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巴山丘庄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48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巴山丘庄简介

(阅读:706 次)

巴山丘庄,本名张小平,重庆万州人,1965年4月出生,1989年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系,现于重庆某民办高校上班,2002年出版小说思想集《鹤鸣集》,2018年出版诗及诗论集《茶坪诗章》。中国大陆新古典诗歌的发起人,世纪诗歌的诠释者。

巴山丘庄的诗

(18 首)

到奉节煮诗

在这个炎热的午后,我在
奉节的一个僻静宾馆
用矿泉水煮诗
矿泉水是淡的雅的
诗歌却是咸的野的
我从倾斜的楼房望出去
发现一组倾斜的对比
在时光的背阴处,你想象
不到世界有多敞亮
在闪耀的日月下,或许你又认为
光鲜不到的地方最神秘
正如我此时捧读的这部诗集
打开时平淡无奇
关闭时似有所悟


腊月的招呼

早晨,我对人说虽然这冬日的寒风
刺得我发怵,但我却是三月的骄阳
依然春风拂面。我的态度
中午就有了回报
我从榆林间踱出去
又从竹林下转回来
我抄起双手细细辨认这腊月的声音
腊月皱起眉头在岁末沉思
似是一个严肃的课题
而事实是,鸠鸟落到地上找颗粒
黄犬站在池塘边随意吠两声
你可以说那是防生的本性,也可以说
是为了打招呼而出自礼节性
我们谁也没有干扰谁,不期然
而见到了新年的来临


冬至独饮

冬至日,寒气已进入旺盛期
我想到古人滋阴补阳的风俗
便来到野店,要了一瓶稻花香
破戒独饮
毕毕剥剥的细滴落在雨蓬上
敲打出散乱的句子
近处是凤尾竹、火烧青冈林
远处是浓雾遮住了远方的风景
两串红灯笼在屋檐下的寒风中飘曳
飘出了几位乡村老人的黄段子
许多风流韵事不再
但风流人仍然做出风流的样子
我把一瓶稻花香喝了二两
剩下的送给喝酒人


昨晚

昨晚上半夜,我在太空旅行
我乘坐宇宙飞船
随家人正返回地球
飞船有特定的航线
穿行在某个星球的山脊之上

昨晚下半夜,我从审批室出来
心怀感激和圆满
同老表沿着陡直的山坡
往下跑
我们来到江边
发现澄澈的江水漫在抽水站外面
抽水员倒立在岸边的芦荻之下
正在做健身运动

上半夜与下半夜之间
我失眠
我想到人类的文明问题
若因良知而生发的情感
不能得到社会的普遍同情和支持
那么这个社会就溃不可救


十月寒秋

十月寒秋,黎明时分
我走进包子店
令我惊异的不同于往日的
是包子店里坐了一位洋先生
他正在吃菜包,还喝牛奶
我知道在我们这座城市的高等学府里
聘了少量的外籍教师
他们教英语,大多是英国人
或澳大利亚人
我未问他是英国人或澳大利亚人
习惯性地向他打招呼:Good-morning
他淡然地回我:Good-morning
我坐在那位洋先生的前桌
不需要吩咐,美丽的女店主立即端来五个肉包
再加一碗菜粥
因为我每天早晨都在她店里用餐
不需要我提示,她知道我吃什么
我也不需要她提示,用完餐后
把三元人民币投进她的抽屉里
那位洋先生用完餐后用中文说他要结账
美丽的女店主迟疑了一下
望着洋先生笑了笑
然后说六块五
我在心里默算了一下
女店主收的价格合理
也向美丽的女店主笑了笑
但那位洋先生把钱交给女店主后
却发脾气了
他说他在这城市另外两个店消费同样的食品
一个店收四百元
另一个店收八十六元
我本想告诉他如何投诉那两个黑店
以便为他打抱不平
但他却怒气冲冲地消失在黎明的街灯中了
并把怨恨、鄙视和不屑甩到了身后
箭镞般刺进我的心脏


谒凤仪禅寺

昨夜,我睡在柰菊花下
消遥在清凉国
我是自己的大汗
今晨,一声宛啭将我唤醒
我走在绿树丛
吟颂箫韶九成
初秋的歇凤山暑气未消
但香客络驿不绝
多少人把心事怀揣
只为求得现世的圆满
我也慢步在廊庑下,怀着虔敬的心情
躬身询问善知识
宇宙间有一种亘古不变的大法
能把众生引渡到喜乐


五月

五月,心中有神的人进了教堂
心中有风的人来到山顶
赤膊登上古寨
每个毛孔领受悠悠的凉风
这样的时刻令你陶醉

路边黄桷树下恰有一家茶馆
院门大开,正等着你的话闸子
门外玫瑰扶墙,仿佛伊人的红裙子
勾起你无限遐想

你在院墙边站立
望着山下江水从南到北又折东
野鹤不断从此岸飞到彼岸
又从彼岸停歇到船头
你想到了新句子:
鹤无定而盘桓
水浩大而漫漶


大昌古镇

你是天际飞来的童话
澄澈的江水从群山中来
又消失在群山之中
你是远离尘嚣的净土
低矮的楼房掩映于绿树丛
院落前是一群憨厚的山民
手把手地拉家常
天空湛蓝,繁星低垂
两岸稀疏的灯火在夜色里忽明忽灭
梦幻升起来了
大山在云雾里穿梭
古老的歌谣和神话口耳相传
惊起一层层涟漪


