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东荡子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0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东荡子简介

(阅读:350 次)

东荡子(1964-2013),原名吴波,湖南省沅江市东荡村(东荡洲)人。木匠世家。1982年高一辍学,同年应征入伍在安徽蚌埠某部。1983年转业后个体经商、教书、记者、任编辑等,干过十数种短暂职业。1989—1991年,先后在鲁迅文学院和复旦大学中文系进修。 1987年开始写诗,1988年正式发表作品;2002年在广州与世宾、黄礼孩等友人提出“完整性写作”诗歌理念。2006年获中国年度最佳诗歌奖,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歌集《王冠》《不爱之间》《九地集》(自印)《如此固执地爱着》(合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东荡子的诗

(20 首)

水又怎样

我一直坚持自己活着
疾风与劲草,使我在旷野上
活得更加宽阔 

为什么一定要分清方向
为什么要带走许多
我不想带走许多
我需要的现在已不需要 

光明和黄金
还有如梦的睡眠
是诗人说过的,一切
都是易碎的欢乐 

我确实活得不错
是我知道路的尽头是水
水又怎样
我就这样趟过河去


上帝遗下的种子

我没有见过真正的果实
收获的人们总是收割半生半熟的秋 

大海还未显露她的颜色
她把深藏的苦水叫快乐
船帆停在对岸的港口 

可是秋天啊,她要静静地坐下
上帝遗下的种子
上帝会不会把它带走


容身之地

这里还有一本可读的书,你拿去吧
放在容身之地,不必朗读,也不必为它发出声响
葡萄发酵的木架底下,还有一个安静的人
当你在书页中沉睡,他会替你睁开眼睛


寓言

他们看见黄昏在收拢翅羽
他们也看见自己坠入黑洞
仿佛脚步停在了脸上
他们看见万物在沉没
他们看见呼救的辉煌闪过沉没无言的万物
他们仿佛长久地坐在废墟上
一切都在过去,要在寓言中消亡
但蓝宝石梦幻的街道和市井小巷
还有人在躲闪,他们好像对黑夜充满恐惧
又像是敬畏白昼的来临


我追踪过老鼠的洞穴

我追踪过老鼠的洞穴,它们有两个洞口。
如果在一头打草,惊蛇便伺机从另一头逃跑;
如果把两头死死堵住,再寸一寸一寸将土扒开、挖走,
也不必窃喜,因为洞穴的中部,它们开辟了岔道,
那里可以藏身,还可以用作仓库,储藏明天的粮草。
我见过的老鼠如此镇定,即便把洞穴挖成沟槽,
不到最后一-刻,它们也不会让半节尾巴露出,掉以轻心。
看看吧,这里什么都不曾发生!但如果由于退缩、挤压,
蜷在里边的幼鼠忽然发出了梦呓,噢,原谅它们!
它们嗷嗷待哺,还从未打开过眼睛。


有一种草叫稗子

有一种草叫稗子,也叫秧虱。
它结的籽,要用来酿酒,还味道醇美。
但在我的家乡,无论稗子还是秧虱,你都不能叫
你一开口,立刻就有人把它从稻田里拔掉。
它生长健旺,比禾苗高,
它的籽粒却比稻谷小。
可在插田的时候,你分不清它是稗子,还是禾苗


木马

一匹好的木马需要一个好的匠人小心细细地雕呀
一匹好的木马不比奔跑的马在草原把它的雄姿展现
但一匹好的木马曾经是狂奔天空的树木
它的奔跑同时也不断地朝着地心远去
它是真正击痛天空和大地的马
它的蹄音与嘶鸣是神的耳朵
但是神害怕了,神因为抓不住木马的尾巴而彻底暴怒
它在我们面前不得不揭去遮掩他的绿树叶
神的失望在匠人的眼睛里停滞下来
木马击痛天空和大地的过程如树叶已经散落
木马在匠人的手中停顿下来


