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胡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699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胡宽简介

(阅读:390 次)

胡宽,1952年生于西安,1979年开始诗歌创作,1995年因哮喘病去世。1996年胡宽的朋友集资出版了《胡宽诗集》。

胡宽的诗

(12 首)

与T.S对弈

与T.S对弈
海报漂亮的
满天星辰
泡在冰冷的浴缸里读
耶西生大卫王.大卫王娶乌利亚的妻子
生所罗门王......
滴血的番茄
光芒四射
一切都要等填报了肚子再说
喀喀
吧身体转过来后街不要耸动
喀喀喀
还是海报还是那副皮囊
早已过时


我仍旧愚钝,只要我的心脏还在颤抖......

水库深层
投炸药


一片
肚皮
灰色的
鲫鱼和月亮

肉欲
燃烧着
乐土
静幽幽的乐土

贝雷帽
遁入树林
葬送了
他的
目光
厄运依然如故


明日复活

困顿
电车甩下
渣滓
那哪里去
都随便
......苍茫时分......
忍受
香肠变化
很慢
部分(整个)尘世
尘世沦陷
坏遭遇
来掉牙了先生
电车
接踵而过
闪过创伤
肃杀的
饥饿
好天气里钓鱼也
不上的
动荡之地服
烈药
轨迹消匿
碎裂的
你们的
烟蒂--------你们的---------烟蒂
萎缩萎缩萎缩萎缩萎缩


旅途中的妙曼境遇

那个
金属壳子

山峦与河流.洞穴与洞穴
之间,
滑动
喘息着

黑夜,
咀嚼得
支离破碎......
残留的情欲
肆意弥漫,
从未
冷却过。


就这样岿然屹立

禅师们

一段公案
源源不断
防腐剂
提供着
奥.小炉匠
守口如瓶
江水滔滔
一滴

淌不出来
惊动了
三只秃鹫


圈套

灯光
若无其事地
在无聊的小店里
溜达
灰尘
跷起了密密麻麻的
瘸腿
拼凑着
拙劣的
抽象派图案
难以捕捉的夜
翻来覆去地
抖落着
黄昏积攒的
形形色色的
破烂货
风骚的售报亭
鼻子上坠着
情色救生圈
美加净派牙膏
挤上了钟楼的
尖脑壳
准备把市井里
豢养的宠儿
统统压扁
我暂时
还不惧怕险恶
这只能吓唬
一批新生的
胆小鬼
以及喜欢吹牛的
彻底革命的
刺猬
但我的诗
像一只精疲力竭的狗
披着乱蓬蓬的头发
撞破圈套
已被逐出
闲适安逸的
乐园
笑声顿时在
释放林立的座位中
骤然响起
胖企鹅手舞足蹈地
示范现实主义的
表演艺术
不用说
它是憋着一泡尿
分量充足的尿
而胀破了
庄严的
膀胱
为了保持
权威无比纯洁的
品德
宁肯这样
蒙混一千年
升值更长的时间
难道还需要担心
那些只会机械地
鼓掌的观众
能用锐利的思想
抛开隐藏在窟窿中的
庸俗
谨小慎微的码头
挺着生满铁蒺藜的胸脯仔细在搜寻
不愿再用腮
呼吸的败类
漫长的平原
把善良的绿草
出卖给阴森可怖的
古墓
雨水孜孜不倦地
洗刷着暴虐的
白昼留下来的
半点污浊
胡宽
从金灿灿的历史的破镜中
反射出来
一副铮铮作响的骨架
随时可以送给化肥厂
或外贸公司
出口
肝脏
足以占据
10座楼房的仓库
切成碎块
能满足本地居民
一顿美妙的会餐
几颗牙齿
到还长得突兀整齐
遗憾的是
长久地平庸生活
盖满了可悲的绿袖
我没有什么可以隐瞒
尤其是对这个世界
只有灵魂中的残留的那点渴望
还在舔着伤口
我对着挤眉弄眼的大海高呼
好大的胆子
人类早已形成了
成群结伙的习性
需要相互掺杂和顽固的污染
我深深地担忧
睡梦中自由的呼噜声
会加剧这些
这些生物的苦难与不幸
这是午夜1点钟
蝌蚪正在实施政变的阴谋
繁殖开拓者希望的荒野
磷火熠熠生辉
云断裂了......
月亮
从门的缝隙里
漏下几块银币
她笼络人心的手段
从来都非常高明
我使劲地
朝她的影子啐了一口
捡起来地面上
自己遗失的
半截烟头


