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笠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0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笠简介

(阅读:572 次)

李笠(1961—),诗人,翻译家,摄影家。生于上海。1979年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瑞典语系。1988年移居瑞典。1989年出版瑞典文创作的处女作《水中的目光》,后出版《逃离》《栖居地是你》(1999年)《源》(2007年)等瑞典文诗集,荣获2008年“瑞典日报文学奖”和以瑞典诗人诺奖获得者马丁松作品命名的首届“时钟王国奖”等诗歌奖项。此外,李笠早期在瑞典曾拍摄《白色城市》《两座水城》等5部诗电影先后在瑞典电视一台的文化节目播出;翻译当代201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者主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特朗斯特罗姆诗歌全集》、芬兰女诗人索德格朗《索德格朗诗全集》(2016年)等北欧诗人的作品,出版摄影集《西蒙和维拉》《诗摄影》,2016年3月出版诗集《雪的供词》(作家出版社)。

李笠的诗

(25 首)

阳关

风呼呼地吹着。风吹来一座残缺的烽燧
但何处是羌笛的呜咽?

风吹着。风吹来荒漠和空

我疾走,一只拖着沙漠扑扇的蝴蝶
唐朝的雪夜把我身上的衣服抖动成营帐

也许风过后沙漠会呈现消逝的城郭和房屋
也许扬沙会沉淀出商旅

绝域阳关道,胡沙与塞尘
三春时有雁,万里少行人

阳关成了隔绝和屏障
阳关成了悲愁和哀叹。摆脱阳关?

但阳关在我们的血里!
建功立业,报效国家.......悲愤

征战和戍守风化成沙砾
阳关枯成一座形同墓冢的烽燧

我们转身向西,一个针细的人影在动
它拓展着疆域
它是玄奘。一个宁向西行而死的梦想

一个点
一个终点或起点
他西出阳关
他进入更深的沙漠
他相信每个人都是一座关闭或敞开的阳关
他从远方带回伟大的故友——《心经》
他超越了护照

风呼呼地吹着,想把我吹成沙粒
风说:西出阳关,你才能遇见
真正的故人:那深处的沙漠,比沙漠更辽阔的诗句


清明挽歌

她拉着我在雨中游行
“革命!”她举着红旗高喊
黑暗降临。她仰望星空,睡去

一座革过命的城市归来
满街的焦虑,谎言和面具
离她的梦很远。离她的墓很近


沙子岛上的七月

就把松树下的这座木屋当作唐代建筑吧
它汉碑的黑和自信的简洁
感觉身在京都。松涛在作证
海鸥越叫,就越像柳枝上宛啭的黄鹂
有人裸体走入波光
一个女人弯腰在采蓝莓
这是波罗地海一座夏天的岛屿。这不是草堂


理发

我爱这个给我理发的捷克女人
她的手如此的轻,像蝴蝶
扑扇一朵裸露的花朵,又像
圣母搂着浑身是血僵硬的耶稣

她不停地梳着。我忽然感觉
我是一片夏晚清风吹拂的草原
我舒展,用风吹草低的姿式
并想到哀叹白头搔短的杜甫

我庆幸仍有这么多头发,尽管
花白,但保存着往昔的姿态
她细心地剪着,就像我在译诗

推敲!一束发丝一诗句。我们
素不相识,理发又是如此的枯燥
但她细心地剪着。做女西西弗斯


仰望

一只鸟在空中长时间,使劲地飞着
耀眼,但并没留下什么
云慢慢变红,发紫,变黑,没入深渊
好想它们从未火一样红过

我坐着,喝着酒,想到了上面这几行
机器人也能写出的诗句
机器人能写出这样简单,客观
富有寓意带着我呼吸的诗行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
一个人坐着,像秋夜花间的李白
喝着酒,看明月如何用光
轻裹着我,裹成羊水里无用的胎儿


我喜欢这样的葬礼

不在教堂。也不在殡仪馆或墓地
而是在花园,客厅
那个枯瘦阴郁的中年妇女开始扭动起来
那个蒙克画里海边的黑衣女人开始扑扇蝶翼
西湖四月的嫩柳在舞动
角落啜泣的肥胖的女人
坐在椅子上的年逾古稀的女人
她们站起,舞出躲藏在皮囊里的活泼女孩
死者,一位年轻的母亲
在笑,像抱着自己刚生下的孩子
烛光摇曳
酒杯开出一朵又一朵黄花
这是深夜
在泪水变成琴声,语言变成诗行之后


