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荼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0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荼简介

(阅读:376 次)

李荼,出生于山东章丘。日语教师。有作品在《汉诗》《诗刊》《扬子江诗刊》《诗潮》《星星》《海外诗刊》《诗歌周刊》等发表。部分被译成韩语。曾获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提名奖。两度当选中国实力诗坛诗人。

李荼的诗

(21 首)

幻景

我看见
像脸盆那样大的洋白菜
我看见
像发卡样的豆角生在粪池里
转身。我看见我倒骑着自行车

我将要去哪里
——浑身散发着潮湿的新鲜味
我忘了。我们即将生离死别。


我的子宫比你的鲜活

我想象
我的远房嫂子
她的子宫
正在衰坏 病变
甚至干硬如骑摩托时
腿上戴的护膝
而我的,鲜活,健康
这表明
我还年轻
还能来月经
还能痛经
还可以
做个坏女人


孔雀

犯了死罪的女人
可以变作孔雀
继续活
所以孔雀园里
有白 绿 蓝 孔雀
就是没有黑孔雀
黑孔雀是母孔雀上辈子的情人
死亡
让母孔雀闭上仇恨的眼睛
下辈子也没有
黑孔雀。


一株名叫红烧肉的月季

我总是想起红旗家属院
一株名叫红烧肉的月季
而其实红旗家属院根本没有月季

这个念头像固体纠缠着我
让我确信红旗家属院有一株
名叫红烧肉的月季
它离我那么近,就像我的性

就像四月已经来临
其他小区的月季苍蝇般开不停
而红旗家属院没有月季
那株名叫红烧肉的月季
这个迷人的小婊子
此刻,她应该在谁的怀里,哆嗦 哆嗦


每个人都有一条
淫荡,布满丘疹的舌头
当它探入某个被烟草熏黑的口腔
她感到战栗。稍后,他们安静下来

那是某年的冬天。某个下午
他们并排走在公园的甬路上,人很少
她挽着他的胳膊轻声说,你好像胖了
他回应:嗯,有小肚子

那个下午,阳光很少,更多的霾和空气中夹杂的未知的东西
淹没了眼前的芦苇。

拐进芦苇荡后,他再次吻了她
那条淫荡的舌头在她口中反复探索
让没有多少性经验的她茫然无措

那个冬天过得异常缓慢,好像什么都不会发生改变
连吵架也是隔几天就爆发一次

而最终让她下定决心写下这一切
是因为,他的那条淫荡的舌头,也是她的一部分。


牵牛花

它们爬得到处都是
它们没有尊严

这个秘密谁都知道——谁,都不说。


如果我是轻轨驶过通州,我愿意

当轻轨轰鸣着经过通州时
我正提着2袋卫生巾
站在高架桥下

高架桥被突然而至的强大气流
震压得彷佛将要塌陷

我站在高架桥下——那
闪着光的冒着烟的亮着无数窗口塞满疲倦人群的轻轨
正从我头顶轰隆而过。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我特别的安静

啊,如果我是轻轨经过通州,我愿意!


在深夜

在深夜,这里那里都安静了
疯子也安静了,惩罚疯子的绳和杖,被暂时收起来了
真主创造的世界,万物悄悄生长,生命啊
如果能活,尽量活到既定寿数吧
这,实在是太难了! 


是那么寂静

是那么寂静
夜晚,我能听到楼板与楼板之间
呜呜的风声

我有很久没出门了
我有很久没好好吃饭了
我有很久没爱你了。
我有很久,不是人民,也不是暴民
我的双手忠诚地贴在大腿外侧——我的心默默去死!


