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阿勇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3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阿勇简介

(阅读:630 次)

阿勇,本名赵勇,生于河北阜平,现居山西代县,80后诗人,作品散见于《诗潮》《西部文学》《同学月刊》《读者》《荷花淀》《昌平文艺》等刊物,获奖若干。

阿勇的诗

(16 首)

黄昏

云霞有颠覆之美
野花怎么摇摆都不过分
牛羊吃饱了,就卧在一处
一不留神睡着了,就变作一丛青草
老鹰远高于图腾
一万只兔子不需要救助
此时,如果有一匹骏马驮着我
尽情狂奔,哪怕不知踪影
也不必追赶——
自会有一位少年归来
以笛声
复活牛羊,挡住汹涌的夜晚


白雪,雪白

轻轻地,你来到这世界
白就是你的语言
你不是洁白,纯白
更不是空白,苍白
只是雪白,没有什么能替代
 
白雪,雪白,无声的白
覆盖在大地上,漫无边际
你没有刻意去掩盖什么
只是随意地飘落,自然地存在
无声地来,无声地去
你是短暂的宝贵的沉默
 
白雪,雪白,孤独的白
连成一片一片,热烈而灿烂
在阳光下跳跃,舞蹈
你无声地呐喊着,歌唱着
仿佛为了让我们看清你
因为你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白
 
有时候,你就是真相大白
是水落石出,沉冤昭雪
是还给世界的公平与安宁
轻轻地,你来到这世界
白就是你的语言


落叶

叶子拥入阳光,变得成熟
远方,秋风踩着枝桠一点点逼近
花与果实消失后,叶子们不再有依靠
零乱的音符让她们摇摇欲坠
 
也许,这是另一场旅行
叶子们的下落看不出一丝沉重
摆脱,飞扬,翻滚……
风的形状,火的灵魂,水的后世,土的前生
新世界的舞蹈不再有束缚
不再为谁停留,只是喘息
她们的灵魂将深入这世界
再现空旷,重塑寂静
 
此刻,请让耳朵冬眠,让眼睛再次觉醒
看落叶如影子般消散


晚年的白草口

又老了一岁
你这古代兵家必争之地
如今越来越寂寥
年轻人出去上学或打工
寻找理想中的幸福
留下老人继续在田地
或夕阳的古城墙下沉默
连孩子们都不止一次问我:
老师,你明年还会教我们吗?
 
晚年的白草口
在我注视下又老了一岁
你的远山、松林和古长城
你的村落、河流和马路
连同我的足迹,都老了
夕阳下遇到放羊归来的大叔
他的嗓音更沙哑了
就像他慢慢走近的身影
在我的注视下却模糊不清
 
晚年的白草口
秋收,变现之后
你终于能停下来喘口气
把娃们的叔叔伯伯都叫来
小赌一把,在热炕上喝酒聊天
是谁刚入冬就开始吆喝:
来吧,算算还有多少天过年
娃们就要回来了


静寂

我要描述的是一座山
也许不是
是一同爬山的你我
也许不是
我要描述的是我们离乡后
那座山的样子
是一阵雷雨笼罩在半山腰时
仍有人攀爬的样子

日落时分,雨终于停下来
那人下山归来,身上滴雨未沾
他和人们打招呼时,带着山的回音
袖子里揣着一万种鸟鸣
当他告别
手臂挥动如同悬崖边上的松柏
这人也许是你,也许是我
也许是山神一时兴起
去造访远山,而不知归时


苏醒

春风唤醒溪流,溪流唤醒土地
农民在自己的土地上醒来
唤醒那一粒粒种子,一棵棵秧苗
最后醒来的一定是我的眼睛
 
五月,白草口的春天姗姗来迟
没耽误柳芽萌发,杨叶圆满苍翠
也不妨碍两条黑狗在草地上撒欢打架
和溪边土地上几个农民再一次忘记时间
 
这个下午,如果春风还能再轻柔一些
溪流还能再宛转一点
去年春天那条青蛇就会再次出现
化作一个青衣女子在山前
我便要抛下这肉身随她而去
过些天高水远、风清云淡的好日子
 
