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戈麦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6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戈麦简介

(阅读:391 次)

戈麦,原名褚福军,祖籍山东巨野,1967年生于黑龙江省萝北县宝泉岭农场,1985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 有北大"校园诗人"之称。1991年9月24日自沉于北京西郊万泉河,时年仅二十四岁。

戈麦的诗

(24 首)

沧海

拒绝死亡 就是拒绝岸上的沉沙
事物的内部 铀被方向和地理抽空
那岸上的芦苇在微风中摆动
时光在摆动 摆动岸边的叶子 摆动灯塔

遥远的绿呀 遥远的七弦琴 翡翠色的盔甲
这绝对的沉寂被嵌在一颗不名的星球
像偶然的一块羊皮 羊皮被标记打中
偶然的绿呀 偶然的风 汇往平明之镜

黑夜里一叶孤舟 一片指甲
一叶孤舟悄然浔渡 黑夜谛视源头
一粒银栗漂浮不定 跃上船梢
细密的波纹呀 通向远方的航路为银线环绕

这是远方 什么人在宇宙的窗口了望
一只鸟 一直蓝尾鸟 在黑夜登上枝头
鸟呵 疲倦的鸟 大水上被风暴洗刷的眼睛
一声鸣叫像一粒啄尖上的石子 石子上有光亮

一只鸟在一滴水上站着 它站了好久
这是海面上悬起的的一滴水 它的质量直指
星球的核心 一只鸟在水上看了好久
一只蓝色的影子在窗口像死一样绝望

风一直在领航 指引的是海上的波浪
波浪一直在荡 海面上延伸的钟磬一直在
谁在千尺之下栽种了槐桑
谁是琥珀的桶 谁是人 谁是物种


南方

像是从前某个夜晚遗落的微雨
我来到南方的小站
檐下那只翠绿的雌鸟
我来到你妊娠着李花的故乡

我在北方的书记中想象过你的音容
四处是亭台的摆设和越女的清唱
漫长的中古 南方的衰微
一只杜鹃委婉地走在清晨

我的耳畔是另一个国度 另一个东方
我抓住它 那是我想要寻找的语言
我就要离开着哺育过我的原野
在寂寥的夜晚 徘徊于灯火陌生的街头

此后的生活就要从一家落雨的客栈开始
一扇门扉挡不住青苔上低旋的寒风
我是误入了不可返归的浮华的想象
还是来到了不可饶恕的经验乐园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 在一块高大的岩石下
最后看一眼房屋后海上的黄昏
请让我望一望日出前的树林
当我老了 再直不起腰身