豆子

我愿意从前
我是豆子
做大豆时,不想死
做小豆时,不想死

很多豆子说,死了也就死了


木耳像房子

木耳泡发后
像黑色的小房子
它们在我手心安顿
像我
安顿在红旗家属院
现在
我要把红旗家属院里的“房子”
全部,洗一遍。


红旗家属院

这里有植物
我一直喜欢玉米

也喜欢猪
红旗家属院里
什么都有

我在盛开的辣椒花中间散步
那是我的花。白色的花。


我睡觉不打鼾

我不曾看见自己熟睡的样子
但是我知道
我睡觉不打鼾

有许多中年女人
她们睡觉打鼾

嘴巴大张着
好像发愣的样子

而粗野的呼噜声
像膨胀的豆荚
啪地一声
屋子点着了。


犹如杂念与硝烟

我的身体长植物与死皮
犹如杂念与硝烟
在江山与故事里
逐渐模糊

我的身体长孤独与烟草
在我不需要的时候
围拢而来

我的身体长情欲与贪婪
我必须情欲必须贪婪
野花被压倒的地方
我撅着大屁股问你:美不美?


这,就要了命

我像挨宰的牛背上的刀痕一样爱你
亲爱的,我就是被你宰死的牛
死后,也是危险的

我的血 每段骨节 我的隐私
全部暴露给你
——你不要议论这件事
你只要确认它们属于你!

我的生命如此短暂
在你挥起的刀口下
我满眼蓄泪

我说,我眼睛里有一条燃烧的瀑布
我说,在它迅速变冷之前,用手捂捂吧


爱你

我用天的品格爱你
哪怕只爱一天也要爱

我用我的寂寞爱你
哪怕只爱半天也要爱

我用我的眼泪爱你
哪怕只爱半天的半天也要爱

我用我屋里铺的陈旧地毯和脆弱的垃圾桶爱你
我用从早市买回的香菜、萝卜爱你
我用我爱吃的鱼和熬的玉米粥爱你
我用我包的饺子和擀皮用的擀面杖爱你
我用刷马桶的刷子和我穿过的旧鞋爱你
我用我接水的脸盆和咬过的苹果爱你
我用我的失眠和烦躁的情绪爱你
我用我的憔悴和善良爱你
我用我生过的病和留下的伤痛爱你
我用我熬过的夜和我写下的文字爱你
我用我逐渐衰老的容颜和脸上的皱纹爱你
我用我瘦弱的躯体和正在塌陷的乳房爱你
我用我冰冷的脚和发烫的手爱你
我用今天下过的雨和寒冷的天气爱你
我用北京的秋天和正在飘落的银杏叶爱你
我用恶毒的雾霾和可怕的梦爱你

——我用活着爱你


寻找狮子

在所有人群中相爱的人是狮子
他们额头留有最凶猛的伤疤
他们通过伤疤嗅到对方
——爱是无价的

我热爱狮子
我在寻找属于我的另一只狮子
他也许正在灌木丛林中撒下尿液包圈领地
他也许正蹲伏在猎物喝水的地方忍受饥饿


暗恋

想去看他
又不敢去看他
只好
变成他的自行车
在他家楼下
等他


女人与蛇

女人养了很多蛇,绳子样挂满房间
我尽量还原它的真实。女人和蛇
她们彼此熟悉,彼此依赖。它们吊在床架上
女人训练蛇,用一种咒语
她念咒语,蛇便电流样穿越一切,比如:
肉体,桌椅,你做的菜。

我被选择穿越。蛇从脚底冲出百会
我有勇气接受那咒语
那是藏在我体内的鬼
它变作牛马,我也认得。


青蛙的皮

穿上青蛙皮。我满天飞
没皮的青蛙,蹦来蹦去
在地上找我

我躲进云的粪便里,雨的肚皮里,霾的警车里

我边躲边叫:
蜀葵啊,你个杂种
你就骂娘吧

青蛙的皮,摇摇摆摆。


椅子

兄弟把兄弟丢了
兄弟丢时留下一把椅子
现在,椅子也丢了
为了找回兄弟,先要寻回那把椅子

树好茂密啊,树长枝条编椅子
编椅子为了找兄弟

兄弟啊——
有一把椅子来自土壤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