自然就像一个人坐在落日的海边

海的另一边,一块辽阔的麦地,一大片
白色斑点。是扔弃的塑料?
走近,发现是海鸥
它们在麦田里干什么?
它们纷纷飞起。像雪片,冬天的抒情诗
我在希腊一座垃圾山上见过它们
它们尖叫着盘旋
它们在觅食
就像船尾浪花上拍手叫好的同类
奇怪,第二次路过那里
见到这些白点的时候
感觉很自然
就像有人把一块印着星星的红布
当作祖国,或自己的生活。我们就这样活着


看与住

远望,它就出现: 一栋半完成的星级酒店
一个在被拆迁的旧房上崛起的蓝图

霞光里我打量过它:一座现代大雁塔
雾霾天我盯视过它: 一块皇陵碑刻

没它,天空会更加辽阔
有它,城市更像一座无法摆脱的迷宫

一个秋雨瑟瑟的夜晚,它像火焰从地下窜起
并柔声呼唤:“来吧,我是你想要的家!”

二十年前我会像奔向大海那样朝它奔去
但此刻我静静站着……我到过它内部。在相似的建筑里


另一种安魂曲

蓝天响着除草机的吼声
你却把它听成了采蜜的蜂群
一只鸟在飞。天空更蓝

这里根本不存在古老的敌意

这里是里尔克的家乡。这里是布拉格
一个男人在阳台上整理盆花
用贾岛推敲的耐心
远处某个宫殿,贝多芬
正田园般地创作着《第六交响曲》

这里根本不存在古老的敌意
 
她死了,操劳一生的母亲
你惊讶地发现,死者如此安详
并迅速地——像高铁——安居于灰烬
钟声飘落。果树颤抖

这里根本不存在古老的敌意

静静呼吸,感觉果园
正用芬芳把你围成一尊大理石雕塑
难道这就是远离一切的好处?
倾听自己。咀嚼果核

孤独?那就做含苞待放的
菊花,一件真正的
伟大作品——天越冷,它就开得越欢


明代椅子

样子很美。像墙上红色涂写的标语
我想起买它时的幸福——
坐在上面,手握扶把,世界立即变成了宫殿

它稳健,显得有些像故宫
背后的景山。它
表达着什么。理念?信仰?啊,龙椅!

坐着,挺者胸,如对着照相机镜头
“朕,帝也。帝者,万物之主也!”
但这姿式能持续多久?腰,在隐隐作疼

威武。但不自然,甚至反自然
就像海边一对穿着盛装拍婚照的男女:
“把头抬高……再抬高一点.....!”

我一直想把它换掉,换成电脑椅
随时调节舒适度,让正襟危坐
放松成斜靠或半躺,满足现代人要求

但我为什么仍坐在这把明代的椅子上?
是,我总想到买它时的幸福——
坐在上面,手握扶把,世界立即变成了宫殿


中国美人鱼

你青春的爱砍下了你的脑袋
多好,你的臀部更婀娜,你的乳房
更耀眼,像哀乐升起的国旗
多好,你可以是任何一个女人

你爱的王子,一个老头
来自中南海。他帮你安排幸福——
晚上十点以前必须回家
他帮你换手机号。他说了算。法律

于是你变成了哑巴,夜夜
为王子跳舞,忍着踩木板的脚痛
但,一天,你突然找到了

自己:午夜回家!你发现那栋
豪华别墅,只是一扇
冰冷的铁门,把你永远挡在了外面……


旅行

比黎明醒得早,我,一列在雾中
轰鸣的火车。变形的脸
用车灯同夜作爱的激情摇晃
一道充血的目光打开空荡的车站
 
鸟声用死囚的母语在窗外涂写
“我要回家!”的啜泣
在钟盘的雪地里爬行,那里
记忆之狼正噬咬着一个迷路的孩子


在埃及

帆收起尼罗河上的夕阳
“给我父亲一点小费吧!”他轻声说
四十岁的男人,看上去足有五十
他父亲,枯瘦的老头,把着橹
静坐在船尾
河水暗成他脸上的皱纹
我忘掉的黄河艄公在天水之间浮现


迁移

飞。飞过沙漠,飞过冰川,飞过栅栏里的牲口……
落日把它们烧成枯瘦的鬼魂
它们在天上写着无人看懂的诗行
钢琴无法奏出它们翅膀的旋律
它们为翅膀而飞翔!它们穿过暴风雪
返回绿芽舞动婴儿手指的南方
一条千里长的线
等待最完美的点——子弹——从地面上升起


