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唐依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5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唐依简介

(阅读:818 次)

唐依,男,生于八十年代,写诗,做茶。山西省民盟盟员,山西文学院第六届签约作家。主编民刊《单行道》。

唐依的诗

(18 首)

当时明月在

夜又如约而至
16楼的窗户外面灯火阑珊
做为整个城市的一份子
这个小区每天都在暗示属于它的夜空
然而这样说
仿佛是在做假

许多年前不是这样的
那时的夜
月光晒得地面像铺了一层白银


夜宿南城

风穿过风的间隙
记忆是不准确的

在南边,十里城
新建的大楼停工了
也可能从来就是一动没动
风鼓满过季节的火热与冰凉

我记起手绘地图有五颜六色
那时还没有遍地荆棘
所有鸟的身上都藏着一双眼睛
有一种能攥出水的坚硬

房间里钟表滴答
安静常常让人喘不过气
母亲提菜穿过菜市场
我看见她的皱纹在时间的体内
正对自己的过去咬牙切齿

想象一碗水银被倾泻
风就停在面前
说今年与往年没什么不同


你突然想

那个在清晨从巷口走来的人一定认出了你

你手足无措时,
想起了浸满骨头的秋日。
那时,片叶就能遮住街道

青苔长出黑牙齿
有一些黑白相间的云
你还能分辨事物的形状

看见杉树矮于群山
而群山姿色各异
层次分明

日头一定璀璨,你突然想。


去干一件事

就什么也不管了
一路奔跑气喘吁吁
大片大片的媚相从体内剥落

就像驴
边走边拉粪蛋
一个接着一个
像省略号

快感蚂蚁般爬满了驴的全身
也就爬满了我的全身

此刻
就去干这件事
驴粪蛋一动不动
我渐行渐远


一只鸟从来都是专注的

夜晚的体温用诧异来表述
让你器官湿润的景象过于庞大
思想不过是一种假象

在你我之间
一只鸟从来都是专注的
另一只也是

我们彼此怀疑,在风中摇摆不定。
请留心此时的猎户座
卧室的碧绿在凌晨四点多的太原苏醒

卫矛在丰盛的雨水中恣意,
象祭祀一样。
为了抵达一块石头
你我不停在犯错

可是又能怎样?
在无数个被侵入的夜
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罐子盛放


容器

毋庸置疑,抽出的烦恼都被装了起来。
在杏花村,慢吞吞的活法
在这个容器里

车行进在路上。每一次冲刺都渗透
决绝。仿佛一头扎进黄昏哪儿也去不了。

鸟在湖面踮了踮脚就走了
一种被烈酒裹挟后的清凉

在杏花村,我有一个兄弟
他就像酒瓶上的釉
还没有被打磨光滑的粗砺
我总是痴迷气息被打乱后的陌生感

在容器里
酒是一种比孤独更大的词
人总是朴素的不自知
当我决定攥紧拳头走出睡眠
两寸高低门槛就能把我绊倒

我的兄弟
每一个夜晚都会闪烁微暗的火
我有你没有描述过的悲喜


突兀的寒冷

1、

突兀的寒冷
像一辆高速上逆行的车
拥有高贵而肆无忌惮的血统

2、

携带欲望的漂流瓶
在乌黑的海里摇晃
在月亮的底部
拨浪鼓似的脑袋猛地插进沙滩
像投入母亲的怀抱一样
捂住了半辈子被名声所累的心事

3、

而黏稠的海水粘着腥味席卷眼前
五只海豚倒立
你们疲惫的眼神望向远山

4、

我能想起一段往事
在深山里的罂粟闪烁夕阳之光
一个包头巾的女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地垄上
点燃一只蝲蛄蛄的身体

5、

她是个写恐怖小说的艺妓
这些年她一直呆在厨房升起炊烟

6、

悄悄的秋越走越接近真相
而枫叶崭露头角有钻石的味道
是哪个人从远处走近?突然发现孑然一身

7、

大黑猫头枕棋盘
柔软的爪子轻敲棋子
目中无人

8、

在大雾出现之前
满地金黄的树叶像极了一张张潮湿的面孔
露出对未来的恐惧


强迫

豹子除非放弃闪电般杂耍。

目力所及的美
你写下长篇阔论,隐喻
时代美学范畴
不可名状的。被忽略的。随之而来的。
强迫时光不止的
种种一厢情愿的念头,是单薄的,
不及的。

出口太多,没有出路。
开车行驶在高速公路,
前行陶醉在路的延伸
厌烦于没完没了
除非想起一些个至亲,
否则我就是陌生

豹子豹子般闪电暴进
我开车行驶在阳光的暖中
超越了他


家族笔记

一个家族的成长光谈血泪未免太过笼统
一只鸡扑腾翅膀不过用来怀念过往
而一粒米只是一粒米
非要用短工的某一天来构建宏大的叙事,
是不可能的。

而你深信不疑的长短句在北方
只是流言蜚语
你将自己深埋泥土,赤脚走近冬天
请在作出决定之前说声抱歉
请嘱咐丫鬟取出白布,鸡打鸣后立即裹脚,
维持住家族神圣的传统足以证明
你已安顿好一切。

寒冷迟早会越墙而去
你轻视的恰恰是她腹中的骨肉
你不小心撕裂的一本书籍
掉出一把带血的匕首
你害怕之极,
跌跌撞撞陷进黄花梨的表皮。


要起风了

北方的古城墙逐渐冷却
一些与我相关的模糊的词
趁着年轻
尚来得及返回

而在南方
你穿上一双新的绣花鞋
在池子里
种下楞严经文

怕是来不及了
一种血红色的荒谬
止不住的跳跃

是要起风了


朝向秋天的窗户

秋天仍是不够透明
叶子迟迟

一个阴天就令人
没了边界

把影子做漂亮点
至少要在这个季节活得体面

去梦游吧
有什么比寒冷更坏的煽情?

