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江浩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42 首诗歌,总阅读 48988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江浩的诗

(18 首)

错位

我是一只刺猬
打滚在,鹅卵石铺彻的街道
人们对我敬而远之
我也刺不到红薯,冬瓜
哪怕是一截汁液饱满的藤蔓
冬天来了
一片黄叶落在我的背上
我左右摇晃
发现它,有比我更大的悲伤


风中的床单

一场睡眠
对折在栏杆上

你的一侧,正对着太阳
我这侧,隔着玻璃

夹子正咬紧风
就像在咬紧爱情


立冬的河面

机船"噗噗噗"推走波纹
刀形桨切开河面,瞬间
又被合拢
翻身船头的浪花
冲刷着污垢
抢回了内脏与鳞片
“水能降服锐利的事物"
几片落叶重返了枝头
光芒归于平静
而我的影子过于庞大,需要
多等一会,才能完整


一小块,伪装的铁
到了水里,水,便有了杀气
这杀气,来自浮漂的加持
锚的加持来自于锁链
抵达了,自己应有的位置
它是悬空的反对者
稳重的操持者
虽然,锚,看起来更像一只钩子
虽然,它们来自同一块石头
同一炉铁水。生熟之分
让它们,躺在不同的砧板
倒刺是一条蚯蚓的砧板
它蠕动水中,打着问号
锚,静卧泥里
水草的摇曳让它笃信
迟早有人救它,出水面
拽出水面的,还有那只鱼钩
它不是被裹上新衣,就是正
制造命案


炉火

你有没有利用
危险事物的秘密
比如将柴油桶横向
锯开,在桶里砌
一个炉堂
这外圆内方的家什,它的前身是
为了隔离火,现在也是

我常在炉口烤火。把双手
短暂地,贴在炉壁上
看火苗托紧壶底,催生水汽
有时,我凑近炉口拨旺火焰
帮没有熟透的红薯翻身
俯下身子的那一刻,火光
把影子,重重地推倒在
身后潮湿的泥地上

有时,我挑一根树枝
把火,从炉堂里请出来,点烟
有时,会有火星掉下来
烫痛我


拍影子

他拍自已的影子
在溪水边
完整的轮廓,源于清澈
薄纸般,浮在水面

似在证明,自已还行走于江湖
波涌影褶皱
他望见,影子里填满泥土,杂草
螺壳与乱石。

噢!
若有小鱼,游弋心口的位置
影子,便不会孤单

按下快门时
他的左脚出现在镜头里:
鞋带紧扎,黑白分明


刺青

上完油
紧了紧绑带
你用铁片拨旺火焰
马车缓缓向前
”时刻要在背上刻满鞭痕”
喊出这话时
天色泛青
夜空中的蓝
正被剥离


一树花

“嘿!这儿还有一朵”
你的脸,扭向别处
风有时,就是个恶棍
当它飞舞着皮鞭,砸来
你躲入树丛
“总有人要挺身而出”
但你不会
我们落尽
一身的花瓣。但
我们环守,我们
仰望。流血的头颅
“结痂,结痂”
阳光的手术刀
也伸向过你
但孤寂,羞辱了长久
爱美之人,迷失在表象


对着玻璃说话

占据了我的生活
------相框,茶几台面,落地窗
锅盖,盛油盒,表盘------
但你,并不为我存在

时常的擦拭,也不是为你
为你举行的洗礼。就像此刻
透过你,欣赏着泛起光芒的樟叶
在风尖上飞舞。屋内,风平浪静
冷气像小狗,只舔了舔你的脸

有时你那么脆弱,一声惊讶
再无过多言语。你不在乎
包进纸里或扫入簸箕。流淌着
懊恼与悲伤的,是我

从不羡慕。从不炫耀你的
姿态,硬度以及花色。像个士兵
固守着阵地

我总是干些力所不逮的事
血管里,翻腾着破碎后的你
你可以融化,融化成另外一个你
而我不能

我知道你,并不反对或在意,倾听
就像不反对或在意,搬运,装饰和改变
如果可以,请在反面,涂满水银


掉光叶子的树

当我们的影子重叠时
那些钢叉般的树枝
一下子剌穿了我
仿佛我才是它丢失的肉身


论诗后走在下雨的路上

冬日的小雨有毒
好在,诗人赠予花伞
遮挡了些许怨恨
如他砌起防火墙
隔离,古风今用的非议
若是春雨,便无需遮挡
说的是建设性的提醒,而非
和风般的赞誉
可视为,上天的问候与馈赠
万物无时无刻
不在转换
譬如这些雨点
水洼里,反弹着不甘,伞面却
奏响盛乐
这需要心境和冥想。犹如爱恨
伞下慢行的人
别让脏水滑入脖颈
隐藏惊雷的水洼,可跨越,绕行
路灯仪仗般
伫立雨中,似在恭迎
王的到来


房客

房间众多,房客无数
所有物件都是家私
只要愿意,我们从一个房间
移至另一间。从一个人手中
转到另外一个

我们把森林削成筷子,火柴棍
把冰山推入冰箱——就算
把自己埋入被子,也不改初衷

我们反复练习失眠术
攻于置换,买卖,窥探的心机------

大雨如上天垂下门帘
仿佛要减少,我们的走动


恩赐有时多么不合事宜

春雨贵如油对于
一片熬过冬季的樟树叶来说
是个谬论。此刻,它经不住
一颗颗水滴的撞击。就像
软耳根子经不住流言蜚语
恩赐有时多么不合事宜
比如;家猫被告之待在原有的领地
无需眺望远方。拐杖请撑上楼板
无需勾住老屋的门框


自白

我厌倦被揉捏,定型
就像模具架上的铁片

我不愿意成为一版铁片
我愿意在熔炉间沸腾

其实,我不愿意只沸腾在熔炉间
我愿意在粉碎机里翻腾

在粉碎机里翻腾啊也不是最终的心愿
我更愿意躲进石头,任风雨敲打
荒草疯长


桂花落

一株桂花树
落英灿烂,似金屑洒满地面
是时候了
几只蚂蚁急急忙碌着
闻香,搬运

“从高处下来
是件困难的事”

想起这话时
我正仰望天空
阳光耀眼,流云滞缓
雨的心事,迟迟不肯透露

装饰巢穴,还是过冬的粮食?


在溪水边拍自己的影子

他拍自已的影子
在溪水边
完整的轮廓,源于清澈
薄纸般,浮在水面

似在证明,自已还行走于江湖
而,江湖险恶。波涌影褶皱
他望见,影子里填满泥土,杂草
螺壳与乱石。
噢!
若有小鱼,游弋心口的位置
影子,便不会孤单

按下快门时
他的左脚出现在镜头里:
鞋带紧扎,黑白分明


橡皮泥

幼儿
把橡皮泥摁入模子
拓印出苹果,香蕉,掰玉米的猴子
神情似上帝造人

他不停的修改,把香蕉修改成鸭梨
恐龙改成大象,米老鼠修改成大灰狼
仿佛最大的得意,就是对得意的再次修改

整个下午,我把自己钉在一块石凳上
反复研判着几个词的死法,仿佛在较劲------
和那个始终不哭不闹的孩子

上帝也正躲在不远处,抿着嘴
偷偷微笑


在办证大厅

深色冬装的人们
被摁在椅子里

乌鸦,停止聒噪
等待着,替换羽毛

飞翔被迫停顿于灰色天空般的顶棚

囚徒,被一枚号码驾驭
空罐子,轻颤于流水线
麦粒,筛动在漩涡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