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笨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38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笨水简介

(阅读:539 次)

笨水,1974年出生于湖南祁阳,现居新疆乌鲁木齐。曾参加诗刊社第29届青春诗会,出版诗集《捕蝶者》,鲁迅文学院第31届高研班。

笨水的诗

(21 首)

有关卑微

从矿洞中
带出一小块矿石
有人告诉我
它叫长石
地壳中最普遍的物质
我带走它,不是因为
它曾与稀有金属
铍、铀、钽、铌
同处一条矿脉
而是它的普通、平凡
有关卑微
原子弹爆炸了
它们只是被制成化肥
撤到地里
添加到陶泥中
制成吃饭的碗
插花的瓶
仅有一次割伤过
我的拇指


镜子

感谢玻璃工厂
还在生产古老的玻璃
感谢镜子工厂,还在
按照传统工艺生产
能看得见真相,说得出真话
心直口快的镜子
而不是根据市场潜在需求
批量制造
会说谎的镜子,谄媚的镜子
唯唯诺诺的镜子,低头哈腰的镜子
没有更多选择
我们只好在墙上
装上这种单一性的悬崖


命运

机器人扫灰尘
扫头发
拖污渍
绿萝垂到地面
它吸入绿萝
沙发巾掉了
它吸入沙发巾
在它眼里
什么都是垃圾
如果体型大些
它会扫除家具
一不留神
它也会把人当垃圾
扫了


兵临雁门关

我衔枚疾走,急行军
我风雨无阻,我日夜兼程
我还是错过了,战争
一个人,赶完几个朝代的路
路上,我丢了好马
时光断了马刀
大风折了旌旗
我自解盔甲,自断粮草
我丢了城外叫阵的好嗓子
登上空无一人的城楼
我丢了与自己为敌的勇气
独余这身子骨尚未丢
独余头顶弯月,丢不掉
我成王,是它的俘虏
我败冦,是它的俘虏
战与不战,是它的俘虏
我知,此去路途遥远
我知有大刑在等我
梨子有多甜,百姓就有多苦
要防范我逃脱啊
有云朵镣铐,也给我戴上


凡人记

红灯,你们走
我愿意停下来,看伊力特广告
你们去医院,去药房,去超市,去商场
去探监,去法院,去股市,去工厂……
我愿意停下来,让你们先走
我停下来,像个迷失的人
停下来,让迷失先走
我努力做好一个丈夫,父亲,儿子,兄弟
努力做好一个公民
循规蹈矩,活得像部法律
然而,当我揭开一个老人的锅
里面漆黑一片,
分不出哪是鱼?肉?菠菜?红薯?
分不清那是黑夜,还是烧糊的阳光
我就心堵
当我听到一个妇人哭诉她的贫穷
不会普通话,如同不会使用语言,我就心堵
当我的兄弟,住进医院
医生在他身上一刀,两刀,三刀
一次,两次,三次,都没取尽肾里的石头
当我想着,他的肾脏,是一座矿山时
我真的心堵
然而,我不是医生,律师,法官
甚至不是一个落魄的幕僚
不能给世界,清风,明月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上下班,回家
不知如何处理,从燃气灶上换下来的1号电池
放在窗台上,像块扩散的荒漠
像窗外越来越浓的雾
像这么大的地球
为什么看不到远方


面具

我带着面具出门
铁面具,皮面具,木面具,纸面具
与变脸相比,我太笨拙
与手术刀雕刻的脸相比
我太粗糙,刻痕太明显
与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的人,相比
我的脸,总会揭穿我的面具
我戴面具来,是为了配合这个时代
穿过这个时代
好大的风,吹我的面具
风吹兰陵王,蜘蛛侠
木面具下的神,纸面具后的鬼
风吹我
路远口渴,只有在无人时,我会用它们舀水
听它们哭,只有在形单影只时
我才会把眼孔漏出来的水
当作滂沱之泪


白霜降

凉风中我刷洗篮子
砍来新竹,替换断裂的篾丝
提着它,去原野
露水丰盛
我要叫它们,颗颗入篮
从南到北,我捡到天边
又折转回来
像台以晨光为动力的收割机
露水一触即落
一碰,就碎
我告诉自己,要轻点,慢点
告诉自己,这双手,已不是砍柴的手
打铁的手,不再是
握刀的手
我的失败跟露水一样多
裤脚潮湿,十指冰凉
但我仍弯着腰
固执捡露成珠的信念
竹篮打水的心