在窗外
那些一本正经的故事
风一吹就散了


一场暴风雨过去了

一场暴雨过去了
一场暴雨的脾气急促
象花开得倔强
然而一场暴雨是轻佻的

一场暴雨过去了
就是这样,在没过去之前
又是不可预期,唱着反调
安静失去信誉
忐忑者手忙脚乱。

此时,恋人就该接吻
说体己的话,反正寂静
此时,灰喜鹊抖动着风
——“不可多得的轻松就是放肆”

那又怎样?
一场暴雨正下着时,自行车孑然一身
街头找不到依靠。赶路人
两腿青筋暴起是否预示着反抗正流行?

新楼盘与下水道的不同在于明目张胆哈哈大笑

尽管对面有12层灯火通明
尽管有少女掀起窗帘,额头清香
一场暴雨过去了

一场暴雨过去了,积水欢快
更加欢快的是小七和她的纸船
此时,北漂的歌手突然想起莫奈
他将颜料统统扔进垃圾桶

此时即将入夜,一层薄薄的黑。
嘴唇猛地张开
——“除了水,你还需要什么?”
一场暴雨过去了

你用手擦试玻璃的水汽
看见一盏灯还亮着
你能目睹的
天空丢了一朵云的白


比如

比如江南苏记的油纸伞,烟雨濛濛
东篱下泥土新鲜
绣花鞋尺寸适中,在桥上
摆起道场。煮过酒的青梅,
而此时是秋。一首洞穿笙箫的曲子
以及一捧草,一把扇
我准备寄些给你

比如戈壁不苟言笑的石头,秋风中
完好的茅屋,烧刀子
马匹以及带我渡过黄河的狐狸
我就不准备送出。


弃我去者比不上乱我心者

黑房子到处是逼仄角落
尖叫摆弄着碗筷,图谋一朵春花
金黄色的豹子摆弄着胡须
想方设法看清自己
镜子却不见了踪影
 
飞翔就必定撞上手掌
 
怀揣幸福的人在下个路口目击车祸
下一个路口的人回到家中
庆祝夜晚降临
 
炫耀翅膀的花大姐总有一天会被弹弓击落
而那个拿起弹弓的人
睡眼惺忪走出歌厅
 
有多少人走散,就有多少人
醉酒在床头
谁要继续?谁就
居心叵测
此时要乐于在蜜语甜言中戴上花头巾
谁敢一不小心在镜子中扭曲脸庞?
 
挨着车站的铁皮屋旁
垃圾桶在风中瑟缩
一只兴冲冲的麻雀飞进房檐
开始喃喃自语的人刹不住了闸


浑浊清晨

要是有凌冽的味道倒是好些
瑟缩着不抵抗
不停盘算冷的时间
呆头呆脑等到月出东山

等到无尽的黑如泥沙俱下
等到体会不合时宜竟成为美
而这样的美该用什么样的手来抚摸

而这样的美却是瘦小的骨头
点燃也熄灭不了的鬼火
惊起一团团修正之风乱了阵
在高楼与街道之间
如同鱼群在珊瑚之间
少了清醒

这般摸样的步履蹒跚竟也不够换来雀跃
哪天你决定为瘦小的美而奔向死亡
那个冒充你的人将一路紧随


只有平静仍孕育残忍

只有枯树还隐藏着生命
只有尚能西的流水不放弃与夕阳血淋淋的对视
只有压垮马匹的粮草,还夹杂着青春的湿潮
老坟堆里的黄皮子终究敌不过暖冬,
一种诧异足以让你胆战心惊。

不动的不是山,不动的就是不动的。
固定的称呼是虚伪的陈述
只有平静仍孕育残忍


就在那一天

就在那一天
来自蒙古高原的风沿途带着细小的土和沙砾
漫过平原上的县城

眉头紧缩的不是睡梦惊醒的喜鹊
你目瞪口呆 你从山上下来
看见街道上惊慌失措的人群
由于天色将暗
铝合金门窗咿咿呀呀不停向我们表达

这时
反抗的意义和自由相悖
逃避没有意义
就如同挺起胸膛没有意义

就在那一天
你的蒙古高原的风
继续沿途盛开
风漫过平原和你途径县城的方式一样
没经过思考


介于

起先是水泥的脸涂抹成肤色
骨骼用精钢制成,劳动或者
飞翔在疲惫中进化
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太阳成型于木的年轮
介于石头和石头的阵势
你的一不小心
不符合山间的惯例

介于半睡半醒,你听到的口齿清晰
请不要担心出自猫头鹰之口,
可是你烦躁不堪的理由过于自私
你怀疑说话的就是你的妻子

在冬日的街道,介于冷和柔软
你缩紧脖子
捂住身体每一个缝隙
象是躲避一场意外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