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潘传孝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49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潘传孝简介

(阅读:465 次)

潘传孝,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在《红岩》《星星诗刊》《重庆日报》《工人日报》《长江诗歌》《安徽诗歌》《文学沙龙》《山东诗歌》《湖北诗歌》《蔷薇诗歌》等报刊,网媒上发表过300多篇诗文。并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张献忠》(两兄弟合作)。

潘传孝的诗

(14 首)

荒原

荒原上,月亮像一只孤狼
从东到西,缓慢行走
睁着传说中盘古的右眼

在它独特视线看来
人性退步,不如蝼蚁
争夺,争斗,争抢一切
血流遍野,用生命作赌注
谎称什么上苍之手
尸骸铺满大地,开出诡异的蓝花
摇曳着愚蠢的自信
对肉体快感狂热追逐
穷奢极欲,不知廉耻,
不知什么是想要的生活

把内心修筑成监狱
禁锢良知,放出洪水一样的欲望
多么磅礴宏大的合唱
声动四野,充盈天地
对物质贪婪,对精神排斥

其实,所有景物,都是人的观感
空间永恒,时间是人类杜撰
一个地方死去
绝不会在另一个地方复活
月亮残光,抚摸三千年胡杨木
渗出丝丝生命隐喻
广袤星空,有什么存在
回答,慎用宗教语言
剜心剜骨的感知,会让人惊悚

前方存在,必定是后面障碍
没有荒原意识,哪来开拓精神

月光,或许就要打开黄金之门
荒原,空空,寂寂
连断垣残壁也没有
人类,是不是真的坠入了
一个神秘困境


静夜

月光把夜尽力推开
池中荷花,禅意逐渐溢出
一片涳濛到极致
纯洁如雨
可感觉,可触摸
灵魂散入四周
满眼虚化
一切没有重量
一切轻盈,透明
没有世俗,没有忧伤
月静心清
所有物像入定
此时,彼时
一朵白莲花


墓碑

墓碑是一道门槛
活着的人修建
里面有什么风景
谁也说不清

眼睛举过头顶
寻找那朵飘逝的云
曾像梨花一样白

四周阴冷,赶紧
留下背影
匆匆回到红尘


采石矶

那一夜,天上月亮醉圆了
恍若进入诗的意境
与采石矶上李白产生了共鸣

细浪轻拍
淡白色的礁石
发出诱人的声音
此时,视觉和听觉
开始穿越清醒
坠入一种原始的眩晕

长江泛着银光
流向,一个神秘的无垠
那里有诗和远方
值得更多人去追寻

一壶浊酒倒尽
人生未完
谪仙举杯问明月
桂树已开花
是否,有酒飘零
或大梦可安宁

一个天才的想法
悄然催动
青莲居士的灵魂
去江中捉月

死去的是人
活着的是诗
天地何处不是逆旅
一瞬也是永恒


偏爱

偏爱,像桃花开在春天
无须冬天来解释
一生一世
喜欢做一件事
即使是病,我也愿终身不治


望春

早春,像小孩的手指
悄悄蒙上季节的眼睛
细嫩,柔滑
让大地心醉
拣拾起萌动的心情
沿着泛青茎叶
走在二月河畔
前面有一树桃花
一定要把我牵进红尘
分享温暖的人生


荒村

碎石小路,依旧无人影
村子悄无声息,只有夜色

月牙挂在屋檐
像一只残缺风铃
再也飘不出,泥土般的叮咛

老槐树枝叶微摇
仿佛说,等一等,就要天明

此时,月亮翻上房脊
给村子抹上一层温润
其实,它不想醒来
死去的村子,在阳光下会更冷


苏小小

钱塘到西冷
这条路,真的有点短
像一曲天籁,玉笛
刚吹了一半
意犹未尽,所以
历代诗文
皆是感叹,遗憾

小小,翩然而至
带着才情,灵性
和天人容颜
西子湖畔,优雅一显
然后,走失在烟雨江南

远去的身影,是男人梦中情人
尺素上一笔一划
开出了多少凄美之花


马嵬坡

缢死一个贵妃
起了多少烟雨
从那一夜
马嵬坡,风吹四季
一个盛世的安稳
系在女人一节白颈
可叹,可惜
泼了这杯隔夜茶
江山,依旧倾斜


考古现场

人有偷窥的嗜好
黑山白水,山丘平地
开了不少窗口
想看看古人在做什么
轻扫浮尘
尽力刷出过去的样子
叩商鼎,扪秦砖
敲汉瓦,抚唐陶
透物说话,考古人员
仔细揣摩先人心迹
一块碎片,留有尧风舜雨
一节朽木,含有唐情宋意
一卷黄帛,藏有千古之迷
昨天是今天的历史
今天的故事怎样传给后世
坑里的人,拿起一根惨白枯骨
我只研究死人
活人那玩意,嘿嘿


稻香

金黄稻谷
在秋天得到
最狂热的追捧
谁理解,它接下来的痛苦
撞击,撕裂
涅槃的银白色
不断闪烁
阵痛后的晶莹
才是天赐之物
这一过程,淹没在
失明的黑暗
美好的代价
最容易被忽略


否定之否定

地球有四季
万物排列有序
选择,或许是讲故事
我不信上帝会保佑一只蚂蚁

人,有时很无知
拿起一根稻草
以为可以搅动天地

山不过来
人可以过去
在有限的时光里
用智慧塑造自己
人不跪,世界就在脚底


黄昏

黄昏,一道门槛
黑夜未知
进去,只有讲自己的故事

下午六点,阳光把时针与分针
拉成直线,倦鸟影子
和回家脚步,叠加成
全天最开心的一刻

此时,人们要谨慎
暮色,散开阳光结束的气息
四处弥漫虚浮
侵染着情绪

人生没有多少黄昏
每一个都是黄金分割点
路灯,城市的月亮
渐渐变圆
家,已经不远


乡愁很美

老槐树,牵牛花
诗意盈盈
蛛网,枯草也是隐喻
乡愁很美吗
伤口的语言
从来都只有痛苦
真实得透明
告老还乡,落叶归根
农业文明漏下的回声
烛火只会摇曳出
朦胧,模糊的光影
两手空空,故乡会欢迎
不愿锦衣夜行的人
才喜欢乡愁是一生情
血脉,根脉一个民族
最敏感的神经
空泛的赞美,是无聊剧中
平庸对白
没有深刻伤害
也没有丁点意义
如今,故乡更像一个离开了
就很难回去的梦境
但,仍是童年记忆
投影在内心那一刻烙印
与生命永恒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