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秦一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2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秦一简介

(阅读:560 次)

秦一,本名秦毅。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乌鲁木齐市作家协会理事。著有个人诗集《在那并不遥远的地方》《向一座高原行注目礼》。

秦一的诗

(17 首)


沙尘暴检阅大地  摇响每一棵树  
苍凉坚固的灵魂  
与沙洲相依 

只是一个弹弓  
射出长串的日子 
或长或短 或急或缓    
孤独中行走的方式  
拓荒者的梦 身不由己 


渴望一片阴凉 
特别是正午
远眺大漠与天空连接在一起

大漠书卷里的一个标签
不想让阴影伴随一生   
孤寂中似乎有一种高调 


沿用阳光的一生   
触摸头顶盘旋的鹰
无论鲜亮晦暗潮湿
都要拨开属于自己的金黄


在春天的后面
接受了一切果实
果实的现实 左右果实的美味 
而且可以预测秋天

在很热的长度下 
没有理由不相信 
最好的东西都在枝叶间


策马在雨中拾起一块草原

从山顶到山脚的绿色地毡  春天和秋天滚到一起  

大雨中 受到惊吓的马群 
奔跑时 看不到天空 
因为天空也在颤动

绿色是草原的厚度
生长雨水 
丰满就是底线 
在草原的日子 目光便从润泽开始
灵魂始终贴近一面躺倒的海洋

在雨中  随便捡拾一块草原 
都比天空巨大
有时雨拉长了雪山的阴影
在草原点燃一堆篝火 却并非只为照明


站在小镇进行秋天的故事

站在小镇进行秋天的故事 
把雨撕碎的时候  金黄并不代表沉重  
与最慢的时光相遇  
倒伏的绿色  
被变深的草坡俘获   

在明亮与阴郁之间  果实依然知晓  
在开门和作揖之间  
降低所有的门槛

一双眺望的眼睛  诺言开始翻晒  


驼峰

被一群峰峦相中  涌上心头的雪  
逡巡的暗语  
恰好最看不懂世界 

在夜里披衣起身 
始终拥抱沉默不语的样子  

竖起的风帆  
在浩瀚的月色下  
表现出负重的血色


牧人手持一朵铜哨 
在肩头操作鹰的姿势 

草原的头饰  
并非只为变身为亢奋


走入高原

从自己脚下寻找  
倒植的云朵  鹰的目光 
俯仰即拾漫天飞舞的石头  
驻场的太阳
稀释一场失落的河水
 
雪漂在河床 羊群是吃草的星星  
其中作为注释    
一座地标架起的解说  
在尖利的嘶喊中沉入骨髓
 
等待风中的一丝惶恐  
我的嗜好  
便是撕扯一线天 
与一块再度崛起的岩石拥抱  
被高原接受 
金属和花岗岩裹起的视觉
 
注定雪是最后的底线
令人生厌的浅阅读   
已无法理解
一座银色皮肤下的语言  
 
在五月的刻度上  
我看到没有熄灭的雪花  
整夜都在发光  
在一个专享的世界   
本色地落在头顶  低沉而洁白  


在泥土上栽种一座家乡

只要太阳融化雪峰  就意味着丰庆
全部心思都用在与土地的私会 
念及铧犁深耕留下的果实  有时喜极而泣

无时无刻不想着风起云涌
就像从前的我  内心充盈暴走的力量

在泥土上栽种一座家乡
每一秒钟都从脚下汲取力量


自画像

从一座雪峰到大风中的道路 
骑着马儿在寒冷中过夜
潮湿的旷野诠释美学 
沿着山坡和有爱情的地方 
能让我沉醉的
只有宽厚的阳光

从一坨草垛到一个村庄
握紧很黏的泥土  
雪花在手里低沉而洁白
自始至终
都不肯放弃
吟诵草原的晨露和黎明 

从一路小跑驮着所有动词