开山鼻祖

半路上
你碰见了
几个黑黝黝的人
他们
都躺在那里吸毒
你说
想不想吃点东西
他们
看着你无动于衷
大地浓烟滚滚
空中
伸出很多手
抚摸着他们的
屁股和头发
甘愿与这群马熊
同流合污
把肉
血淋淋的
送给他们
(你觉得这样做似乎有点差强人意)
他们
接过了你的肉
拍拍巴掌
让你和他们一起
享受毒品
你想回绝但盛情难却
摸摸脸颊
也就在他们中间
坐了下来
但你是不会去干
他们的勾当
天边际
有几颗髑髅似的心
亮闪闪的跳动
你也不情愿
在这些没长尾巴的混蛋面前
诉苦
你闭上了肮脏的眼睛
而且你想
现在应该考虑
学会协会吃肉的问题


幸运的鼠辈

站台上又剩下了最后一个穿裙子的姑娘
你在等谁呢
T想安慰她,但不行
T被螺丝固定在那里
T笔直地站着
下流的风舔着T的膀子
T只能看着她握在手里的印着豹子的画报
T吃着别人丢弃的鸡骨头和面包屑
T像素果皮箱一类的东西
但又绝不是那样纯粹的笨蛋
T充满幻想而果皮箱办不到
T在浑浊的世界里流淌着热泪
很多喜欢唱歌的小河都是T的朋友
T蔑视声势浩大的但又唯唯诺诺的逗留者
T也蔑视自己
T称你那些家伙们是鼠辈.......
听着鼠辈听着鼠辈......
最后的姑娘投来了纯洁的目光
海轻轻地颤动了一下
天空爬下了一个大红蜘蛛
T没有听清她说些什么
T觉得灵魂好像被放在温暖的浴盆里
而浴盆又是漏的
热水很快就会漏亮
T暂时不想称她是鼠辈
站台上又剩下了最后一个穿裙子的姑娘


潜流

苍蝇
汽油
叶子
石头
有什么关系
就像西瓜皮似的田野
秃脑门上反映着落日凶险的目光
心肌里
每天都要
爬出来一只偌大的苍蝇
头重脚轻
跟着洪水般的松鼠
自己
也变成
一只松鼠
摩擦石头叶子和汽油
平庸晦暗的时光
就从它嘴角边淌出
当傍晚
气息奄奄的同伙都已沉睡
它也气息奄奄地恢复面目
周而复始永无休止
要不要改变这种循环过程?
能不能改变这种循环过程?
苍蝇
汽油
叶子
石头


别忘了被海水吸允的骨头

两条鲨鱼
在搏斗
天气
晴转多云
风力V级
当然
气候
平庸得很
你这个歹徒
你是大坏蛋滚
它们两条鲨鱼
激烈得
搏斗着
持续了
很久很久
人们都
熟视无睹
嚼着
罐头
"鲨鱼牌"
准确地说
这些人
也是罐头
百分之百的
标准
再加无耻
我擦了擦
镇静的
嘴巴
眺望着
他们的结实的
肌肉
有一会儿还看见它们在黄昏的时候亲吻
互相吃着心肝肺和太阳
大海哭了
我不相信她
我不相信大海的眼泪
我也决不对她屈服

