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张默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49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张默简介

(阅读:355 次)

张默,本名张德中,1930年出生,安徽无为人,青少年时代在南京度过,1949年去台湾,后从军,长期从事海军文宣工作。1954年,与洛夫、纪弦等在台湾共创《创世纪》诗刊。著有诗集《紫的边陲》《陋室赋》《落叶满阶》《远近高低》《张默•世纪诗选》《独钓空蒙》《张默小诗帖》等16种。诗评集《台湾现代诗笔记》等6种。另主编《六十年代诗选》《新诗三百首》《小诗选读》等20种,被誉为两岸新诗推手。

张默的诗

(8 首)

五官初绘

1、鼻

肉色平原上耸立一座小小的墓穴
两旁弥漫着萋萋蔓草,与夫

呼啦呼啦的风声

2、眼 

二叶扁舟,从人工湖的那端划过来
轻轻地划过来

我好想捕捉那些泛着亮晶晶的水纹

3、嘴

是吉普赛人在弹梵哑铃
发出琮琮铮铮的绝响

而我,宁愿它是一口古井
永远安安静静

4、耳

一具上好的吸音器
把我的客厅洗刷得万籁俱寂

即使是一根锈花针,偶而坠落地面
她不也不慌不忙,一个箭步
把它抓个正着

5、眉

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
喜欢说长道短,没完没了

最怕女人的画笔轻轻一点
噫嘻,好痛,我的乖乖


黄昏访寒山寺

莫非,那一列疏疏落落的修竹
正以轻巧的碎步,去占领
寒山拾得墨幅上的
某些禁域

莫非,那一片悠悠忽忽的钟声
透过凄泠的召唤
把千年前夜宴赋诗的景象
暗暗地揽入心底

莫非,今夕吾人的情怀
亦如当年的东坡、张继、韦应物
拎着几瓶老酒
轻舟步过小小的枫桥
而江村在左
而暮霭在右
还是不要细数勒石上俞樾的题诗吧

莫非,一切俱已熄灭
穿越漏窗上日渐模糊的风景
我突然发现自己
竟是小径那头,一尊不言不语的化石


关于海哟

圆圆的,那些喜爱沐浴的婴孩
拨开宇宙的光,连同一些云雾
连同一些滔滔声
连同一些弯一些弯

这初生的逸乐的刚刚见过世面的
关于海哟

那里来,怎样形成
她的眼中的世界
一粒檐滴,半撮流水
它们缓缓萌芽,茁壮而且汇合
也许在一个山涧里
赤裸着的少女的足趾上
那里也是宇宙
她洗濯而且摆动
似风,似舞踊,似踱着方步的云

这茫茫的飞跃的胸襟充满无限希望的
关于海哟

从落脚的一天起
渐渐变了样,这些伟大的藻类
它们刺戟着她的心
广博如世界的心
而且任其繁荣,任其喧嚣
任其向上,任其连绵
世界没有路,这里有路
一切是指向罗马的
小心它要发威了
小心它要淹没了
这沉潜如哲人的,我们的
关于海哟


中秋翌日登巴黎铁塔

悠悠乎
我的视觉神经逐渐扩散
而达无限之域外
天地间连续不断变调的风景
随着电梯急骤上升的水线而惊叫
塞纳河还在脚下平平静静的流着
米拉堡桥墨绿的桥墩
如一具斜斜的肌理分明的大理石雕刻
灿然复写一段美丽的情话
任人眉批甚至戏谑的摇着

而你依然兀立在晓色初泛的薄雾中
轻轻旋转修长的肢体
喃喃睁开黑亮的眼睛
而巴黎大地仍在沉睡以及微弱的呼吸
为何,为何,我的赞叹的话语
却迳自从那一排排充满几何图案的方格溜走了

啊!你的峭壁般豁达的风采
永恒,苍褐,参差,无际
令我这个万里外陌生的访客
忽忽被拨弄得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是好
那么就让它与雁阵与浮云与大寂寞
一同比翼飞翔吧。 


天葬之惊

偌大的拉萨花岗岩天葬台上
一颗颗凹凸不平的圆溜溜的孔洞
豁然彩绘着人体的卑微

每一颗头颅,都从这里出发
每一对眼睛,都从这里眺望
每一根毛发,都从这里燃烧
每一具躯壳,都从这里风逝

到底人的脉博停止后那个臭皮囊该作怎样的处置
水葬,与大海共枕
火葬,与陶罐永伴
土葬,与青山对奕
抑或把它制成木乃伊送到博物馆里陈列

当我穿越电视频道惊见藏族发明了天葬
那一群群饥饿的鹰鹫
从四面八方扑扑俯冲而下
争相暴雨式的鲸吞
不消一盏茶,所有的头骨、脑髓、心肺
都被它们一扫而光

吓吓,这种惨烈凄绝的风景
莫非就是为了完成一次轰轰烈烈的死
吓吓,且让我举起一己轻飘飘的身子
天空,请你深情的来诅咒我,啄食我吧


长颈鹿

在台北动物园的尽处
在被团团围住的高高的铁栏杆之内
一头斑斓夺目的长颈鹿
怡然的昂首,且扬着
长长的
前蹄

有时,它着佝偻自己身躯的
最突出的部份
任前腿尽量下压,下压
彷佛以千斤之力
把大地踩成
一座酒泉

然后,它又极欲狂奔
以其轻快的醉步,污染每一寸时间的沃土

它的眼里是无限的辽阔
它的眼里是无限的伸长


依稀鬓发,轻轻滑过时间的甬道

我用头颅行走,而你以根须
我用灼热嬉逐,而你以梦寐
在戚戚然一片未被舒开的
贝叶之上
你我分占了地球的两个方位
寂静迤逦向东
那里是天涯
忧愁款步而西
何处是日落
我是不愿睁目的一朵睡莲
在这慵慵的夏日
依稀鬓发,轻轻滑过时间的甬道

没有什么争论
没有丝毫声响
没有任何颤动
没有半点晕眩

你是愉悦的
你把大地当作浩瀚的酒泉
饮我以微醺的眼,高耸的唇
在稀疏的双眉小小的岔道之间
你栽植某些饮不尽的曙光
凝视,那一泓流转不息的轮回
握住,那一颗澄明如镜的舍利
你是不易腐朽的
依稀鬓发,偷偷滑过时间的甬道

请让我躺在你揽星捉月的怀里
请让我倾听你震撼山岳的语言
请让我食于斯、乐于斯、视于斯、驻于斯
请让我擂动你腹中的鼓钹
狂饮你眼中的喷泉
请让我述说,你是唯一的逍遥者
依稀鬓发,急急滑过时间的甬道


无调之歌

月在树梢漏下点点烟火
点点烟火漏下细草的两岸
细草的两岸漏下浮雕的云层
浮雕的云层漏下未被苏醒的大地
未被苏醒的大地漏下一幅未完成的泼墨
一幅未完成的泼墨漏下
急速地漏下
空虚而没有脚的地平线
我是千万遍千万遍唱不尽的阳关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