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晓愚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40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晓愚简介

(阅读:565 次)

李晓愚,女,青年作家、诗人。写小说、诗歌。作品发表在香港《城市文艺》《声韵诗刊》《字花》《太湖》《大河》等刊物。

李晓愚的诗

(18 首)

小丑

任何时候,人们看见它
总是一张夸张过度的脸
像被浪费的爱情
笑声诡异
怜悯或嘲讽

世界在它的手里
被简略成一个符号
我们全都中了它的计

它使我想起平江路上的表演者
置身喧哗与骚动
他是一个淡漠的局外人
咿咿呀呀的吴音
婉转的爱的饮泣声
拉长的叹息
好似那自说自话的旅人

成为彼此的布景
世界的布景
音乐声响起
我们仍想寻找丢失的小丑


隐喻

她的恋人走了
一颗星坠入深海
身体如一杯被啜饮后空置的酒杯
她靠在小酒馆破败的墙上
想起多年前,在南方
那个莹绿色的雨夜

雨点如鼓点
关于离别,她有一套体面的哲学
她研究它们的时候
尊贵似忧伤的女王

她抬头,和一个神秘的摄像头
对视
离人的眼睛
悬置在她的头上
一只手毫不费力地抹平
他们之间的日夜
就像她撕下旧日历
随意却必须,没有痛痒

后来,她靠阅读卡夫卡矫正时钟上的日期
她没能写出卡夫卡幽灵般的情书
多年后,她明白
摄像头才是时代的隐喻


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

故事与故事的相似性
远远大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似性
一个青年艺术家
她茫然地思考
徒劳无功地写下
流云般的文字
她还没有愚蠢到想要不朽
她躺着
光想想已经耗光了天赋

她想辞去一所房子
辞去一个人
和另一个人的相似性
辞去一座城市多雨的气候
辞去它多变又多情的口音
辞去两千万尚未交换的可能

一个青年艺术家
她拥有的,太多
以至于不得不抛售——
仅有的那一点不同

窗外的流云
屋内的私语
它们将用什么样的语调谈起她

任何语调都显得轻浮
而沉默未免过于狡诈
遗忘,而遗忘
才是一个青年艺术家的宿命


示众

我梦见被善良示众
人群沉默如乌鸦
一枚又一枚硬币滚进我口袋
带着体温的小太阳几乎将我焚毁
这沉重的十字
这时我看见了你
看见你哀伤的沉默眼神
雪一般寂静


作家

仿佛是一
仿佛是零
叶子剥离树干的时候
你辞去所有
辞去看与被看
辞去绝望
也辞去幻想
赤裸如镜子
你忍受一切戏弄
然后,你和你的孤独
一起走进人群
去嘲笑他们
笨拙的演技
也给他们笑笑
笑你不知怎么就成了命运的失业生


小哀歌

肩—并—肩
我们走在雨中
像披了件忧郁的外套

什么样的火
如此不安
上了命运的发条,旋转
在危险的心脏

熄灭吧
灰烬将我们带到安全的岛屿

在那里,不必借助火
仅凭忧郁得发蓝的雨
就能度过一生

而光
炼金的术士
请伸出你的双手
放在灰烬的余温上炙烤 


她什么也不是
没有名字
没有声音
没有爱憎

一辈子她只喊了三次
第一次睁开眼找奶吃的时候
第一次穿着血一样的红衣躺在床上的时候
第一次穿着雪一样的白衣躺在床上的时候

她死的时候哼也没哼一声
她从未拥有过什么
除了——无声

她什么也不是


万物生长

我在这江南小城,读诗——想你
读一个女人残损的身体和她
绝望的爱情
你的形象如一阵风突袭了我
你总是忘记我,忘记我们的语言
就像忘记那晚的月色
和当时的雨水比起来
究竟哪个更亮,哪个更凉
但你能记得庭院里的那株树
还有梦里流动的歌声
它们都像水,适宜生长
我想在你的身体里埋一粒种子
就像你在我的身体里埋下的一样



食欲

我对世界失去了童年的胃口
繁盛的爱叫人晕厥
但并不是所有事物都脆弱得
无法站立
悲哀就是从不失手的狠角色
那就走进一家面馆
在它粉碎万物之前
去看从不忧郁的老板
如何将西北的苍凉揉进岭南的烦闷
我并不饥饿
我只是找不到令我饥饿的食物
右手唯一的笔
和睡在我左边的你
都顽固得如同悲哀


