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穆高举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4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穆高举简介

(阅读:518 次)

穆高举,1967年5月出生,山西临猗人,现居太原。诗作散见《山东诗人》《炎黄诗学》《有巢》《光线诗刊》《新诗》《新诗刊》《九州诗文》《燕赵诗刊》等纸刊。出版诗集《身陷孤城》。

穆高举的诗

(19 首)

面对鱼群

暗色中,门牙闭合
弧线从叶片滑进阴影
什么都不会看到,比如鱼群
崖壁里的它,嘲笑
词语和猎豹
戴着褪色面具
我,等待我从另一棵植物内部诞生


堕落

被遗忘的宴席:笔画朝着
不可破译的未来缝合。放弃的事物
像经书没有痛痒
它抚慰温顺的头颅
静默并列着的。以后日子的对面
孩童固执地穿梭棋盘
书桌在窗口接纳光线,我
是唯一的执笔者。黑色
在纸上取火,仿佛某种暗流
从蓝色疆域堕落


酒杯

它在座椅上。雷声
是象征,集会继续进行
演讲者面对即将演讲的人
纸上流浪的文字,从身体的山火里
涌出。我最先离开
沿着原来的街道
安静如树,行走的人和车辆
闪耀着的企图和谣言
胃肠中游走的失眠与疼痛
冷兵器的葬礼以及黄金的猛兽
于虚空的酒杯中安静。我在某站台
观赏雨中等着上车的我


落日

树只是站立,只是冷冷的以树应该
存在的形式站立
虎峪河,在树的夹缝中潜藏
与之对应的光是占领者
我曾在墙的顶端观风
欣赏马路上临死的流浪狗
晃动尾巴,用文字标记哀伤
被迫顺从机械的方向,树丛
成为居所,落日
在城市的山坳里低语
像祖父的牛车,父亲的羊群
退入该退入的


天籁

它用身体撞击楼群
树及车辆及行走的人
都是对手。我退入城池
虚构城门与护城河
马路上,狗与机械融入月光的羽衣
像钥匙沉入夜色


天鹅

被种植在湖面。它
保持水浪的

姿式,用生和死两个词语
填补空缺。成熟
像离开藤枝的瓜果
离开,也需要保持姿式

黑猫,没有门可打开
我看到身体像隐士
留给另外的

渡口还在,渡口的弧度还在
痕迹被堵死
可以站在树顶,或者
摇动路灯送行的目光


对白

如同盾牌,冬叶尖厉
在晨雾中手术
斑痕被夸张,鸟鸣肆意挥霍

它在磨房。从纸袋中抖出
碎石,丝绸上写满文字
还有海洋和动物尸骨

我裹紧衣服,像粘满枯朽的草原
像虫子从帐篷里带来
野狼嚎叫


冬天的诗

龟背上的植物园,沉默
不会理会风的袭扰
我想起土层下面的安静与冰冷
而在队伍中间

它熟悉每个嵌在方框中的
影像,一切都是它的
甚至厌倦睁开眼睛
街上晃动的尾巴以及远处的同伴

试图营造某种氛围。果皮、瓷器
文字穿梭的空间以及黑猫
我退回我,在玻璃和玻璃之间
等待

此刻,树应该挺立
而在车厢的内部,喧嚷也是应该的
像水想成为海却沦落为
船上的游客。我们互为君王


木桶

岩画。影子脱落
面部停留在
砧子与重锤之间的缝隙

——“我在行走”
汽笛是更快的自己
(到处都有文字提示
于欢像名字
它,是否找到了
存放思想的身体)