此时,我蹲在田埂上做着春梦
只剩下眼睛还醒着


咏叹

天空了,涌入鸟鸣
花开了,飞出蝴蝶和蜜蜂

山中流淌着清泉,水中闪烁着石子
万物尽情交织着

只有我还在等着你的消息
像两棵春天的树,隔着一万光年


抛物线

一生要经历多少颠簸
峰尖上的一瞬
或悲或喜
都让我们恋恋不已
而期待下一次
被抛得更高
也常常连喘口气
都没空
甚至在刀尖上
舞蹈,也不敢停下来
像把自己丢弃
坠入深谷
还是会停下来
像一颗子弹
燃尽弹药
不会再飞起来了
一个人终于和万物平等
且永恒


白月亮

一颗子弹
在飞向我的途中
不停地丢失
天亮后
它终于慢下来
凉下来
小到
像一滴眼泪
从一张故去很久的脸上
滑落


我常想起逝去很久的人

我常想起逝去很久的人
在我身体里,仍有他们的一部分
还活着。他们借我的肢体
活动,借我的眼睛哭或笑,借我的嘴巴
说出为自己祈祷的话
当我迷路,或精疲力尽的时候
他们更是呼之欲出
他们在我的身体里壮大自己
甚至想
把我完全变成他们


落日

我无数次望着落日
如同望着一张张即将逝去的脸——
安祥的、悔恨的、绝望的、恐惧的、委屈的……
竟如此不同
在那逝去的河流中
他们是否也望见了自己,正随波逐流
当我拿起镜子,就像枝条搬动河流
不得不颤抖起来


两个注解

姥姥的棺材缓缓坠落
仿佛苦难的种子,被再次播下
众人匍匐如同落叶
再没有谁会将他们收走
也再没有谁会轻轻捧着我
像清晨捧着露珠,黑夜捧着烛火

我终于相信姥姥已经去世了
她曾多次对我说:好好孝顺你妈妈
然后就开始哭,她在去世前
把我小时候的泪水
又一颗不少地还给了我……轻轻
为姥姥擦去泪水,像照顾小女儿一样


雾中的山

细雨中,云雾里,群山微微颤动
一不留神,就有一座山飘走
留下多大空白,和多少流水落花

脚下的山也在走,带着些许青涩
的果实,带着未尽的星光赶路……
年轻的山,不曾经历多少云雾飘渺

——可他仍将返回,就像此刻
我走在返回的人群中,望见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在云雾里


退化

在这万朵白云之中
我是最重的一朵
在这万里山川之中
我是最矮的一座
在这万顷森林之中
我是最细的一棵

万年之后,我退化成人
望着远方说:
啊,这里的一切都归我了
然后就离开
像尘土落回尘世,将森林、山川和云朵
又悉数奉还


浮生

这么多山,我可以
终老于任意一座
也可以
随时迁往另一座山
如花树,如鸟兽
可随时生发,随时枯萎
随时进出群山
不,这远远不够
我还想长出枝条,开出花
结出果
要是路见不平
就变成野兽,再不济
也可化作大鸟
带受害者远走高飞
唯一遗憾的是:我无法进入你
像一座山无法进入另一座
而山下的河流可以
汇成一条,永远朝一个方向
奔流,随时带走一座山
或山中的你
和我


夜雨春韭

愿生在山坡上,昼沐阳光,夜听风雨
愿身前有一草屋,内住书生一人
愿三两好友来此,吟诗作画,望江月之迷幻
愿春雨如油,狐仙恰巧路过,有借宿之说
愿书生冒雨前来,请我去招待贵客
愿一夜过后,春韭新发,屋内仍是书生一人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