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荆棘草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7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荆棘草的诗

(19 首)

把自己磨进一把弯刀

把一把刀
磨出血来
这样才够锋利
把一把刀
磨出闪电来
这样才够锋利
把一把刀
磨出雷声来
这样才够锋利
父亲磨刀
总是咬牙切齿
恨不得,把自己
不够挺拔的身躯
磨进一把弯刀
割刈这尘世的荒芜

父亲说,磨刀
就是磨你的每一根骨头
一辈子懦弱的父亲
到死也没有
亮出他的刀来


请放下你的高贵

不宽的过道里
我走在前面
张科长走在后面
他不住地咳嗽
不是真咳的那种
意思叫我给他让路
告诉我,你后面走着的
是环卫科的张科长
我走我的,你走你的
我挺了挺有点弯曲的身子
提了一口中气
响亮地咳嗽了一声
比张科长的要响
比任何一人都要响
张科长不再咳嗽了
脚步似乎也慢了下来


草木经

生来
就是秋风的死敌
生来
就是牛羊踩踏的命
生来
就与一把镰刀有割颈之交
生来
就注定要被一场场大雪所覆盖
生来
就与那些蚁虫抱团取暖
生来
就与一场春风密谋天下大事

生来就是匍匐和仰望


我写的教师节都和你们不一样

今天教师节
我不写我做过教师
我不写我上课很爷们
我不写现在的老师很伪娘
我不写现在的学生都是娘炮
我也不写教师们节日快乐
我更不写学生们节日快乐
我就写杨改兰的四个孩子
你们还好吗
我就写毕节的四兄妹
你们还好吗
我就想问一问她们
你们在天堂里
有快乐的操场吗


哭墙

一堵墙
就竖在那里
等你去哭
这堵墙
全用白骨垒成
多次去南京
想到这堵墙前站一站
摸一摸那些冰凉的骨头
可我一直没有去
不是怕哭不出来,因为
我的眼泪
已被一些苦难掏空
我必须留下一滴眼泪
最后

哭我自己


医生说我有精神病

去医院看医生
医生正襟危坐
问我哪里不舒服
我说,没有不舒服
医生说,没有不舒䏜
你来看什么病
我说,感觉心脏有病
医生问我
胸闷吗
我说,不
头晕吗
我说,不
乏力吗
我说,不
我说,近来一出门
心就发慌
医生咂了咂嘴
你病的不轻,去精神科吧


蚂蚁

与泥土
贴得最近
一生谦卑地活着
你总是以
爬行的姿态
与这个世界握手言和
天空高远
你只在乎一株小草的枯荣


“民”字之泛说

天下之轻
莫过蓬蒿
故有草民之说
天下之滥
莫过贝钱
故有贱民之说
天下之臭
莫过腹气
故有屁民之说
天下之苦
莫过奴仆
故有庶民之说
天下之累
莫过为耕
故有农民之说
天下之孝
莫过人子
故有子民之说
天下之忠
莫过皇臣
故有臣民之说
天下之兴
莫过人丁
故有人民之说
天下之大
莫过王土
故有国民之说
天下之低
莫过蝼蚁
故有蚁民之说


八字诀

天因其高而生敬畏
地因其厚而生情笃

雨因其绵而生恩泽
露因其纯而生晶莹

竹因其虚而生亮节
花因其短而生芬芳

山因其立而生危峰
土因其低而生江河

士因其名而生流言
风因其大而生沙石

亲因其去而生愧疚
友因其失而生珍惜

月因其缺而生悲凉
日因其暮而生怀乡

情因其深而生爱恋
痛因其极而生决绝

水因其死而生浊臭
木因其枯而生蚁虫

人因其欲而生杂念
权因其重而生腐败


高压线

一只小鸟
落在高压线上
高压线丝毫没有抖动
又一只小鸟落在高压线上
高压线轻轻抖动了一下
接着
三只,四只,五只
一群小鸟
落在高压线上
高压线剧烈地抖动了起来
包括
小鸟羽毛上的
落日余晖


