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谷禾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034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谷禾简介

(阅读:737 次)

谷禾,1967年出生于河南农村。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写诗并发表作品,著有诗集《飘雪的阳光》《大海不这么想》《鲜花宁静》《坐一辆拖拉机去耶路撒冷》《北运河书》和小说集《爱到尽头》等多种。现供职于某大型期刊。

谷禾的诗

(21 首)

鲜花宁静

鲜花开在那里。鲜花
宁静

鲜花开在草原,河谷。鲜花
开在山坡
鲜花开在孩子和羔羊的眼睛里。鲜花
——开在墓地

风吹……风不吹。鲜花,如此宁静

大地缈远。天空无限
活着与死去的人,一次次从芳香中走过 


少女致放蜂人

工蜂们衔着花的蜜汁
从花田深处回来
天近黄昏,木质的蜂箱还不曾敞开

放蜂人哦,你去了哪里?
你的车子停在蜂箱的包围里
难道你睡去了?或陷入了另一片花海

不要走远。我反复对你说
不要离开你的蜂群
不要关严了它的酿蜜的作坊

也别离开太久。我对你说
不要离开你的蜂箱
不要爱上另外的蜂群。峰峦在转暗了

油菜花丛里还有迷路的工蜂没有回家
天色要黑下去了
工蜂的透明翅尖在黄昏里也有蜜汁闪光

追赶花期的养蜂人,我愿做你的小妻子
或者做一只晚归的工蜂也不错
附上你的衣杉和头发,随你打开所有蜂箱


反抗者

群树婆娑,木头释放出香气
烧不尽的野草
在一场雨后,从山坡来到荒野上
作为迟到的缺失者
忐忑地,举起了青葱的手臂

春风呵,带回衔泥的燕子吧
去点亮屋檐下的灯笼
或者登上群山之巅,找寻海啸的证词
让一块顽石,说一说
它经历了怎样的生死

——粉身碎骨?又算什么呢
你听,他浑身的骨头都在响,像锁链
在解开锁链
反抗者的孩子从地底喷涌


秋日

吹过天空的风,也吹透你的身体
乱云散,尘埃落,村庄隐入迟暮
绛紫的金钟花敲呵敲,落日一点点变凉

秋来疏更疏,藤蔓转动头顶的银河
在琼浆酿成之前,孤独有十一种颜色
葡萄闪烁的光,被黑暗的枝条吸附

幼兽和蝴蝶,只相隔月光的转身
一场雪完成了远山的神话,鹰从不现身
安慰之诗轻如羽毛,又重于群鸟飞过

睡入草丛的老者,婴童也唤他不醒
草随他身体生长,荒凉漫过骨头
时光在慢慢收拢他,而不是轻轻带走


什么声音在响

近期好生烦恼,只要躺下来
右边耳朵就持续鸣响如蝉噪不歇
我还听见车轮辗过通胡大街,飘落的
银杏叶子着地时溅起的巨大轰鸣
夜奔的蚂蚁喘着粗气,逃出灌木丛的蟋蟀
选择了集体主义死亡。从不同楼层
窗口里隐约传来的争吵声和女人的啜泣
婴儿在梦中呶着嘴唇摸索妈妈的乳房
一杯生出刀光的烈酒,在穿过黑夜的身体回家
……哦,我试图挣脱了返回从前
在这冷透的冬夜听见熟悉的脚步越来越近
浸在月光里的薄霜轻得像艾略特先生的晚年
如果有一根火柴擦燃了,我想和那小小火苗儿
一起消失在风中。我在黑暗里屏住呼吸
等待众声寂灭的时刻:我已准备好了一切。


悲伤曲

悲伤不请自来。它穿过正午
子夜,饭后的小憩,后半夜的耿耿难眠
有时也从水雾缭绕的镜子里
从越拔越多的白发(如野草)丛莽
从小动物清澈的眼底,孩子扔掉的面包屑
从电话另一端老母亲的唠叨里
也有独自恍惚的时候,阳光舒展了所有皱褶
心里忽地一热,悲伤就浸漫开来
继而流成了光与影的大河
有什么可悲伤呢?一个个向死而生
深知活的不易,爱的艰难
快乐的旧糖纸,舔一口就无味了
他的悲伤像一枝火,逆行在人群的雨水里


