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石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44 首诗歌,总阅读 49002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石头的诗

(24 首)

九月九日刮风寨枕着流水睡觉

已成之梦被水带走,未成之梦亦复如是
洗空了吗洗空了
洗净了啊洗净了
河水整夜往澜沧江奔跑
如果这是欢喜,流水一定知道秘密
夜半去门外小解,山中仅此一人
星星一颗一颗往眼里掉


可以的

风来了,不是我请来的
雨走了,也不是我送走的
落日追赶着旭日,我忘了记你
皮与肉撕开,疼与痛分成俩字


桃花也有不必要的凌乱

桃花在枝头爆满 
隐忍与红对比 
不是同样的一株,是同一个的二、三、四、五 
是因果之因 
因果之果 
开与不开的对立统一。 
女人也是这样。怀春的好皮肤对立统一着皱折 
在同样的肚皮。 
一个的另外一个。 


端午,伤悲何需我哭

那一日,急匆匆的雨打湿我,衣服粘紧皮
仿佛顺着毛孔,再往里,雨就可以滴进肉窟窿
黑咕隆咚,那么急
一个光头,一个地,前面是雨,后面是追赶我的雨
似乎我也可以像雨一样,到地皮下面去躲雨
“雨下成水了”,那一日
我是这样喊的:雨,下,成,水,了。
我仅仅是拍拍手,请你听听,嘻嘻
多好啊,雨下成水了,放心吧
它回到河里。


驴性分析杂记

一头驴,浑不知自己生而为驴
也不知自己死而为驴肉
更不知死而再生,自己还是一头驴
在吃饱喝足之后
或卧于地,睡美之后
或被顺着毛抚摸舒服之后
“啊,我也是一头幸福的驴啊”
或蒙上眼罩拉起石磨,转了一圈又一圏
“啊,我已是一头奔跑到天边的驴”
或夜晚深思:“与骡子比,
嗯,我是一头像马的驴”
“与马比,嗯,嗯,也许我就是一匹像驴的马”
疼痛的时候,也许才是清醒的时候
被鞭子抽,被捆绑,
被宰
吃吧,吃吧,驴肉煮熟了
飘起一层油花花,像泪开花
仿佛驴肉也可以痛哭


南台日记

并非为了爬山而爬此山
也并非为了把自己捞出来而跳入大海
如果爬走能解决爬走的问题
蚂蚁何苦为蚂蚁,我又何苦为众生
一步一步走就像攒钱还债
就像眼泪拒绝成为液体
走着走着,忽闻鸟鸣
如同锤子砸核桃,咔嚓一声
核桃破了但是核桃多么欢喜啊
已经破了多少次但是核桃愿意再被砸破
而我愿意走着走着,忽闻鸟鸣
山高林深,鸟鸣透彻
鸟鸣透彻,不必闲扯
不必闲扯,我证明了孤独


灵隐寺一首

隐,隐谁,谁隐
或许是死隐于生,生隐于刮风
或许是莲花隐于污泥,污泥隐于地球
地球隐于
西湖急雨远舟小忧愁


里尔克

一双臭袜子,很随意地
就压住《罗丹论》,里尔克喘着粗气
出汗,被时间羞辱,还有
闪着金光的灰尘,比白雪还厚,还勇敢

这双臭袜子多么骄傲啊
一下压住两位大师,压住法国和奥地利
在小小的床头柜之上,在微暗的灯光之下
很小,很窄,里尔克挪不开
罗丹也不能

这双臭袜子,粘满新陈代谢的皮屑
粘满偶然和必然的争斗,想说话
表达恐惧以及未来,离1902年很远

里尔克,这条抒情的汉子,来到巴黎
与塌鼻人为邻,怀揣追问和感冒
多么辛苦啊,还要给罗丹这个老家伙当秘书,抄写
还要被一双臭袜子很随意地压住
被化解,被抒情

这双不懂诗歌的臭袜子
于2004年制造


雪没有下在别处

下在马路上的雪定是被脚践踏,被
滚滚车轮轧来轧去
“咯吱咯吱”地叫
不同于白了黄狗黑狗花狗的雪,构造跑动的假象
下在石头上的雪就下在石头上
下在坟头上的雪就下在坟头上
下在光头上的雪就下在光头上
此情此景类似于牛粪
在西河沟的圪墚上
一头牛走着走着,蹶起尾巴,露出那红烧肉的屁股
噗嗤一下,牛粪刚好落在土路上
冒着粮草糟粕的热气


