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落葵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5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落葵简介

(阅读:874 次)

落葵(1984-),男,山西人,诗歌散见于《诗潮》《时代文学》《解放军文艺》等,有诗集《阅读全部日志》等。

落葵的诗

(19 首)

归途

惊险的果子沟大桥,在它最平稳的末端部分
我们才开始聊天,车速放松下来,偶有几滴雨
滴落到车窗,透过斑点的灰玻璃
不远处的赛里木湖,平静,又有波浪翻滚
环湖衰退的绿草,有几个人骑马行进
当我们得知湖边酒店已关闭,重新返回到路途
黑夜已翻动蝙蝠的翅膀,在微雨中扑打起来


在湖边

高山冷水湖吞吐着若明若暗的泡沫
那声音的秩序,告诉我,大自然的力
黛绿色湖水向视野尽头,伸展过去
它并不理会,弱小的阴影
路边的衰草丛,蟋蟀像个红衣喇嘛
在掐决念咒。毡房里的炊烟
气若游丝,导向暗下来的天空
它与枝繁叶茂的云杉是多么寒冷的对应
环湖的公路伶仃附着在冰冷的水面周围
巨大的水母,正在吸收夜空的颜色
零星的蒙古族牧民骑马经过
那黝黑的额头,是暴雨击打过的
夏天林木中宽阔的树叶,是饱吸过水分后
略显低垂的草场。而我扭转身过去
远处也有星火,点燃我内心微弱的羊群 


向日葵

他自己与那种植物之间
究竟有多少隐喻
他渴望成为那隐喻的一部分
成为那平凡的和伟大的太阳
有那么一点点关联的植物

他的世界太潮湿了
想要一点光明的倒影来取暖
就像爱捡贝壳的人
深爱着那片海

似乎一切都失败了
子弹穿透他胸部只给了他
一点点的暖

吊诡的是那个饿死自己的人
尸体上站满了
胖子 


如果天空也有童年

要下雨了,远处敲打木具的声音
让整个下午更加滞重
天空阴霾着
如浮肿的巴尔扎克
正在步入暮年

头扎花朵的小女孩子
朗声穿过街心花园
她笑声的手术刀
割裂了云层病变的皮肤
雨滴从里面渗出
落入人间

她裸露的半截小腿
如天空童年的肤色
如果
天空也有童年


南瓜灯

比起南瓜灯,我们更加熟悉黑夜
孩子们提着南瓜灯,一张张稚嫩的脸
打翻我内心积攒的
难以言说的情绪

小孩是天然的无神论者,糖果是
唯一的弥撒

夜间的潮湿润濡着灯盏,出租车
缓慢停下,又出发,驶向
时间的另一个节点

孩子为塑料南瓜灯的破损而哭着-
她并不需要安慰,很久了,我已学不会
为了简单的事情而哭泣


闹市下跪的孩子

每一座城市每天好像都在重建
高高的塔吊,载满水泥与石块的卡车

城市在加速度地繁华着
但在每一座城市
的闹市区,人群最熙攘处
总有一个孩子跪在那里
他(她)背着书包
他有干净的装束与面容
但是他跪着,面前用粉笔或者毛笔
写着自己被抢走或者丢失了钱物
字写得通常很好
有魏碑的骨骼与清癯
如锥划沙
但是他跪着,面无表情
在讨要着钱财


偌大的城市,不识一人

偌大的城市,不识一人
一百年前,荒沙土道
骆驼驮着炭块,用项下摇铃
摇来黄昏和黑夜

一百年后,车来车往
满城尾气像亲人一样
包裹着孤独的人


冒险家

法国梧桐褪去的皮,不知所踪
咖啡味,在黑夜,酝酿一种
限量的游戏,诗人们,四平路
同济大学的校园之家的二楼
讨论诗歌与哲学的关系

满头银发的诗人多多用
幽默的话语,叮咬
麻木的人们失去敏感度的皮肤

写作,一群小众的人
也有很多,多数都有自己的
舞台,来自旧金山的梁道本
是实实在在的白种人
而眼前的菜谱,来自一代代
中国厨师的变化

校园里,潮湿,崭新留在喉结
上海,曾被称为冒险家的乐园
诗人,却一直是冒险家
毫无收获的一种


白玉兰

他们都走了,去开一场会
关于生活中的黑暗和诗意

内心的粗浅与昨夜的酒
把我拽了回来

在宾馆的回廊,白玉兰
开的正艳,永不衰败

是怎样的手,把这些花朵
留在了木框内,它们用色彩
见证雾霾中的黑,用光泽唤醒
内心消褪的激情

但我永远不会成为他们了
站在黑暗的轴心,看见
浑浊的裂口,我曾在其中
一次次死去


一颗砂粒又疼痛起来

一度用脚摩挲过这座城市
从这头步行到遥远的那头
被冷眼与灰尘打湿眼睛
隔着皮鞋的牛筋底
水泥路面的冰冷好像
给所有理想判了死刑

当今天我重新走进拥挤的人群
那些年轻的脸庞暗含憔悴
匆匆走着,如此熟悉
鞋里的一颗砂粒
让我的脚步慢了下来
那颗砂粒好像也是如此熟悉
在潮湿的角落
弓着身体
又一次让我的心
隐隐疼痛起来