豹子论

不是铜钱树影
是我身上长了豹纹
是我借了豹子的肉身
借用它的牙齿
俯向溪水,对自己呲牙
借它的嗅觉
深嗅天空,不可劝解
借它的爪子,抚慰
愁肠和石头
借用它的尾巴
当三尺长剑
率领群山
我借豹子的那么多
我知借来的终究要还
要还给它喉咙的吼叫
眼睛的悲伤
直到一件不剩
直到我
穿回破旧的人皮


天山上

天山上,每棵塔松都有一座庙
我一无所有

我不会比石头爱思考
也不比蚂蚁有见识
深涧生兰草,我不会比它蓝

乌鸦停在枯树上,我不会
比它更优雅
它上通天文,下知地理
黑得如同一盏,熄灭的灯

天山
不需要灯来照亮

松树站累了,倒下去
马老了,也会倒下
烂成一块草地

哈萨克女人蹲在溪边,洗菜,洗衣裳
男人跟着他的羊,爬上山顶
那里只有石子和雪


每天要做的事

每天,为花浇水
把落在地上的花,捡起来
放回花盆

每天,去农贸市场,买菜
在心里,埋怨物价
菜太贵了,就少买一点
找回的零钱,送给路边的乞丐

每天抬头看天,看云聚了,又散
一会是猴子,一会是老虎
天高云淡
问一些哲学和屠夫都不能解决的问题

每天,要遥望天山
尤其是,看山上的雪

每天,写一遍《心经》
不用墨
水写心经,如同每天下一场雨
打湿案上的白纸


孤峰

山中,与溪水同行
它对我说,要清澈见底
要养鱼,时而跃出水面
要流得弯弯曲曲,宽阔处,能系住一条小船

古木参天,有甜槠树和鹅掌楸
香草长在两岸
藤蔓从山上垂下来
攀援而上,我像采药的人
像云雾 

有时,与野猴对坐
落在流水后面
用一颗枣,换一座山

想占山为王,想做一名土匪
不用刀
用山歌,把她挟上山去
她有银子般的笑声
她的心,如流水

什么也不想
站着,或坐着,在偏静处
我是孤峰
虽不高大
但可以,让白云暂住
可以容得下,一座寺庙


归去辞

归。喝庵子山的水,吃自家地里的菜
访甲山堡的樟树,辨故人坟头上的碑文
用湘江洗脸,清波漾动乌篷船
船太小,我不散发,它就载不动我

去。火车出衡阳,带走春天和腊肉,随大雁北去
横过会喊秦腔的黄河,领秦岭西行
月亮跟到祁连,故乡也照天山
不说圆缺,只恨,它也生了很多白发


云水诏

要把鱼放进水里
河水转再多弯,也要打村庄前流过
从下往上看,像炊烟慢慢散去;从上向下,是展开的圣旨

万物奉天钦此,狗吠要猛烈,神龛要洁净
三炷香,轻轻举过头顶
今夜,母亲舂辣椒面的铿锵声,掩护着地球,转过庵子山


菩萨保佑

叫白鹭菩萨,保佑天空
叫蝙蝠菩萨,保佑月光
叫鱼菩萨,保佑水
叫稗子菩萨,保佑稻子
叫石头菩萨,保佑星空和划过星空的流星
叫炊烟菩萨,保佑母亲
叫大地菩萨,保佑父亲
泥塑的菩萨,木雕、铁打的菩萨
请你留一些慈悲,保佑你自己


用光去赶路

太阳下,我能看见远山
雪在发光
它使我每天,都在仰望
月亮下,我看见更远的灯,亮着
仿佛是亲人,向我走来
灯光下,我看见煤,蜷着身子
河水从山上跳下,发着光
我喜欢白天,杜鹃花在窗台上,发光
喜欢黑夜,抬头就能看见星辰
它们经历千万年,才投射到我的眼底
仰望久了,就溢出泪来
我也会化作焚尸炉中的烈火
埋在地下,会慢慢燃烧
让身边的土,温润得像春泥
坟头上,总是落满桃花
我也会用光去赶路
在宇宙中,用十万光年,甚至更久
去寻找
一双仰望的眼睛


