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章德益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6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章德益简介

(阅读:355 次)

章德益(1946—)浙江吴县人。1964年毕业于上海高中。毕业后参加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历任农工、宣传队创作员、教师,《新疆文学》编辑,中国作家协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分会专业作家。1972年开始发表作品,新边塞诗派代表诗人之一。著有诗集《大汗歌》(合作)、《大漠与我》、《西部太阳》、《黑色戈壁石》等。

章德益的诗

(13 首)

西部太阳

哔剥燃烧的西部太阳
汩汩流淌的西部太阳
伐古歌谣为薪的西部太阳
用黄土捏就用汗揉就用黄河水
塑就的西部太阳
古朴浑穆,铸就五千年古铜的光芒

悬于旷野,嵌于山口,远行于恢恢天穹
有时从长城垛口望你
宛如历史充血的瞳孔
一滴
自莽莽大高原膨胀出的鲜红血球

拱生于黄土
像一棵饱含浆汁的金黄色的球茎
一点点骑影,一丛丛树影
仿佛就在这球茎上发芽丛生

沉溺于山野之海
仿佛一只硕大的金色的圆蚌
被群山的烟波反复拍打
默默孕育着一代精神之珠

庄严地,旋转
五千年如一瞬
一瞬间又孕着五千年
超越无数代生死的痛苦
旋转为一团燃烧的民族魂

西部太阳
熊熊运行于太空
那原是五千年溶汁般的血水泪水汗水
倾泻进一颗民族心的巨大铸型
而浇铸的辉煌的渴望。


绝育的荒原

绝育的荒原
死亡的胡杨树如无数
古恐龙的 胚胎标本
浸泡在 暮色的
福尔马林液中

苍天的 切片
每一滴雪水都是一只
浓缩的 玻璃试管
包孕着 太阳法老的 梦
遥远的云依然在天边组建
木乃伊的 联邦
组建 幽灵的雕塑群
哦 无边的黑砾石
正在马蹄的胎音外
幽幽梦见春天的冤魂


远方

远方 在
古老的鹰翅下
狼烟们都到古边塞诗里去 考古了
烽火台是被候鸟们一翅一翅
扇灭的 烟斗
一匹一匹汗血马 蒸发到天上
化作千古传唱的 血色
歌谣

远方 在
古老的鹰翅下雪峰之尖
是汉代以来的 明烛
犹在 燃烧
大漠与孤烟 犹构思 王维的名篇
秋风与月光 犹结晶着李白的寒霜
每一轮落日都是 出塞的大将军
骑着千山万水 发出
灿烂的长啸


中秋夜

那夜有 月光行刺 白发
那夜有 月光洗劫 梦境
那夜有 月光杀伤我
寂寞的心灵 那夜
月光作案的指纹是一首
唐诗 清晰烙印在我
积满尘埃的 心中

那夜 被雁声通缉了一千年的
月光呵 又安然 逃去
只把一千年间 望乡的眼睛
踩灭成 唐朝的 告密信
只把 一身皎皎的夜行衣
脱下成我一根 新添的
白发 飘落进 尘埃中


四月 荒野也会

四月 荒野也会
诗兴勃发到处向
马蹄与蛐蛐投稿
把一个骑者发表成一首即兴诗
把一滴雪水发表成一首朦胧的春光
把一首一首 嫩绿的新叶
从地球内部 朗诵出来
发表在 树梢上

四月 荒野也会
附庸风雅 到处编辑
鸟翼的副刊与树根的腹稿
还把我 最初的白发
拆阅成 一首又一首
风雪的退稿 在我掌心里
摊开成一朵 被阳光删节的
磷光


古沙场黄昏

古沙场
盔甲的青铜与古剑的血光
熔铸成暮天的青苍
和如血的霞阵

马革般的长云
裹着落日
如裹着一个
滴血的军魂

风在围猎
驱动着悲啸的雄尘
卷入烟尘的赤霞的大旗
围捕着将逝的黄昏

天边,几束夕光
是宇宙抛来的缰绳
拴不住我不羁的幻想
却拴住烈马般的
远山几尊
铁与火铸造的古沙场上
千古铁蹄
锻造多少强者的灵魂
至今那马蹄的锤击
还叩响着历史的回声

光荣与屈辱
都曾在古沙场的血火里诞生
在同一块坚硬的大漠上
既锻造史诗的壮丽
也锻打思想的深沉
无须宇宙
挤下一滴落日
来涂抹地球的伤痕
在人类多少血火的废墟里
没有匍匐下的
是古中国精神的长城

