我却必须进去
心与心之间的距离远近变换。我想忙,一直忙下去
多愁善感的人承担万物的悲伤,我愿意
我是一位喜欢露珠的神,我是诗的具象与灵魂
没有住在玲珑的花塔里,只住在顶楼的小屋里,我愿意
雾气散去,不再等我——人形的神


死与梦

死是一朵牵牛花。一条时间的藤,牵我进入花的家
死是一根长扁担。一桶装夕阳,一桶装匕首
一是过去之美好,一是今日之凶险。挑担的人正走向明天

梦是会跑的。猫扑光影,刚按住又溜去
暂且停下吧。风飘杨絮,缓缓的;孤单来袭,迅疾的
七岁时,想象遥远的十七岁,如今都在遥远的身后了


逆缘

人群如彩色蚂蚁浮动。意志瘫痪,拨不开万难
六只燕子飞到我面前,仿佛喧闹的黑云围绕我
我想不言弃,不过是给自己注射的镇定剂
 
墨菲定律已发生,我像一条夏眠的蛇蜷缩至今
不喜欢三分之一的自己,内耗良久,遍体鳞伤
把感情封印火化,再也不要有荒火寒水之苦
自己营造的水世界自作自受,眼耳鼻沉睡了太多年
一些曲子如一把把小扇子,扫去人心中的无数色
使人还原成一片清空世界。清晰回来,给真爱
 
你的嘴巴像牵牛花的打开。我很鲜美,可我不想被吃
我好想有个家。噩梦不醒,逆缘不断,沟壑填心
一个人被埋在地下太久了,就不想再假设有光了
 
爱与痛并生,我救不活自己。晚安吻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裸女

冰雪一样的乳房上探出小小的红果两粒
裸女的长发缓缓如泉水的流动
裸女的双脚踩着露珠濡湿的玫瑰花瓣
她蹲下来抱紧自己,笨拙的爱逃回体内

转折之后仍是无尽的转折,仿佛永远下旋的楼梯
她站在自己的外面,把蹲下去的她变成永久的雕塑
众多的事情经过她发生了奇异的折射
她不再相信任何人的话,重返肮脏的人世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