石头记

站在山上,久了,石头会学老鹰
向河面冲下去,抓没抓到鱼,都不上来
跟鱼一样,在河里游久了,变成沙子,来到我眼眶
泪水,跟海水一样咸
心中的石头,不飞翔,不遨游
只是悬着,一块是一颗太阳,多几块就是太阳系
无以数计,是银河,向东南流去,汇入星海
因为心中有石头,我知道,石头
有时,硬得像铁;有时,嫩得像芽
錾子打在上面会跳,刀子刻在上面会滑
只有黄土,能浸透它的肺腑,用稀硫酸也洗不掉
只有在黄土里,石头才像石头一样,活着
有嘴但不启齿,有翅膀始终敛在胁下
春风十里,它只长一些苔藓
原谅我,从老家捡来的石头,只能用水养着
原谅我,从泥里挖出一块石头,像拔出一根幼苗
像乌龟,我叫它神龟寿
嶙峋峭拔,白筋似雪,我叫它太行山
原谅我,用菱晶石在石磨上,磨制了四枚印章
在上面刻字,如刻碑
方寸大的碑,只为心刻,为灵魂而立
我越来越像一块石头,站在山顶上像
站在河边像,站在人群中也像
我是石头,记得人们发过的誓言,遵守石头的律法
从不拿石头掷人,相信,掷出去的石头
会回来砸向自己
我只会投石问路,顺便,填一填路上的坑


枕石二题

1

我跟它说话时,它一言不发,它是一个好听众
我把它丢进河里,它不浮上来,水性比鲤鱼还好
我敲打它,一下,两下,数到三,它就裂开

流水走得急,它走得很慢
草木枯荣,它只长苔藓,连最小的花也不开一朵
只有少数石头,爬上山顶,赶走悬崖边的鹰,站在上面

2

不贵金,不惜命,不等流水和燕子
可用它,塑四方诸佛,八大金刚,十八罗汉,千手观音
用它雕狮子
用它打碑,仿佛死去的人,站在山上

然而,佛无言,狮不吼,群山多杂乱
它,只看着我
在人间嗑头,忏悔,祈祷,痛哭,破啼为笑


生死证明

为了按时领取社保
他要用视频,去证明
自己还活着
在女儿的手机镜头下
他像个拙劣的演员
笑肌演不好笑
头演不好抬头
双脚演不好走路
被女儿数次叫停,重演
正面转为侧面
慢慢走近,又渐行渐远
迎着风
只有白发演得传神
活着,真累啊。他叹息
坐下来,解开外套
露出里面的寿衣
女儿说,爸,你的衣服穿错了
他说,怕临终来不及穿
就这么拍吧
就当我死后又活了


喂虎

老虎回到山中,一座山才会活过来
老虎回到岩石里,岩石才会长出青苔
流水才会恢复古老的流速
老虎走在林间小径上
露水,才会重新打湿我的双脚
每天的晨曦才会让我感到羞耻
老虎遁入露水,露水也是猛虎
百川到海,才叫放虎归山
老虎披着火焰,我才能抵御风寒
站在群山之巅
我看到的落日,才是真正的落日
老虎窜入墙壁,墙壁虎纹一样裂开
为一群老虎所困,我才是你
老虎,跳进我的身体
这肉身的笼子,老虎,你可以吃掉
也可以赦免,如立春后菜地里的萝卜


孤山

不长草,不见牛羊
不长树,不闻砍柴声,不见采药人
不长寺庙,不闻木鱼挖井,不见钟声推开云朵

只有石头,从山上下来,又爬上山去
只有坟墓垒得跟山峰一样,被风,轻轻抹平
只有豹子,从山那边爬上来,用晨光洗脸,爪子干净


时光冢

白塔葬于青草,蒿子葬在月下
时间,是一口好棺材
我在其中
不过是,死去的人埋得很深,我埋得浅
喊地下的爷爷和奶奶,就像喊上帝与神仙
云过山岗,水过川
坐在河边,能看见游鱼葬在水底,蚌螺吞下沙粒
珍珠挂在脖子上,像悬棺
骏马葬于它的掌钉,羊群葬于刀刃
一把刀是一条红河
只有神如泪珠,在我的眼中,车轮般转动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