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熊曼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019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熊曼简介

(阅读:452 次)

熊曼,1986年生于湖北蕲春,现居武汉。有诗歌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长江文艺》和《星星》诗刊等,作品曾入选多种选本。

熊曼的诗

(24 首)

年轻的母亲如是说

我还有一颗
稀薄的少女心
还有对阳光和雪山的向往
任何人都别想夺走’


悲伤

悲伤的事情是,你们还年轻
却用本该谈论春风与接吻的嘴唇
谈论物价与房贷,用本该触摸
花儿与流水的手,敲击键盘和鼠标
生活给不了你们想要的
你们去电视剧和书本里寻找
你们写诗像做贼,穿过城市的高楼间
像梦游。你们偶尔忧伤
转身又被娱乐的浪花逗笑


清白

祭拜完亡人后
女人们捡拾起悲伤
去了田野。一小片白花
和更多叫不出名字的绿
安慰了她们
 
年轻的男人们,相约着
去了从前的水库
水面安慰了他们
 
他们分别带回,鲜花和鱼
花被插进瓶里,供奉起来
鱼被洗净剖腹,躺进锅里
 
他们围坐着,像从前那样
品尝熟悉的味道
味道安慰了他们
 
没有人说话。暮色涌进来
栀子在开放,香气和虫鸣
安慰了他们


小兽

她练习沉默。长于昼伏夜出
她坐立不安,习惯往窗外瞄
其实什么也没看到
她磨牙,张牙舞爪
闲逛,刷卡消费
令双腿不停行走
让身体极度疲累
她乐意这样
有时,她蜗居在洞穴里
收敛刺棘,蓬松着羽毛
虚心接受圣人的调教
那时的她,也很自在
一只没有爱与牵挂的小兽
皮毛愈鲜亮
内心愈绝望


最后的馈赠

我们在楼上。走动,咳嗽,说话
祖母在楼下静静腐烂

院子里,黄瓜、茄子,辣椒
开着三种颜色的花
母亲说,这些都是祖母种下的

姑姑和父亲蹲下来
给菜地拔草。一阵风吹过
他们的腰身,又矮了一寸


某些时刻

某些时刻你眼睛发亮
脸颊像发烫的红樱桃
梦想被倒挂在树上,闪闪发光

某些时刻你面对生活
挥舞着双手,咆哮着
又颓然地转过身去

某些时刻你枯坐
头脑像杂草丛生的荒地
想不起爱过的男人的面孔

某些时刻你告诫自己
得咽下生活黑色嘴唇吐出的畿语
像接受它曾经催生的花朵

某些时刻失眠来袭
白月光没有从窗外渗透进来
黑暗无边,浩大,犹如置身墓室


还有什么能够带来安慰

电视里
穿黑西装的政客还在演讲
他吐出的词汇
带着怡人的温度

我来到室外
刚下过一场冷雨
腊梅的花瓣掉了一地

这些年,灰喜鹊和白鹭
越来越少。麻雀却多起来
还有什么能够带来安慰?

除了土地,在一年年的返青
那个躬身把种子埋进土里的人
衣着陈旧,双手红肿
正沉浸在劳作的安详中


局部

下午四点,去盘石桥村的途中
光被卡在云层中,只射下来一部分

光去了河边,河水金黄
光去了屋顶,红色的琉璃瓦格外艳丽
光落在行人和畜生的脸上,眼睛生动起来

光到不了的地方,是一大片稻田
和后面的山坡。虽然稻子已经结穗
但是鸟也不来光顾

一个从东边过来的人,在光中走了很久
经过这片山坡时,打了一个寒噤


执着

幼年时求而不得的事物留下的阴影
长大后以另一种形态
在她体内卷土重来

她在人海中兜兜转转
花很大力气去寻觅和挽留
直到精疲力尽

那是一个春天
她靠着桃树安静下来
桃花开了,三三两两的
她想三月将尽
我为什么还不开心


月季

园区内,最高大的一株月季开了
阳光照耀着它,花香与阴影一样浓稠
它的美太过显眼,以至于我担心
会有一些风凑过来,摇落花瓣
会有一些黑影假装路过,从怀里
摸出锄头。我有过类似经验
因为喜欢而渴望占有,直到
被它的刺弄伤,站在原地发呆
如今我只是路过,看看然后离开


需要

需要驱车三百公里,去山林内部
需要踏上曲折的石阶,令双腿不停行走
令思想暂时消退。肉体需要酸胀,疲乏
而不是闲置,有时它会默默羡慕
劳作归来的农妇,肤色黝黑而眼神清亮
不知诗歌和哲学为何物,也不因失眠而苦恼


接下来

他将练习远离田野
远离尖叫、追逐、探险
漫山遍野奔跑的童年

被迫按时睡去和醒来
在清晨绕过人造花圃
被挂着职业笑容的妇人领走

他的父亲和母亲
被每月例假一般准时到来的
账单追赶着去往丛林的深处

他们有各自不可名状的悲伤
在不同的时空和地点
不间断发作

他的悲伤是看向夜空时
银河深邃但没有星星
——他并不自知 


张九姑

一个出生于民国的人
我接近她时,戏剧已近尾声

剩下的日子里,她吃素,信菩萨
依着本性,喜欢银饰和漂亮衣裳

经历过战争与饥荒
也领受过赞誉和诋毁

我了解她与生俱来的良善
和时代强塞给她的偏见

当她离去。一片叶子松开手
从枝头坠落下来

我目睹了过程的决绝
并受困于之后绵长的空虚


新鲜的事物

我喜欢新衣服,新鞋子,新手镯
新鲜的地名和空气
清晨醒来看到的第一缕光线
想象和它亲密接触时
我的手臂正托起年幼的孩子
穿过黯淡而古老的菜市场
乱飞的蚊蝇和鞋底的污泥
可以忽略不计
我想起明亮的橱窗里
未及拥有的新衣服时
眼睛正盯着电脑屏幕
臀部被钉在凳子上很久了
我想象穿上它走过鲜花盛开的山谷
这副已经陈旧的身体
开始焕发出新鲜的光芒


