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潮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027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潮蕴简介

(阅读:659 次)

李潮蕴,笔名李琬之、琬琬。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中华诗词》《扬子江诗刊》《诗歌月刊》吉林日报《东北风》《潮头文学》、中国南方艺术网等。有诗作入选《中国当代100名女诗人诗选》、《东三省诗歌年鉴》等。出版诗集《碎片》。

李潮蕴的诗

(18 首)

笑声越大被雪遗忘得越彻底

蚀骨的风终于与黑夜合体
织成寒冬的模样
你看,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戴了一条
蛇。我们都知道凉从何处来
却谎称来历不明,我们习惯地咬着耳朵说话
用污浊的呼吸取暖,毫不在乎地从隐私部位
取出真相。于是被雪遗忘得越彻底,欢笑声越大

仰望星空呵,诺大
我们认识的岁月丰满而我们不认识的真理瘦弱
在春天到来之前,能有几场真正的雪落下?那些率先
苏醒的蚯蚓将为哪几场轮回提供种子?鼹鼠和蝙蝠
在玫瑰的掩护下还要出没多久?


野花

遍地野花,犹如巴黎战火中的
街头玫瑰,将皱缩于死寂中的空气变成奶汁
高坡或者洼地,所有的出身都被忽略
沿着它惟一的诉求,会听到花瓣里传来
大教堂的钟声。眼睛明亮的蜜蜂千里赴会
在这里采到的蜜比城市里输过营养液的花朵
更香甜,勇敢的爬虫也光顾于此
蚂蚁盖起自己的庄园,野花茂盛之地预示着
踩踏不存在于此。这里只有一种味道,沁人心脾的自由
这里的风只做一件事:翻开生命的圣经
啊,凝视,斯芬克斯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我看见了
摇曳的野花和它们灵魂的去处。


用凝视养育岛屿

今夜,凝视借用了坠入崖底的眼晴
破身而出的波澜扑向大海
出没于一空的黑蓝,深蓝,淡蓝
离骚曲响起。
我什么时候爱上了你,语言的狐狸?
我又从什么时候爱上了你,兔子的孤寂
白天与黑夜织成的叶子纷纷落地
孤独做成的围栏还不够高,落满了乌合之众的齿痕
这是空虚的殉道者的花季

集中力量凝视
下弦月眼里生出精确的幻想与恐惧
房屋正在倾斜,倾斜。
白色的雾没过了树顶,接近天际
白雾之后会交出什么?
河流发黑的骨头是不是终点
所有的低语是不是镜子里的秘密

今夜啊,所有的波浪绕过了疯人院的加冕
骑在鸟儿的羽背上。天空若隐若现的星光
在不辨东西的草顶缓慢漂移。不曾入睡的眼眸
用熨烫好的凝视养育岛屿


寂静

潮水在天空黑脸后,讪讪退下
礁石亮出主角身份,带着幽处的农田
以及脊背上放风的贝壳,它们四处爬着
在暗哑里扯动夜的衣角

寂静熬着缓慢,粉红色的汤液流动
一匹马立于中央与月光交杯。
这是人人熟悉而自知的图像
我们常在生活之后,把自己钉在那里


无题

不必争论沉默是行走在人性的肩头
还是行走在卑微的肩头
在你闭紧嘴唇的一刹那,就为杀手装上了一颗
射向光明的子弹


隐喻

挣扎没有脸和手
欢愉和悲伤亦没有脸和手
啊,那古老的风车,笑得颤抖的墙。
一条鱼在吹起长笛的月亮中飞翔
反省者暗夜里钻木取火,溅起一空的星光
窗开着或者关着,人的四肢蜷缩着悄悄进入心脏。
在无法安息的生活里,古老的风车始终是另一种惊慌


独醒者

真正的悲伤一直都在
真正的悲伤从不存在
锈在《简史》的铁管里
无色无味繁衍

现在
飞蛾完成了基因突变
奔向神
留下寂静严丝合缝地
吻合大地
惨白的梦如袅袅蒸汽
从缝隙间钻出
不可避免地将驼背、死亡与星光
撒到山林身上

夜不能寐者拥有黑夜全部的
疼痛和闪耀
他们泛着红血丝的眼睛
掠过不云不雨的天空
看见一个肝病之人铁灰着脸
腋下压着响雷


某个时刻

雨模仿手指敲击桌面的节奏
为低吟的情绪开场
远处的车轮击打水
正在告别的野兽暂时无主

岸依然停泊在完整里
寂寥从它们身体里渗出
探视时间
我带来一点怀春的缅怀

死亡在对面不失时机地
举起一面镜子
友好地向着这一幅
略带清冷音色的油画


午夜空荡

午夜空荡。鸣蛩与月光为伴
穿过一堵又一堵墙。像书写者的笔尖
挥舞墨水的魔杖,在空虚的纸张上
杀出一条黑白分明的路。


随笔

头上三尺雪                                                      
林下,与肉体聊起那些下落不明的天真
聊起乌有的种子以及暗黑处种子的长势
乘着骨头豪迈的酒兴,又谈起死亡和碑文
并顺着月光的脚印为雪白送上敬畏
为固执的蓝光送上赞美诗——
有些声音杀入午夜

