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方健荣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5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方健荣简介

(阅读:1218 次)

方健荣,现居甘肃敦煌,现为甘肃省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青海石油文联第三届作家协会副主席、敦煌市作协副主席。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刊》《诗探索》、《中国诗人》、《诗潮》、《葡萄园诗刊》(台湾)、《飞天》、《西部》、《朔方》、《黄河文学》等30余家期刊发表作品。部分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年度精短美文》、《中国散文大系》等50余个选本。曾获得首届中国徐霞客游记文学奖、全国鲁藜诗歌奖、甘肃黄河文学奖、首届敦煌文化奖等奖项。主编《大美敦煌》、《敦煌印象》、《敦煌的诗》等十余种文化(文学)图书,著有《天边的敦煌》、《一个人的敦煌》等诗歌、散文集4部。

方健荣的诗

(17 首)

在敦煌的夏天

巨大的夏天,
一块冰正慢慢消融

坐在昨天的椅子上
我把天空又看了三遍
树木一夜一夜光着膀子疯长
叶片簇拥的青春
羡慕,只有十八岁

山被风吹成长长的线
飞溅着无数疼痛的沙粒
知道了什么叫思念
走远远的路  身子微微出汗

洞窟埋藏在山的尽头
极目地球前额  苍茫荒芜
在夜晚星群疯长
一颗一颗大如西瓜
佛们摆开桌子凳子
一把长刀划开银河

我只拥抱着内心
还拥抱陡峭的灵魂
在夏天,抱着巨大的冰块
让时光悄悄的消融


我热爱,如此这般的生活

既使冬天寒冷,也要在早晨打开窗户
让炉火的热,和初升的朝阳
彼此呼应

我要站在窗前,深深呼吸
我知道我呼吸的也是
山群、旷野、河流呼吸过的
草木和冰雪的气息
一匹马在路上的气息

我喜欢让一抹小小刀子般的冷
擦拭我的脸颊
就像这天地之灵气
把我的肺我的心
我的身体
我的五脏六腑悄悄地洗了三遍

我喜欢远远的望
那山脊上滚动向上的太阳
有多少人开始了他们的远行
那些新鲜的车辙
真像两行热泪

此刻,它们就挂在
我热爱的脸上


致友人

啊,朋友
此刻我在暮色中想你
不是孤独,因为祝福

那红酒般的灵魂
那如血的芳馨
那依次闪烁的星子
起伏的群山
这是你喜欢的

啊,朋友
这一切现在都没有
我只是想你
用包扎着伤口的手指
给你写诗

在这个初冬的黄昏
空气中流淌着一句又一句的
都是祝福啊,祝福


月牙泉

深,深情,深远
深到灵魂里
夜晚的黑里
许多个瞬间
频频回眸的男人
何止我一个

天下那么大
为何被丢了
在沙漠里
千年  万年
都不染尘
蓝到骨子里
干净 纯洁

那些脚
从都市里来
绕一圈
没留下异味
却带走了
沙的清爽
水的清凉

秋来了
胡杨树照镜子
星星照镜子
而一把亮亮的镰刀
割着胡茬般的芦苇
无忧 无愁 无惧

最好一场雪
山白头 水更悠
月牙泉
朦胧成一首诗
一幅画
挂在敦煌巨大的客厅里
迎接着
天南地北的俗人
洗着几颗
落满尘埃的凡心


雷音寺

鸣沙山怡性  月牙泉洗心
偶尔的一望
把汉唐连同几个朝代
都装进闪烁的快门
挂在了敦煌庭院的南墙

这是一个净地了
沙粒被风吹得好干净
沙粒涌出的皱纹
是一个小和尚的心地
很空很空  没有念头
只有微风的痕迹
把岁月清扫
红漆寺院大门常年敞开
红尘的脚步和车马停下
是要止于一个梦吗
是要轻轻柔柔的双手合十
把一柱心香
点燃在木鱼声里
在晨钟暮鼓的心经里
生命如洗  岁月无声

这个敦煌的灵魂之地呵
竞猜度玄奘是否来过
他的马在沙漠风里
一点一点破碎幻化成咒语
度活了那个不听话的猴子
还要度一大群恶习难改的猴子
和猴子的子子孙孙


沙漠水库

水漠里的水库
悬在敦煌的头顶

沙漠里的水库——
夏天最大的冰箱
装着雪山、冰川和牛奶

沙漠里的水库——
神打着灯笼
照耀春天的花瓣和嘴唇

沙漠里的水库——
父亲和母亲
我是今春新植的树苗


敦煌的早晨

这个早晨,明媚
把我披满

把大地披满
处处明媚
不是雨滴 没有微风
这是山顶  谷地
缓行的车   沙上骆驼
都浸泡在光里
路不会太远
心不会拥挤

这个早晨是一团光芒
这个早晨
善良 慈悲 静美 广大
这个早晨
我看见了佛光
把所有的树 所有的山 所有的所有
披满
把含笑的佛  忧愁的你披满
把我烦恼的心  照得羞怯
把温暖披满