老渡口

……喔,让我想一想它的样子
有没有青石的码头,绿苔从水下蔓生
一遍遍冲向岸边,又缩回指爪
有没有老榕临水照镜,梳理发辫
游过原野的泥径,带来露水、青草和花香
去远方的老人和孩子,形单影只的壮年
它的身后还跟着蜜蜂、蝴蝶、摇摆的鸭子
这渡口却寂如新生,孤舟泊在烟渚里
老艄公太老了,他已忘记送过多少远行者
去世界的彼岸,也见惯了葬身的鱼腹
和水上突起的风暴。在日落之前
他的木桨偎依船舷,静候新的远行者上船


在深夜

坐下来,于水穷处。风吹
雪泥鸿爪,尘世愈远
北运河在漆黑里。水闸在漆黑里

水的光,碎银荡漾
更密集的河灯,从白杨树根部射向夜空中
集体为神灵照路

水文标尺插入深水
独特的荧光涂层,引来了座头鲸的歌声

我有沸腾的青春,我有娴熟的手艺
却不曾生出杀戮的念头儿
飘雪如刀斧悬挂
而知天命之年,已在此恭候多时了

我抽烟,灰烬被漆黑吞噬
卡在嗓子里的疼,仿佛漫漫白昼


孤独一种

你向我说孤独
一次次,星星张开了芒刺
它咬啮,蚕食,吞噬
一点点拧紧了你
它饲养你身体里的老虎,你写下的每一个字
这个老混蛋
一次又一次,拉你下水
又像个小婊子
带给你恣肆的狂欢,罪孽