在我的身旁 一只衰老的知更鸟
一株白杨正在成长
我座下的仍是那把年轻时代的椅子
当我老了 再也直不起腰身

许多枫叶在我的脚下安睡
枫叶下面是秋天的泥土
这种气味一直伴随着我
我诞生在秋天 从未走进过乐园

一只老马在草地上安睡 一只老马
它走遍了中国西部的草原
我不是那匹好马 一生中我多次回头
想看看自己 看看自己留下的黄沙

我一直未流露内心深处的恐惧
关于生命 关于博爱
我至今仍然披挂着破旧的僧衣
当我老了 窗前的的河水平流

这是哪一座人家的少年
一个少年手执书本 面色红润
你看你 多像我 脸上没有皱纹
但我老了 再也直不起腰身

我的一生被诗歌蒙蔽
我制造了这么多的情侣 这么多的鬼魂
你看这天空 多像一个盖子
当我老了 再也见不到黄昏

当我老了 就要告别全部的欢乐
一还记得我吗 早遥远的法兰西
在波涛滚滚的太平洋彼岸
我狱中的友人和禁中的情人


浮云

仰望晴空,五月的晴空,麦垛的晴空
天空中光的十字,白虎在天空漫游
宗教在天空漫游,虎的额头向大地闪亮
额头上的王字向大地闪亮

恒河之水在天上漂,沙粒臻露锋芒
黑色的披风,黑色的星,圆木沉实而雄壮
一只白象迎面而来,像南亚的荷花
荷叶围困池水,池水行在天

遗忘之声落落寡欢,背着两只大脑
一只是爱琴海的阳光,一只是犹太的王
良知的手仅仅托住一只废黜的大脑
失恋的脑,王位与圣杯在森林中游荡

云朵是一群群走过呵,向西,向海洋
在公主的坟头,在死者的鼻梁
一名法官安坐其上,他的胡须安坐其上
一只牧羊犬悔恨地投诉泪水的故乡

泪水的故乡,泪水之涨也是心愿之乡
心愿在河上摆渡,不能说生活是妄想
遗忘的摇篮,遗忘的谷仓
一个秃头的儿子伫立河上,秃头闪闪发亮


红果园

家乡的红果园
心灵的创伤连成一片
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家乡,火红的云端
一团烈焰将光滑的兽皮洗染

