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君儿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7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君儿简介

(阅读:403 次)

君儿,1968年生。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2015年荣获《新世纪诗典》第五届“李白诗歌奖”金诗奖,韩国第二届“亚洲诗人奖(2017)”,第四届谷熟来禽桂冠诗歌奖(2019)。葵同仁。长安诗歌节唐名人堂成员。著有诗集《飞越太平洋的鸟》等十种和评论随笔集《诗在写我》。

君儿的诗

(17 首)

你和我

这一片一片的废墟
就是那个文明古国

这一股烟一股烟的炮火
炸的正是该国土地上的
活物,文明及其构筑

不管千年万年
这人间就是我们必须
水火其中的

“造次必于是”
“颠沛必于是”


我把头贴在飞驰的车厢玻璃上
我看着蓝天,白云
屋顶,偶尔还有飞机
我的心掠过恨,欲,无奈,牵挂
伤害与疼痛
我的心还不是蓝天,云彩
不是充满天地的风


说话的树

这么多麻雀
聚集在海边
你如留意
每根树枝几乎
都在喳喳讲话
那是时空里
另一种海浪


中国孩子

我的第一个孩子
是和丈夫婚前有的
没办法只能流掉
不知道怎么请假
转天就上班了
生下儿子后
又有过三次
不敢要
也不可能要
乖乖到医院做人流
一次是在家吃药
恶心得死去活来
每次都和丈夫
翻脸月余甚至半年
为此早早结束了
夫妻生活
现在是毗邻而居
基本上做到了
睦邻友好
国策是怎么深及
一个中国家庭
婚姻生活的
我想我也有权力
说点什么了


八十年代

那年
我被突然倒塌的猪圈
埋在了里面
确切说是猪圈的
一面墙
父亲将我救出
记得当时脸上起了一层
难看的疙瘩
很长时间下不去
从此知道了被活埋
的滋味是什么
哦,对了
全部的猪安然无恙


鱼上帝

现在鱼缸里仅剩下一条鱼
由数十发展到一
透明的水里
一动不动睡觉
让人想到
自然界里会不会
也有一位
鱼上帝
坐在黄金的源头
吞下只有造物主才有的
悲伤和空虚


楼顶上的鸟群

黄昏一群雀鸟
在顶楼上飞

一群雀鸟带着夕阳
带着时光

如果死去的人能回来
就给他们一副翅膀

带着挽惜  带着悲伤
就让他们在顶楼上有一次飞翔


情人

同学被前夫杀了
差点死的还有她现任的男友
这个西安男子
在就要赴西安的当晚
被变成了面瘫
而同学的脖子上
留下了致死的刀痕
独子十六岁
父母在东北
温柔可人的女同学
曾经是多么浪漫
那时我们都还年轻
我骑着破单车找她聊天
夜宿她的单位宿舍
一次我俩和她的男同事
一起看根据杜拉斯小说
拍成的《情人》
那天我们都有些激动
以为神秘的未来
会有个永恒的情人
等在火车或轮船必经的
某个渡口和站台


尽头

我说
没有尽头
你以为我说的是
大海
其实我说的是
一篇一篇
写着无意义的
会议纪要
我说没有尽头
你以为我说的是
时间 
其实我说的是
一块一块
被欲望分隔的
海中梯田
许多事物消失了
许多人不见
我说没有尽头
你以为我说的是
几何意义上的延展
其实我说的是
厌倦


白公墓

居易墓上长着
大大小小
10棵柏树
冬天也是青青
如盖
这样的大墓我见过几个
苏轼的
苏洵的
苏辙的
伴着芳草泥土
伴着静静生长的
大树 


难民

大地上某个
沙漠国家
战争打到了
这种程度
只有政府派
和反对派
人民落荒而逃
太阳当空普照


菩萨自有菩萨的困惑

菩萨甲

菩萨乙
为什么我的灯
灭了


三个基督徒到医院探望一个病友兄弟

围着病床
他们祷告
每人一段
各不相同

然后他们唱歌
这次曲调一样
内容相同
结尾都呼阿门

他们的病友兄弟
得了帕金森症
坐在白床单上
整个过程只是不停摇头


在太平洋洗脚

太平洋绿色的海水
洗着我的脚心
有乳房有男性器官的姑娘们
在睡觉
我的祖国离此两个多小时机程
我的家在被污染的大陆北部海域
它们每一滴水都渴望汇入
镜子一样的太平洋
像我一样


体内异端

一个面皱发疏的老太太
正在我身中孕育 暂藏
想想这件事实在有意思
我现在挖不出的想象
全部为她所控
十年也许二十年
大海料也不会变成桑田
我却要一死再死
只为那个神秘的面皱发疏
只为她粉墨登场
告诉我多少事已全部遗忘
它们全都随风飘扬


给不在世的姐姐算命

姐姐
以前我用书
现在我用电脑
给你算命
给一个不在世的人
算命
这有多荒谬
你得了四十六分
我得了五十八分
我们姐妹都没及格
十二分之差
你赴黄泉
我仍在尘世上
懒惰 梦寐 挣扎
姐姐
屏幕雪白
我看不到你的音容
你现在的世界
是什么样的
如果也是六十分
才算及格
那我们姐妹的同病相怜
要持续到第几次
轮回
第几又几分之几世
以后


色与空

儿子 我没想到
我曾遭逢的尴尬
你也要重新遭逢一回
比如肤色
我们竟成了介于
黑人与黄种人之间的
又一物类
在非洲显得白
在亚洲显得黑
如果我们为此骄傲
其实又有什么不可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