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海湄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5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海湄简介

(阅读:847 次)

海湄,女,获2016年诗网络年度中国诗歌人物;获2016年《扬子江》诗刊全国女子诗歌大赛主奖。诗歌见多种报刊杂志。著有诗集《红痣》。

海湄的诗

(20 首)

低处

这一年,我带回不少野草野花
收集了不少不知名的种子
地桃花和水蓑衣
在方寸之地
释放着田野的气息
小花苞在我想去的地方
凌乱散漫地开着,她们越来越接近
我想要的日子
 
我在它们面前驻足的时间
越来越多,情到深处
我会把自己放在
它们身上,在田间地头
在风里雨里,从浓稠的绿田野
到收割后的玉米杆,每一幕都像一个
自由,每个自由都像面粉
对麦子的拯救


姿态

好吧,我接受你的参拜
我要带着羊脂球的
膻味,在鼓胀的奶瓶上留下抓痕
行船行久了,满脑子都是不知进退的恍惚
我突然感觉你成了滑腻的鱼
远不止亲爱那么简单
我带着用网捞上来的契约
念了首水淋淋的,满纸都是惊涛海浪的
诗,与羊脂球商量的结果是
她提着蓬勃的钢丝裙
你在她的裙下牧羊
 
当然,当我一个趔趄咬破了舌头
好作品就产生了,忘了告诉你
我从不束腰,不束胸,我像一只乱飞的笔
在胸罩上画金色的麦田,丰满到成熟
被一把镰刀刷刷刷地割过去
这时,羊脂球站起来告别
她汹涌的乳房让船倾斜
我当然是要搂着她的
我要把前半生的感受交付给她
她提着小篮子,迈着小肥腿,我不照镜子
也知道她就是我


我是我的敌人

我会在醒来时忘记做过的好梦
却会在梦外记住噩梦
医生又在说免疫力
又在说免疫力与细胞优劣的关系
他说这是生命,而我却认定这是命运
我习惯伸出左手,习惯手臂、手背、手指
在青紫颜色上泛滥的疼痛
习惯从不询问他们的
方式
 
我只说,我大病之后,我大病之后的针眼
只有冬日的眼睛泛酸时
才能看到这些疼痛
我想不起我和我之间的战争
是为了一根稻草还是一个白细胞
在睡眠的深渊里,没有人比我更渴望清醒
更渴望看清谁在我的刀口上,与我做了亲爱的敌人


不是这个秋天的事

这么多年过去了
秋天还是秋天
几年前
兰州火车站上空盘旋过一群鸟
可惜,我已经忘记了它们的颜色
 
我站在队伍里
穿着你买的皮夹克
藏蓝色,短款,束腰
口袋里放着你的一个日记本
 
等火车的时候,我说
秋天的树叶真黄啊
你摘下眼镜
一个镜片上闪耀着秋天的星星
一个镜片被你捏着
 
那一晚,兰州去往西安的火车
在秋天的隧道里穿行
仿佛穿行在
明灭交替
的人间


我的庙宇

那庙宇必须是幽静的,幽静的柳树和柳条
幽静的砖头和碎在砖头旁的尘土
幽静的青苔附着池塘和蛙鸣
幽静的小道上遗落着两双沉默的鞋
 
我要在幽静的泥土里酝酿幽静
让它,为小鸟长出鸟鸣
为清晨收割黄昏
为生去赴死,也为死去复生
 
我,只要把一根幽静的藤插进荒野
她从我幽静的心窝里攀沿而出
我送给她一个幽静的井台
和一桶镜子般的水
 
我坐在她对面,梳妆,我把最长的一条蔓认做
女儿,我要让她继承我的遗志
让我们养育过的幽静像月光一样长满山谷
 
我的庙宇里会装满风,风吹动月光,月光吹动地面
吹动木鱼之声,幽静尽致,淋漓尽致


假如我老了

假如我老了,我一定把满腹的春天平摊开来
让干透的桃花在无边的原野上
传播若有若无的香,假如我老了
我一定像一粒苞米安详的躺在打谷场上
与每一粒保持同样的金黄,享受同样的星辰、太阳和月亮
 