在一起

一瓶白葡萄酒,蟹……
当然应该还有玫瑰,新买的戒指
没有。我们谁也没带
戒指
十年!漫长如文革
我们,就像你说的,早该分手。但核桃
仍在西北风的枝上抖颤
哦,习惯!
接吻,但不再打颤
多不容易,两位几乎天天争斗的语言
仍泡在同一瓶酒中
享受无言
屋里荡漾的不再是我喜爱的巴赫
而是孩子的叫喊
他们在争吵着看自己喜爱的电视节目
静远离我们
离婚的朋友远离我们
是的,我们随时可以变成他们
但我们
坐在,围着磨损的饭桌
像兄妹
并默默掰着蟹腿
让断裂的枝杈声把我们拍打成无知的海水 


病中想到父亲

你是否也这样躺着?在晨光里,和扩散的癌细胞
你翻身,剥一只橘子。天下着阴冷的雨
你梦见月亮在挖你身体里的墓......

我翻身。剥着一只橘子。天下着雪
我多么希望孩子能走入
并听到那声 “你好了吗?”的稚嫩的问候

他们没有走入。他们从地下室
一直跑到阁楼。他们在捉迷藏。笑声
从门缝挤入,那没有忧虑的笑声

你盯看墙——那是你生命最后的一夜
“父亲临死时还一直在等你!”姐姐说
那时,我正躺在红海一月的沙滩上,享受北欧的夏天阳光


罗马的钟声

钟声的铁落在行人身上
行人悠然走着,观赏橱窗

钟声的铁落在鸽子身上
鸽子没飞,更敏捷地用嘴挖掘

钟声的铁在废墟上滚动
废墟不动,渗出更大的静谧

雷霆突然在昏暗中叫喊:
“上帝死了!上帝死了!”

钟声跌入隐秘的决策
溅起缤纷的血肉。上帝活着!


腊八,或零

你看见你见过的雾霾
你开窗
天空很低,很近
你伸出手去。冷
几只鸟影一闪
天空发白
抖落斯德哥尔摩密集的雪花
教堂墓园的静
你躺回原处
像打针后的病人
继续阅读
棺材连着棺材向天边呼啸着奔跑
没有雾霾


回答

关键是:我仍在写诗
关键是:写诗时发现我仍完好地活着
我用汉语抽枝,用瑞典语修剪。我写客观冷静的诗
关键是:我既不是瑞典人,也不是真正的中国人
但,踩着北欧的雪,我就淋着江南的雨
关键是我喜欢雪中的白桦,也痴迷雨中的梧桐
关键是我吃肉时像如来,写诗时像耶稣
遇到玫瑰或玉兰一样的女人
我仍会像从前那样渴望和她做爱。我知道生命是什么
关键是,我爱顺其自然
关键是我总在狗身上看人
看狂吠的悲剧,摇尾的喜剧
关键是我有鼹鼠的敏锐,老鹰的目光
关键是我和体制与江湖都保持着距离
我目睹搅拌机和漩涡
用着同一种语言:月亮绕地球的轨迹,或紧箍咒的曲线
关键是我想做单身贵族,却结婚生了孩子
并从浮云那里看到扔在地上的尿布
关键是,欢呼“相看两不厌”的李白
从根本说是秋风里哀叹“老病有孤舟”的杜甫
关键......关键是在海外漂泊了多年,把家乡当成了旅游胜地 


蝴蝶的心

一个撑着雨纸伞慢慢走着的女孩
她在张望
她的目光含着大地的重量
远看它是多么的轻盈,飘逸!
一只蹁跹的蝴蝶
不在诗中,你迷恋的江南
在日本,一座禅静的二月的山里


清明鞠躬时听到杜甫在笑

你们不是在对我鞠躬。你们是在向虚假屈服
诗是真
你们为何不待在园林里饮酒品诗?
诗不是焚香
我害怕用京剧腔念我
诗是“润物细无声”的微雨
我不喜欢你们这样在雨中站着,搞三鞠躬
我不是佛
那红地毯在干什么?时装秀?我不是头等舱
诗歌不需要这些
你们站着,那么长时间,在阴冷的雨中
妓女也不会这样
我不需要领导讲话
我爱听诗人朗诵,就像我
爱坐在草堂门口听柳树上黄鹂的鸣蹄
哦,你还站着干啥?
因为你在“站街镇”?知道“入乡随俗”的规则?


