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呆呆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4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呆呆简介

(阅读:1304 次)

呆呆,女。生于70年代,浙江湖州人氏。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绿风》《诗选刊》等刊物。

呆呆的诗

(21 首)

思无邪

童年时遇到的椿树
跳上一朵云,飘去了西山。一个叫阿康的男孩,和我在井边照相

但是村子里没人知道他
社戏前面有三棵水杉

李道长离开学堂时。带走了桑枝上的戴胜
认识字的人,只配在星空下计算筹码。野草爬进院落

阅读影照上哀婉的铭赋
微风之下
流水观照的肉身,已轰然瓦解:神啊,你寄居于野,是个路人


庄子说

月光骷髅,拿来盛酒。
桃花人面,洞若观火。这大好的头颅居于项上,卦驳在野。时间充满机会
而我已是暮年
给村中的孩童讲故事。讲西去三里,有魃如玉;讲土深七尺
冉遗吃梦
有时我陷入疯癫,在原上赤足狂奔。时空太薄,我轻易就穿过了它


穿着鞋子的河流

你一定要带上酒
请你一定要失望,靠着烟囱的
那片红影即将洇散
山林中的松木即将填满你的心

鸟鸣落地,化成行走的山魈
请你一定要空出酒
瓶圈养森林里的猛虎

那在羽毛中酣睡的月光
从来都不曾关心过人类
从来都不曾,让一条河流穿着鞋子,
回到我们中间


下车了

你在运送什么?
被黑夜吃掉的半张脸
啪踏声。

我以前用来装脚印的。
啪踏声,啪踏声
打水花的声音
啪踏,啪踏。

过去我常用它粉饰生活
啪踏,啪踏。

过去花朵们喜欢排队,我也是。
排队,排队
他们议论:村庄,冬天和角落里的雪,角落里的母亲
后来轮到我
我喜欢在灶下睡觉铺着干稻草。

我喜欢没有路途,云朵们从窗口探身而入,捻亮我
让我睡吧。
让我为蛾子们寻一个站台


不存在的

收到父亲最后一封信是暮春下午
女孩子们在操场上拔草。穿短袖,露着纤白的手臂。父亲说:生活很好
不必担心
后来她多次梦到雪
梦到沙漠上空一只孤零零的冷月
梦到没有人骑的自行车,穿梭在家乡的小弄
醒来时。晓芬在背英文单词
桌子上插着栀子,幽幽泛着白光。黑暗中的宿舍楼,仿佛一艘客轮
在海底航行
路边的大樟树,犹如海鱼残骸。静静地陪着她


旅客

那么。该怎么问候钟声以外的事物?
怎么抓住钟声以外的
月色和暖霜。城镇和村庄。火车在大地上蜿蜒,窗口坐着的女人。内心空虚
身体灌满湖水
那么。该怎么问候,即将到来的清晨
雾霭中街道倾斜,清洁工正在扫去我们谈论过的
一个个深渊
那些爱和愤怒。仿佛从未来过,被我们倾听,被我们呼吸


月亮和灯塔,皆为虚设

踩着海浪要去寻找男孩的红金鱼。不知道因为长出了双脚
海浪就要摧毁岸上的灯塔
她一心一意,朝着岸上狂奔。月亮下,她的脸空灵,无一丝杂质
爱,真是这样一只凶兽?
看不见月亮,也看不见灯塔。更看不到,草木死去前,伸出的嚎啕之手


杀死一只知更鸟

你是一只知更鸟吗?人群中的知更鸟不会唱歌
你认识一只知更鸟吗?人群中的知更鸟,藏起了羽毛

人群中的园丁,在最高最冷的山坡。挖了一个深坑,把自己种了下去
人群中的昆虫。吃着微风送来的残屑。它说:我叫小青。我姐姐,叫小白


黄桃

那个季节。田坂上长满菖蒲,祖母做米糕
青团躲在竹篮子里
第二天就要被我们吃掉
第二天。我们沿着山溪寻找黄桃
远方是一团团气体。雨水们循声回家
做一次媒人。
小坐,饮茶。眼看着桃子一颗颗落地,即成锦

你懂的,那样的天色
有马车
可以慢慢走。走到月亮跟不到的院落,看见那妇人。竹衣,低髻
不识字也不吟诗
坐在廊檐下,美得没有道理


糖果机

湖水吃什么?
月光。
月光吃什么?虫子。虫子吃什么?蜡烛。灯芯。飘来飘去的光线;团成一团
滚到院子
滚到水井边
娃娃坐在树上。妈妈,糖菩萨不爱吃树叶。它吃自己
舔到什么。什么都是软的,一塌糊涂。魂不守舍


小满

且等等。父母从山神庙回来
将鬼面具挂在门后
祭奠用的器皿锁进碗柜。病孩子守着自己的月亮,枇杷树和芍药
火塘里的灰
---破窗吧。你要不告而别,去麦壳里日夜鸣唱
入无人之境
将父母接回家中,给他们煮茶,试衣,恭恭敬敬地
让他们,再安排一次远行