桂花

是谁赐予你与菊花争秋的天赋
金黄的心
小心翼翼的爱   
像失去外套容易受惊的小兽
小,小
再小一点
小到毫无必要
小到将爱凝固成一粒粒
便于被吞咽的心
在下滑的食道
你终于听见人们对你的赞美
赞美没有配角的秋天
总是令人心惊


中年

日子突然变得冷、硬、短
像白昼被剪去一截的冬季
并不都是如此
有时又太热、燥、急
像两头同时被点燃的蜡烛
既不够哀叹昨日
也不够张望明天
甚至是眼前——也是
匆匆
太匆匆


香菜

他抚摸它零余者的身体
为它伞状的悲哀
心疼不已
然后,他拿起刀
细细地切
虔诚地切
几乎像个受难的圣徒

芫荽
他们咀嚼它的异名
赞叹它异域的芳香
那被反复萃取的忧郁

瞧,这外来户
用渺小的姿态
掀起乏味想象的风暴


我喜欢一本书的最后一页

毫无征兆地,我出现在你中年的命书里
一撇一捺,尽是无法窥探前情的委屈
和——预见结局的悲凉

中年,该是一本书毫不惊奇的高潮
高潮属于得心应手的从容
惊心动魄的书写往往潜伏在
第一个句号诞生时
不止一次,我追问过一个古老的答案
如果我能追得上你开篇时的忐忑
会不会有另一个天长地久的俗套故事?
而现在,在这爱情事故里
我只能保有一个后来者的好奇
贡献我难能可贵的驯顺

那天,我们手牵手走在大街上
你突如其来的一吻,使我相信
即使我在最后一页前死去
你仍会想念我
想念我冒然闯入时的姿势
以一个了无牵挂者的孤独
和一个无所事事者的寂寥


红拖鞋

它已经老了
衰朽的呼吸一点点剥离它红色的生命
它在江南一处老屋里等待它的死
所有的秘密都被它缝进肉身
如今,针孔的痛苦已渐渐平息

在遇见我之前,它承担过几双命运相连的脚
现在,我终于来到它面前
在一阵慌乱的相认中
我们拥抱彼此呛人的失败
从此,一个古老家族的尘埃
充——满我的肺
流泪、咳嗽
直到咳出血一样的墓志铭

一生,它经历过许多次死
到我死的时候,它再死一次
一生,它经历过许多个等
到我死的时候
他们全部复活


麻雀

它是我最熟悉的鸟
它有接近盲人的审视
以及与它身形相配的智慧
它们热爱抱团的麦粒
单飞的危险过于骇人
这是属于乡土的鸟
偶有几只乱入城市的不幸者——
即刻被捕
它们出没于稻田、麦场、玉米地、屋檐下……
稻草人虚空的姿势从来骗不了它们
这辨认权势者的天赋!
它们一茬茬如麦子被收割
我来不及记住它们的模样
新的一批相似者已学会觅食
这是我童年的鸟
在我出生前就有的鸟
我对它的一切了解全来自道听途说
因为我有一双麻雀的眼


羽毛

多数时候,她像羽毛一样轻
像无一样没有痕迹
像没有一样寂静
她说无人能承受这无法承受的轻
除了轻到没有的羽毛
在羽毛无的躯壳里
长着沉重的有
一个人的名字就是万有引力
有时飘坠,有时飞扬
有时希望,有时绝望
但它的存在始终是无
拥抱它的悲伤就像拥抱没有一样寂静


我开始厌倦微小的事物

我开始厌倦微小
令我一败涂地的都是些微小事物
比如,黑色大衣上的头皮屑
遗落在枕边的发丝
酒店中废弃的避孕套
被肺拒绝的烟蒂
它们毫无关联
正如通过一个吻连接的人们
彼此淡漠
互相仇恨
这些隐蔽的疏离
如雕塑家的手刻出一个悲伤的我
要小心呀
每一个微小的事物
最后都变成旋转的剃刀
将我切割成适合吞咽的薄片
亲爱的
吃我
就着江南的烟雨更易入口


故乡

很难确切地标明你的经纬
很难说你是否爱我
很难说我是否恨你
我们早已越过爱恨的藩篱

对独行的异乡人来说
你美得如同飞鸟的羽毛
时刻诱惑我长出飞行的欲望
我是因为寻找美才在此诞生
你只是本能地接纳一个无处安身的人
然后,焚毁,焚毁一切
多余的

让我们赤裸如冬日的树干
这样,我们才能生出清澈如空的眼神
活在这世上,除了彼此
我们再无法拥有任何别的
活在这世上,除了相爱
我们别无选择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