另一种哀悼

国破了没关系,山河还在
草木依然郁郁葱葱,含情脉脉,似一泓碧蓝的深水

船沉了没关系,长江还在
波浪仍在后面推着前面,就像一条锈船被漆了又漆

父母死了没关系,疼痛还在
我们用美丽的文字用带镜框的照片让他们活着

风来了没关系,我们是草
我们可以漠视自己的摇摆,因为我们经历过各种野火

雾霾了没关系,天还在
我们戴上口罩关上窗户,白云就会在天花板上漂浮

水污染了没关系,鱼虾还在
舌尖仍在赞美“食不厌精”的古老伟大的口腔文化

贪官老爸被关没关系,钱还在
我们在美国依旧享受着自由女神的人的生活

祖传宋瓷被砸碎没关系,鉴赏还在
假作真时真亦假的鸡汤早已从嘴巴流入肠胃流进血液

微信被封诗被删除没关系,诗意还在
遗忘在白酒里畅游,就像游船在星垂平野阔的江上学天鹅滑行


桃花潭记

他们一直活在他们的姿式里
他们是他们的姿式
正慢慢消失,或正改成另一种姿式返回
他们从清晨的雾里走来
蹲在江边捣衣的老妇说:“我习惯了
在江边洗衣,这比洗衣机要洗得干净!”
水从她身旁流过,带走肥皂沫
带来彩云。她在天水间捣衣
清爽的空气播放着病房听诊器里的心跳
但云无论怎么飘,人都爱蹲着
一个年轻人蹲成他被革命枪毙的外公
他在废墟上造房,把悲痛化为穿旗袍的妻妾
他叼着香烟
农民脸溢出一流的商人和四流的政客
他眯眼在笑
他背后,一间破旧小屋里
生病的母亲脸
明月似地悬挂,把我内心的中秋夜死死钉住
一顶斗笠扛着唐诗沿青灰色的墙漂来
幻想自己是李白的时候
斗笠飞成一辆摩托的咆哮。哦,此刻是2015!
墙。深巷
缓慢匆忙的脚步
地上的街石因它们而刀刃般闪耀,轰鸣
但这里静如墓穴:一个空理发店
一块紧搂着椅背
刚从一具死尸上扒下的裹尸布。等待某人的到来


白露

近三十年没见过的云涌向窗口
它们越过天边一座新楼而来,一座我喜欢的建筑
它的形状像女人的唇膏
它已建了三年,仍没建完,就像许多没有结局的爱
我见过这些云朵,在学校的草场上,在田野
我曾把它们当作草原上的羊群,天堂里的天使
而现在,我更愿相信那是有毒的工业泡沫
它们仍像羊群一样美丽
缓缓向我飘来
我颤栗
它们在变幻,像我身上的细胞
像承受大量酒精的肝,或突然死去的孩子
纺织娘在树上声嘶力竭地叫喊
我被风湿缠上的脚在隐隐作痛——抱怨我
至今仍穿着拖鞋出没人世
我穿着拖鞋走出房门,进入草坪
到处是露水!它们多像我梦中的泪。但梦已被遗忘


看装置艺术

一头猪
被挂在一扇红色大门上
我推门,猪分成两半
就像一线天的峡谷在船接近时忽然洞开成奇异的风光
你被挂在那里,你沉睡的知觉
你被挂成彩云,落日或虚无

悬挂呈现另一个悬挂:耶稣!
你汗毛竖起,你心惊胆战
看见一群勇猛善良的消防队员被突然的爆炸声撕成碎片……

互为牵连的事物就这样向我们劈头袭来
它们混合在一起,混沌无序
一个说不清的世界——杂乱的实物,令人目不暇接
它们在寻找答案

我在昨天,别处
不,我在此刻,2015年9月的一个下午:
一张张巨型照片展示一个被开发摧毁的古老的村落
黑瓦白墙,粗大的木梁,精雕细刻的窗棂
它们和硬冷的钢板和钢管摆放在一起
忧伤在那里无助地抽搐
摆成环形的竹扫帚在地板上旋转成旧时的太阳和月亮
我回到童年
在早晨的阳光里打扫房间
按母亲的指点:“角落最脏,一定要仔细打扫”
我在无数个空间里穿梭
我是装置艺术的一部分
我所有的感官都在盛开
它们被眼前这些夸张和强化的东西拉直、弯折,像弹簧

哦,夜总会的钢管舞也在这里!
它是生活的中心——参观者纷纷向它围去

柔软的皮肉围着刀刃般闪亮的钢管旋转
她在流汗
她在钢管上来回起伏,像疯狂的股市
她的动作比所有的救火的消防队员更敏捷、轻盈、优美

但装置艺术家,一个皮肤白而亮的美国老头
一动不动地站着
两个穿旗袍的年轻女子
微笑着向他围去,并很快把他围成一个粗大坚挺的钢管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