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唐凯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48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唐凯的诗

(20 首)

四季是个多重人格

非洲只有旱季和雨季
这就造就了一种生存模式——
要么干渴着,要么滋润着
谁又能说这不是两种人格呢

我的家乡四季分明
所以我的老乡每个人
都拥有四重人格
现在是盛夏,我们为你成熟着
稍后秋天,我们为你收获着
再稍后冬季,我们为你储存着
等你再次哀怨北方的食物寒凉
我们便再次打开春天
为你泪流满面地,温暖着

直到二十年前你说什么也不需要了
我们这才打算四下逃散了


灵魂会透支吗

飘和游荡就是透支
这时候
你需要安静地落下来

一只雪枭让过凛冽
在村庄一隅
一截椴木腐枝上端坐

万籁凝滞
时钟停摆
惟银光留存
氤氲下沉

它收拢翅膀,放下脖颈
身色与雪点交融
只留下一张蜷缩又摆放的面孔

颌下拄着风考
无所谓思考,呈间歇和苍茫状

在它自己看来,面无表情
而在我看来
风情万种,热泪盈眶


山神醒来

山神一觉醒来
已经物是人非
山坡变得光秃
脚下被挖空了山洞
到处都是天坑
物产流失
下落不明

水神一觉醒来
河流已经干涸
受尽污染
那些滋养生命的水源
被动地接收污秽排放
鱼群要么睁不开眼睛
要么集体消亡

土地神一觉醒来
满目疮痍
植被消失,森林缩小
土壤在黄沙和水泥之间
艰难呼吸
庄稼转了基因
喝饱了化肥和农药

我神一觉醒来
纯棉变成了化纤
营养变成了元素
鞍马变成了汽车
盖房变成了楼盘
迎头讲话
变成了抬头看脸

众神躲到僻静之处
相视无语
剩下的门徒不足两亿
其余全部沦陷
这两亿中有我的衣食父母
我的大地乡亲
他们日出而作
日暮而息
饥时耕田
闲时造物
生养儿女
婚丧嫁娶
与世无争
只求宁静
可是他们的家园与资源
正在被贩卖
被喊价,被盘剥
被恶魔吞噬
我整理诗篇
把他们一个一个
敬为上神


新矛盾论

矛  举着枪
步步紧逼
最终把盾  逼到死角

盾  解开衣襟
哈哈大笑

也哈哈大笑
然后
相互拥抱


唯有灵魂可以羽化

如果说飞鸟在天空的房间里行走
我们就是在鸟巢的地下室里生存
而老鼠和蛇就是我们身上的细菌
它们像虱子一样爬满我们的周身

我们唯有剖腹
才能翻出通透的阳光
才能减去这莫名的重量
才能将一切向大地展开
生出翅膀

我们来到人行道的天空下
我们来到托起云的春天里
我们融入没有声音的音乐中
我们欢笑,我们微笑
我们用身体穿过身体
就像舞蹈穿过舞蹈
除了量子让过粒子
粒子让过量子
我们什么也不需要,甚至
连感受
都不需要

我多想
我们不做人
只做光年的分子
日子的影像


堆泥人儿

小时候,三儿爱玩堆泥人儿
他光着身子,忙忙乎乎
堆泥人儿
堆了一大堆
到后来
一堆是泥人儿
另一堆
也是泥人儿

谁又能分得清呢
午后的阳光很毒
很疲惫
一堆坍塌
一堆干裂
一堆
昏昏欲睡 


路过家乡

家被重重隔离
在骨骼深处呼吸
声息锁闭
无从逃逸
几十年太短
翻遍东西
找不到钥匙 

心像残疾的幽灵
归如雪影
飘也破碎
落也破碎
朔风吹
满天齑粉

家乡无从感知
它有太多游魂


灰之颂

如果你能看见
大地在燃烧
你就一定能够看见
奔腾的河水
化成灰

如果你能看见
天空在燃烧
你也一定能够看见
翻腾的云朵
化成灰

你若真的能够看见
还有什么看不见的呢?
火是你的骨
灰是你的肉
而燃烧
是你的眼睛
你的灵魂 


衣袖下面的精灵

起初,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精灵
在衣袖的下面
它源自我们的祖先
那时他们拥有长袍