镜像

树枝晃动了一下
一团雪,一只灰喜鹊,一朵俯冲下来的云
夕阳抓着秒针
将尾巴缠在玫瑰花瓣上
“空气太干燥了。今年的少女,发髻上不该出现露水
和星辰。”
这时你转过街角。
树木变成石块,屏幕上滚动着文字
楼层倾斜,每个窗子蓄着海水:避雷针插入天空
---把鼻子和眼睛藏到碗柜深处去
--每滴雨里。都藏着一个想回来作恶的鬼


白发生

在夜里她突然醒来。
想到那些
清晨的事物。
那些纤弱的植物,美好的动物,唯有在清晨开放的花朵
唯有
在清晨时,可以诉说的情愫
一颗心在遥远的草地上
飞奔
后来她路过城镇。在众多石像之间穿梭,模仿声音,也制造声音
在石头房子里
埋下泪水
(希望有一天,它们会长出丑陋的枝叶)
哦。她像箱子一样醒着,心存感激。在不远处的城市
她的几个朋友
走在暴雨淋过的街上,突然谈起年老时的细节:
其时繁星满天,梦境里的丝瓜架,一根根丝瓜已然成熟


向阳院

雨季。
两个孩子在墙角插下一株蔷薇
东厢房住着一个上海老太,她穿黑色绸褂
西厢房住着一个人民教师,她剪着齐耳短发
往里走,北面的房间住着一个妓女,她露着大腿,在夜里唱昆曲
“在这里。时间有快有慢,又长有短。”
真的,这是真的。 


寿衣铺

每天晚上。我们都能听到寺庙晚课的木鱼
有什么用呢?
它朝向时间的一面,是经过修饰了的。它朝向永生的一面
被蒙上神秘而优雅的声音
它朝向我们的一面,是坚硬的,用来承受敲击和眼泪
每天晚上。我们都能看到进出铺子的人,头上顶着梧桐,梧桐上栖着黄昏
落雨的天气,会飘下窗户,薄而透明的窗户
每天晚上,我们都要焚烧自己一次,去遥远的异乡流浪


我的母亲越来越窄

所有的书页都是蝴蝶
我的母亲也在其中
我美丽的母亲
住在湖中。一到春天就呼唤我的名字
所有的书页都将粉碎。我的母亲,喜欢将声音穿到时间针孔里
在我身上缝出她的样子
我是母亲的镜子。但我比她更快地成为时间的敌人
她放弃了抵抗
在梦中,柔软地像一滴春水。而我,幻想在镜子里出走
躲在草丛听星星掉落池塘
听夜晚和夜晚
慢慢靠近,晃动,因哭泣而分开
“你所看到的都是声音,房屋,床,餐具和灯光
都是声音
它们停止了生长。”
我的母亲。也停止了生长,她坚持养猫,她的猫在春天出走,在屋檐上喵喵叫着
但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真幸福啊。我母亲,什么都不记得了。只剩下春天,没完没了的春天



诛心

橡皮擦一样的服务生。翅膀被束起
这个房间,你会遇见精于计算的一群人。暮色、雨季、稻黍
房屋
和蝴蝶
身背蛛网的人,受困于阴湿的天气
为解开一朵花布下的迷宫
他们在自己的脚上,绑满荆棘。
“脚步是为了删除自己。”
为了证明这些。
他们制造一阵阵飓风,和永远不会停歇的雨水,他们在芭蕉叶下面
设下酒席和赌桌
谁置下骰子,谁就会被变成数字


良夜如斯

离我窗子三百米处的街道
种满合欢
我们曾经在树下走过

我们都把想说的话,藏了起来
这样的场景让人质疑
一株枯萎多年的柳树来到我们中间
它身披白雾
然而细雨。细的雨,一直在头顶,它们未曾飘下

我们。我和你
从未来过这个地方:灯光是证人,它们和叶子一样
会掉落,会遗忘,躲在一个看不见的地方
伤害自己


客栈

夜里来的雨,必定是在预料之中
芭蕉,月季,枇杷树
这些庭中之植物,必定也是承担了
部分死去之人的重量
雨吃掉了暗
吃掉了曰之为“腐朽之木”的暗。在暗中
瓦片重新瓜分了人间:
家蛇是一部分
老鼠是一部分
神龛中的泥塑是一部分
草木是一部分
因爱而死去的男女,也分得一部分
我醒着。醒着的那一部分,关窗,避雨。脱鞋宽衣。
唯有如此 


返乡者

我们的母亲,为什么那么衰老
她们不能是清脆的

柳枝一样的?我们的母亲,为什么那么沉默,衣袖里装着泪水?
返乡者,告诉你

我们的母亲。应该还在河边浣衣
双足雪白,浸在暮色中 


凌晨六点钟的鸟鸣

被驱离的正是我
一段未烧完的烂木头
居然还发出“哔啵哔哔”的抱怨声:美好的

美好的一天从此刻开始
一个流浪汉,把手插入破裤兜,发现一枚硬币
他长久地抚摸硬币

直到这枚硬币
这枚硬币发出微弱呻吟:温暖的,花朵的,粮食的,光的两张面孔

一张已埋入星空
另一张,被他。被这个流浪汉
长久地抚摸着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