孤立

春天来了
他们都说:春天来了。
气温上升,冰化成水
该发芽的,基本上发芽
也有发霉的,永远发霉
该开花的,基本上开花
赤的,橙的,黄的,绿的,青的,蓝的,紫的
但也有白的。
我没有听见花开的声音
不论它开得多慢、多烂
燕子也从南面回来,年年如此。
白天开始长一点
黑夜开始短一点,和去年一样
还有一些小的动物、昆虫
比如松鼠,爬到高高的树枝上
蹦蹦跳跳,比如蜜蜂
有时落在花上,有时飞起来
都看见了天日。
除此之外,与去年冬天
有什么两样
我继续与去年冬天保持着一致
只是穿的
薄了一些


厌世

晨,一个旧人坐在以前的空气里 

树已被温度弄绿。鸟跳到那枝丫上摇摆着小小脑袋瓜 
她想再叫,想再飞 
但她暂时停顿在上一刻 


壬辰卜

属羊人,金牛座 
未土燥,辰土湿 
必冲撞,犯“卷舌” 

小子,认命吧,树叶都往地上落 
十月不会吹春风 


鸟鸣之声

晨起,鸟鸣之声落到一颗纷乱的心里, 
已非鸟鸣。 
马雄山对于一个远来的过客,老六对于昨夜在石头房子里的交谈, 
院子里的茅草亭子对于绿色的苔藓,对于潮湿。 
已非拥抱。 
一条江水的源头就在高高的地方, 
在山里,在树林里,在杂草里,在静极的隐秘的远处。 
我来了,我不说。 
我坐在土上,一阵猛拍。


初朝五台山南台

从观音洞起香,一步一步虔诚,经过白云寺,经过佛母洞
经过山坡、石头、树木、汗水、羊群、鸟鸣
头颅够着天空,眼睛高过灰尘
看啊,这聆听佛陀讲经说法的山群
看啊,这十方虚空凝聚的一心


随便诗41

请闭嘴 
请听风吹 
请听鸟叫 
请你一个人 
请你用一个天空,一个大地,一张人皮 


随便诗37

意义之外没意义。 
我之外, 
浮云新。


随便诗36

深夜,我在一面大镜子里捞羞耻 
明镜即苦海 


随便诗31

老子死了,一只蚂蚁也死了 
蚂蚁无名字 
没有取 
怎么了


随便诗17

热爱GDP,吃速生鸡,到处都是推土机 
此乃发展硬道理 
那些1978年以后出生的硬孩子们,吸毒气,喝毒水,天不怕地不怕


随便诗8

万里江山 
都归你们 
我只要 
一山一水 
一心一意 
一头小毛驴 
一张人皮  
初朝五台山南台


随便诗4

所谓闭关就是 
你把你 
和你自己 
都送到月亮上 
饿死活该 
渴死活该 
冻死活该 
美死活该 


甲午年五月十七日在乌马河旁观月

把对面的青山删掉
把哗啦啦的流水删掉
把蛙鸣删掉
把影影绰绰的树木删掉
把布谷鸟的叫声删掉
把那辆呜呜奔跑的汽车删掉
把狗吠删掉
把村庄删掉
把微风删掉
把嗡嗡掠过的飞机删掉
把天空删掉
把黑夜删掉
把十二点头顶的圆月亮删掉


咏春小令

春风有一股小骚劲,它吹呀吹呀
连我也不放过
我是这样描述那些绿芽的
“她们嫩破了地皮,她们嫩破了树皮”


忏悔记

热闹之处有什么,你去热闹之处干什么。
热闹之前你是谁,热闹之后你是谁。

能不能在一堆人中你还是独自一个人。
能不能在一个人的时候你还是独自一个人。

能不能在喝醉之后你还是空的。
能不能在吞下毒针之后你还是空的。

能不能让你的思考停下来。
能不能让你的嘴巴停下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