精灵就是我们的第二个灵魂
我们抄起手,触摸
分开手
呈现
我们的文章,思想,礼数

现在我们的衣袖越来越短
着饰越来越精致
却忽略了精灵
它已无处藏身
它就跑到街上游荡
与我们时有相随
时有离散


日全食

听说日全食来了
有人哆嗦了一下
更多的人兴奋,期待
又听说黑龙江看不到
这一次
全体惋惜

我把眼睛闭上
没见到黑
又用一本书遮住
这下
日全食来了
而且,它听我的
我要它呆多久
它就呆多久

只是
没有看到传说中的星星
和街道上的预言
唯一的感受是
朝阳下
猛然离开黑暗
眼睛
还真有点不适应


被一朵浪花淹没

你就化作了火焰
在黑暗的天空蓦然炸开
整个大地都已看见
从此,千万个夜晚
都竖起信心

你就化作了浪花儿
在平静的水面扬起
那瞬间就舞动的声响
划破空旷的天宇
在视野里膨胀
我们看见,江河
仿佛就要竖起

这便是我们屡次期待的经验
每次难以抑制的律动
然后我们把你
像花朵一样摘下
挂在胸前
做为崇高,和美

然后你在我们的呵护下
枯萎
然后你被我们抛弃,放逐

你是这世上
第一团火
却葬身火海
你是这世上
第一朵浪花
却被波涛淹没


天使在哪里

天使在墙上
是这样
逆向灯光
你咬着牙,把手,不,是拳头
举起来
举过头顶
然后回身,盯住墙面
找到恶魔的感觉

是的
如果没有恶魔
还要天使做什么呢
你得假想一个
必要时
得创造一个
就像现在
你要狰狞着
悬在自己的头顶

然后把手放下来
恶魔消失
你获得解放
你不禁想要照一下镜子
嘿嘿傻笑

看见里面了吗
那就是天使


醉酒

一头栽倒在臭水沟里的醉汉
哈哈大笑
那一刻
他是快乐的
自嘲的
而灌酒的过程
肯定是辛酸的
没有人理会这些
他们在岸上一起举着手机
一起哈哈大笑
醉汉沉默了
他想站起来
却从未感到如此瘫软
天地间
不再有一棵坚实的柱子
最后他选择拄着泥巴
尽量立得高一些
直一些
而至于是否已经身陷污秽
已经不再重要
他想
人们是要发朋友圈的
浸着头,不合适
嘴啃泥,不合适
瘫倒不起
耍赖,不合适
你说这世界
该怎么合适

醉汉自己也掏出手机
开启自拍模式
他甚至还有“说说”
像是直播——
我已深陷泥潭
不能自拔


生为丛林,老为树

我出生的时候
世界一片喧腾
就像现在的小学操场
购物中心,候车室
那时候出生一个我
就等于冒出了一棵草
草长高
模拟树
我和举国公民合成林
翻涌着扩充领地
我们都举着头颅
像旗帜

现在我老了
北方的丛林也仿佛
被砍光了
我光秃秃地一个人
站成树
遗失了丛林大环境
无处挥舞
更像一块化石
反刍着空泛的思想
身边一旦有新生儿出生
就惊奇得不得了
然后用不了多久
它们就被瞬间抹除
还仿佛指我的地盘说——
看,除了几个他们
已经空无一物


起草个纲领

指挥棒指挥着乐师
乐师指挥着乐器
乐器指挥着旋律
旋律指挥着指挥棒
形声太极,润物无声
此为和谐
丰润,美满
酣畅起来的享受
听众融为音符
这盛宴,盛世,盛命桃花
每当看到乐队指挥
举起指挥棒
我就先看到了作曲家
擎起了那支初音之笔
就看到了全体乐师和听众
一起抬头,搭弓,按键,扣弦,侧耳
这才是音乐原有的样子
好的国家
就是一副好音乐的样子


可怜的内心

她把被坏人无辜伤害致死的
十二岁的大儿子骨灰
埋在草房后的榆树旁
然后生下小儿子
孩子周岁能走路那年
她把幼儿抱到榆树旁放下
然后退回草房院里
高声喊着——
儿啊——回家吃饭


毕恭毕敬

由于我的存在
他们松懈下来
喝得疯疯癫癫
好不畅快
我说是不是以往
酒桌上都是毕恭毕敬

他们有的说那是那是
有的说那是瞎扯
但是都认可
陪笑脸是一种遭罪
也需要功夫

我唤服务员,来
给满上
服务员毕恭毕敬
笑脸相迎
我们说真是舒服
我看了一眼服务员
悲哀顺利转移
到她身上


叽歪脸

三柳儿还是那个熊样
动不动就叽歪着脸
我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官职已经到达了县处

他叽歪着破口而出
大骂那些笨蛋和拦路虎

我说就凭你这德性
乃是家族的不幸和万幸
乃是国家的不幸和万幸
他没听懂
他当然听不懂
只好觉得不好听

我说你若是再叽歪
就要小心中风


他们在拷打着自己

那些干部
低头看着酒杯
说着说着
就要流泪

我在桌子的对面
想看清到底是怎样的
一种伤痛
让我这些老同学
老同事,老乡亲
活得负累

我说负罪就要忏悔
他们说不是
连连摇头,又连连摇头
然后叹息
我想他们在拷打自己
即便
连主都说你无罪


杯中的宇宙

它多么洁净,明快,通透
我常把它举在眼前
看万物理念回旋
空间无限

为何要倒上酒水
抑或茶水,饮料,
以及奶泡儿
味觉复合之后
留下垢
阻挡目光的去处
你因此——从此下落不明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