购物癖

她爱上了从茫茫麦田中
拣出金黄饱满的那一株
不喜欢了也没关系
点点鼠标退回或者压箱底

可她不能退回一个过期的爱人
和一段开始变质的关系
她舔舔嘴唇,干燥感厥住了她

上楼时她会看一眼那棵
绿得有点不耐烦的柚子树
它的花真香真白啊,可是谢了

天阴着在等待雨还是晴
茉莉在暗中积蓄力量
她在拆包裹。她拆包裹的样子
像拆一封情书,根本停不下来


祖母昨夜来看我了

她站在床边
先是摸摸我临睡前泪湿的脸
然后走出去
她的腿脚不太利索
我追上去
在一片开得茂盛的油菜花田边
她停下来冲我
挥挥手

刚下过雨
空气清咧而甜蜜
我的手指碰到一棵油菜上的水珠
冰凉的触感
迫使我睁开眼睛
室内寂静如初
隔着窗帘
我听到雨水拍打塑料雨棚的声音


读一个人的传记

她感觉到饥饿
于是往体内塞进
异乡,书籍,药片和男人

借助这些
她得到了短暂的慰藉
那时她年轻
只信仰爱情

后来她走在人群中
看见每一个婴儿
都像她杀死的那个
落日盛大
但不再带来安慰
更像是某种忏悔
在每一个黄昏
等待她迎头撞上

她带着忏悔
行走在人间
她是自己的
一小片阴影


农妇的哲学

马铃薯,山药,花生,芋头
这些埋在土里的
是可以信赖的

西红柿,草莓,完好无损的青菜
这些露在外面的
是值得怀疑的

她说,美好的事物
一开始是黯淡的
它们终年在低处
闪烁着泥土的本色


窗外,两只鸟儿在交谈

亲爱的,让我们坐下来
就像此刻,窗外两只灰斑鸠
它们的叫声在不经意间
擦亮了灰色的天空

你说经济低迷
钱越来越难赚了
我说猪肉又涨价了
味道却越来越寡淡
可是亲爱的,除了生计
我们还应该聊点别的什么?

有时候我厌弃自己
好像肉身已活得太久
每一日,我用清水、蔬菜和鲜果
喂养它。里面却住着一个
哀泣的灵魂

它想驾驶着马车出走
可转身,就被一双小手攥住
它的主人用明亮无辜的眼睛
看着她问:妈妈,你要去哪里?

亲爱的,你不知道
有时候,我走在掉光了叶子的街道上
想高歌,或者哭泣
刚一张嘴,冷空气便灌了进来


出太阳了,去田野走走

我指给他看
低处的油菜,小麦,菠菜,萝卜
高处的泡桐,香樟,苦楝,桂树

我牵着他,走在绵软的泥土上
他还不能讲一句完整的话
但已学会张开双臂表达愉悦

一只艳丽的公鸡出现在远处
他挣脱我的手去追赶
多么熟悉的场景

寂静的田野,灰蒙蒙的田野
从前,我经常走过
现在,我们重新走一遍


喜悦

早春的一天
我从外面回来
细雨落在眉毛和裸露的脖颈上
冰凉冰凉
仿佛在敲打昨日死去的部分
有什么就要醒来了
一些紫色小花从地表钻出来
那样细微的喜悦,要走近才会发觉
另外一些,从黝黑的枝干上冒出来
一朵追着另一朵
一朵压在另一朵的身上
放浪形骸的样子
将喜悦又放大了一些 


往开阔处去

每当被世俗的虫子啃噬
一个声音就跳出来提醒:
——往开阔处去
那里有高山  草甸  无限的蓝 
一条大河日夜奔流不息 
胸怀像日月一样光洁

为此你前行  一路上遇到了
乞丐  骗子  修行者和隐士
与他们互为倒影
分别的时候在心里道一声山高水长
贴一张封条
只在月黑风高的夜里开启

而一些细节昭示了你
流水一样的命运
去一个地方  把灵魂暂时安放
肉身回到城市接受给养
有生之年  那声音会不时地跳出来
蛊惑道:往开阔处去


工业区的玉兰

那一大片的白 
渐渐形成了气候
在每一个我经过长江二桥的
晨昏里

这样肆意 热烈的洁白啊
我爱你!点燃了
这座城市的阴冷
因为孤独,她把自己全部打开了

以后的事情 不必深究
你们和我一样
都只贪恋这一刻的洁白


远方

我想要与之促膝交谈的山水在远方 
我想要与之大醉一场的朋友在远方
我想要搂住痛哭一场的爱情在远方

山迢迢水迢迢啊
远方桃红柳绿的站在那儿
明媚得令人羞愧
一想到这儿 我就想哭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