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陈家忠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7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陈家忠简介

(阅读:512 次)

陈家忠(1969—),男,江苏省宿迁市人。知名报告文学及传记作家、诗人、资深媒体人。曾用晨曦、楚戈、云舒为笔名。 曾担任《今日科苑》杂志主编、副社长,《中国农村科技》杂志副主编、《知音励志》杂志主编。现为《电子技术与软件工程》杂志执行主编、北京强国之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现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1987 年开始文学创作,已发表报告文学、传记文学、散文、诗歌300多万字。部分诗歌佳作入选《五月诗潮》、《五色石文学作品选》等国内大型文学选本。

陈家忠的诗

(10 首)

想象或者穿越

现在,我们都闭上眼睛
开始想象,也可以去穿越时间的隧道
我们来到唐朝一个大街上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走着
去倾听市井的声音
看那个时代的女子身着鲜艳的衣裙
以及 裙裾曳地,那袅袅婷婷地样子
是如何走进李白的一首浪漫的诗词里

长安城一座座城门次第打开
有 快马飞奔而来
马蹄卷起的尘土
掩盖了盛唐历史

那沾着露珠的荔枝
新鲜的美味让倍受君王宠爱的杨贵妃
回眸一笑
就是那么一笑
改写了大唐的历史
唯有马嵬坡还回荡一声叹息

倘若大唐历史上没有李白这个诗人
大唐这部偌大的书
便黯淡了许多
此刻一艘龙首木雕的大船
就停在大唐的一条河里
龙船上的天子呼诗仙上船
可是诗仙、诗仙在何处
并没有人去应答


应该对春天有所表示

当柳树泛绿,春风拂面时
我意识到春天来临了
我还没来得及脱下心灵负载着沉重的盔甲
还没有对严冬怨声载道
一缕春风拂面
让我记忆短路

其实生在春天的我
理应对春天有着神祗般的敬畏
我敬畏母亲在春天里诞生了我
也敬畏春天的花花草草
簇拥着我
更敬畏春天给我一个又一个盼头
令我不至于在严冬面前表现出来的颓废和懦弱
我知道对春天有所表示的方式
就是和她来一个热烈的拥抱


有一种感动

有一种感动
来自心灵之壁的震颤
那是心与心激情的碰撞吗
哦哦!抒情的回声
恍如空谷回声
所有的语言已经多余
有一缕阳光就够了
还需要一朵芳香的紫罗兰
一杯法国葡萄酒
让温馨、祥和、高贵的光环
与心灵零距离接触
痛并快乐着


父亲听到麦香从天而降

每年的五月,父亲踩着小满
急匆匆地随着乡亲们手持镰刀
向着金黄黄的麦田里走去
遍地的小满将他们的脚板膈得生疼
他们伫立在田埂上去望着广袤的麦田
夏天的风将麦子吹得前俯后仰
父亲听到麦香从天而降
顺着他的鼻孔钻进肺腑
让他短暂的晕眩

父亲和他的乡亲张开双臂面向蓝天
然后把双手放在心口
口中喃喃细语
如同古老的祭祀一般
遍地的金黄黄的麦田
是偌大的祭祀场地
显得庄严、神圣
数以万记的麦芒
犹如离铉的箭簇一般刺向小满
父亲倾听到小满幸福的呻吟

一大群的布谷鸟
在田野的上空飞上飞下
加入到田野这一硕大的钢琴演奏的旋律
我看见父亲和他的乡亲们
面朝麦田
虔诚地跪在太阳下
怀着一种感恩
麦香刺激他们的味蕾
他们在麦田里忘情的歌唱


风躺在一朵荷花上小憩

在颐和园一座荷花池里
我听见一缕风躺在一朵荷花上小憩
我知道这一缕风一路奔波
疲惫至极、近乎虚脱
它张开嘴巴,大口、大口的喘气
干渴的喉咙一如夏季的炽热

又有一缕又一缕的风吹来
让我始料未及
恍惚间我感觉自己就是那一缕躺在荷花上的风
裹挟着一个叫做宿迁的方言
落在湖面上都铁骨铮铮
 
我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这很简单的人生命题
让我不知所答
难道我这一生注定就像一缕风飘呀飘
哪里是我的避风港?
何时又是我的归期

