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浅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1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浅河简介

(阅读:1655 次)

浅河,原名朱建平,1964年生于江苏省淮安市,1985年参加工作,就职于江苏省淮阴卷烟厂,有作品发在《中国诗人》微刊、《星光诗刊》、《星辰有声》、《晒诗村》等公众号。

浅河的诗

(12 首)

我想到一个人

我想到一个人的影子
本来很阴暗
多少年过后
大家接近迟暮
他和善的脸庞
和一身的病痛
让我感动不已
我想有来世
那时我们再做兄弟
不过,他会不会同意呢?
我是这么想的
到时,也许两个人
都阴暗了
否则,就都光明起来
不要落下一个
像今生


浑沌

从浑沌中拱出的孩子
欲走向何方?
他怀里揣着日月
在阡陌交纵的地带
失去了方向
迷惑中向前的那条路
有多少坎坷
如影相随


子夜雨

总以为雨就会这么下下来
灵魂也该躁动
不要安宁
夜色也覆盖了子夜最后一盏灯
欲望又抬头向门里望着
那不停的叹息声
空寂无望
淋雨的人不会撩起纱裙
为你疗伤
万物都不再闹腾
你为何还不安睡


马孔多

我独自一人
飞身四海
并不代表我很狂野
我只是想要到
我想去的地方去

比如现在
暖暖的西山太阳
照在落地的大玻璃窗上
一层薄纱拢着我坐在圆椅里
读书的身上

多么舒服
多么安静
让我的心思
在《百年孤独》中
徜徉到马孔多


一块玉

那阵风吹来的时候
我不知道冷与热
伸出手掌
掌心如贴着一块玉
温润又清凉
宝石的光芒
隐隐地告诉我
心头的忧伤
掩之于心口
背负起爱惜的惆怅

一段情自心里瀑布般涌出
想野马般奔腾于辽原上
我去用心来包裹
心口如半启又半闭的门
只怕丢了,伤了

酒劲上来的时候
只是在路上跌爬
闻到了花香
不要张嘴去叉
若断了茎
一事无成空牵挂
且跌坐在河塘旁
村言俚语远离她
冷冬的晚上
记着那朵莲花


老屋

曾经有这么一个老屋
是的,印象中有过
屋顶披着灰不溜湫的茅草
在屋的一头
洞开着个小门
大人们进出
要弯弯腰

有这屋的时候
树儿没有几棵
鸟雀却满天飞舞
夜晚,天上还缀满了
密密麻麻的星座

我的梦
就是在这样子的老屋里
飞向蓝天的

满天遍野的麦禾
一望无际
人们扛着犁耙
牵着牛
还有远处的、近处的狗儿
叫成一片
我的脚
踩在泥土上
是个光脊梁的玩童

说了那么多
都不是主要的
我想说,而今住进了
高楼大厦的我
每天衣着刮挺
像个人似的望着浑浊的天空
讪笑


沦陷

一切都在沦陷
说好的
和一个女人去河边散步
可是,见了面
她却听不惯我的言语
毅然转身离去
一时,冷嗖嗖的风儿吹起
我的地平线在极速下滑
我浑身颤栗
抵抗不住寒冬的冰霜
整个世界
无趣无味
无处取暖
蜷缩在角落里
呜咽忧伤
夜漫长
明天的太阳不会升起
在无望中
任一切和我
沦陷
沦陷


我就在尘埃

穿行在黑暗的街道
找寻我的光明
细雨来了
飘飞着梦绪
尘灯亮了
点着轻曲
拐角处
我一下跌倒
许多人经过
只是自顾自行
不来扶我

街道外
更没有我的亮
匍匐着路的冰凉
我就在尘埃
不幻想
不期待


秋行恋

过去
还有十分钟
天就会暗
影子快要消失

一个人的河流
穿越胸膛
滚滚向东

青柳弯下了
哭泣的脊背
风云乍起
飘飞起一片青丝

无法靠向
对过的岸呐
孤独被延伸到远方
黑夜正
悄悄地向她走来


向日葵

你硬扭着脖颈
向太阳凝望
满怀祟拜
却不能像他一样

岁月的风雨
似无情的锁链
你本昂着的头颅
开始低下
佝偻着身躯
心碎地看着
大地上
自己的影子
任人践踏


黑影

今宵
该是云淡风轻
万里朗阔
月照远峰的

唉,却是这么的死寂
抬头望去
一块洗不干净的天空
还粘着些儿油污般的黑点

斑斓的鱼儿
都像泥鳅了
呆呆地钻进了泥里

如此的深夜
我被黑笼罩着


我再也找不到了

小时候的光阴
是赤着膊
光着脚丫
家前屋后乱跑的
野孩子
常常把两条小眉毛拧在一起
听妈妈的呵斥
也免不了
屁股蛋上
挨上大大的鞋底印
可是
妈妈总是好的
一会不见
都要搀着弟弟到田里
去找

长大了
光阴是条恶汉
死缠烂打地
追着你


坐在堂屋门口
晒太阳的小身躯
不会有今夜寒风中
裹着棉大衣的萎缩

那蓝蓝天底下的幻想
有着清清油香的课本
还有可以涂画的白纸
我再也找不到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