你说它长了一张上帝的脸
变幻的颜色
七种武器
有酒的旷远,罂粟的妖媚,你一个人
一次次地
与它干杯——从黑到夜

——我木然

我一直在看对面的墙壁
一忽儿白
又一忽儿蓝
辐射福尔马林味儿
仿佛银河系之外,某一颗遥远星球


在八月

寂静,两棵银杏之间
枯萎的灯影
道路轰鸣着,一片落叶起舞

路边的石头下
蟋蟀们,拉着悲哀的锯子
而你在哪里?
我怀疑,这衰草上的露水
起自蟋蟀的琴弦
恍惚的鹤鸣
也是断续的,喑哑的,不确定的
如流星划过头顶

而我以灯影为境,试图用半本
竖排的阮籍
遮挡对面扑来的灯火
让高架城铁,也缓慢下来
喘息着
一节一节地,开进骨头里

寂静!脸对着脸,如一块石头
对着另一块石头
我爱落叶覆盖了脸庞——透明的,芬芳的
在风雨中
也有无疾而终的安详


写一首诗

你说,有光
始有光
始有天地,鱼虫,百草,兽禽

——你创造了她
用水,泥土,盐,河流,石头
枝头上的苹果
给予她不同面孔,梦,死亡,和欢乐

让她和我相遇
在世界的每一个早晨
在一棵银杏树下
在闪电照亮暗夜的一瞬,在露珠圆润的时刻

……你看,海水在上岸
花儿在孕育
失明的孩子,缓缓睁开明媚的眼睛

你写下最后一笔


小悲伤

她一生养育一滴泪水

在我的身体里
那么小
像一个肉眼看不见的孩子,无人时
才低泣一声

那么低
我突然听到了,轻轻抱紧了她


午后

门口的秋千架上
什么时候落上了一层灰尘
我犹豫一下,还是抬手擦去了,并把被芯  搭上去
一点点展开
让阳光,晒去藏在缝隙里的凉

我坐在台阶上
看它一点点膨胀,像一个受尽委屈的人
一点点舒展了腰身

几个孩子
聚拢过去,小脸儿贴在被芯上蹭
钻到下边藏猫猫
有几片柿树叶子飘落下来
不远的铁栅栏外
银杏叶子还是一树一树灿烂的金黄

在天黑之前
孩子们不会长大,我也不打算把被芯抱回来


中年雨

看窗外飘洒若无,耳边尽是
蚕咀桑叶的细碎嘈杂,
中年之雨浇不灭骨髓里轰隆隆的雷鸣。
自然铺展的纸页上,
潦草的几笔,把虎涂成犬类了
童年的灰雀“嗖”地飞起来——
它带走犁铧、抓地草、散装火柴
以及村庄的记忆
领头的羊白了,接着漫山遍野的白……

——唉,眼镜都摘了,什么
还放不下?擦燃珍藏的最后一根火柴吧,
免得它潮湿,发霉,也免去了
炉灶上那把磕凹的水壶再空等下去。
然后,透过袅袅的青烟,
看四起的暮色
缓缓拉严带星星的窗帘
把日子过得简单,再简单些——
让一页白纸把我带走……


一个熟睡的老人

一个熟睡的老人
就像一座空荡的房子,因为年久失修,
它的内部
黑暗,肃穆,荒凉,蛛网密布

如果一阵风吹过,
逝去的母亲,和母亲的母亲们回来,和他合而为一
它会变得
自然,亲切,带着桃树的端庄和垂柳的慈祥

噢——,一个熟睡的老人和空荡的房子
接着,河流与村庄诞生了
田野,羊群和炊烟,
女人抱着孩子,沿月光走来——

我想,这不是幻象
从一个熟睡的老人开始,当他和一座空荡的房子结合
我被允许经常回到屋檐下,成为
众多父亲中的一个


中年雨

看窗外飘洒若无,耳边尽是
蚕咀桑叶的细碎嘈杂,
中年之雨浇不灭骨髓里轰隆隆的雷鸣。
自然铺展的纸页上,
潦草的几笔,把虎涂成犬类了
童年的灰雀“嗖”地飞起来——
它带走犁铧、抓地草、散装火柴
以及村庄的记忆
领头的羊白了,接着漫山遍野的白……

——唉,眼镜都摘了,什么
还放不下?擦燃珍藏的最后一根火柴吧,
免得它潮湿,发霉,也免去了
炉灶上那把磕凹的水壶再空等下去。
然后,透过袅袅的青烟,
看四起的暮色
缓缓拉严带星星的窗帘
把日子过得简单,再简单些——
让一页白纸把我带走……


没有地址的信

街道两旁,纷扬的柳絮,在我和你之间
建立起某种隐秘的对应,也使这个黄昏
充满变数。“一切都是宿命……”
但什么不可以改变?站牌下张望的人们
像一只只倦鸟,今夜他们
将何处栖息?而一个外省诗人
与陌生的北京少女的萍聚
难道只是缘分?混浊的空气里荡漾着
汽车尾气的怪味。汽车。楼宇。夏日海滩上
的散步。但我缺少足够的纸币
也无中奖的运气,所以你失望地走开
“四月是残忍的月份”,狂风挟持着沙尘
旋转上升,最后又落回地面
最后一缕夕光
穿过稀疏的树叶,弯曲在我身上
(而向上和向下的路能否合而为一?)
塞车的朝阳路口,那些
黑衣的蝙蝠,晚年一样刮过来
当我凝视你羞怯的脸
那旋转的泪水和柳絮一起
弥漫了我的视野。夏天来得
如此恍惚,时间撕毁了季节的契约
奔走的少女,急不可待地裸露出
真丝内衣下的春光
啊,多少灯红酒绿和白色药片
埋葬了一天里的无数个黎明
从光到阴影,新漆的电车突然启动
呼啸着,冲破了云层的包围
而一个人的衰老多么轻易,返乡的夙愿
终止于一封吞吞吐吐的回信
灵魂说,“嘘!安静些,黑夜降临,你将
走进白纸的内心……”
就像在嘈杂的电影院里,灯光熄灭
另一个世界缓缓开启,置身于虚构的场景
我们总在沉默里听见肉体的喘息
死亡的炸弹扔下来,银幕上一片雪白
谁相信我目睹的一切?一封旧信投进邮筒
我身体里最温暖的春天
最终寄向哪里?
曾经颠狂的,曾经鲜艳的,曾经盛妆的
如今只剩下无尽的迷茫
也许爱和健康都是疾病
为了救赎,我们必须病得更深!  


