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唐刚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7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唐刚简介

(阅读:912 次)

唐刚,原名唐岗熙,重庆奉节人。夔州新诗研究会会长,唐刚诗歌基金理事长。1975年开始文学创作,1980年发表作品。著有诗文集55部,已出版13部。在《诗刊》、《星星》诗刊,《青年文摘》、《人民日报》以及台湾《秋水》诗刊,《世界诗叶》等200余家报刊发表诗作近2000首。1995年加入四川省作协,2018年退出重庆市作协并辞去奉节县作协副主席。个人辞条入录《中国诗人大辞典》、《世界名人录》等,2017年获“纪念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2016年宣布:将积攒40年稿费20万元捐出,设立永久性“唐刚诗歌奖励基金”,奖励中国优秀诗人。首届唐刚诗歌奖于2019年5月10日—12日在“诗城奉节”隆重颁发。

唐刚的诗

(20 首)

远梦,逝水

吐着火舌的毒焰
熊熊焚烧着
一片纯净的万古洪荒

毒焰留下厚厚灰烬
千年万载,寸草不生
只有死寂在此周而复始

梦魔一个游荡的孤影
在思维纷乱的荧屏
总追不上思绪的大鸟纷飞

一行驼队从古漠深处归来
为这死寂的洪荒
频添一丝生命的气息

长路之上,如此的境遇
不要回望,也别追忆
就让它像逝水一样,流远


零星的意象

零星的意象
若一群聚集的麻雀
一只一只飞到树林中
叽叽喳喳,闹林
开会,不亦乐乎

端枪的人
寻着麻雀的叫声
静声闭息
走进树林,此刻
麻雀不知危险有多危险

山上的飞禽走兽
似乎早已绝尘而远
端枪的人
只得调转枪口
对准没有绝迹的麻雀

这些零星的意象
在我思绪的缠绕下
也像一只一只麻雀
不知不觉间
聚集成一首诗的尖叫声


写在愚人节

生活,可以愚弄我们
而我们绝不可以愚弄生活
生活,曾给人生许多精彩
但却不能给每一个前行的人
一处歇息停泊的港湾

当我们走出人生
一处处过往的风景
就会让我们发现
那些景致,只不过是一些
可以完全忽略不计的往事

因此,我们最好
就做个愚人,顺着
那条已被我们的脚步
踩出的路头,继续往前
开辟一段新的路程

须相信,大自然的
每一朵花朵,都不可能
朵朵结出果实,正如
冬季的每一朵雪花飘落
都不是季节的花开


残秋

季节是一把残酷的刀子
一刀一刀
割尽了秋天所有生机
秋赤裸裸地站在旷野
那个叫做冬天的季节
用一场雪,填满她的空

我的秋天最后一点活力
无言地冷凝在最后一场雨里
不堪重负的心,像巨石落地
希望之光,倏然湮灭
只有一个古怪的梦
翻来覆去地醒着


粲然的菊

寒秋,每一片树叶
都必须面对冷风侵淫
每条河流,经受枯竭险境
每只逃避寒潮的鸟儿
逃到遥远的远方
只有菊花不畏惧
开得十分茂盛

我独立寒秋,望着万木萧疏
望着河流枯竭,鸟儿飞逝
心灵热度,降到生命最冷
当我,看到寒霜中
盛开的一朵朵粲然的菊
我心灵冷却的热度,又骤然飙升


大风吹来

一场暴风骤雨,蓦然来临
我踏着被风折断的残枝败叶
遍地狼藉,逆风而行
风,妄图像折断树枝一样
折断我的身子,它哪里知道
我生来就不怕风

大风吹来,石头岿然不动
漠然面对骤风的暴行
冷眼相看昏乱的世界
大风中,我不知道,我是谁?
我身在何处?心向何方?
但我依然清楚,大风终将过去


白天黑夜

白天怕黑夜到来
黑来了,白知道他就没了
黑夜亦是如此,白天一到
她就会死,无论怎样
作垂死的挣扎
也是无济于事的

他们之间,互相倾虬
你追杀着我,我追杀着你
但谁也没杀死谁
他们并不知道
他们只是打了一个平手


灵魂的远行

灵魂,沿着一条夜色的河流
飘泊,他要泊向哪里?
河流上,布满无数的险滩和暗礁
更有不时的风浪
撞击灵魂的船舷

远方在哪?哪里是停泊的港湾?
四周一片漆黑
惟有心灵的窗口还亮着一盏灯
那是他唯一的希望
也是最后的希望
黑暗啊,望你不要阻止灵魂的远行


暗流

燥热夏夜,一只没有声音的蚊子
从暗处,不断地飞来,给人
不知不觉几口叮咬,防不胜防
这是蚊子给人的突然袭击
那些蚊子,仿佛一股股暗流涌动
不时扑来,让人神不知鬼不觉
就被它那张,恶毒的嘴巴
悄悄吮吸去,一滴滴生命的鲜血
虽然,这不能致人于非命
但如此在暗中,反复袭击
总让人,处于不痛不痒的境地
这很像生活中,那些善耍阴谋的
阴谋者,总是喜欢在暗地里
阴谋策划,陷害别人的诡计
让被害的人,不得安宁,哭笑不得
还有一种暗流,与上述无关
那是一种巨大、无形的生命能量
被人为的压抑,压得太久太久
它要冲决心灵中,被压抑的沉重
像地震一样,爆发出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有时是毁灭性的
这样的力量,最好别让它形成暗流


黑手

一只黑手,从黑暗中伸过来
猛地卡住你的咽喉
妄图置你于死地而后快

这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
你防不胜防
遭那黑手,突然的袭击

你挣扎着
使出吃奶的气力
与黑手展开殊死的较量

终于,那黑手
抵抗不住你坚强的意志与毅力
开始瘫软,瘫软

你趁机挥动正大光明的利刃
将黑手斩断于黑暗之中
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佛说

佛说——一个人
只要放下了屠刀,就能立地成佛

一个助纣为虐的人
一个变成魔鬼的人,还能成佛么?