炉火中烧锻的大铜
如今它熠熠生辉
我手捧一把痛楚,一把山楂
把一切献给广阔的家园
想给燃烧中灼热的胸怀

收殓着苍白的遗骨
家乡,家乡,大河照常奔流
这是烧红的夜晚
夜晚,发亮的血癌
红野鸡嗉子在火光中溅出烈焰


陌生的主

我是在独自的生活中听到了你
你的洪音震动着明瓦和庄稼
从那样的黑夜,那样的迷雾
我走上的归程,那命运的航路

我是怀着怎样一种恐惧呀
却望不到你的头,你的头深埋在云里
为大海之上默默的云所环绕
你神体的下端,像一炬烛光

我是怎样被召唤而来,却不能离去
抛弃了全部的生活、草原和牧场
畏惧着你,你脚下的波浪、群山
双目空眩,寒气如注

你是谁?为什么在众人之中选择了我
这个不能体味广大生活的人
为什么隐藏在大水之上的云端
窥视我,让我接近生命的极限

而他最终听从了命运的召唤:
我将成为众尸之中最年轻的一个
但不会是众尸之王


彗星

你位临这生长人番的汪洋
几千日一个轮转 你为何不能遗忘
这指针一样精确的记忆
抛进大海它只是一颗颗瘦小的盐粒

千万颗灰尘 你用其中的一个
印刻了我们这个默默无闻的球体
当故国的山河又一次印章一样在下界闪现
你空茫的内核为之一颤

万人都已入睡 只有我一人
瞥见你 在不眠之夜
神秘之光 箭羽之光
砂纸一样地灼烧 我侧耳倾听

今夜过后 你是燃毁于云层
还是穿越环形的大地 这可怕的意念
在茫茫的寰宇之中我触及了
你一年一度的隐痛和焦虑

人迹罕至 惊人的景象已不多见
在沉酣如梦的世上 今夜
这星球之上 只有一双尘世的双眼 望着你
你寒冷的光芒已渐趋消弱

多年之后 你运行的海王星的外围
在椭圆的诡计最疾速易逝的弧段
你的内心为遥远的一束波光刺痛
那唯一的目击熬不过今夜 他合上了双眼


天鹅

我面对一面烟波浩淼的景象
一面镜子可以称作是一位多年忠实的友人
我梦见他在梦中向我讲述
我的天蝎座上是一只伏卧的天鹅

他的梦境被我的诗歌的真理照亮而趋于灭亡
因而那些景象同样也适合于我的梦境
我在梦中竟也梦见我的诗歌
我亲手写下的文字之中棉朵一样的天鹅

一只天鹅漂浮在光滑无波的水面
闪光的毛羽 那黑夜中光明的字句
我的诗歌一点点布满典籍应有的灰尘
它华丽的外表将被后世的人清声颂唱

当我郎声地读过并且大胆说出
那只天鹅振动神仙般的翅膀扶摇直上

我的诗歌仅剩下消匿之后的痕迹
一行行隐去 透彻但不清晰

梦中的诗歌 你向我讲述了什么
它曾在我的脑海中彗星一样一闪而过
永恒不适于展示 神思不适合述说
我诗歌的天鹅振翅飞往遥旷的深渊

除了梦幻 我的诗歌已不存在
有关天鹅也属于上一代人没有实现的梦想
我们日夜于语言之中寻找的并非天鹅的本质
它只是作为片段的花彩从我的梦中一晃而过


老虎

我感到我腹内的震吼
已高过往日
高过黄金的震吼 骨头的震吼
巨石 山洪的震吼

我感到我邪恶的豹皮
就要在今夜起死回生
在这红日高卧的黑夜
老虎 你复生于一座恒河的谷地

在这个古中国的城市 我想起你
千万颗主星照耀下的梦境
在这个迦太基的庭院 我想起你
教徒心中恐怖的神坛

年的光辉将覆盖整个印度
也同样覆盖喜马拉雅山脉以北的文明

丰收的是你 是口中狂吐的巨石
是南印度文化倾圮中不灭的金子


我要顶住世人的咒骂

我要顶住世人的咒骂。面对血,
走向武器。面对每一桩行走的事业,
去制造另一个用意。我要站在
所有列队者的面前,反对每一穗麦子,
每一张绷紧的弓,每一块发光的土地。

你们的咒骂像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
第一扇灰蒙蒙的窗子和最后一道街衡。
像空气包围着一望无际的天宇,
而我活在其中,被训导,被领教,
那么现在,我绝不将一毫米的状况持续

人类呵,我要彻底地站在你的反面,
像一块尖锐的顽石,大喊一千次,
不再理会活的东西。每一件史册中的业绩。
每一条词,每一折扇,每一份生的诺许。
每一刻盲从的恶果,每一介字据。

你们每一次向我伸出的无血的手呵,
我能彻底忘记。每一座辉煌的星辰,
都已成为昏暗的天气里发硬的雨滴。
每一寸埃土,每一根草棘,每一首乐曲,
都将变成我沉陷的路上必不可少的道具。

人呵,我为什么会是你们中的一个?
而不是一把滴血的刀,一条埋没人世的河流,
为什么我只是一具为言语击败的肌体?
而不是一排指向否定的未来的标记,
不是一组危险的剧幕,一盘装散了的沙子。


我们背上的污点

我们脊背上的污点,永远无法去除
无法把它们当作渣滓和泥土
在适当的时机,将法官去除
从此卸下这些仇视灵魂的微小颗粒

它们攀附在我们年轻的背上,像无数颗
腐烂的牙齿被塞进一张美丽的口中
阳光下,一个麻脸的孩子
鼻翼两侧现出白天精神病的光芒

我们从世人的目光里看到我们脊背后的景象
一粒粒火一样的种子种进了我们优秀的脑子
像一大群污水中发臭的鱼籽,在强暴者的
注目下,灌进了一名未婚处女的河床

主啊,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们屈辱的生存才能拯救,还要等到
什么时候,才能洗却世人眼中的尘土
洗却剧目中我们小丑一样的恶运