两条鲨鱼
在搏斗
它们似乎
非常的
耐心


H的前言——只要营养跟的上

有非常多的
教科书
摆在你的
面前
从过去到现在
从落日到日出
它们就像
一个个岛屿
四分五裂
把你弄得
不知所措
生活也
唯唯诺诺地
伸着脖子
偷吃米的鸡
变得
胆战心惊
关键是
你的营养不良
发育
先天性不足
真他妈的
晦气
从中作崇
教科书
劲头十足
指导
风从哪边
刮来
这恐怕是棵畸形的树恩恐怕是
屁股
裤子和
笑的正常原理
性生活
和谐就
应该.......否则
现实是
什么
宝贝玩意儿
像一年级的学生
或者
两分钱的火柴
容易冲动
八小时以后
抹抹嘴巴
背着革命月亮办公桌上的老鼠屎
发泄
偶尔
钻来钻去的
写几首
刷锅水似的诗
宏伟的思想
打着瞌睡
降温
“在童年时的某个春天里奔驰的梦,我
曾经........”
算了
别扯淡了
昨天昨天被忘得干干净净的
沉重地
爬在臭水沟里喝水
也忘了
你嚷什么你是谁
你只能
把蠢女人藏进上衣口袋里
等着末班
公共汽车
等着你的
发霉的
教科书


银河界大搜捕

1980年8月X日Y分Z时

摩天海报
今晚演出超级微型荒诞派影片
《银河界大搜捕》
导演——浑浊的茶水
摄影师——蛋壳般的小岛(月亮,暂时保密)
特技——惊天动地的梦呓
化妆师——???
罪犯的卓越扮演者——流星极其同伙文字(特邀)
观众——百分之零点九九的大气层中的畜生

音响:风云突变
完蛋就完蛋完蛋就完蛋
蝉鸣狗吠驴哼哼树影婆娑

超越
最风行的梦——意识流
超越
酩酊大醉的思索
超越
浑浑噩噩的形式传声筒
超越
盘踞在肺叶里凶恶的支气管哮喘
超越
通向地狱的路和通向天堂的不知该如何选择
超越
从秃顶上冒出来的铅块似的经验
超越
装满失望的烟灰缸
超越
流放在穷乡僻壤的春天的眼睛
超越
系着橙色头巾专门在黎明时出场的那个富丽堂皇
的老太婆
超越
原野上奔跑的相互残杀的心脏
超越
同样伟大和不朽的胜利者和失败者
超越
给冷酷专横的肉上贴金的骗子
超越
徘徊在异乡土地的热情的幽灵
超越
从阴沟里爬进博物馆的光荣史
超越
时间——一块油污的抹桌布
超越
精心炮制的两个世界的淫秽的空中楼阁
超越
生活——品质恶劣的泼妇
超越
控制论
超越

超越

超越

超越
星球表面的朋友和敌人
超越
永恒的静止和移动
超越
原子反应堆和姑娘的假睫毛
超越
横行在内心世界的可爱的赌徒
超越
人性无法涉过的那片沼泽
超越
终点线上的白旗
超越
欲望强大的袭扰
超越
禁锢的冰河
超越
酣睡在沙漠里的神奇的微笑
超越
神经上的月经不调
追追追追追!!!
追!
勇猛的电剃刀
追!
和罪犯同流合污的胡须
追!
宿怨
主题音乐——宿怨——宿怨——宿怨几千年
特写——垃圾
垃圾——变质的历史复活了
瓶子棉球碎布头沙粒象征诗人发霉的兄

姐妹们
组织起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
国际宪兵——彗星
拖着五彩缤纷的文明筷子准备武装
特派记者——蟑螂
地下报纸
频繁的印刷
开始
请校对一下时间
我是性爆炸电视台(萤火虫公司)
听见了吗开始
包围了干瘪的罐头盒
紧张的
采访
头版新闻
报道
轰动全球
最新消息
是800次世界大战吗?
错了
字幕推出
庆祝自由和专制的婚礼
镜头闪过
镀金的日历慌慌忙忙地翻着
呜咽的电子琴
礼花
摘下地中海
挂在
新娘的脖子上
权利-------猩猩的消化系统
碰杯
冗长的祝贺
口干舌燥
狂欢
怀孕
蜜月
流产
诞生了——百足的怪婴
欢腾吧
欣喜若狂的麦克风以及获准大赦的蚊子和流氓
新纪元到来了
冒牌的天才工厂
建设并
已经投产
标准产品
“他人便是地狱”A1型
“女人就是陷阱”A2型
“人生是一座疯人院”A3型
“苦难永远不会终结”A4型
这批货色
目前充斥了市场
突.突......突变......突突......
电源发生故障
什么?脑溢血?
正追查后台老板
请休息十分钟继续观看
摩天好报:
《银河界大追捕》
请休息十分钟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