一个灵魂肮脏的人
一个阴险毒辣的人,还能成佛么?

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一个欲壑难填的人,还能成佛么?

一个杀人不见血的人
一个丧失了人性的人,还能成佛么?

佛说——一个人
只要放下了屠刀,就能立地成佛 


事物

一颗心已经腐烂
血结成了黑色的痂
只有那些枯躁无味的毛发
还在风中飞舞
被刺目的阳光照射
透视出灵魂的龌龊与肮脏

月亮在天上再也发不出光芒
阴影铺天盖地
如飓风席卷着遍地的落叶

乌鸦一次又一次哀嚎
然后飞远,飞向无尽的苍空 


谁的殇

不是谈恋爱伤情,不是夫妻间伤情
是一种欲说还休,不说不休的伤情
把它叫做,生命的殇,灵魂的殇
父子间反目,夫妻间失去信任
这是一种伤,这伤,我叫它情殇
一件事,还在酝酿里,就宣告结束
一朵花,还在盛开中,就被人掐断
这是一种伤,这伤,我叫它物殇
我知道世上最大的痛苦,莫过心伤
我知道世上最无奈的分别,叫离殇
我知道世上最伤感的感情,交情殇
我不知道,世上还有不有,比这
更大、更痛苦、更无奈、更伤感的殇?
这样的殇,会不会是一个伟大民族
夜夜,沉浸在歌舞升平的笙箫之中?
不亦乐乎,乐不思蜀,乐不思途
把整个民族的进取精神抛在九霄云外
只图享受一时的快乐,一时的风光?
我不禁要问,这样的伤,是什么殇?
这样的伤,究竟是谁的殇?谁的殇?


破碎

破碎的玻璃没有哭泣
即使躺在垃圾堆里
依然像一双双明亮的眼睛
望着苍空大地或者赶路的行人

一颗心破碎了绝对不像玻璃
心破碎之后要流泪甚至流血
当泪干血尽之后
就不再有泪有血了

暴风雨后,我端详着
无数被大风破坏的窗户
像一个个黑洞透出阴森和绝望
玻璃是人类借助的另一种眼睛 


陀螺

鞭子一抽它就使劲旋转
把一个真实的自己
藏在旋转之中变成旋涡
谁知?它只是一截
没有生命的木头

生活就像旋转的陀螺
你抽它,它就旋转
使劲抽,它就飞快地旋转
停下鞭子,它就倒地

陀螺把生活寄托在鞭子上
即使将它抽得遍体鳞伤
也不喊一声疼痛

感谢——生活的鞭子
在我身上抽出的一道道痕印


虚拟

太虚幻境——
被一个人的眼睛摄猎
无数颗爆发的新星
燃烧成记忆的碎片
有人不相信这是事实

鸦群纷飞成一幅幅剪影
遮没了所有仰望的目光
谁把风雨的人生翻开
阅读,暮色苍茫中
一缕烁闪的辉光倏地一亮

空旷的苍漠寂野,只有
那个站立的人,在眺望远方 


林梢的雁儿

受伤的雁儿,栖在一棵枝梢
无言地望着大地
望着大地上
无数南来北往的行人
它多想大声地叫喊——

救救我吧,救救我吧
雁儿只在心灵中呼喊着
始终没有喊出声音
它觉得地上的行人
没有一个是怀着好心的……


想入非非

你欲言又止
你将你的风度翩翩
潇洒成梦中的向日葵
你微微一笑
天上那轮红太阳
就暗然失色
桌上那杯桔汁水
就淡而寡味
你很想安静睡个囫囵觉
窗外嘈杂狂呼入耳
你始终未能入睡
你想发疯从床上跃起大骂
才发觉胡子很长很长了
你很想买把刮胡刀
老是叽叽咕咕
嫌价格太贵太贵 


鹰逝

鹰翎飘飞涅槃的痛苦
余音袅袅
目光与夕阳触碰
雷鸣自九天之上倾泼而下
鹰翅再也驮不动时光的沉重

鹰消逝在远天的云里
鹰消逝在目光的断崖
万里苍茫,因此
风萧萧,冷雨如注

鹰是殉道者
鹰之涅槃,皈依一种希求与崇仰
灵的天国,可有鹰温暖的巢么?


画太阳

屋外在落雪,很冷很冷
我伏于案头写写画画
不觉画出一只白鸽展翅飞向远方

我的画笔很笨很笨
我的思绪很长很长
我惦念鸽子会不会被寒潮冻僵?

我默默地想
暗暗祈祷上苍
但愿鸽子没有灾难降临头上

我再画一颗太阳
画得很圆很圆,很亮很亮
融化那冰雪,温暖鸽子的翅膀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