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荣钰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5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荣钰的诗

(19 首)

在人群中

近视
然后不戴
眼镜
这就是

所以
我把一个人
错认成你
我在街上
大喊
有人听到
但没有人
回答
我看着那个

远去
像我们
又一次
别离


给自己吧

在新的一天,
换一身新衣服。
打量一下窗外:
阳光或树叶
空气或驶过的车子。

要做什么事
心中有数;
要爱什么人
清晰明了。
满足于真实,
和虚无之间。


我们都以为要下雨
但是整个世界没有一滴雨
当我们抬头看时
天空开始变得
和那种下雨的天空一模一样
我们再回头看看
整个世界几乎就是一个
正在下雨的世界
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一滴雨
雨到哪里去了啊
我们靠在路边的护栏上
嚼着一颗绿箭口香糖。


烟花

那时听 烟花易冷
你说你听着听着
就哭了
你也不知道
为什么哭
但它就是停不住。
我在电话这头
听着你的声音
鼻子忽然有点酸
我知道这个夜晚
又有一颗烟花
绽放了。


咏叹调

看着你,想把你拥入怀中

但是想到
你佝偻身子,皱纹满面
乳房干瘪,毛孔变大,目光浑浊
的样子
我就明白,我始终是个坏人

爱你年轻,却恨你衰老
一生信义难两全


我想到一只猫

那是一只北方的猫
我写到它,但是它不能成为主角
我只见过它死亡的样子:
它血淋淋躺在学校的马路中间。
隔壁班的两个姑娘
把我和另一个朋友带到它面前
我们把它埋了吧,一个姑娘说
我们没有拒绝,触碰一具尸体
本身是不适合女生干的。
我拿着它的尾巴带它到小树林
找了一棵较小的树,在树的旁边
我们开始挖坑。我们挖的坑
尽量凭自己的感觉让它坐北朝南
然后我们抬着那只猫,把它放进去
是的,那只猫很肥,是白色的
我们把一块石头插在坟前当做碑
为了以后可以找到它。


日记

唉,今晚我有点想你
在这之前
我认为一个坚强的男孩
不会去思念任何让他
感到安定的女孩
这一点我失败了
珊珊,我绝对不会
把我任何的失败告诉你


在天府广场

在天府广场
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发给我一张传单
大概意思是
他们要出一本书
寄给山区的贫困儿童
希望我捐十五块钱
之后
我给了她二十
她找我五块
雨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下的


他一个人看星座

他一个人看星座
看到水瓶座
心中忽然很悲伤
他站起来,坐下去
坐下去了,又站起来
然后又坐下去
因为他心中忽然很悲伤


我们站在原地

我们站在原地
原地是一个点
我们站在点的里面
我们比点要小
也有比点大的
他们站在点的外面
点的外面就是原地的外面
当然,原地的外面
不叫原地也不叫点
原地的外面有很多东西
其中一个叫逗号
如果他们
站在句号上面就好了
他们站在逗号的上面
永远过不来


我的面具

我的面具
它的眼角
有一种什么东西
在流下来
已经流到了
它的唇边

我知道人的眼角
流下来的是泪水

我不相信
面具的眼角
流下来的
也是泪水


路口的风

我站在路口
等你
抽了两根烟
第二根快要
抽完的时候
看见你走了过来
你走得很慢
风也吹得很慢
我笑了
你像是被风
吹过来的


又切西瓜

打开冰箱
拿出半边西瓜
放在菜板上。
调整了一下
西瓜的姿势
我确定
已经可以从
一个最舒服的角度下刀
来吧西瓜
让我帮你
了却烦恼


我只是想抽一根烟

以前我不知道烦恼
是怎么来的
现在我知道了
它不是来自一群人
它仅仅来自
一个人
尤其是这个人
在凌晨两点还没找到
他的打火机


一天

为了一个
固定的东西
我朝它接近
并最终
穿过它,离开它
向着下个
固定的东西

我早上吃面
中午吃饭
晚上喝啤酒


你到底是不是水

R,我见过你
不顾一切
离去的样子
你离开Q
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为了带X
寻找他一生的
温柔J
最后,你们找到了
但是:R
你到底是不是水


我想骑牛

长这么大
我还没骑过牛
以前我遇到过一些牛
但我没敢骑它们
现在也差不多
如果现在遇到了
我肯定照样不敢骑它们
我想骑牛
可我不敢骑
除非是有这么一头牛
它能乖乖的跑到我面前来
请求我
一定要骑它
除了我
它任何人也不让骑
那我就可以放心的骑它了
这时我就会像
骑一匹马那样去骑它
甚至是一匹最英勇的马
尽管我也没骑过马


我们走到桥上
又走到桥下
走到桥的对面
接着走到另一个地方


故事的开头

有一个女孩
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
她失恋了
我想了想
给她讲了一个
那年我在秋后的稻田里
奔跑的故事
我说
我越跑越快
最后撞进了一个
稻草人的怀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