一点雄鹰
如高飞着、搏击着的民族之魂
飞入远空
飞向新的精神的制高点
鹰爪下,要攫起
宇宙间将坠的
辉赫的日轮


写给母亲

那年  我从我母亲眼里偷走一滴
眼泪  制造了一条河流
月光下暴涨的河流突然
风急浪高  掀翻我一叶 
溯源而上的  孤舟 
那年  我从我母亲额前偷走一条
额纹  制造了一群山沟
我在那群大山沟里
跋山涉水  翻越
年月  看见  远处有磷火的樵夫在
唱  幽暗的沟底葬满
太阳的碎尸与  猛兽的骨头
那年  我从我母亲手背上偷走了
一块黑斑  制造了一次日蚀
黑的神灵簒改了旭日的光谱
无穷的黑呵  裂变出  太阳的能量
夜的碎片里  飘满
雏菊  针线  瓷碗与星斗
那年  我从我母亲的遗痛里偷走一个
伤口  制造了一个洞穴
我躱藏在里面  用书本  火种与
梦  遮盖住洞口
一个幽邃如生命的山洞呵
诗是里面唯一的  钟乳石
滴坠着  七色的光
变幻着我生命中  唯一的
小小的宇宙


余生的日子

余生的日子
是借来的日子  租来的日子
赊来的日子  偷来的日子
是我供养的日子  我凭吊的日子
我瞻望的日子  我抚恤的日子
是  仇家般
从我伤口里呼啸而过
继续打家劫舍的  日子
是  狱卒般
枯坐在我内心的囚室里
哼着囚歌  等待一个
越狱者归来自首的  日子
是  苔的日子  云的日子
铁锈的日子  日子们窝赃的
日子
是  旧衣衫般
从我的生与死之间  脱下来
折叠成褴褛的  天与地的
日子
是  我把那旧衣衫
随手搭在我
亲友墓碑的  椅背上
等待秋风再来
缝补几块最后的小补丁的
日子呵


拉链

把  八千里铁轨缝紧成一条
东去的拉链
小小的寒蛩是秘密的拉锁头
藏在  西部的 
深草间     
是谁一拉
大地上划过一道
黑铁列车的
火焰  苍茫中拉开的
高山阔水呵  谁能从车轮下取出
太阳的伤口  谁能从车轮底取回
碾碎的流年  


我们返乡者

我们返乡者
从耳穴里挖出汽笛的骨灰
从鞋洞里掏出风干的夕阳
从流水中取出月亮的木梳
从镜子里取出虚无的水罐
遥远的铁轨是一根
从我们脚掌底  拔出的
刺  粘满
青春之伤
我们返乡者
远方呵  是石头的火焰
是漠云的木乃伊  是残阳的炉渣
回首间  盛大的磷火正从荆棘丛里
升起  欢迎我们的
天堂的  礼花
我们返乡者  侥幸于一条影子的生还
静听  南方的檐雨下
梦魇对枕头的追捕
白发对黑发的审判


雷电夜

雷电夜  天空的瓦脊上踩过大盗的靴声
天空被一层层揭光了  青铜瓦片
掷进  狼群的火种
雷电夜  我沿着一根油灯芯的救火梯
爬进  天空
用一瓶墨水去灭火

目击  紫焰的雷火颤栗成一只
无边的  青铜大蝴蝶  静静熄灭进
我一滴  墨水中


黃昏的高原

黃昏的高原
如一个迅速崩溃的
巨大王朝  迸溢出
悲壮的
血光
熔金的云朵是被遣散的
诸侯  熔金的远山是被解散的
联邦  熔金的落日是被暮色引渡的
荆冠之王     
一列从地平线上凶猛出鞘的
火车  是
冒烟的荆轲
行刺进  鲜血四溅的
夕阳
八百里篡位的
夜色  静静登基在我
一盏
油灯上 


乡愁

秋风夜
寒蛩与孤雁的口角
又吵醒了我的  乡愁
我的乡愁穿上一滴
泪水的  单衣裳
立在  一行诗句的门槛上
远眺  唐宋的月光
太瘦太瘦的乡愁呵
是一朵  菊花的
遗孀  我笔尖一滴血是她
望乡的灯笼
我眼角一滴泪
是她  清秀的面庞
山荒水寒的青春呵
一只野虫劝我的乡愁改嫁
而  酒杯里抱病不起的诗句
已断尽  江南的柔肠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