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蒋铨安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46 首诗歌,总阅读 49002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蒋铨安简介

(阅读:402 次)

蒋铨安,80后代表诗人,艺术家,浙江绍兴人,现居深圳。

蒋铨安的诗

(15 首)

康有为

“世人但有殊癖,终身不易,便是名士。”
大清早去买猪蹄
太阳晒着金山的秃瓢
反照蜡光
秃瓢上有几根杂毛
总觉着秃得不够精致
这些天跑遍街头巷尾
吃不到合味的猪脚饭
十分想念潮州佬
肉档的猪蹄略有毛渣
让爱玉为其刮光
剁成段状
买些卤料自己卤
菜市场入口
常有卖蟑螂饵的小贩
举着喇叭重复叫卖
“蟑螂药,蚂蚁药,老鼠药……
统统杀光光!”


把羊奶子还给上帝

去年的莲结藕淤泥下
吃莲叶的母羊
在冬天产下两只羊羔
我在等待初夏
但愿莲长久
年节,母羊被狠心的主人宰杀
在羊羔断奶之后
杀羊在深夜
天气昏沉不觉
我看了杀羊的整个过程
他们按紧羊的嘴巴
为了不使它哀鸣于上帝
上帝哀怜地俯视大地
冷刀游于羊皮
羊皮上显影人性的懦弱与残忍
使它的肠子流在地上
现实又软弱的胃里
只剩下杂草的余渣
我深刻怀疑上帝是干粗活的
如果他的活干得精美
人类不会披上羊皮
他们用尖刀最锋利的部位
麻利地割下肿胀的羊奶子
一对羊羔断奶之后的肿胀的羊奶子
一对现实又软弱肿胀的羊奶子
我要把它放入精美的礼品盒
邮寄给上帝


邻里

逃二养了几只芦花鸡
次日,发现少了一只
满山找
附近的黄鼠狼已被打尽
猫头鹰夜行
过端午,蛇在湿地蜕皮
无踪影,下山寻
路过糟糠巷
住着王五,刘四,龙梅
曾八怪,风妞妞
龙梅正在切酸萝卜
酸气刺鼻,直打喷嚏
曾八怪一夜销魂
在木桶里浴疮
老水泡着中药
癞皮疮发酵
化开一桶脓血
刘四身子骨虚弱
前几日去县城
抓了几帖“十全大补药”
正煎熬
老六是村里的文书
提着公文包,调查“计划生育”
王五已生二胎
怕香火不继,偷生一子
老婆正做月子
老六敲门,王五躲藏
门口一地鸡毛
老六离了糟糠巷
逃二直敲王五门
只闻屋内剁鸡声
一半红烧,一半清炖
逃二再敲王五门
隔壁刘四出了门
敲打王门骂刘四
未去县城,偷鸡不成
一个寒颤,山坡上打滚
逃二猛敲王五门
屋内传来锅铲声
刘四两腿直发软
栽头倒地,浑身抽筋
嘴里念着“我没偷鸡”
风妞妞从远山来
一头秀发迎风散
捧着野花,阴云四起
浑身沾满紫毛毛
微微一笑
轻轻地
把花瓣洒在鸡毛上


珍珠之惑

老梁最近理了个地瓜头
人长得也像地瓜
并且爱吃蒜
只要开嘴说话
可以呛死一群人
平安夜那晚
我问吃苹果没
他正在吃番茄
又起来煮面
他说我刷了牙
身上的大蒜味是去不掉的

前段时间替他
从山下湖带了一串珍珠
也就几百块钱
看上去还挺高档
加上一个黑金的包装盒
更是雍容华贵
他说要把它当作传家宝
让子孙后代拥有这串珍珠
在珍珠比米还廉价的时代
我老家地上都有得捡
他每天回家都会打开盒子看一看
然后捏在手里
躺上床看电视
像慈禧太后攥着朝珠
垂帘听政
他说,最好我死了也捏着这串珍珠


