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郭克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493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郭克简介

(阅读:373 次)

郭克,本名郭志勇,山西太原人。原为山西省知名媒体人,曾创办《发展导报》并任副主编,并在山西省政府引黄入晋指挥部等机关任职,后任山西晋商文化交流协会常务副会长,中国营养学会会员,今穗爱心联盟会员,于2018年6月3日凌晨去世。

郭克的诗

(16 首)

黄昏街景

这就是渔讯来临
在暮霭收网的十字街口
金属武装的人们重复地鱼贯而去

来自何处  回归何处
半路上点亮了厨房的灯火
让窗帘阅读渴望和重复秘密

灰白的尾气
城市浊重的哮喘
灯箱用猛药重复明星的美丽

有个人在车站定立许久
湿冷的风
跟着他重复地向酒馆走去


独眠秋夜

短暂的夏从夜晚树梢滴落
你忽然感到深深欠着什么
嗞嗞作响的日光灯吐它冷白的信子
时间被时间慢慢折磨

为了季节的告别
一些久久盘旋的蚊子
不断纠结  向你的额头实施玩亵
这是手术室经常的问题
让你的梦想一度失血
这是轰炸机空中加油的习作
偕窗外雨滴
再一次挫败你疲惫的听觉

你将从此染上终身疟疾
生日晚宴后总去想人生的安息
维拉帕米不能拒止你命运的颤抖
爱克斯光不能发现你心痛的秘密
寒冷隐匿在肌体的深处
阳光在悠荡的身影里叹息
人行道上总有人在酒后踉跄
一对往昔的眼睛总是挥之不去


茫然之晨

胃囊再次发出峡谷轰鸣
饥馑的野兽茫然腾向清晨街头
不知人行道上纷乱的影子哪个能吃


院落桐树

一遍遍与你擦身走过
在有风雨的时候
在你默不作声的黄昏

不认识栽种你的人
不知你从哪棵母树落果
在你望着我打开门窗的早晨

你繁盛的种子只能夭折在水泥地面
硕大裙裾在秋风下片片飘零
当深冬如约而至
你站在我的梦中思考躺着的我


他在地图的晨光里

在晴朗的早晨
他把噩梦塞进柔软的枕头
让阳光阅读墙上的地图
他跟着光
走遍世界


1993,让我安静地坐待一天

面向黎明,轻轻坐定
我要寂静成为自己的东西
即使它像得手的盗贼
抱着我仅有的青春飞快逃去

打开理性窗扉,把清晨擦净
让灿烂的阳光进来说话
如同长辈的目光
不似情人的眼泪

不让这橘红的圣果再被枝头挂破
我要它开出满天花朵
洒下光辉的花瓣儿
让我闻到新年的气味

我要西西弗再次归来
让疲惫的心铿锵劳作
我要写出那句老话
等她抚摸 


夜读康德

再一次
您降临我的夜晚,占有我的失眠
我离开自己,去您的花园与风散步
我阅读您小径上闪耀的石子
听草虫彼此低低的呢喃
在东普鲁士那棵树下轻轻站着
让您的风吹拂我湿透的衬衫
您说原来仅仅是年轻的伊曼努尔
后来咀嚼理性,成为康德
行走这著名的小院

我久久地望着您白皙的鼻梁
使眼前出现一通墓碑
您安静地躺着,让呼吸
淡淡地成为祥云
那是您的词汇正慢慢飘散
人们叫它二律背反
一个哲学的背影在这幽深的小径上缓缓消失
而我仍不明白,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我知道,我离开了自己
一种悲怆像风云在心中盘旋
我知道,我将永远不懂什么是批判

我只能轻轻地读诗,它赐与我热泪
我只能悄悄地写诗,土地依然卑微而干涸
我想告诉每一个文字
在我喜悦的时候往往是错了
我要远远地离开自己
默默地长我的胡子
静静地开门见山
等待您的阳光
只需一点点理性的灿烂


小白楼6号

因为二层6号的纸张仍然白着
小白楼的深夜就必须是白色
是那个清白的白
或者就是空白的白
只有墙外那白杨树不一定明白

6号的灯光把黑暗推出窗外
让一个人和他的酒杯彼此炫耀着深爱
如果酒杯高兴
再来

到喧闹的网上能喝点什么
或许把雨花石含在嘴里
解决甜的欲望
或者沉在酒中
让灰冷已久的它绽放得莫名其妙
使那些纹路产生的温度进入渐凉的心脏
以这千年不变的白
穿越子时的苍茫
……

