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牛梦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49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牛梦牛简介

(阅读:682 次)

牛梦牛,本名牛梦龙,1977年生于炎帝故里山西高平。2016年开始习诗,在《诗刊》《星星》《中国诗歌》《诗选刊》《诗潮》《绿风》《中国新诗》《草原》《延河》《星火》《黄河》《山西日报》等发表诗歌,并入选《2016中国诗歌年选》《中国朦胧诗2017卷》《2018中国新诗日历》《2019天天诗历》等十余个选本。现居山西晋城。

牛梦牛的诗

(22 首)

回家

夕光里的公园。
一只蚂蚁,拉运着死去的另一只
无意中进入我的视线——
也许是累了
它将同伴放下,围着转了两圈
像是一场仪式。
接下来
它继续前行,它的嘴钳
多次松开沉重的尸身……
像一场波折迭起的惊险剧!从水泥路面转入草丛
一株株小草,成为它的悬崖绝壁
我看着它
一次次攀高就低,一次次
几乎陷入绝境。
当它返身
找到掉落在草丛中的伙伴
我的一颗心,也忍不住为它紧绷——
哦,回家的路
如此艰辛,是什么力量
让一只小小的蚂蚁
对死去的伙伴不离不弃?
它慢慢走出我的视线
天色也暗了下来,四周喑哑
仿佛另一场仪式即将开始……


明月辞

我一生想做的事情
似乎都与明月有关——
把高悬空中的明月放入心底的金樽
把斗大的明月
从岁月的流水之中捞起。
我爱这些朴素明亮的事物
我爱它们
给了我一颗温柔澄明之心。
但我知道
穷尽一生,我也无法做到
镜中栽花,水中捞月。
我能做到的,仅仅是
让天上的星辰
化为人间的灯盏,让尘世的美
圆满成一只月亮。
我爱这徒劳的一生
我爱这两手空空的生活。


静夜思

被虫子咬过的苹果,最好吃;
白乐天说,浓霜打白菜,翻教菜心甜;
而有经验的厨师,即使烹制甜食
也会放盐,那样味道更鲜美……
生活的常识告诉我:仅有成熟是不够的,
“成熟只是人生的一门基础课。”
为了成为你眼中的闪电,还需要
伤口将我救赎,沧桑为我加冕。
我等待着。如同此刻,
等待着迟到的星月嵌入窗口。


仿佛被神摸过顶

冬天了,羊群就到麦田里
啃麦苗,啃过一块地
又一块地……像一朵朵祥云
落在麦田里。
羊群啃麦苗,牧羊人
心安理得,麦田的主人
也乐意接受
这古老的秩序。
被羊群啃过的麦苗,仿佛
被神摸过顶
开春,长得格外健壮。


致叔本华

“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读到你这句话
我忍不住笑了。
此时窗外霓虹闪烁,几声零星的炮仗
“咚“”咚”响过
很快又恢复死一般的寂静。
还好,有你的书
陪伴着我的寂寞。
亲爱的叔本华,我无法选择你带来的两种生活
——我终究庸俗得不够彻底
——也孤独得不够资格。


红薯窖

朋友讲起他们本民族的
安葬形式:在地上挖个垂直的深洞,
洞底再挖个横穴,
把死者小心地放进去……我想到了红薯窖。
安葬一个人,和贮存一堆红薯,
多么相似。少年时代,
我曾在家中的红薯窖中呆过,
曾在那个天然的恒温库里
甜甜睡去。
大地之中,黑暗而神秘。
躺在里面的人
或生或死,何其相似。
像长累了需要休息的块茎,
像藏起来等待发芽的种子。


菩提之心

这是一只懂得微笑的老虎
在永宁寨,在一个古旧的瓦当上
一只老虎
冲我露齿一笑,我
亦报之以微笑

那一天,它看出了我的猛虎之志
我看出了它的菩提之心


清明

一些坟头彻底消失了,一些庄稼
已经替代了它们。
这世上,没有任何文字、血脉和香火
可以证明那些生命曾经活过。
阳光下,青青禾苗,风中摇曳
仿佛大地的户籍员正在点名——
点了地下的逝者,又点着地上的来者。


在蜡像馆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
这个靠在木椅上
睡着的中年人
一动不动,悄无声息
我真的以为是尊蜡像
但他的衣服,又与周围格格不入
蜡像,还是
活人?这是一个问题。就在我
要走过去确认之时
他突然动了一下
哦,仿佛一尊蜡像有了生命
他哈气连连
仿佛一尊蜡像
也禁不起人世的疲惫


耶路撒冷的一次失陷

守城的敌人
仿佛集体消失。
城墙上,空空荡荡
看不到一个犹太人。
既无明枪
亦无暗箭。
没有遭遇任何抵抗,甚至
连劝降的把戏都不需要上演
埃及大兵
托靳密•苏特尔的军队
不费吹灰之力
就拿下了耶路撒冷。