晌午

老翁在天桥上卖核桃
我问是脆皮核桃还是铁核桃
他说,我卖的核桃都是脆皮的
柿子都是好柿子
我一边挑核桃,一边捏柿子
秤了两斤核桃边走边吃

两年前,老王买过半箩筐铁核桃
他日夜砸核桃
没吃到核桃仁
核桃满地滚
搬石头砸
用大铁锤砸
核桃完好无损
他好像砸开过一个
那时天下雨正好打雷
雷公在天上砸核桃
他蹲在墙角砸核桃
冷不丁被砸开
他激动地拿起被砸开的核桃
颤抖着双手用牙签挑着吃
也没吃到完整的核桃仁
后来妻离子散光屁股走人
那袋铁核桃一直挂在墙上

我坐在饺子摊吃核桃
猪肉摊的老板娘
呲牙啃甘蔗
肉不是很新鲜
甘蔗可能很甜


寻春柳

病灶与春风彰显秋荒
积雪盖头三尺

梅雨,天水润土,李爱兰发病,癫痫不止
 
安徽聋人领着精神失常的母亲
 
油菜花开的季节很危险

公羊和老黄狗交配
坯灰工铲除旧年的墙皮

王阿婆放牛东山下
用导管吹牛
为春天鼓劲
 
母牛大失耐性
一屁吹绿江南
吹皱春水

天德池里丢钥匙
种南瓜的女人会捣药
闻香摆柳黄莺坠空裆
脚踏条凳双手撸雄鸡 

请喝一杯茶

孟屠夫挥春刀
唯留一挂猪大肠

老栓勒柳晾咸鱼
吓煞满湖鲤
待产春鲤烩羊羔
鲜死两江人


春骚

屋顶上待产的猫
炉子里烤熟的土豆
天桥上的玩偶
被海关扣押的凤梨酥
枝头啼叫的灰喜鹊
槐树下走象棋的王二狗
失恋暗自神伤的老七
老李的婆娘正洗澡
肥臀上有一点黑痣
家门口的陡坡上鼠猖獗
下水道上放着毒鼠盒
有野汉从后门进
日夜撕逼吹气球
老李憨厚干苦力
头临秃顶

四娘临街卖荷香鸡
小刘路口销沙田柚
王嫂夜里炒螺蛳
菜市场新开一家面馆
百吃不厌
两条被杂交多次的狗在路边交配
无法想象能产出什么怪胎
夹竹桃开得旺盛
勒杜鹃倚墙攀缘
罗木匠背着充气娃娃吹唢呐
老太太穿皮裤骑墙攀枝暧昧迎春
庸僧谈禅,两眼盯着一锅肉
两肺哮喘,出门一路腥臭


虞美人是个猎人

今晚买了二两猪头肉
一瓶劲酒
有人说,野兽怎么活诗人就怎么活
那可以去吃人了
人很骚
最好放点姜蒜
或者芥末
今天的猪头肉卤得挺红
就着小酒
听秘密花园唱<虞美人>
声音沙哑可以逼出老血
越听越觉得虞美人是个猎人
追着一只野鸡从楚国追到明朝
又返回北宋
遇见李后主正在服鹤顶红
她直追野鸡到漯河
从漯河追到乌苏里江
又追到枣庄,追到上海
一直追到浙江一个叫大唐的小镇
站在人民广场的中央对天开枪
野鸡从天而降


年不为

喜未尽而丧置办
大过年吃豆腐饭
不失为一件好事
我坐的那桌
靠墙挂着大红囍字
囍字下坐了个癞子
白事垂绫,万古长青
癞子逢囍,新春大吉
披麻带孝地说新年好
老太太死得嗨
咽气前吃着卤猪蹄
儿子说:“妈呀!等过完年再走
大年三十阎王放假”
老太太揪着床单
咬牙切齿:
“他娘的,瞎忙一辈子
今天我要来次逆袭
不管阎王休假
还是仙鹤下蛋
你都得给我请来”
一扭脖子就走了


借狗屁消愁

我有一包花生
叫狗屁花生
来自京都之南
烦闷时就吃它几粒
抿几口小酒
也是醉了 

今天我在马路边
迎风吃狗屁花生
看来来去去的行人
我爱看他们的穿着
以及面相
拍胸脯的小人庸臃肿冢
我掐着狗屁花生
啵儿,啵儿作响
琉璃瓦,金罐汤
昏天黑地嗨他洋
久时别,来去迷
衣冠楚楚不如素面郎
揉搓花生仁
失所者未知他乡
蜕去的红外衣
迎风飘扬