黎明的天边一如胡子黑白相间
他的玩具又增长了一个纳米
他的怀念却失控地增长了几十个春天

酒干夜尽是酒杯从中作祟
曲终人散总因激情泛滥
播放器意外地沙哑了
雨花石由此光泽褪去
他要问能否接受深埋的冷酷
就在这麻木的泥土中隐去
深深地等待青春的末路

他不是嫌歌手终于困了
是有个字被磨成惨白的匕首
是有句话比山路还要曲折
是有人把铅笔扔到了桌子的尽头
是有人嫌这石头的歌太难跟唱
是有人又一次认真的恼了
是的是的是的
李玉刚没错
这小子有电一样的本领
没完没了锯噬他超导的神经
使一种恨
变得不可琢磨


群雉,不许飞翔

滚动的梦
漆黑的椭圆
已经久久笼罩你的眼睛
正是你破壳的一啄
长夜轰然坍去

阳光吹拂你纤长的绒,
向世界展示颤动的鹅黄
倒伏的草棍
是你初试身手的平衡木吗
食槽里是谁送来的颗粒
这些金黄可口的东西
微咸的水
这是飞翔未来的运动饮料吗
来吧,幼儿园的早春
吔,小朋友们好爱你

羽翼丰满是青春期的悲剧
哪里有山一样巍峨的草垛
听不到高窗外初啼的公鸡
没有虫,森林和潺潺小溪
日子重复
总有一只胶套的手把姐妹们拔来拔去

每一天是一场没有剧情的独幕剧
晨临栏杆冰冷
夜伴寒窗默立
这是最好的女子中学吗
一些姐妹
有些犯急

深秋的风把草木吹得乱飞
姐妹们只能在钢筋公寓入睡
明天给我听着
做优胜者要象你们的前辈
生产线上每一口粮食不能浪费
咕咕,多有得罪


蜉蝣,一天中的一生

被湿重的命运调笑了太久
我是不定期的卵在水下蜇居
就此腾出吧,苏醒的今天
风在薄翼上说
继续继续

羽毛进化的终结
谁又为此说过什么
正因造物的宽容
我飞奔于我此生的江湖
这晴朗的早晨是我们自己的
让光芒也拥挤在我们的每一秒钟之间

这是超级生物的世界
水牛鼻息的一瞬是灾难的风暴
它们貌似高山一般永久遗存
让蛋白质在氧气中活着
生成牙齿和蹄
也合成为狡黠的肽
或进化为恶臭的脓
一任堆积贪婪的脂肪

遗世独立的银杏
在岸上,年复一年
奢侈的挥洒她耀眼的卵子
我听到青蛙来自六月池溏的恶搞
遑称掌控了整个夏天的高潮

水波晃动渐冷的阳光
还有谁能把一天之中的一生攥紧
是谁为我准备了精美绝伦的你
我要凌空拥抱迎面飞来的新娘
这是激情赋予的权力
造物主允许我此刻的铺张
来吧飞舞的姑娘
我乐意
看这舞台风生水起
把我们的倾慕镌刻在黄昏的天幕上 


重复押韵的黄昏街景

这就是渔讯来临
在暮霭收网的十字街口
金属武装的人们重复地鱼贯而去

来自何处  回归何处
半路上点亮了厨房的灯火
让窗帘阅读渴望和重复秘密

灰白的尾气
城市浊重的哮喘
灯箱用猛药重复明星的美丽

有个人在车站定立许久
湿冷的风
跟着他重复地向酒馆走去


秋天的情歌(长诗节选)

从尘土到星空,只有你能知道
在梦最安宁的时候
我慢慢地开始属于你

循着你信中的地址
我走向去秋的葡萄园
野草长乱了我们憧憬过的黄昏
疯狂地厮守着永无尽头的
荒凉。可是你
竟无影无踪

孤零零的
在湿润了无数秋天的视网膜上
我划尽了所有为抵御长夜的火种
在不着边际的荒凉里
我一个人的焚烧了一切
虔诚地伫候着夏天的早晨
可是冬天就这样来了

在冬天。我依然抚摸微搏的胸口
这万恶早该焚烧的地址
麻木会使一切变得那么安详那么好
为什么还要迎着风难受得琅琅大笑

……
纵然你忘记了一切,我不能
……寒冷,从毛发蜷缩于五内的感觉
从我的深处…绝望…向四肢蔓延
我伸手分拨梦中的积雪
寻找去年零落的秋天
西风吹不动的籽实光阴把它遗弃
在残酷的季节里,我知道
那真实的东西理解我漫长而晕厥的饥饿
可是你看见了吗
那一个窸窸窣窣的早晨有如送葬的时刻
在秋天飞临土壤的一瞬
一堆肥胖的虫子…在地上
爬满绿色最后的时光
嗅来嗅去