朋友

朋友离去草地已经很久
他带着他的瓢,去了大海
他要在大海里盗取海水
远方的火焰正把守海水
他带着他的伤
他要在火焰中盗取海水
天暗下来,朋友要一生才能回来 


一意孤行

还有十天,稻谷就要收割
人们杀虫灭鼠,整修粮仓,而你一意孤行
忘返故里,不做谷粒,也不做忙碌的农人

还有十天,人们将收获疾病
求医问药,四处奔波,而你一意孤行
流连于山水,不做病毒,也不做医生

还有十天,牧场就要迁徙
人们复归欢腾,枯草抬头,而你一意孤行
守着木桩,不让它长叶,也不让它生出根须


逃亡

给你一粒芝麻,容易被人遗忘
给你一个世界,可以让你逃亡

你拿去的,也许不再发芽
你从此逃亡,也许永无天亮

除非你在世界发芽
除非你在芝麻里逃亡


芦笛

我用一种声音,造出了她的形象
在东荡洲,人人都有这个本领
用一种声音,造出他所爱的人
这里芦苇茂密,柳絮飞扬
人人都会削制芦笛,人人都会吹奏
人人的手指,都要留下几道刀伤


哪怕不再醒来

这里多美妙。或许他们根本就不这么认为
或许不久,你也会自己从这里离开
不要带他们到这里来,也不要指引
蚂蚁常常被迫迁徙,但仍归于洞穴

我已疲倦。你会这样说,因为你在创造
劳动并非新鲜,就像血液,循环在你的肌体
它若喧哗,便奔涌在体外
要打盹,就随地倒下,哪怕不再醒来


暮年

唱完最后一首歌
我就可以走了

我跟我的马,点了点头
拍了拍它颤动的肩膀

黄昏朝它的眼里奔来
犹如我的青春驰入湖底

我想我就要走了
大海为什么还不平息


流传

作为谬误,他正在死亡
骨头在火中被取出
焦炭和古树飘着灵的气味
野兔是你们闻到的最初的气味
它背弃月亮,它的白色
对森林与河流怀有敬意
它在黑暗中的自由
将使你们自己背弃
你们还将在一个时代的终点看见逝去
它是暗淡的,在草丛中游走
预见你们的墓穴


信徒

我赞美你们而被你们赞美
我情愿你们诅咒我,而受到我的赞美
这有什么不可能?告诉我:怎样
才会使我麻木,软弱无力,不听从
美的召唤,不屈膝在它的脚下
我情愿放纵,甚至忘却我的所爱
做光荣和鲜花的臣民
做大树和诗歌的信徒
你们会看到我满意地死去?你们会看到
我像凯旋的战士,或一只战死在野地的工蜂?
死去的已经朽烂,不能生还
活着的还要倍受煎熬,不会永生
生命本是一场盲目的战争
那么多有毒的和无毒的花草,迎着我们开放
阻挡不住的香气却非要我们拥有
并说出它们的名字


伐木者

伐木场的工人并不聪明,他们的斧头
闪着寒光,只砍倒
一棵年老的朽木

伐木场的工人并不知道伐木场
需要堆放什么
斧头为什么闪光
朽木为什么不朽


空中的梦想

那些在田野里起早摸黑的劳动者他们为什么呢
那些工匠在炭火里炼打刀剑和镣铐为什么呢
那些写诗的诗人们要写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那些出水芙蓉为什么还要梳妆打扮为什么呢
那些少妇和成年男子在街头为什么要左顾右盼
那些老人们为什么不出门远游
那些小孩建筑自己的高楼自己没法住进去呀
群峰已经低头,天空已经低头,河流带走了时光
手隔着手,眼睛看不到眼睛为什么呢
蜘蛛没有翅膀,也没有梯子和脚手架
它却造出了空中的梦想


杜若之歌

我说那洲子。我应该去往那里
那里四面环水
那里已被人们忘记
那里有一株花草芬芳四溢

我说那洲子。我当立即前往
不带船只和金币
那里一尘不染
那里有一株花草在哭泣

我说那洲子。我已闻到甜美的气息
我知道是她在那里把我呼唤
去那里歌唱
或在那里安息


黑色

我从未遇见过神秘的事物
我从未遇见奇异的光,照耀我
或在我身上发出。我从未遇见过神
我从未因此而忧伤

可能我是一片真正的黑暗
神也恐惧,从不看我
凝成黑色的一团。在我和光明之间
神在奔跑,模糊一片


王冠

把金子打成王冠戴在蚂蚁的头上
事情会怎么样。如果那只王冠
用红糖做成,蚂蚁会怎么样

蚂蚁是完美的
蚂蚁有一个大脑袋有过多的智慧
它们一生都这样奔波,穿梭往返
忙碌着它们细小的事业
即便是空手而归也一声不吭,马不停蹄

应该为它们加冕
为具有人类的真诚和勤劳为蚂蚁加冕
为蚂蚁有忙不完的事业和默默的骄傲
请大地为它们戴上精制的王冠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