判决。这醒着的落日
赶着黑色羊群
朝着堆放刀殂的木桶
汹涌

越过门,离开家园
不再属于风的领地
与土地一道呼吸
像睡不醒的祖父


龙城之春

白光在胃里,水也在
(此处有些许植物
靠着书,持续靠着
在寒夜里
被温暖揉搓)爆炸

它想起,街道中央
晃动的尾巴,像迎接雨水的
草。“我从旁边小心走过”
被臆想捆束着,像困在
身体里的

描绘。诸如桃杏之类
或者鸟类,凑在一起
叠加时光的厚度
而后坍塌
而后断壁残垣

退入黑猫。犄角
被掩埋,洗衣的声音
骤然消失。地铺上
身体周围,老人的血液
在衣服上开花
少年在肉体上作诗
微信活着,某人酒醉
虎裕河,是船,是帝都
是意义,是最爱


找见外衣

落入玻璃。遗忘
没有缀上纽扣的外衣
持续向内,旅途中
纪念碑尚在,植物园亦在

“我在其中,依旧在拒绝”
它,将自己堆积在对岸
那是流动的,酷似岁月
在纸张上盛开或啼叫

对话。隐匿和扩散
都是形式,过程
不会休止,落入黑色的
沉默,像夜行的猫


疯狂的部分

它,紧贴着船舷。这里
光线横七竖八地
倾轧,感觉从未停止交换
“如蛇的,在我体内吞吐词语”
黑猫慵懒沉默,唯一不需要
通向衰老的皮囊。太原
像具尸体,从暗色中吮吸黎明
而后,扭动身躯——
沿着汾河的流向,晦浊
或者啃噬尚在退缩的祖辈


瑕疵

比鱼的呼吸粗鲁
柔韧度很古老,古老到昨天还在
语言里纠结。它
继续探究黑猫的形状
如果需要一具尸体
温度源自沙漏的底部
 
“我踩到词语。可能没有意义”
像水壶中的浮游生物
草原狼现身其中,丈量
血污与尘埃的距离
 
合拢。分不清真实与虚假的事物
争相露出瑕疵
像最后被擦洗的面部
 
祖父以为置身事外。猫头鹰从
秋野之上掠过,不再计较
熟睡的夜,如此沉默


中秋

它,在列车里等
像被烈焰揉搓的雨滴
 
更多的雨滴,还在下
不知去处。“我怀揣暗示——”
 
被画在玻璃上,破洞
离开后,蓝色吞噬或者填补

父亲咳出残留物,剧本
如集中营,传说在其中停泊


发现

它把词语投进
池塘、山坳、星球似的网眼,这些
毫无关联的事物,是一棵树
喷洒的叶子。“我被剥落——”
 
黑猫打不开自身的门窗。碰撞
所有家什源自
同一母体。游荡
还在游荡,毋需目的地


与父亲

傍晚。墨色的
风还在,像被捶扁的铁片
——“我感受到了”
 
隐于灰烬之中。想翻开
一页书,面部
两颗眼珠沉入
 
颌骨。失眠者
在行囊中埋进种子
以及渐行渐近的空虚
 
渡口,用来遗弃
静寂中,雾蒙蒙的信仰
像倒扣的杯子,它是青虫


回家的路

夏秋之交,“我在准备一片叶子”
叶片里藏匿着——
 
它像掘墓者。焦渴羸弱
月光粉刷外墙壁
暮昏披着新衣,找寻儿时的黄金
羊群挂在露珠里,夸张
饥饿塑造的指针
 
堕落。田野拉开匣子
呼吸在笔画中间
回家的路展开黑色双翼


愧对死亡

在画布上示范。光从身体之后
探视死亡,阴影是
泥石流、绝症、事物的粪便
——“我从未回头,黑猫不曾失去什么”
退却,夜越来越薄更加宽广
从墓碑上出走的语言
尽管隐去形态,它
知道这些都是另外的自己
丑陋、贫瘠,孕育着
母性僵局里的死亡微笑


远道而来

停止搬运。它暂时歇息
诸如:风、雨或者阳光
 
远道而来。距离和体重
犹如溪水抵达草的房间
 
被送出,庄生延续诡异
黑猫倾倒出剩余的夜晚
 
寂寞的街上,男人就是
女人。像文字淡漠性别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