我像风一样的奔跑
踩着时间的节拍
或许诗和远方是我体内的永动机
令我永不疲倦
即便小憩,也只是躺在一朵荷花上
就在这荷花盛开的美丽夏季


寻觅

寻觅一棵树
垒制成一只遮风避雨的鸟巢
像一只鸟儿一样安居
不再担心房东将房租涨价

寻觅一座山洞
也无需装潢或者打扫
像一只野狼似的住进去
不再担心房东将房租涨价

寻觅一个很微小的裂缝
无需刻意地把它挖得很大
像一只蚂蚁似的爬进去
作为自己安身立命的场所
不再担心房东将房租涨价


五里坨的白色的猫

那只白色的猫
在五里坨农贸市场失魂落魄地行走
犹如我在北京远郊失魂落魄的生存状态
我见到它时,它两只迷离的眼睛和我对望
这么一对望总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我俯下身来抱着它就走
那只白色的猫竟然泪眼朦胧
那时候,我稀里糊涂地待业在出租房里
每天和猫朝夕相处
 
有一天,我要到甘肃平凉市采访
我把十支馒头揉碎在洗脸盆里
还另外盛满一盆水
锁上门就走了
 
等我 回京已经和猫分别1个多月了
打开房门,我见那只猫
如同一支离铉的箭一般
从我的床上俯冲下来
那支白猫疯了
它吃光我给它留下的所有食物和水
饥肠辘辘后便扯碎我的被单和被子
然后从窗户上逃之夭夭


夜店

在那里用酒精、激情、音乐以及暧昧勾兑的子夜
最让人陶醉抑或灵魂尖叫
在摇滚音乐声起
这么多激情在一起碰撞
似乎要爆炸

我用宿迁乡音告诉大家
别吱声
我说的宿迁很容易让人和西楚霸王项羽联系在一起
霸气太足了
所有的音乐停掉
所有的人目瞪口呆
我拿起一个高脚酒杯
做霸王举鼎状
所有的人说 :“这个人疯了”


摘豆荚的母亲

母亲佝偻着腰
融在落日的余辉下
摘呀摘豆荚
童年的我认为母亲佝偻着腰劳作的姿势
是普天下母亲最经典的形象

颗颗饱满的豆荚
在秋风中摇动
犹如串串岁月的风铃
在耳畔美妙地萦绕
你需要调动自己身上每一个感官
细细地去体味这段大地欢歌
我敢说那是世界上最为悦耳动听的音乐

不知疲倦的母亲
背着一只竹篓
在枯黄的豆叶丛中去搜寻饱满的豆荚
把一个个殷实的日子
欣喜地扔在竹篓里
而对于干瘪的豆荚
母亲一般都会随手扔在地里

母亲在摘豆荚
我常常跟随她身后
当我询问母亲
我是从哪里来的
母亲笑吟吟地告诉我
“你是从一颗豆荚上蹦出来的”
我说“我也是母亲的一颗豆荚呀”
当我于秋天某一个下午
随着我一声嘹亮的啼哭
我“啪”地一声绽开出了一朵血红的花朵
 我这个小小的生命
就像一颗成熟的豆
纵身一跃就挣开了秋天的荚


影子

在阳光下或者灯光下
影子是我的孪生兄弟
和我紧紧相随
当我融进水,它成水型
当我融进火 ,它成火型

影子,我可爱的孪生兄弟
你为什么和我紧紧相随
你为什么不去傍大款
用醉生梦死去诠释一种生命
或者和一些衣冠楚楚者
在权钱交易中
去挥霍青春出卖灵魂

影子,我可爱的孪生兄弟
我只是颠簸红尘中的一粒尘埃
只是一无所有的诗人
难得的是我还有一颗良心
还有笔和稿纸
让我抒发爱僧

影子,我可爱的孪生兄弟
你是我心灵及灵魂的再版
当我有一天离开人世
但愿你站立成一块碑
碑上没有铭文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