远景

从这里,能望到白色的海面
指纹一样涌起的天边
一艘缓缓航行的油船
折断了帆布和桅杆

从这里,能看到荒凉的草原
一个猎人在高高的苇丛中行走
一只鸟在天上飞行
垂直落入远处的戈壁

从这里,能望见高耸的雪山
几只秃鹫登临八千米雪线
一双不锈钢的滑雪板
在尖利的阳光下静静地呼吸


如果种子不死

如果种子不死,就会在土壤中留下
许多以往的果子未完成的东西
这些地层下活着的物件,像某种
亘古既有的仇恨,缓缓地向一处聚集

这些种子在地下活着,像一根根
炼金术士在房厅里埋下的满藏子弹的柱子
而我们生活在大厅的上面
从来没有留意过脚下即将移动的痕迹

种子在地下,像骨头摆满了坟地的边沿
它们各自系着一条白带,威严地凝视着
像一些巨蚁被外科大夫遗忘在一个巨人的脑子里
它们挥动着细小的爪子用力地挠着

而大地上的果实即使在成熟的时候
也不会感到来自下方轻微的振动
神在它们的体内日复一日培养的心机
终将在一场久久酝酿的危险中化为泡影


没有人看见草生长

没有人看见草生长
草生长的时候,我在林中沉睡
我最后梦见的是秤盘上的一根针
突然竖起,撑起一颗巨大的星球

我感到草在我心中生长
是在我看到一幅六世纪的作品的时候
一个男人旗杆一样的椎骨
狠狠地扎在一棵无比尖利的针上

可是没有人看见草生长,这就和
没有人站在草坪的塔影里观察一小队蚂蚁
它们从一根稗草的旁边经过时
草尖要高出蚂蚁微微隆起的背部多少,一样

但草不是在我心中生长
像几世不见的恐慌,它长过了我心灵的高度
总有一天,当我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
我已经永远生活在一根巨草的心脏


界限

发现我的,是一本书;是不可能的。
飞是不可能的。
居住在一家核桃的内部,是不可能的。
三根弦的吉他是不可能的。
让田野装满痛苦,是不可能的。
双倍的激情是不可能的。
忘却词汇,是不可能的。
留,是不可能的。
和上帝一起宵夜,是不可能的。
死是不可能的。


献给黄昏的星

黄昏的星从大地海洋升起
我站在黑夜的尽头
看到黄昏像一座雪白的裸体
我是天空中唯一一颗发光的星星

在这艰难的时刻
我仿佛看到了另一种人类的昨天
三个相互残杀的事物被怼到了一起
黄昏,是天空中唯一的发光体
星,是黑夜的女儿苦闷的床单
我,是我一生中无边的黑暗

在这最后的时刻,我竟能梦见
这荒芜的大地,最后一粒种子
这下垂的时间,最后一个声音
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件事情,黄昏的星