驱逐假相,但求真相

在假相中生活
被假相所迷惑
你说的是假话
你做的是假事
你是人类良知的累赘
更是社会崩溃的根源
即使你意识到了荒诞
但你不敢站出来向谬误挑战
你仍然是懦夫

在真相中生活
在真相中思考
你的言行接近真理
接近真理的人就接近上帝

驱逐假相
但求真相
你便是充满希望的真人


初夏叹惋

日光打弯了廊柱
将抖动的蛇影投到地板上
槐树叶在微风中翕动
向路人耸身,诉说着湖山的清凉
布谷、鸧鹒和啄木鸟此起彼伏
鸣叫声和满了烟岚
落在金龙湖里一锅煮
沸起来的是腾籁
沉下去的是天上的霞帔

扶疏的巴壁虎
从破枝发芽到蓬蓬勃勃爬满墙院
只用了几天工夫
但他们消亡也快
只有几天工夫
就被寄生虫啃了个精光
下一个生长期的到来
还需等待漫长的枯瘦季节

万物养育了生命
也被生命磨蚀
凡是懂得物哀慨叹者
必是懂得生命秘密的种族


冬月行

冬月,太阳在锦缎里打蜡,
水在天上流,船儿四处漂。
群山斗折,
你握住了勺柄。
指引你进入无边地狱的
是宇宙的探照灯。
无尽劫中,你把碎银抛向浩瀚,
光雨落在梦里。
冬月,你是星际间的楔子,
紧紧地钉在四维空间。


晚秋叙事曲

万物纷繁排版,
在秋风中罗列,呈倒装句。
正如先有诗句,然后才敲打形式,
把腹稿变成印刷品。

与其纠缠于灯光下的
思考、办公室的秘密,
不如钟情于太阳下的
智慧、山川草木式的性灵。

走出去,走向遥远的天边,
走向大海的尽头,
将宇宙看个究竟,甚至
聆听星际间的对话。

有大世界有小世界,
胸怀有多大就装得下多大的世界。
廓远深邃的问题暂且交给哲人们去
叩问,诗人目力所及,只有

飞鸟起落的距离。迈步田埂,
转过山脊,双脚踩上厚实的冷土,
影子投射到对面山头,
摇曳得比柳枝瘦长。

或者向下看:芦苇、翠竹、
空心菜……丑小鸭们呼朋引类,
打着醉拳向秋风控诉:
还要在秋风中等待,尤其

等待啄食青稞的权利,
因为谷粧仍在发芽,
豆角挂在豆箕上。
农人们荷锄归家了,机器

列队表演。瑟瑟的火苗,
就像装神弄鬼的武侠高手,
将青烟吐向蓝天,欲望挥洒到
枯黄的草场。


西山行

我是五行道上的裸佛
倜达非色非空
瞌睡不挡我的去路
莺燕却来挂怀
火星四溅的硌石
搔我的足掌
触脊呼噜的风信子
是我手中的葫芦丝

丛生的畴幔
放逐我的野性
纷呈的红实和绿遮
逗引我的雅致
我那飘忽无踪的心绪
如浮云般淡定
我是五行道上的裸佛
倜达非色非空

我是五行道上的裸佛
倜达非色非空……


块状的意象

滴水屋檐下,我晒着冬日的阳光。
翻开厚厚的书页,沉湎于
跳跃的诗句。
企图在飞逝的时代守住这颗幽雅的心。

突然,黄蜂和花蝴蝶落在
白纸黑字间,颤巍巍地
像要告诉我已是寒风逼紧的季节。

我看着落日西去,地上的影子无声地
投诉、拉长,块状的意象纷繁,
胸腑涌起两股互扞的暗流:
谁能告诉我太阳下山后必然是月亮?
谁能保证明日的宇宙之轮照样旋转?


春日杂句

山间已春意,有如在田之龙
趁此季嬗候变
抖掉臃肿,去把语言升级

别问秃枝已破结
春来只为对山诉
晨曦裹月出城关
乐得个喷嚏连绵

站在山石嶙峋的兀梁 
看我等精怪:
双手叉腰,作吐呐状 
轻唤春风,哈出碧浪朵朵

醒鸟鸣遍了
溪谷深处,百草丰茂,其种不同


神秘主义者心中有个邪念

八字先生说我日干为丙火
男人丙火者文章显达
八字先生同时又是风水先生
风水先生说人之旺相休囚与坐宅有关
生我者生,克我者死,我克者旺
火命之人大利东西,不宜走北
我摇摇头,拉长声调对八字和风水先生说:
不——可——信——也
然而内心却悬个吊桶
出游时,我躬身拍打裤腿上的灰尘
抬眼望了望蓝天,然后挂包东去
打牌时,我掐指而算,择日上阵
定要坐东朝西
几手下来,我嬴了个肥肠满肚
笑得像个罗汉
仿佛红鲤鱼在水面上呵出轮圈
朋友们歪着脑袋
还乜斜着三角眼:你为什么总是嬴?
我摆摆手,做出极为诡迷的神态:嘘……
天机不可泄露
神秘主义者心中有个邪念


黑色都市

走出仄逼的巷道
总以为离开了披枷戴锁的牢房
大街上该喘口粗气了吧

黑色的轮胎在天空旋转
更不见水底鸟雀蹁跹
空气打着呵欠
想象无量劫数的矽
这里的池塘干了
高楼堆积成发臭的鱼骨

人们仰着头说:给我氧吧,
给我水吧!


溪水急流赋

猛雨之后登于高岸者
延颈而望,他们望什么?
不过性与势罢了。
其性之灵,其势之大。
满河珠玉滚滚而来,
又滚滚而去,一泻千里
直至大海方肯罢休。
垢积者淘洗其胸,
胆壮者张大其雄,
气清者飘飘欲举,
执网者则临流而喜:
唉!鱼虾已至,
佐酒之肴已熟。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