假如我老了,我一定清理每一棵养过的花
为每一个空寂的花盆准备好
它的故事,我会为它们起一个
孩子般的名字,紫衣,白雾,黄若若,红豆豆
 
假如我老了,我一定对养过的动物们说一声对不起
对鹦鹉说,对狗说,对猫说,对蜥蜴说
对大蟒蛇和黄金蟒说
对土里的蚯蚓说,对卫生间的蚊子说
我端坐在落日的余晖里,为它们写下最后一封信
 
假如我老了,我一定坚持每天念叨父亲和母亲
念叨他们的山岗和石榴树
虽然我已经老眼昏花
看不清高压线上还有几只燕子


为什么是荷花

它们稀里哗啦的开了
它们从水里冒出来,它们突然冲破了
蓝天白云,它们呼啸着,带着水珠奔向天空
当它们携着利刃出现在我面前
发出野兽的喘息
 
我内心的堤坝被巨大的啸叫裹挟着
一种神往替代了另一种神往
一个我变成了另一个
忘我的我,它们真的视我如尘
渺小,轻盈,微不足道,如挂在一叶苇上的柳絮和
久居深山的蚂蚁
 
我只有抱着自己
像抱着一头越狱的虎
我从肩膀开始微缩,一下下钻进软下来的
自尊,我目睹它们拆散王的座椅,像最伟大的贫民
从我身边扬长而去


变异

树木乌泱泱的
一棵挨一棵,在太白山上
我独自,走在山脊,随风而去的落叶
没有一片为我停下来
 
北侧的风吹散了
毛茛植物和高山杜鹃
紫色的松尖上,雪花开的像六月的龙胆
盖满黑石头的南侧,依旧难得为谁
动容
 
所有的人性和魔性
均可定义为春天和冬天
这两个季节,展示着世间的交替和轮回
高山变成脚下的土地,遍野的葱郁一夜之间
沦为白纸


晨光闪耀在墙外

如果我是精灵,只玩闹,没有恶意
你怎么也猜不到,我的手帕里住着黑夜
爱上你不止一次,现在想一想
如果爱再次来到我们身上
我睡得很沉,你,漆黑一团
就算它在我们中间无声的走动
我们也应该知道它来了
它从两棵紧贴的树中走出来
即使没点蜡烛,它也不会碰倒什么
 
前面还有一块空地
新鲜的脚印正在通过楼群和街道
你的脸被树叶挡住了,一个伤感的侧影
像一头低头吃草的小兽
我们白天站立的地方
还有一个人坐在树荫里等着什么
中午到了,影子回归正中,无论是谁的爱
都已经很难判断出对错
再过一会儿,这地方就会暗下来


夏日十二行

算起来,从摇蒲扇开始
已经赔光了二八年华,山涧的水落在杏花上
我只钟情于它的蓓蕾时代,来,我们读读西厢记
从西厢到大观园,从红娘到林家小姐
从羞涩到木然,一盆火烧掉了
眼空蓄泪泪空垂(注1)
 
岂止是尺幅鲛绡,还有个劳惠赠的人儿
我从小纠缠在这样的爱情里
以至于忘了一把锄头的
暗洒闲抛,说到这里我想到了拱门
想起耳垂上的月亮,哦
叫你一声撇一下嘴


为某事件而作

孩子,我告诉你的事
多数都很锋利,在这个没有盾牌的
社会里,我不知道该用哪只手
抓住你的敌人,我的愤怒
是有限的
 
孩子,我的心还在
却始终处于窒息状态
我不知该如何跳动,才能把鲜红的东西
解释清楚,在成人的标准里
良知是一个巨大的空洞
而魔鬼也会造血
 
孩子,这辈子
我都拼不出完整的世界了
这满地的碎片,让我充满了愧疚
我从没打算蒙蔽你,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
把母亲和伤害连在一起
为此,我更难过了