一只麻雀的非正常死亡

到加油站停下
它的大半个身子挤进车的前格栅
使劲拨出它来
星点的血已经污染了它脖子上的
白色领环

回忆起一声“砰”
那群惊起的麻雀
它们在享受日光
当一辆车急速驶来
当一种力不可逆转、无法停止
当它们立在了强大的规则面前

那声轻轻的“砰”
黝黑的记忆中生长的那声“砰”
转瞬凋谢的植物
伴随着一只非正常死亡的麻雀
在生命的临终
那种单调的声音
像一个巨人拿着天地间的万物
拉着沉闷的大提琴


铡草记

青草吐着蕊,有些许微凉

牛反刍青草,响动切割寂静
它望向平静,并将其放置于万物之上

木门绣满霉斑,灯泡裂着黄光
如瓷器斑驳的开片

蘑菇飞翔着自身
将潮湿在角落发酵

牛用尾巴甩打着蚊虫
植物的绿色之血在铡刀的起落之间涌动
祖父用手把紧着草束,一下下对铁舌做着送赠
最难忘,他满身汗味
平静里的恍惚


仙人球

它硕大的样子像是要同
整个屋子的逼仄对抗

你送的一切
剪刀、苹果、黄昏里疲倦的神情
偶尔的微笑
上班后问候女儿的简讯
出发后投射到我的眼里的
你嗖忽消失的背影
我都如数接纳、若食甘饴

你在花店挑了最贵的一个
我又在想你
穿着高跟鞋、炎热的夏天
抱一个硕大婴儿一样的它
一定很热


早晨

并不了解它的构成
木质的、金属的、花岗岩的……
并不了解它的形状
方的、扁的、椭圆的……
难以叙述
它抑或具体为一种物体
填充我慢慢睁开眼睛的过程
一个我呆坐、起立、慌张、
…………
一段时间到另一段时间
抛物线般
起始于跌落的过程


蛇皮袋

火车站出口,蛇皮袋鱼贯而出
给地面打下补丁
如同麻雀给天空打下补丁

手持着它们的人,也手持着祖国颁发的身份证上
疲倦的笑容
心怀鲤鱼,任凭故乡的土豆荒芜

重量在跳舞,满地的烟头、城市的高楼幕墙在跳舞
脚手架也在练习跳舞
钢筋的骨骼迸溅着汗珠

游过黑夜,在出租屋的泥塘
鱼一样吐着泡沫,吐着千里距离割裂的
爱的气息

走南闯北,了无栖身之地
夜晚患上白昼的皮肤癌
破碎后,风也不肯过多收留

把身体交给垃圾车的养老院
笑容有石头的僵硬,海水的咸

新的蛇皮袋生产过来
它们被拎来拎去的时候
也会望望天


望一眼长天

一天感觉累了
抱着娃娃
到骄阳初歇的马路
站着,昂首忘着长天
因为远
那些麻木变为疼痛
从眼睛边跳出来
像无数根强弩之末的银针
跌入路面,迸溅出
种种寒光


蓝色火焰

蓝色火焰在某个地方
跳跃着给我写信
它再也不会回来

奶奶听着鸡的第几次鸣叫
就可以判断出我们该起床
去上早自习

我们用水将泥土与煤和在一起
放入冬日的灶火与天空之上
那种蓝色的火焰

再无蓝色火焰
再无人颠着小脚
在蓝色火焰旁边给我们
烤土豆、烤红薯、烤梨、烤玉米
再无人在那蓝色火焰旁边
给我们烘干衣服与鞋帽

永远不会再有的蓝色火焰
泥土与煤炭发出的光


夜过星星峡

荒凉已无城可守
灯盏打着马赛克
在眼睛与夜色之中坐下来

归途的大海蔚蓝,祁连山在远处敲打石子
车与车颌首交谈
家让游子成为发光体
像电让灯那样

远方长满牧草
拔高着星星峡一波一波的旅客
落日也被拉扯,月亮带着心事升上来
在糯米与泥土筑就的旧墙上
疲惫或者老去


肉夹馍

蒲公英一样
哪里有土地便在哪里降落
手起刀落
那些肥肉和瘦肉
琐碎、油腻、面色焦红
多像仓促、切割的生活
和时间
被压在软绵绵的饼胚中

寒风中,所有香味的意义
被改写
那些走南闯北的人
在这里
吃到了故乡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