那一年是公元前320年
那一天,正好是个安息日
守城的犹太人拒绝打仗
——他们,要礼拜上帝。


荒草

荒草没有死去
这个冬日
当我拨开一丛厚实的荒草
接近根部之处,看到
几茎梦幻般的新绿
荒草,并没有将自己荒废
就像一些外表荒芜的人
他们将奇迹
深藏在自己的荒芜里


给父亲

你活着的时候,用打铁的手打我
怎么打,也打不掉我的倔强和生硬

现在好了,生活替你把我打成了块熟铁
他们怎么折,我都不再喊疼


贫穷猛于虎

我的二舅王保才死于矿难
我的表兄文旦死于矿难
我的乡邻牛培东死于矿难
我的乡邻牛树勤死于矿难
……
我的二哥牛志刚
矿难中拣回半条命
我的乡邻王广文
矿难中拣回半条命
……
多少年了
我的乡亲四邻
在煤矿
虎口夺食
他们一辈接着一辈
前赴后继,从来
不怕这只老虎
只怕老虎空着嘴


在天竺寺

一只瓢虫
落在我的左肩上
它身披星辰
像来自别处的高僧
呵,它以我的肩头为道场
打坐,念经——
我愿意给它一些需要超度的时光


一个叫老马的老乡

老天用一场高烧
夺去他小孩的声音
还他一个聋哑儿

老天用一场煤烟
夺去他妻子的命
还他一个鳏夫的身份

老天又用一场矿难
夺去他的半条腿
还他两根形影不离的拄杖……

老马真的老了
生活抽掉了他的脊梁
又像摊谷子一样
把他平摊在板床上

他不再关心人世的苦与甜,疼与痛
他眼神混沌,气若游丝
命运的绳索,紧紧地勒了他一辈子
现在,终于要松开了……


观影记

孤独让我们相遇
空荡荡的影厅
六个人,三男三女
这么写
多么浪漫和诗意
请允许我,称作我们
哦,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这是一部过于小众的电影
蓝眼睛的主人公
置身于人群的孤岛
此刻我们也显得分外孤独
如同寂寥的星辰
说真的,主人公悲怆的命运
加深了我的忧郁
我渴望与你们灵魂握手,以此证明
我不是一个
被时代孤立的人
但我们分坐在前后几排
深陷于彼此间的距离
深陷于各自的沉默
我们盯着电影银幕,像盯着银河
谁也不看谁


寂静书

十月的太行
山色斑澜
我独坐于山巅,像个
伏虎的罗汉,像个
旷世独夫

此刻的寂静
过于庞大,但我不想与任何人分享
除了,几只鸟
一阵风 


牧羊人

他放了一辈子羊
也和羊说了一辈子话
东家长,西家短
当他说到跑了的妻子,早夭的儿子
他看到羊的眼睛里
泪珠滚滚

这个孤寡老人,死后埋在了半山腰
羊到他的坟地里吃草

这些羊,是他放过的羊的
子子孙孙
它们身穿白色外衣
仿佛一群披麻带孝的人
而它们的咩咩声
怎么听,都像带着哭音


这一年

这一年,依然读书,写诗
读书不为颜如玉和黄金屋,写诗却浪费了很多汉字
决意用更大的浪费赎罪

这一年,我过得不错,视我为得意者的
在他们眼里我更得意,视我为落魄者的
在他们眼里,我加倍落魄

这一年,白马寺听过梵声,丹河谷底听过涛声
一次次试图走向孤独
又一次次,被生活拉向庸俗

这一年,为逝去多年的母亲
和生活在同一个世界的陌生人
落泪数次

这一年春日,还曾在玉龙潭公园的玉兰花下
袒胸露乳,酣睡半晌
梦见来世和往生


落花寺

鲜花拥着落花寺

红的是梅,黄的是迎春
白的,是一丛丛山杏花。
接踵而来的
还会有桃花,樱花,海棠花……

落花寺,注定会和我一样
阅尽人间繁华
我,注定要和落花寺一样
守住最后的一朵清莲。

春日如一句颂偈
走向落花寺的时候,我的心里
还缺少一座寺庙
而刚刚建成的落花寺,此刻
正好缺少一个主持。


中年

如果我能学会
用沉默发声
用忘川河的水洗心
如果我能永存善念
不踩疼一只蚂蚁,又不让别人
踩疼自己的影子
——这就是我想要的中年了


草原上的鸢尾花

要开,就开成康巴诺尔草原上
一丛丛鸢尾花
把所有的忧郁都掏出来
把天空染成蓝色
把一个人的梦,染成蓝色
如果你看见了我内心的海洋
那就对了。如果
你看见了我为你涌起的波涛
这,就对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