……
恍然四顾。从沉寂的旷野
我蹒跚在通往城市的路上
风在草叶上不停呼叫旅人瘦损的名字
黄昏无情荡涤我一步一停的回望
冲刷我昨天抚摸的世界
向日葵巡天找不到它失恋的爱侣
两道马车的辙迹在脚下蜿蜓着忧郁
而低飞的雪却成群地拍打着翅膀
我为什么仓皇地来了?为什么
踏上这既不能驻足也不想前往的道路

……
街道的两边灯辉火映
高贵的香风丰腴摩肩
洋梧桐婆娑流盼
减肥的人们匆匆而行
满荡荡的企鹅晃花了世界
绿汪汪的眼睛彼此安详

……
时光在灵魂睡去的时候快速冷却
那些无影的灵魂隐循在路面的最深处
掀开锈蚀斑斑的盖子
我看不清一种恶臭的声响流失何处
只有路灯
通宵迢递一个路人的影子

……
站在别人嗡嗡不息的梦境
我向谁索回我迷失已久的知觉
谁知道伊甸园的早春播种了什么
别问我喜欢哪株夏夜的玫瑰
我到那里寻找高树的落果
甚至没有苍白却干净的悲伤

……

女人,我以老去的手剥落我心脏的年轮
纵然你忘记了一切,我不能

……走过秋天打湿的街衢
问遍所有关闭已久的门扉
我徘徊着湿重的脚步
苦苦地寻找,那是一柄很早以前
我们彼此见过的雨伞

雨中的灯在对岸打着幽幽的寒战
黑漆漆的湖在你的眸子里忽近忽远
我和你失去轮廓的影子无声对峙
我空旷无倚的世界上
一只黑沉沉的巨手延伸到终生的地方
风揉碎我走向你的体温
而你的体温被一层层多余的皮毛
裹挟在封结的心底
……这一切,在
今后的日子里,在阳光下
或在更寒黑的夜晚
叫我怎能再去回忆

……
为了使容易飘零的东西得到永恒
我们去遥远的地方寻找过石头
你最后一次倾诉的话我当然记得
你最后一次离别的眼睛我当然记得
流连的泪水饱和着我回答的时刻
而今,我们旦旦的誓言模糊了
无法再度清晰

我创伤难愈的味蕾只能感受苦涩
这你是知道的
我脆弱的神经只能承载忧郁的微笑
这你是知道的
……
秋天动人的道别已不再脚下一步一响
与绿野接壤的惨白的街道
与长夜接壤的死寂的街道
一直延伸到我记忆不清的地方
可爱的东西比纸更脆弱
一场初冬的细雪抹去了所有的时光
你梦中绝望的眼睛
轻轻眨掉我孤独在旷野的旅行
树木老了,还有什么不可以死去
时光围着空瘪的圆漫漫长跑
在路边浓密的眼睫里
无人看懂的意义瑟瑟飘落
女人,还有什么比微笑的时候更加感伤
我凭什么再去粉刷这深冬的风景
又到哪里购置那丰备的激情
洼地飘零我仅有的绿意
昨夜拍卖我心中最圣洁的篝火
女人,还有什么比我大笑的时候
更悲愤和感伤

……
好了。你这驿站的女人
在最后一个旅途的夜晚
那莫名的信址,是梦中永远的路途
好了。你这遥远的昨夜
伊甸园的早晨只有一次
而禁果却成为生生灭灭的头颅
……


青铜梦

在电子表报时乐的间歇里
我做了青铜的梦
箭簇如蝗铮铮作响
在肉上播种死亡
青铜剑挑着一件件龙袍
在火光里灸烤
饕餮,吞食漫长的光阴
它自己永远那样冰凉
鼎,烹饪无数季节的风尘
明鉴之中芳颜易老
斛,凝视夜晚
斟满乡愁和一缕淡远的雁
圆月,只亮在它有酒的秋天

只有编钟,还记得
铜的的骄傲、感伤和悲壮
在每一个晨昏沉吟和诉说
往后的日子使他们变绿
当然,也打磨它们


圣人的塑像

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来摸你
坚硬的衣裳。她说
冰凉
一个举起相机的人站在你的面前
用黑洞洞的眼睛看着你
把你带走,装在一个黑暗的盒子里
第二天你变成无数个
跟你一样


一天

一部发怒的电话把梦吵醒
我无法听清对方的表情

一桌傍晚的酒肉使椅子们眩晕
我感到一些无形的东西也跟来就餐

一辆破旧计程车把我装回目的地
告诉我这段路的价值


他们对我说

他们挤过来对我说
窗外的天空已经渐渐地晴朗
离星期六还有七天的时间
不要硬币的乞者都肥得走不动了
卖血的人们都学会早餐灌饱了盐水
腌蛋的坛子孵出了愤怒的翅膀
那位去年的姑娘对他们说起过我
一只没死的蟑螂在墙上爬脏了我的影子
他们对我说我就点点头
有时候就一直点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