人间七月闻风而动,用花色深瞳围起
稠密而咆哮的空心栅栏,这是冻土的牢房

星星有时缺席但不会多余,立在黑光的谷底
目睹花的葬礼,它隆重的程度与花期成反比
早己镂刻的悼词解构了死亡全部的悲戚——
一行冰冷的墙反刍的文字
僵硬的手势回复的句号
和月下纵横的热泪浇铸的里程碑


帽子

帽子在天空飞着,沿着河岸
你一定见过这顶帽子
它最亲肤的布料,曾给你母亲的幻想
它宽阔的帽沿儿
像巨大的溶化剂,把人脸消失,并递给手
一根拐杖。有时帽子干脆省略帽沿儿
赤裸裸将光注入大脑,幻化图腾

现在,帽子落到每个人头上了,即便死者
也不例外。它发出霉变的喘息,紧箍咒般
扣在脑门儿上。但你听,草丛中传来窃窃私语声
说不戴帽子舒服且好看


油画

油画在水泥的墙上正襟危坐
它用空白兑换人们熟悉的景观
并把它变成灵魂的仪式

听懂仪式中致辞的并不多
大多数话筒都把它当成
帽子上的一个修饰
打开炫耀的音量

奇妙的是音量竟然会变成裁判
堂而皇之地为油画标价
更奇妙的是这被认为理所当然
并且唯恐
自己的音量在标价面前不够响亮

姿势端正的油画因孤独而羞愧
它讨好的样子仿佛火上一把柴
将素色的水泥映照得通红
像晚会上那束灼灼的假火把


绅士

能穿透夜的声音和闪电,还在他乡
原生的黑暗装扮成知识分子气质的绅士
创造美感。你瞧,它的燕尾服漂亮极了
看起来像狐狸的尾巴,不时扫在恐惧者和暧昧者身上
而它的微笑,满意地穿过无声的街道


以鸟儿的名义,辽阔的雨拧开我们丢失的肃穆。
而在天空的最低层,雨和尘交接的地方
低矮的,更低矮的,依然习惯把自己沉默成佝偻的形状

于是活着似乎和什么都隔着,你看不到绝望,也看不到希望
只有爬虫的安魂曲指明了逃窜与躲藏的方向

于是雨变作一种多余,阳光变成一种放纵和邪恶
风尘四起的大地,总是有瘟疫流行
病菌竟然有那么多名字:谎言、扭曲、奴隶、狂热、犬儒……
每一个名字的手上,都提着血淋淋的暴力


自杀的病人

他是白日里的流星。用身体作刀
拼尽气力冲向未知的坚硬,在大地上刻下一面血旗。

我赢了,他站了起来并且满脸喜悦
疾病曾给予他贫穷和软骨,他像从未直过的舌头
在日子里语不成调,支支吾吾
灰尘曾覆盖了他所有的存在,他把呻吟留给咽喉,
把刀子和持续的冷留给自己的骨头,但这远远不够

他被绝望的抛物线击倒,被轻蔑的墙侮辱,被变形的沮丧锁住
他在人世间溃不成军,即使用心取悦。为了抵达意志
他决定以躯壳为武,做自己的统治者。


流行病

孩子与孩子在伪装里对饮
是与非,善与恶都在酒杯里坐着
敲击他们黑色的牙齿

语言走马灯似地换装,照明用具被烤成了薄饼
举目之下营养不良成为流行病 
天空和云朵有些忧愁,等待他们长大的任务繁重


枝条

杂乱无章或者枝节横生的念头
攀成无数根枝条伸向体外,或者更远的地方
一场欲望与法则的冲突,在时间里较量
当啜饮过天空的枝干在透明的光线里远离母体
含着灵魂的叶子在风中写下工整的板书
鸟虫穿行其间,等值的冒险与神圣成为树本身


复杂的病种繁盛

雪缺席了这个冬天
由此每一阵风都是可疑的城堡
把不坚定者拐进另一场监禁
闪着幽光的碎片,以阳光的名义
扎进每个身体,如危险的芯片
敬意早已甩手走远
我们无助而惊恐地匍匐向每一堵墙,鞠躬
向日夜铸铁者鞠躬。脊柱在弯曲里找到美
被追杀者成为杀人者,世间复杂的病种繁盛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