我要抛开我的肉体所有的家
让手腕脱离滑润的臼口
让指甲聚集
聚集成一片闪亮的盔甲

我要抛开我的肉体所有的家
让毛孔变得结实
让一切善良的脂肪
在每一块巨金上锈着瘦小的花

我要抛开我的肉体所有的家
让骨头逃走,让字码丛生
让所有细胞的婚恋者慢慢成长
就像它们真正存在过那样

我要抛开我的肉体所有的家
重新回到一万人的天堂
在那里,摆上灵魂微小的木偶
摆上一颗颗粉红色蹩脚的象牙


迎着早晨的路

早晨的路
像一位失散多年的挚友
在晨光染湿了梦的时候
打开了房屋的门

我终究能够像一个
漂泊多年的大地的儿子
又一次见到了出生的早晨
一只毛色松软的玩具小狗
舔着微曦中干枯的草
阳光下的雪在溶化
冷漠的心在溶化

这些年——我在哪里
不见早晨的林子 早晨的雾


誓言

好了。我现在接受全部的失败
全部的空酒瓶子和漏着小眼儿的鸡蛋
好了。我已经可以完成一次重要的分裂
仅仅一次,就可以干得异常完美

对于我们身上的补品,抽干的校样
爱情、行为、唾液和革命理想
我完全可以把它们全部煮进锅里
送给你,渴望我完全垮掉的人

但我对于我肢解后的那些零件
是给予优厚的希冀,还是颓丧的废弃
我送给你一颗米粒,好似忠告
是作为美好形成的据点还是丑恶的证明

所以,还要进行第二次分裂
瞄准遗物中我堆砌的最软弱的部位
判决——我不需要剩下的一切
哪怕第三、第四,加法和乘法

全部扔给你。还有死鸟留下的衣裳
我同样不需要减法,以及除法
这些权利的姐妹,也同样送给你
用它们继续把我的零也给废除掉


坏天气

我的影子印满了
泡桐树白色的叶子
这种滋味感染了四周

我祈求坏天气的降临
在通往爱德蒙德的路上
你湿热的泪水扑簌地

落在我粗糙的手上
我的气息便可以穿过
一个暑期浩海般的期待

怀念如傍晚的窗外
雨水浸泡的模糊的树影
从遥远的中世纪的海岸

感情的哭声隐隐传来
湿润了马厩里残存的
优越的好时光 只在

坏天气来临的时刻出现
你纤瘦的指尖敲击着
我浅蓝色脆弱的玻璃


这个日子

这个日子
意味着永远与冬天相关
失去一场莫名的雪
给予我红色的手指
失去冬日温暖的阳台,火
炉子上烘烤的鱼片

没有人的时候
也会没有水
我注视着窗外的阳光里
凌乱地抖动的叶子
这是多少年前
你的姿式
我约略记得
我厌倦了 

我厌倦了海水漂泊的生活
这个日子
需要一种根
种植在泥土、岩石和沙滩上
果子便不会顺水流走
这个日子
需要一朵燃放到空气中的
彩色气球 饱含我
和对山川湖泊的向往
这个日子
需要一次我的死去
我会死在那间
贮存我的意志我的梦想的黑房子里
没有人知道

我始终怀有那只
多情的花朵
这么多日夜
就像那个朝向故居的山坡
你的过去
那永恒的诱惑
残害了我多年

我会远离你
像你眼中久蕴的神秘
一样遥远
你端坐在桌子的尽头
是我在另一个世界里黑暗中
四季的美景


冬天的对话



想起冬末我们
在故乡的酒店中
躲避风寒

潮湿的窗外
冬天向远方消逝成规则的布景

想起雪水里那些白色的静兽
黑色的绸带默默无息
季节停止流动 

想起我们共同完成的雕像
早已化为乌有

明静的阳光中
任何预期
都没有发生

最后一滴冬意
从唇边滴落杯中 



想起人们依旧像从前的那个早晨
从这里奔向集市
脊背如云 

黑色的山脉
遮挡颤抖的视线

想起黄色的浮冰
远离喧哗的海岸
从早潮中无声退去

异域高贵的官邸
停住往昔邪恶的
白色面容

想起对你的问候
仍停在四月
无人过问的车站

那些冷绿的太阳
从不曾预期的位置
向你走来
 


想起分别时分
我们得到的礼品
只是那盏即将熄灭的灯

所有关于冬天的醉意
埋葬在最为寒冷的温暖深处

你能否在那片空白
留下一颗
即便无色的水滴

想起脸色如白梅花似的老妪
等待清晨 你
从她身边走过 

她所清扫的悲哀
你是否携带

然而冬天已经过去
我们轻轻的歌喉流落他乡

那铺满冰霜的石板路
铺满夜的丧服


秋天的呼唤

是母亲
把我从篮子里
抱到船上

木桶高过头顶
我抚摩着挂满弹孔的栏板
向你张望

呼喊
如一条灰红的带子
从我苍白的喉咙里缓缓伸出

我的身后
两匹瘦高的黑人
背部开裂

让我的呼喊绕过船头
岸和海水之间
你的盼望染满了天空

红海潮是我的背影
随后我被陈列
像一顶礼帽

一样老练
你的面容得以用蓝色保持
真正的海洋是

一块备受虐待的大幅红布
我呼喊
带着一座宅子的气味

身着黑白相间的无期刑服
我们的厨房没有倒塌
酵母为我融化

流弹击中牙齿
我用模糊的面部
向你呼喊

呼喊长满皮肤
当海面弯曲
甲板上反射着血迹的光亮

不相识的展览厅
黑洞 说出它吧
曲子被当卖传诵

那迟归的信笺
我无法打开
你的死发生在昨天

久久覆盖着我的桌面
落满灰尘 而我
总是把草地想象为白色

就像秋天那个迷人的假日
我们脚踩发烫的树叶
草地滚烫

我走进那间猩红的房子
淡黄色的地毯上
一把柔软的水果刀

从梦的左侧切入
安详 响起了钟声
震动瓦片

我注视着银制器皿中
乳白色的梦
守候它的降临


末日

末日路上行人稀少
丁香叶滋卷着头发
作坊上空的太阳微弱
倒影如一团葱郁的云
方圆中的休眠没有止境
年初的向往翻到最后
书塌上佛门语注
振臂一呼剑道的飞腾
静卧不安的蝴蝶缠身
隔室的陌路悄然离去
洁净的包裹藏存三年细软的时光
窗外的天空尽致淋漓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