野葵花

小区空地上的几株野葵花
也有金黄的午后
也有疯狂的葵盘,呼啸旋转着日轮

它那么弱小,不被注意
又如何长出这葵秆?托起这密实饱满的籽粒

啊,在蝴蝶停栖之处
大眼睛的蜜蜂,又把蜂针刺下去
当风也来过
雨又光临,走过的老瞎子也看见它

我用一把生锈的镰刀
把它割下来
还给你。我把它不真实的黄昏,也还给你——

你看啊,你看我脸上的碎马蹄
燃烧过夏天的野葵花,已消失了憔悴的身影


从天外边

地铁车厢里的空气
污浊的,悬浮的,人群的碎脸庞——
哪儿进去,哪儿出来
时针迈过晨昏,一个婴儿长成了老人

冒出地底的脑袋
遥远的,模糊的,被黑暗吐出来吞下去
豆蔻少女的哭泣
出租屋里带出的福尔马林味儿
我爱秋日的霜降
如同一条鲤鱼,热爱命里的流水和龙门

啊,秋天删繁就简
耳聋的老环卫,有扫不尽的落叶
湿透了落叶的泪水
上帝对众生说平等,他可曾脸红?

我还钟情落荒的叛徒
他衔月光疾走,落下蛛丝马迹
死到临头又动摇的人
是可爱的,一生只爱自己影子
也是可爱的
我的景仰,一日长于百年

还记得什么呢?
从天外边,一朵云升上头顶了
它越压越低
像一顶帽子,在我额头镌刻晃瞎眼的紧箍


即景

雨的悲情
先于暮色,落进暗夜里
在灯光亮起之处
密集而慌乱,像极了从舷梯上走下来的旅人

雨落上他们的头发
落上他们的脸
落上他们单薄衣服下颤抖的身体
他们鱼贯而出,径直奔向停靠的摆渡车
隔着玻璃
目视更多人狼狈地冲过来

这雨啊
并不见停下来的意思
初秋的寒凉,一阵阵地扑面而来

摆渡车那么安稳
像睡熟了
让挤在车厢里的人们,也渐次安静了
在到家之前
平息了心中泛起的躁动

继续有旅人从舷梯上走下来
在黑暗中
看不见他的脸
只能听见周遭焦灼的呼吸,以及车窗外
更大的雨声

看样子
这雨是不会停下来了
它要把我们
都留下来
听它在车窗外,把前生今世述说个清楚


月光记

电线密如蛛网,更多的电线
把天空割成碎片了
从一根到另一根,我疑心假寐的麻雀
连接了黑暗
小东西,你如何用羽毛凋零迎这中秋

于生死之间,一个城市的宫阙
打开即关闭。你看那马路
分叉的树枝,碎纸机的利齿,有多少秘密
被电流的怒涛吞噬
啊,我歌唱带电的肉体,而月亮的性器
已切成月饼端上餐桌

我也享受过电击的欢乐
但痉挛不带来峰顶,我有更多沉默
激情、忧伤,及羞愧
在一百万年以前,人类还穿着蓝色的蹼泳衣
更多电线,已备下了光的盛宴

碰撞的火花中,电线在舞蹈
噼剥的花朵,对应着尘世间的屋顶
没有谁能把它
从我的视野里移开,无数颗星星的碎脸
散落在我肉体里
或者,被另一个银河系生生虢夺

好吧。它不放过一切角落
其中的一束,戳进我的近视眼
并厉声呵斥:月亮仅属于李白、杜甫、苏轼和张若虚
如今它无葬身之地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