一起

我宁愿相信这些巨大的沟壑
是我们的伤疤,是不远处的陵墓群
是从对面梁上传来的
走西口
 
我宁愿相信那放羊的老汉
被羊群淹没了,我们在同一个羊群
吃多了岁月的青草,我们的善良和淳朴
已近颓废


这树木,这速度

这薄霜,这地铁加高速列车
这霜打坏的茄子,这菠菜,这柿子树
这糖分充盈,却满脸菜色的苍生
这勾勒不出炊烟的
乡野
 
这诞生过炊烟的房舍里
诞生过牛羊和狗儿
诞生过人和日月
诞生过我们不怎么用的思想和
天天用的手,我们用手制造着从无到有
或者从有到无的生活
 
在失去头颅的麦子面前
空落的架子倒了,小河带走了薄霜
太阳出来了,冰雪也出来了
我们不知如何才能
让他们长流不息


西去

他年轻,空空的裤腿
随着车厢摆动,他似乎还在憧憬
他看不到有人绕过他的双拐
把眼神横陈在过道里
他叙述战争时,经常沉默
像断断续续的列车
在穿越隧道
 
他说,那时我什么都看不到
来自死亡的威胁
在咫尺内吞噬与崩裂
我凭空感受着白骨,头颅,血液
撕碎的肉片,我明明知道有一个女人
在整理我的尸骸,却告诉自己
她正在用手救赎大地


吾爱

他必须接近成熟,又没有成熟
他必须如秋,但千万别是
深秋
 
他必须像我
每天甩开两条长腿,大步走向落草时的
山坡
 
他必须是呱呱坠地的,是熟又熟不透的
他虽不停地变幻,却不会忘记
答应过我,绝不一半
变红,一半变绿
 
他的餐桌上,必须有几粒窝在核里的干瘪种子
作为墙壁和床铺的参照物
也作为提醒他的
警句,上面写着,任何甜蜜都会被吸吮干净


我的花啊

没办法,我只能用喧嚣养你
我每天都是这么过的
你每天也要这样
要在等待中
练习张开血盆大口
一朵受尽委屈、没有前途的
蓓蕾,都要一个瓣一个瓣的开出花来
 
我弄了点清水
还有肥料,十根围着你转的
手指,在巴掌大的地方,钟情于你
这都不需要声音,只有我们一起诅咒天上的
雾霾和地上的污垢时
喷壶会咝咝的
叫起来


阳春

到了这天,一切都是直白的
迎春,亦真亦幻的开在
接近腐朽的树根旁
有人让它们开花
有人堵住他们的伤口
还有人为树上的鸟窝发愁
新鲜的衣着,也是为阳春这一天准备的
 
活蹦乱跳的季节
比兔子跑的还快
稍不留意,花就窜上枝头
果子沉重时,你有口感和糖分
在葱郁的世界里沉吟,杏子酸甜,苹果清脆
大把的迎春,黄橙橙的
缠绕在门楣上
 
我们与岁月的关系
可以精确到分秒
也可以忽略掉生的全部
我懒得去找与阳春相悖的季节
我只知道阳春,伸出手可以接住更多的
暖,抛出去,就是荠菜和婆婆丁和蒲公英了


自白

不止一个人指责我的
沉默,也不止一个人赞美我的
大眼睛,沉默和大眼睛
像风马牛被人
贴在我脸上
 
我喜欢一个人
把一根面条,从碗边吃到碗底
我喜爱吃麻辣,却吃不出麻辣的氛围
但这都是我深以为然的
自由
 
我期望有一天独自
去流浪,避开所有的人言
在天空下与天空交流,我说什么它就是什么
我为它闭上眼睛
它就带走我


种一棵自己的菠菜

种一棵菠菜
结种子,生养小菠菜
四月寂寞,野花白而繁忙
可以咣当的
内心空旷
静止在静止前
失控,清明,大团的柳絮
阻挡住了车轮
 
说不清这一站
会停多久,活人陆续
赶来,有人在树下点灯
杂色的鸟屎
纷纷落下
有人说下雨的事
说着说着就有一声雷
落在菠菜脸上


雷雨的说词

神没有疆域
神没有唱和疆域的事
神在马上鞭挞乌云的女儿
雪白的羔羊,与神分享分娩的疼痛
他们把天穹弯成了巨大的弓
它们构筑的胚胎比青花瓷
还要清白
 
我能够留念
能够在影像里找到靶心
而我眼中的天庭,空有一副悲怆的面孔
我想在对立一生的雨中,听到一个完整的雷声
很快,这世界就炸了,这世界被
纷纷地,一滴接着另一滴的
雨,炸碎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