这个早晨  坦荡   无私
具有敦煌的美好品质――
佛光沐浴
大地明媚
人世欢畅
 


这车轮,这吻和丝绸之路

轻轻地吻,吻着黄沙、戈壁
轻轻地吻荒凉的地球
这吻,这车轮
在欧亚大陆上
在火焰和零下二十度的大雪里
一次又一次,带着初恋般的狂热
颠 簸,激动,迷途

轻轻地吻,这车轮
追赶消失中的地平线
一根又一根丝线
绕在了车轮上
一个又一个晨昏
星星和月亮
只是丝线上的小缨络

轻轻地吻,这条路
血脉和历史里的
不是脚印,不是叹息和泪水
马嘴唇触及紫花的苜蓿
爱,一下一下试探、沉醉
是不止一次的拥抱相遇
是人类的几个好兄弟

轻轻地吻,当春风
在玉门关西边唤醒湖泊
一个劲地,死命地吻
这挂在大敦煌脖子上的
――唯一
让地球闪烁彩虹
绵长无匹的丝绸之路


远眺

在西部,在嘉峪关
走到了荒野之地
就回一回头
停一停,歇一歇

不由抬起头
噢,雪山,真的是雪山
真好看的雪山
灵魂那么高那么纯净
还有近处一片片树
湖水,湖水真多
芦苇是一丛丛小岛

噢,看见了长城
看见了城楼,那天下第一雄关
就在雪山与湖水之间
在长长走廊画卷刚打开处

高高的雄关
六百年前的关
钥匙捏在谁的手里呢
它背依着滚滚的云
映进湖水的倒影
一动一动的
像醮历史的浓墨
写下的繁体字

写字的人,刚刚起身
向更远处走去


嘉峪关

背景是祁连雪山
深远的云
冷冻了一万吨牛奶
绿水流下
马群散开
夏天的冰川
有跋涉者渡河远去

湖泊连着湖泊
胡杨树林和芦苇里
藏着鸟蛋
也有鸟儿飞出
天空荡起云的波纹

一座城
在戈壁上悄然生长
楼群的枝头,在夜晚闪烁星辰
而600年前的古老关城
燕子鸣叫着相思
红柳花开了
一批游人从大巴车下来
踩着拾阶而上的历史
到明代的边关

一首边塞诗
在诗人城垛般漫延的想像里
长出闪电,袅袅青烟


九眼泉

水也会疲惫
眼泪更会枯竭

曾经,什么也看不见了
在这嘉峪关的荒野
不再涌流的九眼泉
盲者
提不起一再下降的水位
抓不住
最后一滴血液

有一天,春天
大草滩水库凿通了
九眼泉,这人工的湖
在潺潺流水中呼吸氧气

湖堤柳枝低垂
绿荫渐渐如盖
如结队的行人
越走越远

流失的九眼泉
复活了
戈壁新城
一朵九叶莲花
开成春,开成夏

一个少女,以雪山湖光作背景
拍下了她青春的美颜



游子,可以回到高原上

青海,在高处
与天相接的地方
住着白云、佛和莲花
天鹅在夜晚
拍打一颗颗星辰
纷飞的白羽毛
是今年头一场雪
 
我曾抬头,仰望太阳
又一次不期的
与河流相遇
众神高踞的山巅
发出雷霆的哄响
倾泄灵魂的愤怒
 
在远离寂静的尘世
一败涂地的黄河
一次又一次九曲回头
像回忆初恋
尔后,奔跑,汇入最终的忧伤
 
只有我这个漂泊的浪人
可以踏着阶梯回来
回到高原上,回到一杯青稞酒
与另一杯青稞酒
碰响美好
和诸多情义
一个烂醉如泥
马不停蹄的广旷春天


从来

幸福从来不会在远方
当内心沉醉,也许冬天
一杯红茶一缕阳光
就将重重严寒抹去
在图书馆里
一本书自然翻开
而一个倾心的人
也偎依在身旁
 
幸福从来不会在远方
当两岁半的女儿
舔一颗小巧克力棒
哈哈哈发出笑声
在你头颅里的乌云
和挥不去的烦恼
已经不知不觉
在瞬间杳无踪影


骑着大鸟的年代

鸟儿越来越少的年代
骑着大鸟的人越来越多
 
在头顶,每天飞来飞去
提着心和黄金袋子

白云肯定被忽略了,还有风涌荡的浪花也不是来自大海
 
那没有羽毛的大鸟
也没有找到飞翔的快乐
 
打瞌睡的人一觉醒来
已从地球那边回到家了


春天记

要说出感激,哪怕在心里
一个含蓄的人面对直露的世界
有一点矜持,甚至差涩
 
一点点自尊,很多时
不妥协不苟且有一点君子风度
无以言说的境地
混淆在尘世的俗人
脚无法踏向一片冬雪的净地
 
唤醒,一颗心对另一颗心
这无与伦比的播种
盛大的春天,因一场动荡大风
 
发出响声,在头顶
和脚下,荒芜已久的高原
温润晶莹起来


自由记

应该喜欢空,和空白
这不用说,像没有说出的话
你不知道,那深深意味
似乎有陌生之感,脚步末达
那种空空荡荡的空旷
那种无痕无际
那种不可说的美
 
那种沙尘暴带来的消息
那春天――
没有一片叶子
没有一朵花
什么也没有的啊,这春天
多么迷人
 
一首诗也应该这样吧
空空荡荡的,可以跑马
或可以让想像跑马
让眼睛、鼻子和耳朵
无拘无束的
都自由起来


在敦煌

你知,暮色会与沙漠
连在一起
星空巨大到天之外
天籁的响声
与飞机一同降临

这么小,小小的怀抱
比绿洲大不了多少,但飞鸟
似乎,永远有一个高的庙堂
而我微微发汗的额头
和赶骆驼的人
多年来没有两样
我要走很远的路
阳关也要走很远的路
这样,在千年之后
才有一次真正的相遇

多数时候,和家人一起
和朋友喝如血的葡萄红酒
很久都不去莫高窟
其实,佛在心里
不只在山上的洞里
在一棵树、一朵花或别处
神奇的佛手
在初夏,把净水或善意
变成了一场最及时的细雨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