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小葱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39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小葱简介

(阅读:827 次)

小葱,本名郭靖,女,河南省新乡人。诗歌发表在《诗刊》《星星诗刊》《青年作家》《中国诗歌》《诗选刊》《绿风》等刊物,著有诗集《青葱》,参加诗刊社第32届青春诗会。

小葱的诗

(25 首)

蝴蝶陷阱

我要那玫瑰的睡眠,
另一端的你,通通深入蝴蝶的陷阱,
没有爱情的诗人,
像死去的花纹一样,没有灵魂。

我意识到,细节等待填充,
闪电的微词也要被允许,甚至扎眼的错误,
都是鲜活的星群,我想站在
你的身体内,任性地喝上一杯蓝色银河之酒。

是的,无常的世界总会完蛋,
远方的木星已经偏离,
我希望,浮萍的风暴发生在见你之后,
关于我们的这首歌,不是易逝之音。


深誓

近来总梦到你,
这场冷战,从小房子外的腊梅
到郊外野篙,星空肃穆,
无一幸免。

深誓如杀戮,我偷走你记忆,
和死叶上走过的
脚步声。
怎能忘断呢?
此时邻村的集市空地上灯昏鸦静。

一旦超越了想念你的道路,
我将安享这个雪夜。


广安小酒馆

窗外烟云的城市并不存在,
只有黑暗,唯一的礼物。
——少年收下我木头的耳朵,开始唱歌。
我却流连昨天,市井茶馆内,
麻将演奏出的泉水叮咚。

我们的眼睛,呈蜜糖色,
为未来祈祷的风帆,停泊在里面。
——什么人会出现,驾驶它?
绿岛屿飘散着《蜀都赋》中火锅的香气,
谁家小海妖,挪动椅子咯吱咯吱响。

举起酒杯、露水和王冠,
什么都不说,光影从脸上闪过,
时间正离我们而去,留下琥珀的咸。
——是什么,是什么,
诗歌墙上,我们的新形象。


在观音桥想到的

把西湖和素贞,
托付给在图书馆追忆旧事的他。

断桥的弯曲在加剧。重庆地铁下,
人满得可以新建一个巴国。

古代,此地巫师擅长占星术,
却没有体验过,转瞬千里,星辰在侧。

脸盲症患者,靠鼻子辨别
这飘着榴莲奶茶味黄昏的与众不同。

——再见何期?念头刚一闪现,
巫山云便飘到杭州去了,其形状如白蛇的腰身。


自省贴

光影裂帛下的风穴寺中
我的化妆镜,被汝河之舌洗过 

凡人的尘世若小小银瓶
总有妄念,汹涌乍破

我进入崖下危石记忆的拱门
听风的琴键,规避所有欢乐和愁苦

看见求之不得的福田
长满银杏树和金色的情欲

我曾那么在意的人事
清晰又遥远,似利剑,似尘土

哦,秋末,菊圃香冷,莲池萍碎
佛光又一次庇护我,重叠我

照见我藏起的不可言说
那些极轻的


桂花的修辞

这个早晨,露珠仿佛第一次
醒来。眼前小径
横斜得各不相同,谁踩在上面
就永远走入迷失的自己

露珠打湿了树顶。此刻的时光
和我的镇静一样缓慢
我从桂花的香气里
看见金色的旧事物和渐远的恋人

弥漫着虚无的芬芳
像一部荒诞剧。肉身和爱的关系
不能用数学来计算
也不能用哲学来分析

我艰难地思考何谓爱
小径和露珠不思考,蜷曲在梦里
我们都一样,轻易拥有这个早晨
却无计取走潜伏的香气和任何一片光


敲门

落日金黄,变形的云尖叫
他将坐在玻璃窗前,我的对面
认识到一切克制都是徒劳:
远处古楼的投影,正闪动着初见的光辉

窗外图画般,飞过几只白鹭
也许是其它鸟类,朝发夕至的勇士
陌生的河,被很恰当地融入为冥想的背景
他可符合印象中的可爱?