只在瞭望里留下长串的省略号
不经意间嗅到绿洲的气息 
便会情不自禁
在远处燃起篝火  
温暖路人及低矮的草屋 


明天

从黑色的刀鞘中拔出剑
喜欢在两个方向作战
一位爱做搭桥手术的医师
左边对着昨日  右边面朝未来

在急行军中走失  又总在收尾
始终装作轻松的样子  便于人们接近
却始终不会板脸  板脸的是历史
非要装出一副深沉的样子

已经出版了一个系列的几部好书
待续且听下回分解
就这样一直抓着你的心
仿佛一块烙铁 在文字上留下白烟

谁也不要倒卖明天  低价或者高价
一加一大于二的比列
我最大的奢望  不是明天
而是今天 今天之中的今天 


雪是一场正在进行的国事

雪落向不同的方向  以竞走的方式  
删繁就简  用文字和图片  
扫描一个地区的丰欠  

被摆上议事日程 不断制造着头条头版   
有雪的时候国事照常进行  
大雪的力度  
就是国事的力度 

一场不急不缓的国事  把一场落雪当成永恒


我要掀开羊群的盖头

风掀开草原的盖头时 
羊群便开始欢腾  
沾满草叶的气息  
把跳动的亲切传递给我

属于满山遍野的服饰
一直开放到天边的花朵
乘着草原的花轿
一群羊 
总也走不出草原的怀抱

总在某一刻想起
让天边的云朵边也在我的心中开放
把乳白色的欢腾
统统揽进心头——
从明天起  
我要掀开羊群的盖头 


信鸽

一头扎进目光之外的目光

迎着风
翅膀变硬或变软  

豆粒大的汗水
渗进眼睛
加重了天空的分量

呼吸或者喘息
振翅的双翼  
回响着金属色

在天空
只有两种文字:
一蓝一白


春天是必选项


从零开始显著的激动 
想与太阳合影 
 
一树桃花
炫目盛开的文字
赞叹岁月静好
莫过于暖风中  原始的冲动 
 
毛边破损的村落 
面对褐黄色的泥土 
一颗心穿越自由 
在黎明泛滥
 

窗外的雪  正接受祈福  
从不回避我们  
更不回避炉中内的一颗火苗 
 
某种欲求正中下怀
对以后日子的热爱
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不厌烦地相信并淡然接受  
鸣笛的雨  
吹彻头颅和身体
 

风顺花开 
离我一米之外的鸟儿    
动作勤奋
只知道早起早鸣  
 
春天是必选项  从不预设前提


对一个徒步者来说

终止一场雪
就是终止一场生命  

一场雪的厚度  
就是冬天的厚度  

让大雪从军  
加入雄性的队伍  

对一个徒步者来说  
撬动一场雪  
就是撬动有意义的生命 


在卑微中

整队出发的云朵 
穿过我的瞳孔  把一夜摇成一树樱花  
灿白的胎记  
始终都想拥有
在太阳底下走动的次数  

为雪山而生的雪  
充斥着一生一世  在今夜留下一块净土 
一直是我的信仰  

从雪中获得每个自由的细节 
随处可见的清纯  
并找出自己的影子 

雪盘桓心底时 离我最近的天堂  
在卑微中  
一种轻盈的归属感  
把日子摇晃成归于寂静的文字


梦见胡杨

穿金黄袍子的僧人  
长过缄默的老人
太多或者太少的阳光
在脸庞任意蓬松胡须
 
沙漠走心的使者  
几乎固守了一切诉求  
 
张扬的虬枝
顺着扩张的毛孔 不安分的灵魂  
任性到敢于对沙漠说:不


在五月

自西向东或者自东向西 
被风牵动的树枝  
往自己脸上贴金  
启封的阳光
崩裂一颗枣树的记忆 

最大和最小的事情  
绿色的马匹  
四处逡巡

授意最亮的一朵小花  在有风的地方  
种子就不会荒芜   

一片小麦和番茄红中  
村庄站在路边
紧紧依偎着大山的怀抱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