她究竟为谁哭丧

她三十来岁
人长得倒也娟秀
一进棺房
她便扑在棺上
捶打着棺材
就像捶打着这个世界
数黄瓜道芝麻
一把鼻涕,又是一把眼泪
哭得呼天抢地
看哭的人
个个悲戚落泪
哭过之后
我悄悄问她
你哭得为什么这么悲伤
她说,我不是哭
棺材里的死人,我是哭我自己
一想到钱
我就会嚎啕大哭


迎接大领导高温慰问

环卫科的李科长
头天晚上
就通知清洁工
明天各人
要做好环境卫生工作
中午十点钟
集团大领导下来高温慰问
几个清洁工
从早上六点一直干到
下午三点
也没有见到大领导的影子
李科长说
大领导临时取消日程安排
说今天多云,气温只有35度

张科长最后还说
现在的天气预报,太不可信


你不烂掉,我不会赞美你

一个桃子,表面光鲜
高唱赞歌的人
赞不绝口
我默不作声,哀其不幸
我知道,它从里面
已经一点点腐烂了,一个
腐烂的桃子
不会引起我的食欲
一个失去食欲的桃子
我不会去赞美它
只是希望它一直烂下去

一个完全烂掉的桃子
才是一个值得赞美的桃子


光棍老李头要去北京擦皮鞋

村上的光棍老李头
正在家里收拾行李
准备去北京打工
挣点年关的年货钱
邻居傻二看着
心里痒痒的
问老李头去哪里打工
老李头倒是有点骄傲地说
去我们的首都北京
傻二一脸懵逼
问老李头去北京做什么
老李头说
干我的老本行擦皮鞋
傻二嘴角一撇
老李头啊,北京人
都是贵族
那些京爷脚上穿的
都是上万块钱的皮鞋
就你这土里巴叽的熊样
配擦皮鞋吗
老孙头青筋暴涨
望着傻二吼了起来
狗日的北京,他牛什么牛
八国联军闯进京城
他们一个个吓得
比孙子还要怂


傻蛋回家

傻蛋
六十岁了
没有女人
老实巴叽的
三年了
傻蛋终于从南方
的一座大都市里
回家了
傻蛋这次回家
真的很奢侈
包了一辆专车
西装革履的
还化了妆
应当说衣锦还乡
傻蛋一路上
没有说一句话
回到家的傻蛋
仍然没有说
一句话
匆匆与家人见了一面
就在吹吹打打的声乐中
走进了
去天国的中转站
踏上云端
傻蛋什么也没有留下
只留下一个小小的盒子
傻蛋八十多岁的老父亲
哆哆嗦嗦抱着这个
小小的盒子
嘴里喃喃地说
孬种傻蛋,累了
就回家看看


母亲和小草

母亲活着时
小草比母亲矮
那些疯长的小草
总是高不过母亲手里的一把刀
母亲死了
小草们爬上了
母亲的坟头
只一夜春风
这些小草便呼啦一下
高出了母亲
骄傲地站在母亲的坟头上
俨然是一个胜利者
对于这些倔强的小草
我不锄不刈
我知道
母亲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小草
没有小草的日子
母亲的生活一定是孤寂的

小草和母亲
一直在较量着


喊父亲躲钉

想起父亲
我就想大哭一场
父亲入殓时
入殓师教我们兄弟几个
一起喊,父亲躲钉
我们刚刚喊出“爸爸”两字
满脸紧巴巴的入殓师
“咣当”一榔头,就砸了下去
合上了销钉
可怜的父亲,入土前
也没有躲过,这尘世间的
最后一枚钉子


你并不知道我的孤独

你不是孤独的人
你不会知道孤独的滋味
你是孤独的人
也并不知道我此时的孤独
我的孤独
是一口井望着天空的孤独


麻雀落在信访局的门牌上

信访局的大楼
正在搬迁
白底黑字的门牌
摆放在一处草坪上
几只麻雀
落在门牌上
蹦蹦跳跳,叽叽喳喳
看大门的张二拽
捡起一粒石子
“嗖”地扔了过去
嘴里骂骂咧咧
“这些家伙
尽在上面拉屎”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