树上木瓜,扑哧,笑出声来
落进我的水杯中——突然有人敲门
我还没听见自己的脚步
轻缓或急促,便已梦游状双手握紧了门柄


傻子

他每天像个傻子,躲避在停不下来的雨中
建造孤僻的王国,漫天汉字是他的臣民

这时我看见的他,是另外一个人
自信,充满智慧,俨然霸气的发光体

没有飞船,我走不进他的世界
似乎也不能叫醒,深陷梦境的顽固者

我想要离开,又有些不忍心
若聚与散有第三种形态,必是植物般的游离


春夜

翻开书,食指触碰到
蓝色词语精心打磨出的波浪的起伏

不用说,是一本诗集
黑暗里陪伴我
 
浏览文字,如同浏览神秘的萤火虫
我相信这一点,就像深信自己的影子具有独一无二的光芒

这足以让我安心。一个人在家总会有孤单
跳出来,镜子和墙壁都知道,究竟多么惊悚

直到窗台上的鸳鸯茉莉,突然开花了
远处传来电动车咳嗽的声音

我原本以为糟糕的春夜,活泼起来
世界并没有放弃运转聪明的头脑

哦,朋友,漂亮的朋友
我们一起感激希望再次降临


除夕

灌木从记忆里移植而出,雨加雪迟迟没来
腊梅的耳朵很清闲,一家人自饭后开始
低头玩着贪吃蛇大作战

很少有人说正经话,做年终总结
聚集在一起,只是单纯地玩儿
彼时,所有灯都亮着,生怕邻居们不晓得

守岁就是这个样子:一桌子零食
榴莲味儿从窗子里飘出,布满城市的街道
偶尔会想起缺失点什么,哦,那些禁止燃放的烟花

缺席者也没有被忽略,大鱼大肉都已装好
只等天亮之后,风驰到几十里之外
——永逝的人正孤单地在那儿,幻想用颤巍巍的双手
缓慢地剥开岁月的糖纸


笨鸟先生

最致命的,并非水池里被月光击中的薄冰
和试图游说他改变想法的漩涡之舌

一川荒草的极限在哪里?笨鸟无非想证明
浩渺,是可以被登顶的楼梯

向半生的荣枯示弱,或沉醉于相见欢
哦,不。他仅仅借用一下玻璃反光的想象力

这么多年,曲折远不如一首借宿的小诗
他偏爱轻逸的美学,刻意避开人群

只因人群多有悲凉
只因他拥有一条名叫语言的云舟


今晚的诸神只是外星来客

邻家的美人儿装修卧室的星空
电锯的声音,把时间分为两半

这个岁尾,我一个人坐着
朋友反目,成为黑洞穿梭过程中最平淡的事

空气有些沉闷,今晚的诸神只是外星来客
他们把回忆的露台让给我久坐

身边花草的认知,同类才是世界上
最美的物种。天亮以后,附加于肉身以外的阴影会逐渐虚无

我想说:可以吃下早年的岁月,却吞不了一座
孤独的荒岛。——罢了,不提苦闷,我们梦里喝酒


纪念一个早晨

睡到一枚叶子里去,我们
早晨的露珠,多么轻软
说它是枕头,又是薄被
抱着,被抱着
感觉都好 

这颗露珠,它是食物
果汁,是镜子反射的曦光
白云透明的小脸蛋儿,是什么都对
——只要我们相爱。我们
在叶子里私语,说什么就是什么
做什么都愉悦

看呀,眼睛里的杏花
樱花玉兰,全都不管不顾地开
谁也不睬。我们栖身的叶子
是唯一独立的小小星球,那些消失的岁月尽处
春风轻拂


或许,落叶积得不够厚

我以为可以望见
赵定河涨满水,城市被一条鲸鱼
拖向很远,乌云一朵也没有浪费
做成卧室的窗帘、床单,或蕾丝的胸衣

回过神来,我会想一想
透明的蜻蜓,穿过啄木鸟叮叮的叩击
落在你的肩膀。然后,彩虹就要降临会客厅
唔,多么迷人的光亮

——或许,落叶积得不够厚
我们曾经远隔,现在依然苦恼
又有些不太一样!微小希望从茶杯的余温
得到庇护,并击碎雨珠,带来长久的喜欢


她有颠覆云层的美貌

黑色的雨想下哪里,便去哪里
哪里都是签署过地契的宅院和花园
我是个借宿者,手持过关文书
有时候也是逃兵,落单的囚徒

不能否认,无数个相似的夜晚
大风,我长久的敌人,落叶是,雨也是