恋脚奴

哦,可爱的奴
为什么总是迷恋我的脚
上次你舔我脚时
挑起你的下巴
亲口对你说
你是主人最爱的奴
哦,贱货,你不值得心疼
你咬了我的脚趾
我一脚把你踹倒
贱货 贱货……
你慢慢地爬过来
跪在我面前
像狗一样
亲吻我的脚
你一副猥琐的样子
“主人,我一辈子做你最爱的奴
我到死迷恋你的脚”
你不能迷恋别人的脚
主人要所有人成为我的奴
你就是他们的主人了
但你永远是我的奴
最贱的奴
我每次把脚杠在桌子上
你就开始兴奋
立刻跪在我的面前
慢慢地爬过来
爬过来
一把抱紧我的脚
像狗一样
亲吻我的脚
你不能亲吻我的脸
因为你是奴
最贱的奴
贱货
你只配亲吻我的脚
永远不能亲吻我的脸
贱货,你是我最贱的奴
你满身淫荡
“哦,主人
你是我最伟大的主人
我是你最下贱的奴
让我疯狂地亲吻你的脚吧
我是你最贱的奴
你用力把我踹倒
让我慢慢地爬过来
爬过来
跪在你的面前
像狗一样
用你的脚尖在我的舌头上游荡
哦,主人,我爱你
你是我最伟大的主人
你用脚踹我
踹我
让我慢慢地爬过来
爬过来
像狗一样
跪在你的面前
疯狂地亲吻你的脚。”
可恨的恋脚奴
我最贱的奴
贱货
我不用洗脚
连我穿了许久的袜子
一并舔干净


女中音歌唱家古德拜

昨夜我梦见女中音歌唱家古德拜
在内蒙古的草原上放鸡
她摇晃着赶鸡的竹条
把鸡从呼伦贝尔大草原
放到锡林郭勒大草原
又放到乌兰察布大草原
一边放鸡,一边唱歌
高压电线云中走
风吹鸡毛漫天游
公鸡好似常打鸣
母鸡好似常赖窝
鸡放到哪儿,蛋哪儿留
哦系 哦系 哦系
咕 咕咕 咕咕咕
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呀
还是先有蛋再有鸡呢?
她把鸡从乌兰察布大草原
放到阿拉善大草原
抛弃鸡群,扔下竹条
往鄂尔多斯漂游


养菊大法

两幅书法换得一盆山菊
是山菊的廉价
还是书法的廉价呢?
卖花人毕竟是卖花的
换得书法,一溜烟
跑了……
由他去吧
各自美好,相赠互赏
得菊暗自神伤
倒也不是为了那两幅书法
本爱菊,不知如何养菊
这个问题实在有些费劲
顺其自然吧?
总是不放心
烦恼困扰了我整个青春
哎! 好了
放一边吧
美好的东西总是短暂
没过几日就凋谢了
算了,算了
爱菊者爆,受字者黔
总有那么一头驴要作怪的


老水叼鱼

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
两条鱼被潮冲到沙滩上
互吞口水等着潮来
把它们送回江湖
要是潮不来呢?
老水早起去菜市场买了两条鱼
一条福寿鱼,一条鲫鱼
用鲫鱼拜观音,用福寿鱼祭关公
完事把颜料涂在鱼腹
分别印在纸上
画几根水草
一幅画就成了
在楼下大叫
阿英,阿英,阿英啊
快把鱼拿去烧了
怎么烧?
一条清蒸,一条红烧


天池之渴

人移景中
往山顶爬
溪水缓缓
山下流

胖子堵在山道
进退两难
好汉坡上有孩童痱子痒
抓头挠腮往树皮上蹭
在树下扑痱子粉
好汉也出痱子?
好汉也是出痱子长大的

看远山像看照片
一览众山小
临近山顶,埋怨山路险峻
站立山顶
朝着远方
嚎叫

山顶卖黄瓜的大嫂
对卖冰棍的大哥讲
前日下山有小伙唱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在做爱,在做爱
两只都是公的
两只都是公的
真奇怪,真奇怪!”
大哥对大嫂说
你在山顶卖黄瓜
你男人在山脚吃黄瓜
也为你自己削一根吧
正好有游客买黄瓜
说耗尽体力登山顶
吃根黄瓜再下山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