他们来自古老的家族
引导我终日惶惶,诵读光阴的长句式

对,没错,绝不同词语
这无限长的一句,没有标点且永不消逝
我怀疑自己终将成为,其中循环的那部分
作为战利品而存在

我的一生那样短,且暗淡无光
不仔细翻查族谱,再患近视、散光等顽疾新病
根本看不见,看不见。惟有闹钟和空气
对待贵族和平民的态度很公平

并非抱怨,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从不惧怕宿敌似的黑暗,却对追赶而来的墙壁想入非非:
年老的女人们争先恐后成为星辰
我爱过的不识字的外婆,有着尖锐的颠覆云层的美貌


惊蛰

深夜还在为是山杏还是桃花伤脑筋
雷声就响起。好像走丢的邮件
自己按错了门铃,好像故人
隔空叫了一声名字
却不见人影 

是,许多花草都不是我的
深爱的人,不是我的
隔着玻璃窗
隔着长夜中惊醒的水珠
小虫子啊,眨一万次眼睛
也不是我的

这些,比春风不辨杏花桃花
更惆怅——可是,柔软如青泥的小念头
我对这个尘世的珍惜
从未减负过

呀,许许多多的雨
在说与谁听呢?
故人只呆望着天井,不说话
我也不说话


生命之雾

看不见山,看不见水
山水也看不见我
至于红蓼是什么花,又有什么关系?

没有一束光,照亮你我
照亮
空中灰尘

像守着最富有的古董店,珍宝们聚攒的
悠悠岁月,也会吞没
我们


迷神引

与枕相亲,与书相亲
与杯水相亲,与安静相亲

皆因与你
相隔山河


那些过去是何等可爱

房子,石榴树,
此时的事物都快睡着了

月光不再是个尤物,
在无人之境,唯有影子可陈述


狼巴草的花语

在太行山,六月因雨水而冷静,
无限清凉。白色花冠自柔毛里挣出,
小蛇从黄昏分枝而去。
转眼河水快比她高,
采几枝带回去,陶瓶内呀
风的气息,远去的足音
一下子就齐了。哦,
那隐秘的,不被了解的爱,
朴素得要命。


梅花盗

从相识那一天起,我就在练习
腹语术
一晃多年
面对腐叶和雪,习惯不出声
或窗下站立
缓慢地擦掉雾气
让远处的校园
露出真颜
那里曾经锁着许多美好的愿望
比如,我们不要高调相爱
悄悄分开


失眠记

小羊们在天空吃草
白雪似的绒毛
被风吹开

此刻,玻璃窗是透明的
我看见柔软、安详,
和即将到来的爱

合起眼睛
街道的树木都向我涌来
无数的你也向我涌来

随处散落着星星的碎片
我光着脚丫,一直踩,
一直踩


西楼月

月亮和那年站在栏杆远眺时一般
散发出清幽之光,蝴蝶们争先恐后入梦来
它们知道,我的皎皎明月
不在天空和水中央
多年如一日,只是夜半听雨小平房
的兴致被风吹去。那年,我们的简单愿望
无非是择一不见人的空山而居
时时处处闻啼鸟
未语先笑。如今的我们如明月
悬挂于白色床单之上,楼很高,窗很小
如今的我们如明月
于城市间漂浮
如今的我们如明月
对着自己的影子满怀心事
原来那年,我们的愿望看似简单
却难以实现
那么多身不由己的事儿呀
只能趁月夜,在小酒馆坐到很迟


立秋

在小镇
没有遇到一朵吐露秘密的荷
构图、按快门
经过山水,黄昏纷纷落下
旧时雨

照片里的人
不回短信,也不接电话
忙于应酬

我离秋天呀
又进一步
想到要收起那么多
他尚未见过的,漂亮纱裙子
左眼皮就跳了几下


未知的细碎生活
如这场雨
被我幻想得很温情
比如我们在小厨房
洗菜,淘米
把鸡蛋打进透明的容器
转着圈儿搅出泡泡
这个时候呀
我要从后面抱着你
不说话
多少人行走在窗外的雨中
有的撑伞
有的湿润如一朵杏花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